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羽神社。

此刻正是工作日午休的时候,神社里也没有参拜者,真寻自然是坐在屋子里无聊的翻着报纸,想要以此来打发一下时间。

而这个时候,在神社大门的不远处传来了一阵声响:

“……小妹妹,要不要来和叔叔们一起玩啊?看你这么可爱,我们会好好疼爱你的……”这句话的来源毫无疑问是从贫民区来墨竹区钓妹子的小混混。

从墨竹区建立起来的时候,贫民区就经常有地痞流氓过来钓妹子,可惜这么久了没一个成功的,被当场乱棍打死的倒是不少——至少根据墨竹区的规定,女孩子为了保护自己不被地痞流氓这样那样的时候,是可以把他们就地弄死而不需要承担任何责任的。

“……不想死的话就别挡我的路。”而这句萝莉音的来源似乎是某个女生——那么最有可能的说法就是今天的小混混们都是炼铜爱好者了。

“哦……?敬酒不吃吃罚酒是吧……”女生的话显然激怒了小混混,“那就让叔叔好好疼爱你一下吧……”是个人都知道从他嘴里说出来的字到底是什么污秽不堪的意思。

“真是的……该不会又是那群贫民区的地痞……”真寻顺手拿起了屋子门口工具箱里的扳手去了神社大门,想要帮女生解围——然而在去的路上,从相同的地方却传来了莫名的惨叫。

“嗯?怎么会有惨叫的声音?该不会是打起来了吧?”虽然真寻听到了传来的声音,不过真寻满脑子都是要去救那个女孩,没把惨叫声的事情放在心上,只是加快了去大门口的步伐。

但她来到神社大门的时候,眼前的景象震撼了她——一个白发兽耳的女孩子拿着剑站在血滩中央,而她身旁的贫民区地痞流氓则是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血流不止——结合刚才的声响,大概可以肯定女孩为了脱身而不得不杀死了他们。

似乎不愿看到如此血腥的场景,真寻微微低下了头,而在低头的瞬间看到了脚边不远处的一张静月之海的护照。她把那张护照捡起来翻看,只见上面的名字是——诺玛·林斯科特。

说起诺玛来幻想仙境的原因,则是为了躲避国民军的追捕——诺玛和家族住在静月之海的时候,她和青梅竹马的邻家人类男孩产生了感情。但正当两人做好准备打算按儿时的约定开始世界旅行的时候,人类男孩全家被林斯科特家族的族长以“异端剿灭”的借口杀害并最终分尸。

失去了对自己而言最重要的人,诺玛自然是悲痛欲绝。她一怒之下杀死了自己以外的全部家族成员,但这一幕被路过的居民看到并报案,诺玛无奈之下选择了逃跑——这之前顺便把目击者也灭口了。

长此以往,诺玛的日子过得很紧,时不时会被卷进这样那样的事件中,好在每次都能有惊无险地从中脱身。本人也是个我行我素的家伙,做事干净利落脆,对待妨碍自己的人绝不手软。渐渐地,从前在静月之海时的危机感,如今在她身上再也找不到了。

“原来如此……是从静月之海来的孩子啊……”真寻合上护照感叹着,突然感觉到有股莫名其妙的风吹来——她下意识地把扳手举了起来,只听一阵碰撞音——原来是扳手正好和诺玛的剑对上了。

“……音羽神社的巫女?”该说不愧是我行我素的音羽神社,连幻想仙境以外的诺玛都知道。大概是觉得有些失礼,她把手中的剑收了起来。

“看起来小巧玲珑的小女孩居然能干死一群萝莉控——看来我的担心是多余的。”真寻放下了拿着扳手的手,“你是从静月之海来的?”诺玛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真寻带着诺玛去到神社的阁楼,一路上诺玛一直都是话也不说头也不抬,而真寻见状也不忍心打破平静说些什么。两人就这样一言不发地走了短短的一段路,直到神社的阁楼。或许是觉得现在说什么都意义不大,真寻只是找了个空房间让诺玛好好休息,就又去忙自己的了——说起来紫色日出那几天,神社也会来很多人参拜,不提前准备好可不行,要不然到了那个时候要忙的事情可比现在还要多还要乱。

因为距离紫色日出只有不到两个星期的时间了。

……

追忆之海海边。

此刻正是晚饭时分,瞳美正坐在书桌前吃水煮鱼,这个时候薇薇安突然冲了进来:“瞳美你听说了吗——墨竹区和幽瞳新区的车站不知道谁进来抢劫了。”

“抢劫?”瞳美放下了手中的筷子,“你从哪儿听说的?”

“墨竹区那边是管理委员会发公告了,幽瞳新区那边是从凯瑟琳那里听来的,”薇薇安拿出了今天出版的报纸,“报纸上基本上都有写——现在两边的所有车站都暂时关闭了。”

“真是见鬼……”瞳美看着报纸上的报道,“距离紫色日出只有不到两个星期了,偏偏这个时候闹出这档子事……等找到了真凶一定要把他放在铁架子上面烤。至于游客……估计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法回去了。”

海伦镇长在紫色日出期间的管理一直以来都是极为严格的,至少最近几年都没发生过类似事件,但今年却发生了——如果不是幻想仙境以外的人所为的话,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当地的某些激进主义的居民故意造成了这起事件,自然也不能排除想要嫁祸给外来游客的可能性。

然而无论是薇薇安还是瞳美,一时半会儿都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毕竟事出突然,而且类似的事情以前也从未发生过。思考了一下之后,她们决定去找幻想仙境管理会的人帮忙。

一番准备之后,两人打车到了直辖区的管理会大楼。此刻正是饭点刚过的时候,大楼里的人也不多,不过因为管理会大楼是全天开放的,所以要找一两个值班的工作人员还是比较容易的。

大楼前的公园长椅上,一个看起来年幼的小女孩正拿着和之前薇薇安拿的一样的报纸:“从现场的照片看不像是外乡人所为……难道是本地住民干的?到底是图个啥啊……”

女孩的名字是埃莉丝·科菲——幻想仙境的副镇长。成熟的声音和外表给人的印象完全就是十几二十岁的JK,加上完全大人风格的脑回路和处事方式,初次接触的人几乎不会相信她只有9岁。因为没有上过学,所以很多东西完全只靠经验和第六感来判断,然而却很少出差错。

似乎是听到了什么脚步声,埃莉丝突然抬起了头——原来是瞳美和薇薇安走了过来:“啊,瞳美啊……来的正是时候,我刚好要找你呢。”

“车站抢劫的事情您也知道了?”薇薇安注意到了埃莉丝手头上的报纸。

埃莉丝合上了报纸:“芙拉雅娜车站和斯塔拉车站自老镇长时代建立起来就从没发生过抢劫,可偏偏今年发生了……虽然并不知道现场的具体情况,但我的第一感觉告诉我很可能是本地的种族主义住民干的。”

“本地住民……?”瞳美低下了头开始思考,“而且还是个激进种族主义者?那得是什么心理极度扭曲的变态啊……”

“我的意思你应该知道——我代表管理会正式委托你去查这件事,”埃莉丝拿出了盖好章的委托书递给了瞳美,“考虑到事件的突发性的复杂性,这份委托为无期限委托。”

瞳美接过了委托书,但脑子里还在尽全力列出所有可能的嫌疑者——既然不是外乡人干的好事,那么究竟是哪个本地人不讲武德来骗来偷袭有着100多年历史的芙拉雅娜车站和斯塔拉车站呢?

正当瞳美还莫得头绪的时候,薇薇安的目光注意到了不远处的一个行迹可疑的身影——有着一双猫耳朵、尾巴长长的女子。

“伊芙?”薇薇安叫住了不远处的女子,而女子看到薇薇安后却嗖的一声不见了,而当薇薇安反应过来的时候女子已经出现在她的身后:“我好恨啊~”

“尤娜啊……”埃莉丝似乎认识这只喵娘,“还是放不下你那什么都不缺就缺心眼的学生?”

喵娘正是尤娜·希斯——白雪安娜的最后一任魔法老师。安娜学成成为正式魔女后的没多久,由于担心其不能很好掌握所学,尤娜便瞒着安娜偷偷搬到了幻想仙境东北部的郊区住下至今。也正是为了不被安娜发现,特意把自己变成了猫娘的样子,至少到一个星期以前为止都还没被发现。

“那倒不是,”尤娜拿出了刚买的面包,“面包店房租到期清仓大甩卖,买了点回来而已。”

“清仓大甩卖不是服装店才会搞的事吗……”薇薇安回忆了一下以前在商业街买东西时所听到的喇叭声,“每次都说是店面到期最后几天全场买一送一,结果几个月以后再路过那里还在那喊店面到期最后几天全场买一送一……”

“嘛……那又怎样,对于我们这些买东西的人来说只要便宜就都可以不就好了,”几口下去尤娜就吃完了一个面包,“精打细算可是能证明自己是女孩子的重要证据之一啊,要不然你买东西都是随随便便买的?比如说几千万块钱买一张游戏王卡牌?”

“比起那个我更推崇便宜没好货好货不便宜,”薇薇安没好气的说道,“价值决定价格,价值高的东西贵点那是情有可原也天经地义的——你也不看看9块9包邮的盗版游戏手机是个什么玩意……”

瞳美则没有说话,仍然只是在思考嫌疑者的事情。

……

椎名家府邸。

“虹羽啊,下午茶的菜单决定好了吗?”鸣野凪子走进了厨房,看到料理女仆早见虹羽还在忙着做点心,“下午茶的时间快到了,小姐说菜单还没看到。”

“啊?我不是老早就叫手下的小女仆送过去了吗?”虹羽惊讶地回过头,“这家伙到底在搞什么飞机啊……”

椎名咪玉家的料理女仆早见虹羽,今年已经30岁了,但却有着十八九岁的容颜——很多人都问她是如何保养的这么好的,不过她一概不回答。因为父母都属于比较强势的类型,所以性格十分随和,但是一旦认准了某些事,她就会非常较真甚至固执,不过总体上还是略偏保守。

正当虹羽准备重新列出下午茶菜单的时候,负责传话的小女仆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您之前说的那个白长直的女孩子她出现了!”

虹羽一愣,几秒钟之后才想起来了以前的事情——虹羽12岁的时候,居住的村庄遭到了牛头人军队的袭击——那次袭击中丧生的平民百姓有不少,而虹羽却因为被一位路过的女子所救才得以幸存。而关于那位女子的特征,她只记得有着白色的长直发、欧派很大、头发后面有蝴蝶结这三个特征。但即便如此,她依然发誓一定要再找到那个曾救过自己的女子。

实际上从时间和空间来看,那个女子毫无疑问就是当时正在躲避追杀的克里斯汀·罗森塔尔——不过对于当时的虹羽来说,她就是个路过的旅行者罢了。

又过了半分钟,虹羽才缓缓问道:“她现在……在哪里?”

“这个点了估计已经走了吧……”小女仆想了想,“毕竟我看到她的时候她也只是刚好路过而已……”

虹羽刚打算说点什么,凪子打断了话题:“所以你就是因为这件事——才忘了把下午茶的菜单送到小姐那里的?”

“啊……”小女仆这才想起来了虹羽先前叫她去做的事,“抱歉……”只是鞠了个躬之后,小女仆又去到了咪玉的房间。

望着小女仆远去的身影,凪子叹了口气,而虹羽却还沉浸在刚才所想到的回忆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