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面试和与他们相遇(下)

和上一场冲击我心灵的英协面试仅仅差了一天,我又走上了熟悉的这条路,每天上课的必经之路。这条路比起路边的建筑来说年纪可是要小得多,是普普通通的水泥路。路两边种着两排我也不知道具体属于哪个品种的树,每天上课走的北侧,右手边有一个不大不小的湖,在这样的暑气未散的秋老虎天里,湖风加上树荫还是能让我心静神安的。左手边几栋不高的建筑物,像是某个学院所在地,但我现在只搞清楚了软件学院以及部分上课的教学楼的位置,即使每天路过的学院我也很难辨别究竟是哪个学院。

走出树荫完全暴露在阳光下的我,又拥有了最近几天同样的舒适感。因为体质原因,我在春秋季这种说冷就冷说热就热的特殊天气会有经常性的血液循环不通畅导致的手脚冰凉,严重的时候会有四肢根本不属于自己的感觉。因此晒太阳也变成了我的一个特殊爱好,很像鳄鱼蟒蛇那类的冷血动物,在进行捕食之前需要在阳光下晒个一会儿让身体暖起来。面试之前晒晒太阳,我的状态也会提升。

今儿面试青年志愿者协会,面试地点在综合楼。不同于十号楼,综合楼虽说看上去并不是崭新的,但丝毫没有历史的痕迹。这栋教学楼要比十号楼大个两三圈,因此内部结构更加复杂,俯视图上看大概类似一个视力表中代表上的‘E’,但是两个供学生出入的门位置不对称,一个在视力表中代表“上”的‘E’的左下角,另一个在这个‘E’的开口右边朝上。内部构造与外观相差无几,中心通道就是‘E’中最长的那条线,连接了两列垂直线中的教室。剩下的那一部分属于大学外语教学部,是整个大学学生都要修的英语课老师们的办公室。据说负责英语协会的老师办公室也在这里。

不知不觉已经到教室门口了。这个教室在‘E’的顶部,走廊两侧全部都是教室,所以阳光无法直射进走廊内。走廊的尽头好像是另一个楼梯,不过我的面试教室没有那么靠里,所以具体细节我并不清楚。

走廊的教室里面非常热闹,和正午时这里应有的样子相去甚远,几乎每个教室坐了六七成的和我一样来参加面试的新生;面试的规模也不同,每个教室分给一个或几个部门,每个部门的面试官有四到六个不等,分组进行面试;此外好像还有几个没有穿红马甲的学长学姐时不时地串各个教室的门,想必就是大三的学长学姐了。(P.S.红马甲在一定程度上象征了志愿者)提到大三的学姐,英协那位学姐的面孔就又出现在了我眼前,全身都回忆起了被高压支配的恐惧。不能再多想下去,还是放空大脑冷静一下准备面试比较好。

校级组织和社团不属于同一级别的学生组织。严格讲的话校级组织比社团要高一级别,因为属于校级组织的社团联合会是负责管理全校社团的,所以就招新这方面的开支和排面来说,校级组织自然比社团大气的多,毕竟他们身后就是学校的影子,或者说他们是学校影子的延伸也不为过。军训那会儿学长学姐来宣传的时候提到过,英协一个部门大概二三十人,一共有五个部门;校青协这边一个部门大概四五十人,一共有八个部门。虽然说看起来入选几率变大了,但参照实际投递报名表的人数的话,通过率说不准比英协要小得多。这么想着我压力又积累起来了。看样子还要好几个人才能轮得到我。还是在门口再看一遍面试问题冷静冷静吧。

“那,如果呢,你在工作上,就拿发展研究部的工作举例吧,比如说有一份策划案,你觉得已经改的很不错了,但是呢,比如说除我之外的另外一个部长觉得改的不行,给你打回去重新改,你会怎么做?”

看着面前这个人高马大的壮小伙摆出认真听我提问之后发觉连问题的本质都无法理解的表情,我不禁在心中叹了一口气。这已经连续第三个还是第四个了。报名表上写的不错,自我介绍说的非常流利,自己的优点能吹到天上去,缺点只字不提,虽然是很好的面试手段,但是个人工作能力和交际能力跟不上就没办法,只把报名表和自我介绍充分准备,真正到了自己没有准备的部分时连正常交流都成问题,有些更过分的甚至连公众号上挂了那么多天的协会简介都答不上来。这样的人进来,别说本部门的我们了,碰到其他部门的部长,一张口不得把他们得罪个遍,到最后还是得我们来收尾。我还在犹豫要不要再提几个问题,身边坐着的鱼抢先一步。

“好的,之后我们会以短信方式通知你结果的。”

也好,节约时间,也能保护一下我的心态。

身边的鱼是去年的委员,我们几个关系是很不错的,不过她没有选择留部竞选,但她答应了今天来帮忙面试。

我们相视一眼,异口同声道:

“去年,我们也没有这么差吧?”

我不行了,我要去歇一会,喝口水散会步,主要是恢复一下心态。坐了几个小时了,来面试的一个接着一个根本就没有尽头。本来发展研究部在八个部门里就不是吃香的部门,因为人少才被分到和办公室、社区一个教室面试,而且我们只有一个面试点,今天还只有我在,他们三个都有事来不了,没办法我才在去年的群里找帮手,这才找来了她。今年递上来的报名表比去年多了一二十份,虽然面试这几天要更辛苦一点,不过还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结果一个个来面试的,要么是报名表不好好写;报名表好好写的,协会相关的基本问题答不上来;基本问题也能答上来的,像刚才那样“超纲”的问题根本听不懂的又一部分;听懂问题了的给我“那我工作已经做完了,不接收那不就是你们的问题吗?”之类的让人血压升高的回答。唉,也不知道我是来面试给我干活的委员的,还是来面试给我当爹当妈的。红马甲穿着有点闷,教室里也没有一直开着空调。算了,先脱了吧,反正这会儿晓童姐和那几个主席也不在,其他人他们又不敢管我,敢说我的话我让瑞新帮我说回去。

门口好像又来一个小伙,比起前几个来说看着也太瘦小了,是不好好吃饭还是怎么了。不过看着好像有点眼熟?而且我觉得他会是来面试发研的。红马甲?唉不穿了无所谓,就这样吧,先回座位上再说。

这,这怎么回事?虽然我不是那种喜欢套刻板印象的人,但我也没有能将外表和内在建立完整对应关系的能力。面前这两位,左边的这位学姐穿着红马甲,端坐在椅子上,严肃但又保留着微笑,就像一位老师一样。但右边这位?虽然这样也太不礼貌了,但,总觉得她像个高中生,不对是初中生?大大的眼睛,胖嘟嘟的小脸,编着高马尾,即使坐在椅子上也掩饰不了的可爱体型,这不就是一个纯纯的萌妹子嘛,而且她也没有穿红马甲,是旁边这位学姐的妹妹么?面试还能带着妹妹一起的么?

虽然上一秒这样的想法一闪而过,但下一秒我就恢复了冷静。怎么可能呢,坐在面向黑板的椅子上,只可能是这个部门的面试官,就算她看起来再可爱,在她开口之前一切猜测都只能是想象。

我习惯性的向两位先微鞠一躬。“学姐好,我是刘志毅。”

“那我们就开始吧,首先自我介绍一下吧。”

没想到是右边这位没有穿红马甲的先开口提问,但这也太可爱了,说话音调和语气完全符合外表气质。她说话的时候都会有酒窝,完全把我注意力吸引走,以至于耳和脑有点跟不上她的节奏,随之而来的连锁反应便是嘴更跟不上脑。

“啊,额,我是,刘志毅,今年18岁,是软件学院的,大一新生。”没想到一张可爱的娃娃脸就让我前天积累的面试经验荡然无存,突然觉得略有羞愧。

她,或者说她们二位,没有一位表现出我在英协面试时得到的客气宽容的态度,依然保持原表情和原语调继续进行着面试提问。我意识到了这点,在大脑内给了自己两耳光让自己清醒一下紧张起来。

“那么,你认为志愿者最重要的精神,或者说品质,应该是什么?”

诶?直接跳过了关于协会的问题吗?还是说改变提问的顺序来打乱我的记忆?无妨,既来之则安之,问什么答什么就是了。

“我认为责任心最重要。”

答完之后我犹豫了一下,想着会不会又有前天那样相同的问题。

“那,详细谈一谈吧。”

看来右边这位是主面试官。

“当然帮助他人的热诚也是重要的,毕竟是志愿者。但没有责任心的话,去做志愿工作做个一半丢在那,自己的评价都可以忽略不计,对于整个志愿者群体而言无疑相当于往脸上抹黑。降低了志愿者整体的评价,会让很多有责任心真正想做志愿工作的人蒙冤。”

“嗯,嗯,说的很好。”她点头表示肯定。我也松了一口气。每句话都是想到什么不过脑子直接脱口而出,虽然说得并不流畅,但看来效果还是很不错的。

“那么下一个问题。比如说,你和你的部长在工作上意见不合,发生了矛盾,你会怎么处理?”

这问题也够尖锐的,是在测试我的情商和交际能力,还是说在测试我有没有“反骨”?毕竟这种问题是我没有预料到的,但是想使用提问来缩小问题范围时,发现这个问题问得很严密,明确说明了是因为工作意见不合,没有办法问更细节的原因;“发生了矛盾”,说法准确到位,如果更深一层问是什么矛盾,会让面试官产生“你是想探探我的底线日后好避开吗?”的负面印象,如果回答“我一般不会和别人产生矛盾”,会给别人留下虚伪的第一印象。这里恐怕只能实话实说了。

“我觉得,先明确是谁的问题吧。如果是我的问题,我会做出让步,听取部长的意见;如果会是部长的问题,我会寻求其他部长的帮助,让他们帮忙劝劝这位部长。”

“也就是说,如果是部长的问题的话你会选择逃避吗?”

这个追问真的把我噎得不行。

“我觉得就算是部长的问题,直接从正面提出问题也是不礼貌不尊敬的。请其他的部长们帮忙劝一劝,我觉得不能称之为逃避问题,应该是从其他角度解决问题。”

两位似乎是点了点头表示肯定,不过右边这位几乎就不带停的,立刻问了第三个问题,就像她已经把一整套面试问题印进了她的大脑。

“你对发展研究部的认识,或者说理解是什么样的,或者说你觉得发展研究部是做什么工作的。”

回到协会的问题了么?但愿她不要再问这种会“一失足成千古恨”的问题了。

“发展研究部是负责协会活动策划的部门,主要工作对象是各个活动的策划案,主要负责的活动是素质拓展训练和百人生存挑战大赛。”本来想再补充几句,但是又不想显得我是完全按照提前给出来的标准答案背的。

“那么,你为什么想进发展研究部呢?”

报名之前,我隐约记得,我大概是因为高中有过几次策划的经历,虽然都是出去玩或者非正式的娱乐项目,但是觉得策划和设计活动很有趣。但更重要的原因,是什么来着?是不是因为当时军训的时候有个学姐来宣传校青协的时候,她对我特别的亲切,我的问题她没有嫌麻烦一个一个都给我详细地解答了。或许是因为这个原因?当时来宣传的所有学长学姐都穿着红马甲,我当时又是已经练了有两三个小时,意识实际上处于半迷离的状态,所以我确实不敢肯定那张脸,不过我当时肯定是好好道谢了的,这是我的习惯。

就算有这种经历,我也不能对号入座。

“我对策划活动很感兴趣。可能组织活动对我来说并没有那么容易,所以我想在幕后的话,我应该是比较合适的。”

“好的。那最后再问一个,”

我突然感觉很不对劲,这种气氛让我觉得似曾相识,总觉得她要问同样的问题。

“你报名的还有其他的社团或者组织吗?”

大概每个需要大一新生干活的组织和社团都要反复确认这个问题吧,为了让劳动力留在自己的掌握中。

“我还面试了英语协会,不过结果还没出。”

我完全能预判到她下来的问题,根本不用想,一定是那个致命二选一的问题。

“那,如果说你面试都过了的话,校青协这边和英协那边,优先级的话在你心里是怎么排的?”

果然,换汤不换药的提问。为了能通过,我只能回答一个会让英协的学长学姐听起来很渣的回答,当然现在是不会有除了校青协之外的其他学长学姐们的。

“我会优先考虑校青协这边的事。”

“好,希望你不要食言哦。”

这话乍一听有一种这场面试我稳过了的感觉,但细想就会发现我把我自己的后路给断了,她又顺手给加固了一下。未来一切都是未知数,如果真的发生了时间冲突的情况,就算英协的事更重要,因为这句话的原因我只能选择参加校青协的活动。我突然很慌,生怕自己入选的同时,恰好她们两位的记性也很好。

“我的记性可是非常好的哦。”

这刀补的我猝不及防。难不成在学生组织里工作一年下来都能拥有看穿人心的能力么?还是说我刚才的想法已经暴露在了脸上?

“好的好的,一定说到做到。”我只能悻悻地应付着,豆大的冷汗就快落下来了。

“那,我们之后会以短信形式通知你结果的。”

我机械式地起身并致谢。“谢谢学姐,学姐再见。”

“嗯,再见。后面还有没有面试发研的学弟学妹?快来面试吧。”

进入大学之后,我经常会在和不熟悉的人交谈之后反思自己的用词和语气是否得当。上一场英协面试之后没有进行这个流程是因为我真的被吓到了,走出十号楼之后人都是恍惚的,具体聊了什么也只能记个大概,只能回想起她们的脸以及那位学姐的气场。不过就这场来说,气氛要比上一场轻松得多。就算她们很严肃,我也没有感受到和她们的表现一样的强大气场,倒不如说其实是声如其人,两位都是非常温柔的人。我有没有在此期间说错什么话?有没有用错什么语气?大概没有吧。面对陌生的学长学姐时,我首先会对他们在某一领域内的地位进行判断;判断得出他们的地位很高后,我会摆出比见到一般的前辈时更诚恳的态度,说是私心也不差,目的都是为了和组织内的高层管理者打好关系,如果遇上什么事也不至于孤立无援;但是如果我第一眼觉得对方是值得我信赖的人-我很相信,或者说很大程度上只相信第一印象,以至于经常会发生日久见人心,让我会对其产生180°的态度反转的情况-我会以非常友好的态度接触对方,此时若对方报以同样友好的态度,我就会在心中的花名册上记上对方的名字。这个花名册上的名字即为我会特殊对待的人,亦是对我重要的人。我想把右边这位学姐的名字写入花名册,但是我既不知道她的名字,又不明白我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想法,很多时候都是感性占据了我的身体,理性往往只有在感性行动之后才能被用来评判感性的行动是否符合价值标准。我并不是想显得特立独行,但我不希望会有其他人是像我一样的行事风格。文明社会,还是理性主导更称景一些。

话说,她到底叫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