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刚瞌睡就有人递枕头,杨穆刚刚还在想接下来该做些什么,总不能再和陆宁决斗一回。

“你,真要上去决斗么?”周烨弱弱的问了一句。

“那当然了!”张然肯定道。

“这样吧,我先和你决斗一回,你的朋友再跟陆宁决斗一回怎么样?”

“我没意见!”

周烨本想拒绝,可看到张然兴奋的模样,终究不忍扫了他的兴。

“我...我很菜的。”

“没事!他们可是学院社团的,咱输了不丢人。”张然安慰了一句,走进了决斗场地。

“话不多说,开始吧!DUEL!”

“DUEL!学弟,先攻可就让给你了!”

“那我不客气了,我的回合,通常召唤急袭猛禽 驱逐伯劳(LV4),发动他的效果,特殊召唤手牌的急袭猛禽 汽油弹火龙伯劳。(LV4)发动他的效果,给予你600点伤害。”(杨穆LP4000-3400)

“嘶...”

“我将等级4的驱逐伯劳和汽油弹火龙伯劳作为超量素材,构筑叠放网络,XYZ召唤!急袭猛禽 武力林鸮。(R4 DEF2000)武力林鸮效果发动,去除一个超量素材,卡组中的急袭猛禽 进贡伯劳加入手牌。”

“这就是同调之后流行起来的新召唤方式,超量召唤么?”

周烨的话引的众人侧目。

“糟糕,失言了。”周烨这样想着,脸也慢慢红起来。

张然注意到这边的情况,笑着说道:“周哥啊,你这个高手就不要装新手了,这样会让我们这些菜鸟很为难的。(ง •̀_•́)ง”

群众甲:原来是这样。

群众乙:我还以为是哪个坟堆里刨出来的遗老呢。

(PS我也是从坟堆里刨出来的,不然不会这个时候了还在写这玩意。)

看着张然朝自己挤眉弄眼,听着群众们的议论。

周烨心中一暖。

他在帮自己解围么?

于是他很配合的还回去一个白眼(`ط´≠︎)。

张然嘿嘿一笑:“我最后盖一张卡,Turn end!”

“我的回合,抽牌。学弟,不能怪我,我胡了。”

此话一出,张然心底浮现出一股不详的预感。

“难道还能把我OTK了?”心里没底,嘴上还是给自己壮了壮声势。

杨穆笑而不语,“通常召唤,转身天使(LV2)。手牌星尘同调士效果发动,解放转身天使,自身特殊召唤(lv4 调整)。自己场上有怪兽被解放时,星尘尾迹特殊召唤(LV4)。星尘同调士召唤,特殊召唤成功时,检索卡组一张记载有星尘龙的魔法与陷阱。我将光来的奇迹加入手牌并发动!”

“这张卡在发动时,将卡组中一张龙族1星怪物放置在卡组最上方。我放置的是集心龙。”

“LV4的星尘同调士与LV4的星尘尾迹作为同调素材!”

“聚集的祈愿将成为新生的闪耀之星,化作光芒闪耀的道路,飞翔吧!星尘龙(lV8 ATK2500)。”

“这时,光来的奇迹效果发动,有怪兽同调召唤成功时,从手牌特殊召唤一只调整怪物。我特殊召唤......”

“咳咳!”

突如其来的咳嗽声打断了杨穆。他转头一看,陆宁在向他传递眼神。

他突然想起来,陆宁昨晚说过的话。

“跟那些新生决斗,要适当放点水,他们要是输的太惨,没面子了,更不会来我们社团了!”

想到此处,杨穆硬生生的将手从准备抽出的救世龙上移开,转向了另一张卡。

“我从手牌特殊召唤变更同调士(LV1 调整)。随后,作为同调素材的星尘尾迹效果发动,特殊召唤一个星尘衍生物(LV1)。”

路人乙:“哇,难道,又是要出流星龙么!”

路人甲:“这一次,卡组的资源还没有消耗的太多,说不定我们可以看到流星龙的多次攻击呢!”

“多次攻击?本来不出救世,就是为了避免OTK,流星多次攻击不还是OTK了......”

想到这,杨穆突然觉得心里苦,怎么放个水都这么难呢。

不过,也不能一味放水而随便操作,被人发现是渣操,掉的可是社团的名声。所以,杨穆现在只能硬着头皮操作,并祈祷对面的学弟能扛过去了。

“LV1的变更同调士和LV1的星尘衍生物作为同调素材!”

“聚集的祈愿将会引来全新的速度冲破地平线,成为光芒闪耀的道路吧!同调召唤,希望的力量,同调调整怪物,方程同调士(Lv2 同调 调整)。”

“这时,光来的奇迹第二个效果发动,抽一张卡。方程同调士在同调召唤成功时,我再抽一张卡。”

“变更同调士作为同调素材时,对方场上一只怪兽的表示形式变更。武力林鸮变为攻击表示(ATK100)。”

这时,人群中也不知谁喊了一声“加速同调!”

所有人都跟着喊了起来。

“加速同调!加速同调...”

“我将LV2的同调调整怪物方程同调士和lV8的同调怪物星尘龙作为同调素材!”

“聚集的祈愿,化作梦想的结晶,将打开全新的进化之门,成为光芒照射的道路吧!加速同调召唤,诞生吧,流星龙!”(LV10 ATK3300)

杨穆是真没有想到,观众们会跟着他一起念召唤台词,围观的人数也原来越多了,这场决斗的效果简直太好了!

“既然如此,那就看看能不能将这次决斗推向高潮了!”

一念至此,杨穆手一扬,大声喊道:“流星龙效果发动,确认卡组上方五张卡,其中每有一张调整怪兽,他就获得性一次攻击次数。”

“第一张!调整怪物,灰流丽!第二张!调整怪物,屋敷童!”

路人甲:“第三张!”

“调整怪物,浮幽樱!”

路人乙:“第四张!”

“调整怪物,朔夜时雨!”

众:“第五张!”

“调整怪物!幽鬼兔!”

“五连击!五连击!”群众沸腾了,这可是难得遇上一回的!

“wdnmd,学长...”张然已经生无可恋了,“打个牌而已,不至于连阳寿都献祭了吧。”

说实话,杨穆自己也不能平静,自己决斗这么久,也使用过很多次流星龙的效果,从来都没有过连抽5张调整的事情发生过。

“攻...攻击吧!”杨穆的声音有些颤抖,“流星音速!五连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