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事情大概就是这样。”杨穆叹了口气,“这俩人也属实倒霉,卷进了精灵事件里。”

陆宁却是不以为意:“没关系啦,这种事,他们普通人难得遇上一回,只要结果是好的,就当是给生活增添乐趣了。”

他神情肃穆,双手合十蹲在地上,好像在做什么重要的事情。面前是一个卡包,身旁还有不少已经被拆开的。

“这是最后一个了。”

“要我帮你放个bgm么?”杨穆看着举止怪异的陆宁,知道他又要开始邪教仪式了。

“来首神之怒吧。”

随着激昂的音乐响起,陆宁闭上双眼,口中念念有词。

“如果卡是剑,那么,请让我将荣耀寄宿于右手的卡中, 请将我的骄傲,我的灵魂,化作你降临的祭品!”

说着就向卡包摸去。

“姨妈大!出来吧,超魔导龙骑士 -真红眼龙骑士!”

他撕开卡包,起身高举,却不敢抬头看。

“杨穆,快看看!”

“………”

“我凑!真抽到了,这么厉害的么?”

“真的吗!”陆宁严肃的表情一秒转为了笑脸。

抬头看去,却是一张幻象魔术。(ꐦ ಠ 皿 ಠ)

杨穆:“你的骄傲和灵魂好像不太值钱了,乖巧.JPG”

(⌇ຶД⌇ຶ

杨穆的一句话瞬间破了陆宁的防。

“我能有多骄傲,不堪一击好不好,卡包已经卖完了,再也抽不到了”

他索性就躺在地上了,一脸生无可恋。

“没了啊,没了啊,什么都没有了,杨穆,我是个废人了。老婆的真红眼黑龙只能移出卡组了。”

“话说你老婆呢?不会又在图书馆宅着吧。”

“应该是吧…°¯᷄◠¯᷅°”

“喂,别哭丧着脸嘛。”杨穆心累,“你去找她去啊。话说你俩都谈恋爱那么久了,为什么从来不见你陪她去图书馆?”

“因为她嫌我吵。”߹𖥦߹

“…”

“对了!明天开始,张然跟周烨就要军训了,到时候,他们站军姿,我们在旁边的树荫下吃西瓜,(。 ͡° ͜ ʖ ͡° )”

“你是魔鬼吧!”陆宁来劲了,“不过我喜欢。(σ゚∀゚)σ”

“那就起来吧。”杨穆伸出手。

陆宁接过手就起身了。

就在这时,窗口来了哒哒哒的声音。

“杨穆,你的任务大概来了。”

杨穆点点头,打开窗户,一只纸鹤飞了进来,落在他的手上。

将纸鹤拆开,杨穆看了看,神色逐渐凝重。

“这次的任务是什么啊。”陆宁好奇。

杨穆深深呼出了一口气,压抑着情绪:“不是任务,是丧报。”

“丧…”

陆宁不敢说下去,他知道,清微境应该是又有师兄弟牺牲了。

“死的是青华宫的十方师弟,与我太乙宫的明觉师弟一起追击破坏剑士,一直到平山。没想到两人不是破坏剑士的对手,虽然传回了消息,可还是身死道消。”

“平山,不就是…”

“对的,就是离我们学校十几公里的平山。”说着,杨穆拿起了卡组。

眼看杨穆就要动身去平山,陆宁害怕他再出什么事,赶紧安慰道:“不一定啊,也许没死呢,虽然他们传回了消息,但还没有见过他们的尸体啊。”

“青华宫,太乙宫都分别有一份名册,若是有弟子不幸去世,名字就会从名册上消失,所以…我要去完成他们未完成的任务。”

“等等,清微境是没人了么?非要你去?”陆宁知道这么说很绝情,但此行太过危险,不能让杨穆就这么去。

毕竟两个清微境弟子合力都打不过的对手,杨穆也不一定有把握。

“我是太乙宫的大师兄,我不去谁去?”

杨穆知道,与陆宁分辨没有用,直接身化金光而走。

……………

平山顶上,一名老者,坐在崖边的一块山石上,看着夕阳。他的身边,插着一把宝刀,似乎在与他一同欣赏着眼前的风景。

太阳的脸是鲜红鲜红的,它的光像是被谁掠去了似的,不再耀人眼目。

它向西缓缓地退着,像是在害怕什么,一点一点远离这里。

阳光斜射而来,将整了山顶都笼罩在一片血红的玫瑰色之中。

一如地上的血迹,在尸体的映衬下,鲜艳而惨烈。

老者看着远方,似是在看风景,却目光涣散,明显在思虑着什么。

“人世的风景,终究不如我们故乡的,小龙,你说是么?”

刀身嗡响,好像在回应他的话。

突然,一把金剑疾射而来,正是杨穆配剑—天曦。

宝刀护主,为老者挡下金剑。

杨穆缓缓从树林中走出,他看到了已经没有了生息的十方,明觉师弟,还有那触目惊心的血迹。

“年轻人,杀气很重啊。”老者终于转过头来,看向杨穆。

“不用多说了吧。”杨穆也不看他,不知道从哪里飞出两张符纸,迎风便长,包裹住两位师弟的尸身,化光而走。

老者却是收回了宝刀,就在刀入手的瞬间,白色的铠甲慢慢化出,覆盖住他的身躯,在夕阳的照耀下,竟然显得无比圣洁。刀也在此刻化作决斗盘,出现在他的手臂上。

“这就是你真正的姿态,破坏剑士么?”杨穆装好D试镜与决斗盘,面无表情:“DUEL!”

“DUE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