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穆手牌:2

前场:流天类星龙(LV12 ATK5500)

后场:守护者之力 武器手套

周烨手牌:2

前场:无

后场:无

待烟尘散去,周烨果然毫发无伤的站在原地。(周烨LP700 手牌2-1)

(有烟无伤嘛,我懂~)

“不得不吐槽,这AR领域模拟的太好了,我在烟尘里啥都看不见了。”

“所以你是怎么活下来的?”杨穆挑眉。

“因为我发动了这张卡。”周烨从墓地里抽出一张卡向大家展示,“在受到效果伤害时,洁净栗子球从手牌送入墓地,令效果伤害无效!”

“不错,但是,流天类星龙的攻击次数是同调素材中,非同调怪物的数量。也就是说我的流天类星龙可以攻击两次,第二次的直接攻击,你怎么挡?”

“那就看运气咯。”

“哈哈,流天类星龙直接攻击!这时,由于守护者之力的效果,流天类星龙的攻击力再次上升500。”

“洁净栗子球第二个效果发动,受到直接攻击时,抽一张卡,如果那张卡是怪兽,则可以特殊召唤,并且攻击对象转为该怪兽。”

“我抽到的是卡片炮击士(LV3 DEF400)。”

“卡片炮击士被战斗破坏时,我抽一张卡。”(周烨手牌1-2)

“但是,武器手套效果发动,战斗破坏了卡片炮击士,所以给予你卡片炮击士攻击力数值也就是400的伤害。”(周烨LP700-300)

“我盖两张卡,结束回合。这个时候,因为自身效果而解放的星尘龙特殊召唤。”(杨穆手牌2-0)

(扣下一子:别问,问就是用的前4部世界观,所以动画规则,没有苏生限制。

某背后灵:动画规则啊,我记得前四部世界观里的动画规则先攻都是可以抽卡……啊!

扣下一子:死呗咧你诶!!!!)

“我的回合,抽牌!”(周烨手牌2-3)

决斗到了这一刻,哪一方稍微有点失误,就会直接败北。

没有人敢说话,都看着场中两人,气氛安静得有些诡异。

“我发动魔法卡,死者苏生,复活墓地里的幻透翼。”

周烨虽然发动了魔法,却并没有从墓地里拿卡。

“你不使用流天类星龙效果么?”

杨穆摇了摇头,“时机未到。”

拿出幻透翼同调龙并放置在场上,周烨笑道:“既然你不使用,那我就逼你用吧!再次发动魔法,疾行苏生,从墓地里特殊召唤疾行机人 赤目骰子。(LV1 调整 ATK100)”(幻透翼同调龙 LV7 ATK2500)(周烨手牌3-1)

“我将等级1的调整怪物赤目骰子与等级7的幻透翼同调龙作为同调素材。”

“神圣之光汇聚于羽翼之上,用那光辉之力击败于吾敌吧,同调召唤,水晶翼同调龙。(LV8 ATK3000)”

他的召唤台词说的很敷衍一点都没有激情,就好像在召唤一只普通的怪物。

“水晶翼?我听陆宁说过这只怪兽的效果,是个很麻烦的家伙。”杨穆眯起眼睛看着周烨,“这个感觉很熟悉呢,就像你跟陆宁决斗时一样。”

周烨收起了笑容,不说话了。

“好吧,你成功了,流天类星龙效果发动,一回合一次,怪兽的特殊召唤,也就是水晶翼同调龙的特殊召唤无效并破坏。”

“我最后的卡了,我发动魔法卡,三战之才!”

“又是这张!”陆宁惊了,自己就是输在这张卡上。

“这就是一招鲜,吃遍天!”一扫脸上的阴霾,周烨又露出了那略显残忍的笑容,“我发动三战之才的第二个效果,获得流天类星龙的控制权!”

“上啊!火华!”张然终于赶到,刚好看到这一幕,不禁感慨周烨的强大,这刚进社团就把社长打败了,太厉害了。

“哈哈哈!”周烨哈哈大笑,“不知为何,我觉得好高兴啊!”

“这是只有决斗才能体会到的乐趣哦,火华,不要再抗拒了,正视自己的心然后听从它的意见,享受决斗吧!”

“享受决斗?好!败在自己的怪兽下吧!流天类星龙对星尘龙进行攻击!这个时候,守护者之力效果发动。(流天类星龙ATK6500)。这场决斗是我的了!”

“所列哇多卡那!”

“纳尼!”

“我打开盖牌,护罩防御,这一次战斗的战斗伤害为0,并且抽一张卡。”

“你忘了你自己武器手套的效果了么!战斗破坏怪兽时,给予对方攻击力数值的…”周烨突然停了下来,“难道?!”

杨穆笑着点了点头:“没错。”

就在众人不解他们在打什么谜语的时候,场中的流天类星龙突然转身,将光波砸向周烨。

这一次,没有烟尘再飞起了,决斗结束了(LP300-0)

“诶,输的是你,不是我嗷!”

“什么情况???”张然不解,“不应该是火华赢了么,战斗破坏了星尘龙,因为武器手套的效果,杨穆就会受到2500伤害啊!”

“不,我们都理解错了。”周烨遗憾道,“我虽然得到了流天类星龙的控制权,但是并没有得到武器手套的啊。”

“是的,武器手套的效果是给予对方,被破坏怪兽攻击数值的伤害,他的操纵权还是在杨穆手中的,所以受到伤害的是杨穆的对方,也就是周烨啊。”陆宁接着解释道。

“额啊~”杨穆伸了个懒腰,“终于赢了,要不是火华的失误,我也要头疼一下怎么解决着这流天类星龙了。”

“火华…”

张然还想安慰一下周烨,却没有在他的脸上看到沮丧的表情。

“哎呀,痛快了!输了也无所谓。”神经绷紧了这么久(笑:就打了四个回合罢了。)周烨终于可以松下这口气。

“咕~ ~”

“哎呀,晚饭没吃,饿了……”

张然拉起周烨,“走,我们出去吃,你俩呢?”

围观群众见决斗结束了,也就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