1

#司空泷澄

我叫司空泷澄,是高一学生,现在正在邻居兼青梅竹马家中。

星期二,她在跳远比赛中扭伤脚踝,直到现在,连正常走路都还很困难。

下午是1500米决赛,能稳拿第一的我并不准备参加比赛。

原因是身旁这位面对异性在家却还能毫无防备酣然入睡的可爱女生。

看眼手机上的时间——两点。

还有二十分钟左右她差不多就要醒了,趁这个时间干脆把一些简单的家务做一下算了。

我从沙发上起身。

从她身边经过,她天使般纯真睡颜犹如磁铁,牢牢吸住我的目光。

樱桃唇瓣好似初开樱花般粉嫩,白皙的脸颊上微微泛红,宛如覆盖了一层红霞,两段水墨画似的睫毛伴随呼吸而微微颤动。

不得不承认,现在的她比初中那时更让人怦然心动。

我这是在干什么!

等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弯着腰,右手像是拥有了自我意识,不受控制的向她脸颊靠近。

就在手指即将触碰她脸颊的那一瞬间,我左手以最快速度抓住右手腕,并迅速挺直腰从她身边逃离。

阳台,我凝视靠墙而放的扫把与簸箕,在心中做出一个决定:帮她擦好药按摩完就回家,不能再在她家里待着!

三天下来,能明显发现自己的心灵防线正逐渐崩塌。如果继续待在她身边,很有可能变回初二那时的暧昧关系。

扫地加拖地,大概用了十五分钟。此时,沙发上的她丝毫没有睡醒的迹象。

哈~呼~

或许是受到她的影响,突然有点犯困了。

我在U型沙发另半边躺下,打算小憩一会。按她的熟睡程度来看,十五分钟之内应该不会醒来。

定好十五分钟的闹钟,我闭上眼睛。

……

……

……

……

陌生的房间中,一位貌美如花的女生逐渐向我靠近。

“等等,太近了!”

女生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只是继续拉进我们之间的距离。

“别……”

啾——

……

……

……

猛的睁开双眼,看见的是白花花的天花板。

原来是梦。

怦怦乱跳的心脏慢慢恢复平静。

“对不起……”

附近突然传来柔软的声音。

这声音……

我赶紧起身,同时转头看向右手边。

是身穿粉色兔耳睡衣套装的女生。

她不自然的摆弄着摆弄手指,脑袋微微垂下,完全一副犯了错误在大人面前认错的小孩模样。

“为什么道歉?”

刚问出口,梦里的一幕忽然在大脑中重现。

该不会……那不是梦?!

咚——咚——咚——

突然变得能听见心脏跳动的声音。

“因为……把你弄醒了……”

“你——”

“看到……睡着的样子……没忍住……”

不……不会吧!?你真的趁我睡觉的时候做了那种事?!

“没忍住……什么?”

为了防止是自己误解了,因此我决定询问清楚。

“戳……戳脸……”

她头垂下的幅度更大,不过依然可以看见熟透柿子般的脸颊。

“原来只是戳脸,还以为是——”

猛的发现自己不小心把心里话说出口。

即使声音细微却还是被她听见了。

她抬起头,向我投来困惑视线。

“没什么。”

“是……做了……奇怪的梦吗……”

2

“什么意思?”

“因为……梦话很奇怪……”

我还说梦话了!?

“我说了啥?”

“等等……太近了……之类的……”

“就这些?”

“嗯……”

呼——

松了口气。

只是对梦里那那个女生说的话而已,没什么大不了。

“对了,你之前说没忍住做了什么?”

如果没听错,她刚刚说了戳脸这两个字。

听到我的问题,她又把头垂了下去。

“唔……”

“戳……脸……”

居然是真的——

“咳咳——没事。”“先擦药吧。”

关闭手机闹钟,我从沙发起身,穿好拖鞋后,前往副客厅去拿放在药柜上的活络油。

擦好药按摩完立马回家,绝不能再多待一秒钟。

她的不正常举动令我更加坚定在阳台那时的决定。

拿好活络油回到主客厅,发现她已经在沙发上躺好。

我找来折叠小椅,在她白皙小巧的足部前坐下,找到一个合适的姿势,将活络油适量涂在她的脚踝处。

之后是用大拇指对其进行揉搓。

“痛……”

还没用多大力,她就发出一声娇柔而又可爱的呻吟。

这对心脏无疑带暴击的真伤。作为男生,根本无法阻止心中小鹿乱撞。

当然,这有很大一部分是我的原因,如果不是大脑一直想着快速结束任务回家冷静,肯定会在按摩前提醒她按摩扭伤部位会很痛。

我控制好力度,继续为她按摩。

适当减轻拇指力度后,她虽然没再发出声音,但整只右腿都在不断颤抖。

我将保持当前力道,持续为她按摩八到十分钟。

“累吗……要不要……休息一下……”

还没几分钟,她就开口问道。

我没有停下手中动作,只是简单回了句“没有”。

之后过去两三分钟,她再次开口:“真的……不用休息吗……”

我犹豫了。

即使有换手按摩,拇指仍不可避免的开始出现酸麻感。

再坚持两分钟就能结束。

我一边警醒自己继续坚持,一边回应她的关心:“不用。”

直至按摩结束,她都没有再说话,只是一直用难以言表的神情盯着我看。

“我先回去了。”

我起身,准备洗完手,再把活络油物归原位后回家。

“等……等一下!”

“还有啥事?”

“……”

她犹豫片刻,说道:“能不能……陪我……在家里走走……”

“……”

一时无言以对。

拒绝她,心理上过意不去,而且运动会之前就答应过他母亲会照顾好她。可如果同意她,很有可能会发生一些对心脏不友好的事情。

“不行……是吗……”

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

算了。

“就只是走走。”

“嗯!”

听到我的回答,她的脸上展现孩童般天真烂漫的笑容。

“我先去洗手。”

带着活络油离开主客厅。

洗完手回来,她已经穿好拖鞋,有些重心不稳的站在茶几旁等候。

我来到她身边。

她像抓住拐杖般抓住我的左臂。

“走了。”

我向前迈出一小步。

她抓住我手臂的力度猛增。

转头看眼她,虽然也走了一步,但双唇紧闭,眉头紧锁。

“走不了就不要逞强,要是不小心加重扭伤得不偿失。”

“没……关系……”

她试图用笑容掩盖脸上的痛苦表情。

强颜欢笑有什么用?

3

第二步。

她勉强跟了上来。

第三步。

她在犹豫过后迈出脚步。

现在的她,已经完全是抱着我的手臂在前行。

我不明白她是为了何种原因而且强忍疼痛走路。

如果是我,肯定乖乖躺在床上或者沙发上看手机。

“够了吧?再走下去肯定会加重扭伤。”

“没……没……关系……不能……一直……待在家里……要……期中……考试了……”

幡然醒悟。

我可真是愚蠢,居然忘了期中考试这件事。

要是她期中考试再没拿到第一,肯定会挨骂。

当时就应该带她去医院。

“去医院吧。”

现在挽救希望还来得及。

“不……用……”

她的眼角闪着泪光,额头上也有肉眼可见的汗水。

“那你又说不能一直待在家。”

“嗯……请再走……几步……试试……”

真倔强。以前明明不会这样。

“行,如果还是这个样子就去医院。”

“嗯……”

我不相信靠走这几步扭伤就能有所好转。

第一步。

因为有了快点带她去医院的想法,这一步基本上是正常幅度。

如果她能就此放弃再好不过。

估计几率不大。

如我所预料,她果然强忍这疼痛跟了上来。

唉。

等她站稳,我又向前走了一步。

她看着我再次犹豫。

受不了了。

“行了行了,不去医院,你先休息一下。”

心脏已经不容许我继续对她咬紧牙关拼命坚持的痛苦表情无动于衷。

“已经……比……刚开始……好点了……”

“行了行了。”

我后退一步。

“啊?!”

她不肯就此作罢,那我只能采取强硬手段——把她抱起来放回到沙发上。

原地抱起九十斤左右的她对我来说不算困难。

“适度动两下就行了,这种程度的扭伤不是三两天就能走路的。”

如果是我,从扭伤当天开始算,到正常行走也要六天。

“可是……”

“那就去医院?不去医院就乖乖休息。”

“……”

把她放在沙发上后,我郑重其事的说:“扭伤恢复确实要适当活动,但像这样绝对不行。”

“你又不是第一次扭伤,难道因为退出培训班就连的康复训练都忘了?”

“唔……”

“过两分钟我会帮你轻微活动下脚踝。”

说完,我前往卫生间。

看着洗手台上镜子中的自己,不禁回想起这几天做的事。

明明不是男女朋友关系,为什么总会忍不住去照顾她……

因为她母亲的叮嘱?

如果她母亲没有叮嘱我,我会主动照顾她吗?

随便回忆下过去,答案显而易见。

应该是青梅竹马和邻居的原因吧……

如果她不是我的青梅竹马,不是我的邻居,仅仅只是初中那会的同学兼“前女友”,现在对她多半是不闻不问吧。

用清水洗把脸,清醒一下大脑后,我回到主客厅。

她低着头,两手放在大腿夹缝之上。

“开始吧。”

我侧身坐上沙发,并示意她在沙发上躺好。

她迟疑片刻,在沙发上躺下。

“很痛就说一声,不要强忍着。”

我左手托住她小腿肌偏下的位置,再用右手抓住脚掌,准备帮她活动脚踝。

4

“放松。”

“觉得很痛一定要说出来。”

我再次嘱咐。

她点了点头后,我开始轻微扭动她的足部。

时不时瞄她一眼,好根据她的表情变化调整扭动幅度。

还是不放心等她自己说痛。

“幅度要稍微加大点了。”

“嗯……”

她的表情一下发生改变。

这个幅度差不多是当前的极限了。

把控好力度,一直重复同一个动作。

“那个……会不会……觉得……我……很麻烦……要做家务……又要按摩……”

“还好,只是做一些平时我懒得做的事而已。”

“如果……我的母亲……没有……打电话……那……会主动……照顾我吗……”

“也许会也许不会,我不清楚。”

“是吗……”

她像是期待落空般的有些失落。

如果是初二交往那段时间,我肯定会底气十足的回答“当然会”,现在,我没这个勇气。

“主动的概率应该会大一些。”

我随后补充一句。看着她失落的表情心里就一阵不舒畅。

帮她活动完脚踝,我起身准备回家。

她现在并不是我的女朋友,不可能总待在她家里。

“要……回去了吗……”她坐起身。

我点点头。为了保护心脏,也为了保持适当的距离。

“不能……再聊会天吗……”

“不……”

看到她不舍中夹杂孤独的表情,我又心软了。

不该回头的。

心中感情十分复杂,拒绝的话语完全说不出口。

“到三点十五。”

现在差不多三点吧。

我拿出手机看眼时间,两点五十七。

重新坐回沙发上。

之后是一阵沉默。

虽说是答应了她聊天的要求,但我根本想不到任何可以和她聊的话题。

就算是平时,也是别人带着话题主动来找我聊天。

“下午的比赛……有……一千五百米吧……”

“与比赛相比照顾你更重要”这种羞耻的话语不可能说出口。

“嗯,参不参加都一样,我在预赛的时候就刷新了学校的记录,这足够证明我能百分百拿到第一。”

“这样啊……”

“嗯。”

……

……

话题结束。

我不擅长聊天,经常会把话题带向终结。

“馨雅呢……进入决赛了吗……”

“400米差一点进决赛,800米决赛第五。”

“有点可惜……”

“她400米预赛差点和一个跑错道的女生撞一起,不然稳进决赛。”

“差点撞一起?”

她突然有些激动。

看来馨雅是她很要好的朋友。

“是的,馨雅为了避免撞一起,主动放慢了速度。”

“没出现意外就好……”

“哦对了,馨雅她们今天下午放学后会来看望你。”

“她……她们要来?”

她一脸震惊。

“是的。”

“那……那我得……换衣服……”

“没必要,过来的只有女生。”

“不……不行!”“不……不能让她们看到我这……这副打扮!”

“都是女生,有什么好担心的?”

“这副打扮……是专属……”

……

说着声音越来越小,同时低下头。隐约能看到她脸上就像涂了一层胭脂。

“我去帮你准备衣服。”

我大概明白了她的意思,于是起身去她的房间帮她拿衣服。

真是的……

上到二楼进入她房间。

或许是因为急匆匆的跑上二楼,心脏还“怦怦”的跳动声依旧能清晰听见。

待在她家对心脏真是一种磨练。

深呼吸——

心跳渐渐恢复平静。

伸出去准备打开衣柜的手猛然在半空停住。

我意识到一个严重问题——我是男生,而衣柜的主人却是女生。

背她上来,让她自己来挑衣服吧……

前两天都是如此。

我回到一楼,将坐在沙发上低眉垂眼等候的她背到房间衣柜前。

小心翼翼将放她下后,我转过身。

哐啷啷——

她抓住我的手臂,拉开衣柜推拉门。

此时如果转过身,肯定会和初中那场意外一样,看见各种各样女生的衣物。

我闭上眼睛,尽量放空大脑避免去回忆那场意外所见到的画面。

“司空……你喜欢……什么样的搭配……”

“你选自己喜欢的搭配,她们是来看望你的。”

“这件……可以吗……”

嘴上说着让她选自己喜欢的搭配,可当她询问的时候,还是没忍住睁眼去看。

她拿着的是一件蓝白色,胸口处有可爱图案装饰的上衣和一条米白色的阔腿裤。

“可以。”

我对穿着并不讲究,问我等于白问。

既然她执意要我选,那我干脆全部给予肯定回答,最后选出来的肯定就是她自己喜欢的搭配。

“这件呢……”

“嗯,不错。”

“这件……”

“也可以。”

……

……

三分钟过去,她依然站在衣柜前,十几套服装左挑右选,就是拿不定主意。

唉,初二到现在,一点变化都没有,还是一如既往的磨叽与麻烦。

又过了几分钟,她最终选择了第一套搭配。

总算结束了……

将她抱起放到床上后,我麻溜的离开房间并关上房门。

站在门外等候,不禁想起自己母亲出门逛街的时候也会在房间里试穿十几分钟的衣服。

“对衣服精挑细选,是大部分女性的共同习惯吧……”

过了一会,房门另一半传来她的声音:“司空……可以进来了……”

转动把手,我将房门打开。

换好衣服的她端正坐在床上,微低头腼腆的样子有点像即将步入婚礼殿堂的新婚妻子。

“很合适。”

我按照惯例,对她的打扮进行简单夸赞。

“谢……谢谢……”

“接下来打算待在房间还是去客厅。”

“客厅……”

背上她,我们回到客厅。

“我回去了。”

“再等……一下……有话……想和你说……”

“什么话?”

“……”

她没有回应。

唉。

我明白她的意思,转过身走到她身边。

“什么事,说吧。”

“能……再近一点……吗……”

……

我在她身边坐下。

……

……

……

可她却迟迟没有动静。

到底要说什么?

扭头。

结果我和她的视线猝不及防的交汇在了一起。

她那如同调色师精心点缀的翠蓝色眼睛中充满了顾虑。

“怎么了?”

她慌忙转过脑袋,脸颊一阵红润。

“没……没什么……”

“有什么事快说吧。”

摆弄手指犹豫了好一会后,她终于开口:“司空……谢谢你……”

原来只是道谢。

“不用谢。我可以回去了吧?”

“……嗯……”

我起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她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