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曾想过,在十六七岁的年纪,除了往死里学,还能做些什么?或许有不少人有自己的梦想,但,追求起来,又何尝不是犹如登天一样呢?外界因素,自身因素,时时刻刻都在影响着这追梦者,如果不努力一把,怎会知道自己的极限在哪呢?

“起床了,小凡!”

“哦!”

我如此回答道,是啊,今天已经9月1号了,开学了啊。

我叫高凡,高大的高,平凡的凡。

在这个炎热的夏天,我也从自己的初中毕业了,成功晋级为一名高中生。

我无奈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待穿衣洗漱完毕后,来到客厅吃早饭。

“小凡啊,今天开始,你就是一名高中生了,更要努力了!”

母亲如此说道。

“小凡,今后这三年,靠你自己了!”

听着父亲的话,我愣住了。

“怎么了吗?”

父母正在犹豫怎么跟我说这件事。

家里静的可怕。

父亲开口了。

“是这样的,小凡,我和你妈在公司升职了,被安排到日本的分公司去了,这一去就是五年,本来想把你也带过去的,可是,当我们得知这件事的时候,你已经考上了高中,所以..”

父亲欲言又止。

听了这话,我倒是毫不在乎地耸了耸肩。

“哦,行吧,都无所谓了,反正你们在国内外,不都一个样吗!”

“我饱了!”

我放心筷子,背起书包乐出去。

“这孩子!”

家里是母亲的叹气声。

“老公,你说把小凡一个人留在国内,行吗?”

母亲当然还是把高凡当成一个小孩子看的。

“别担心了,小凡这孩子从小就蛮懂事的,你看,他从小学到初中毕业,让你操过心吗?”

高爸如此说道。

“但是,我还是不放心啊!”

“别担心了,小凡也长大了,很多事他自己能处理的,所以,我们只需要努力工作就行了。”

“唉,好吧。”

“我怎么样都无所谓的,只要工作顺利就好。”

高凡坐在公交站台,小声嘀咕着。

不一会,车来了。

高凡走上了公交车。

“今天人真多。”

高凡看着满车的人说道。

“那肯定人多啊,今天是开学日嘛。”

我转过头去,看到一个女生在回答我。

“哦,也是啊。”

“你好同学,我叫李芸,A市一中的。”

那女生对我说道。

“哦,我也是。”

“啊嘞嘞,这么巧,那我们以后就是校友了啊!”

我看着叫李芸的女生,觉得自己在和一个智障说话。

“大概整个公交车上都是A市一中的吧。”

“啊,真的吗?”

李芸尴尬的笑了笑。

“对了,同学,你叫什么名字?”

“高凡。”

“哦,高凡啊!”

我就这样一路上被迫无奈与这个女生闲聊,直到,公交车到站。

车停稳后,我以自己平生最快的速度冲了下去,直奔学校。

我可不想在跟那个家伙有什么过多的交流了。

来到校门口,硕大的告示牌映入在我的眼帘,我的目光快速地搜寻着“高凡”这个名字。

终于在高一一班,找到了。

“呐,一班啊。”

走进校园,我再次不由得哇了一声。

不愧是A市最好的高中,这些设备,这些教学楼,跟我当时的那个初中都不是一个档次的。

我回过神来,继续往校园内走去,寻找着自己的班级,终于在三号楼一楼找了高一一班的标志。

我快速走了进去,发现已经有一个黑色长发的女生坐在角落,我并未理会,找了个位置也坐了下来。

陆陆续续地,同学们都来了。

原本寂静的教室也变得吵闹起来。

突然,一阵阵高跟鞋与地板接触的声音传来。

紧接着,一个约莫着三十岁左右的女人走了进来。

她走上讲台,拿着不知道什么东西拍了两下。

“安静!”

此话一出,教师里顿时寂静无声。

“很好,同学们,从今天开始,你们就是一名高中生了,高中与初中不同,它比初中更为艰辛,更为痛苦,所以你们更要努力。”

那女人用着高傲的语气说着。

“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姓上官,名佳乐,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们的班主任了,因为我们学校历来没有中途换班主任的先例所以,不出意外的话,我就是你们未来三年的班主任了。”

“因为我对大家都不是很熟悉的原因,我也不知道谁是天才,谁是废物,所以,对于班干部的选举,就留在摸底考试之后吧。”

我长呼了一口气,还好是等摸底考试之后,要不然,以我中考的成绩,不被选为班长那都不可能。

“好,同学们,你们现在可以相互认识一下,等到广播通知你们,就可以去食堂吃饭了,至于书本嘛,就由,你,你,你,你来班好了。”

上官佳乐带着几个男生走了出去。

班级里又炸了锅。

“同学们,安静一下!我们现在来自我介绍好不好啊!”

一个男生站了起来,如此说道。

“好,在座的人异口同声。”

我想,他以后也许就是在班级里处于中心的那种人吧。。

“那么,自我介绍就由我来起个头吧。”

“大家好,我叫冯秦超,毕业于A市初级中学,爱好是打乒乓球,我很乐意和大家成为朋友,谢谢。”

教室里响起一阵掌声。

“那么,下一个就由你来开始吧!”

他指了指第一排第一个那个女生。

“我,我嘛?”

“嗯!”

那女生缓缓的站了起来,开口道:“大家好,我叫李露,希望和大家能成为朋友,谢谢!”

随着一个又一个学生的自我介绍,终于轮到我了。

“那么,接下来,就由这位同学来进行自我介绍吧。”

我站了起来。

“我叫高凡,爱好无。”

说完,我便坐下了。

教室里又冷了起来。

“大家不要介意啊,可能是高凡同学比较害羞,大家多给他点时间让他适应就好了。”

那个叫冯秦超的家伙又开始圆场。

切,我哪是害羞,我只不过是不香和你们扯上太多关系罢了,毕竟,节能的高中生活可不能变得不节能了啊。

又过了好一会,冯秦超指了指那个一开始就坐在角落的黑色长发的女生。

她缓缓的站了起来。

“我叫张颖馨。”

说了这么一句话后,她便坐下了。

我去,竟然有人比我还节能啊!

我不由得望了那女生一眼,哪成想,她也在看我。

我立马收回了目光。

就这样,一天便过去了,我在等,放学后,所有的同学都走出了教室,而我在等,等到校园没人后,我才缓缓的走出教室。

“哟,终于出来了啊。”

我一看,原来是我们的班主任上官佳乐在门口。

“嗯。”

说完我便继续往前走了。

“你站住!”

上官佳乐显然对我无视她这一举动感到恼火。

“哦,老师,有什么事吗?”

我无奈地问道。

“跟我来!”

“哦。”

我跟着她来到办公室。

她坐到椅子上之后,竟是毫不估计形象地点了一根香烟。抽了起来。

我很无语地站在那里看着她。

“我说,小姨,你到底要干嘛!”

“哟,还知道我是你小姨啊!”

“你以为我想知道。”

我小声嘀咕着。

“所以,你找我到底什么事!”

“额,这么跟你说吧,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忙。”

“啊?”

我一脸问号。

“不是,你一个班主任都完成不了的事找我?”

“额,我是完成不了,但是你一定可以。”

“说吧,什么事。”

我很无语地看着她。

“张颖馨知道吧。”

“嗯。知道,就是那个黑发女生吧。”

“嗯,是的,她是我一个朋友的妹妹。”

“哦,然后呢?”

“然后就是我那个朋友的母亲出车祸死了,她的妹妹无法接受这件事,她一直坚信她的母亲没有死,所以她一直在寻找她母亲的灵魂,我希望你帮帮她!”

“哦。”

回答完后,我转头就要回家,却又被她拦了下来。

“你想好怎么帮了?”

“没有,不过可以试试,我也不确定能百分百成功。”

“你准备怎么办?”

“那也要看你愿不愿意祝我一臂之力了。”

“嗯?”

“就是你能不能用你班主任的权利帮我成立一个社团,就叫灵魂社。”

“啊?”

她听了我的话,显然是一脸懵的。

“哎呀,你别问了,能不能做到?”

“OK!”

“那,我就先走了。”

“嗯!”

我连忙跑出办公室,直奔公交站台,终于,我赶上了最后一班回家的公交。

下了公交,到加门口,我拿起钥匙开了门,发现家中早已空无一人。

“唉,是啊,都走了。”

我拿起桌子上的一张纸条和一张银行卡。

纸条内容如下:

小凡啊,我和你爸走了,虽然我很不放心你,但是你爸一再对我说你长大了,但我还是不放心你,可生活总要继续,希望你真如同你爸说的那样,长大了吧。

妈妈

我毫不在乎地把纸条揉成一团,扔进了垃圾桶。

“嗯,晚饭该吃什么呢?”

我来到厨房,看着这些摆放地有条不紊的厨具。

“算了,懒得动手了,点外卖吧。”

我拿出手机,打开外卖软件,开始定起了外卖。

“嗯,吃点什么好呢?”

我看着外卖软件上这些一家家店铺自言自语道。

“就这个好了。”

我眼前一亮,紧接着,我便定下了一碗卤肉饭。

在等外卖的期间,我回到卧室,打开了电脑,准备玩一玩当今最火爆的游戏《英雄联盟》。

刚开启客户端,便有人敲门了。

“嘶,这么快?”

我不由的对这个外面小哥的敬业发出由衷地敬意。

“来了来了!”

我边说着,边跑过去开门。

当我打开门的时候,门口那敬业的外卖小哥却消失了,迎来的却是一个麻烦精。

“嗨,凡子!有没有想我呀!”

我面无表情地关上了门。

“别啊,凡子,我这次真的有事要找你!”

门外那个麻烦精疯狂地敲着门。

无奈之下,我还是开了门。

待她走进屋内,我毫不客气的问她:“说吧,什么事,说完赶紧走!”

“哎呀,别嘛,凡凡,我才刚来,你就这么急着赶我走,莫非你是在家里藏人了?”

我满头黑线,指了指门,示意如果她再乱说,就把她赶出去。

她终于严肃了起来。

“是这样的,高凡,你父母跟我父母是一起去的日本,但同时,他们又很不放心我们两个人,所以,他们安排了我们两个同居。”

“哦,知道了,我不同意,你回去吧。”

我面无表情地说出这么一句话。

那个麻烦精却满脸疑惑地看着我。

“喂,我说,高凡,你是什么意思,跟一个大美女同居,你还不乐意了?”

我笑了笑。

“美女?在哪呢?我怎么没看见?”

望着气急败坏的她,我又补上一句。

“哦,你不会是说你自己吧。”

她刚要反驳,我的手机响了。

她也很识趣地把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

我拿起手机,看到是个未知来电,点下接听键。

“喂,您好,找哪位。”

“臭小子,我是你爸!”

电话那边传来一阵粗犷的男音。

“哦,你们到日本了吗?”

“嗯,刚到,我一下飞机就被你妈拉着去营业厅,办了张日本的电话卡,连饭都没来得及吃!”

“嗯,那你有什么事找我吗?”

“哦,是这样的,林雨梦的父母也跟我门一起来日本了,经过我们四个人的慎重考虑,决定让你俩暂时住在一起,她应该到了吧。”

没错,我身边,这个麻烦精,就是林雨梦,也是我的幼驯染,不过说是幼驯染,她则是从小到大都跟在我屁股后面跑腿的“工具人”,不过好在她跟我不是同一所高中的,这也让我省心不少,毕竟,麻烦精这个外号可不是随便取的。

“哦,行,我知道了。”

说完,我挂掉了电话。

这尼玛国际长途电话,我也是要被扣话费的好不好!

“行吧,我答应你住这里了,但只要你敢给我添麻烦,就立马搬走,听见没!”

“诶!知道了!”

她朝我吐了吐舌头。

我倒是一脸无语地看着她。

“那高凡,你有没有时间帮我搬一下行李呢?”

“没有,不帮!”

我如此斩钉截铁的回答让她很是尴尬。

“叮咚!”

再次有人按了门铃,我喜出望外,这一次肯定是外卖到了。

我三步并作两步地走过去开门。

开门的外卖小哥一脸微笑,然后把外卖递到我手里。

“记得给个好评哦,亲!”

我接过外卖,转过头看着林雨梦。

“你现在要么自己去搬行李,要么就找搬家公司!不要指望我!”

我态度很不友善。让她住进来已是极限,想让自己帮忙,门都没有!

林雨梦看了看我手上的外面,随机说道:“你还没吃饭吧,要不,我请你去吃大餐,您就高抬贵手帮我搬下行李,如何?”

我思考了一下,觉得这个提议不错,同时我也决定要好好宰这个麻烦精一顿,反正,无论如何我都是不会亏的,因为,一个女生的行李能有多少。

然而,当我到她家的时候,我才明白自己刚才的想法有多蠢,望着如山搬的行李,我胆怯了,这小麻烦精长大成大麻烦精了啊!

但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既然答应了,那我肯定是要做到的,于是乎,我默默地掏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

“哟,小凡凡居然给我打电话了啊,又有什么事啊?难不成你对我都有想法了?天哪,这是绝对不可以的,我们是不会得到祝福的。”

“别闹了小姨,有空吗?如果有的话开车来这个地址,帮我个忙。”

“哦,什么忙啊?”

电话那头似笑非笑。

“林雨梦你知道吧,她要搬来我这了!”

“哦,是雨梦啊,得嘞,这就来。”

电话挂断后,我望着林雨梦这个麻烦精,恨不得把她一口给吃了。

因为她怕我反悔,所以,在来之前,她直接把我定的外卖给扔了,以至于我到现在都没吃上一口饭,然而,事后她还恬不知耻地说什么吃外卖不健康,晚点请我吃更好的这类废话。

之后的半个小时内,我们就无聊的等待着小姨到来。终于,在漫长的等待中,有人按门铃了。

我喜出望外,连忙跑去开门,果不其然,门口果然是我的小姨兼班主任——上官佳乐。

“佳乐姐,你来了啊!”

“嗯,来了。”

林雨梦与上官佳乐之前就认识,所以她们两表现出一种很熟的状态我也毫不吃惊。

但是令我惊讶是小姨这个八卦狂魔竟然没有探究林雨梦搬到我家的事,这让我满脸问号,难道她早就知道?我内心不由得发出这种疑问。

随后,我们三人将林雨梦如同小山般的行李搬上车,然后小姨便开车,朝我家前进。

“小凡,那件事我搞定了,明天把地址给你,她也会过去,至于你们两个怎么认识,怎么打好关系,就看你的了。”

小姨看着我说出这么一句话。

“啊,你就这么当甩手掌柜?”

“不然呢?我是个老师,还是个班主任,哪有这么多闲工夫管这管那。”

“哎,行吧,我尽力而为。”

听着我们两个的对话,林雨梦,满脸问号。

“你们再说什么啊?”

她忍不住发问。

小姨笑着把这件事情告诉了林雨梦。

“那,我,我也要加入!”

“不行,你这个麻烦精连自己都管不好,还来操心别人的事吗?更何况,你是A市一高的吗?”

“我,我当然是啊!只不过昨天临时有事,没去学校报到而已。”

听了林雨梦说出这话,我暗喊不妙,有了这个麻烦精的介入,我节能的高中生活岂不要完蛋?不过我还是保留了一丝希望,只要不是同班就行,嗯,只要不是同班就行。

“那,你是哪个班的?”

“当然是我这个班的。”

小姨抢先回答道。

听了小姨的回答,我彷佛堕入了无限深渊,犹如一个自闭症患者,静静地呆住了。

终于,在乘坐着两个女生和一个“自闭症”患者的车,终于来到了目的地。

我也缓过神来了,下车,帮着她们把行李搬完,然后再次上车,出发,去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