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里妈蛋糕屋。

“说起来耳机这东西真的是消耗品呢……”菜菜一手喝着果汁,一手敲着笔记本电脑的键盘。

“耳机又坏了?”菜菜的对面,淡野美妙子正吃着蛋糕,“我没记错的话那个好像很贵的吧……”

淡野美妙子——住在富人区的大小姐,但却从来没有上过学,从小到大靠的都是奶奶的教育。可惜奶奶只教了她为人处世的方法,这也让美妙子情商颇高但智商却是个负数,很多时候甚至连一般的常识都不懂。

“是啊……”菜菜点点头,“这几年我的收入已经越来越少了,就算我每个月的收入也只够一日三餐还有水电费……”

听到菜菜的这句话,美妙子顿时就沉默了。虽然她知道菜菜这几年的生活肯定并不如意,但是却怎么也没有想到她会过的这么惨。美妙子想了想,从包里一众的卡里拿出了一张银行卡:“要不这个给你吧,反正这些钱放着也是放着,我也没必要浪费了,还是送给你吧。”

听到美妙子这么一说,菜菜赶紧摆摆手:“别别别,这个我真心的不能要,要是收下你的钱了,那我以后就没有办法做人了!”

“没事的,对你来说是七位数,对我家而言不过是一根手指头而已……”美妙子说完将卡递到了菜菜的面前。

菜菜见状,只得接过了银行卡:“那谢谢了……”

“你跟我客气什么……”美妙子笑呵呵的说着,然后继续问道,“话说……姐姐托我问问你……有没有唱见复出的计划?”美妙子的姐姐就是淡野晴——奶奶去世后晴就负责了美妙子的饮食起居。然而晴对美妙子实在是过于严格,这也让美妙子觉得住在家里毫无任何自由可言。

“没有。”菜菜摇摇头,“而且以后也不会有。”

美妙子闻言点点头。她其实早就猜测到了,毕竟菜菜当年经历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且不堪回首。就算她真的想要复出,她自己也都不会原谅自己。

此刻正是午休的时候,蛋糕屋里的人也不多,所以她们两个也不担心被别人听到什么。

“说起来……新的Neets Studio就是比三年前买的音质好很多啊……”菜菜回到了耳机的话题上。

“EarthPods它不香吗?”美妙子不以为然,“毕竟可是全球最顶级的智能化耳机之一哦。”

“得了吧……那玩意我都不知道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喜欢买……”菜菜连连摇头,“EarthPods感觉就是智商税——随便加个几百块钱能买到很好的Caylion入耳式了。”

“我也没有打算买它。”美妙子摇摇头,“只不过想买的人有很多罢了。我对入耳式可是很不感冒——主要是塞上以后感觉很堵。”

“我一般用头戴式。”菜菜笑嘻嘻的说着,“你要不要试试?我保证你会很喜欢。”

“我才不要呢!”美妙子撇撇嘴。

菜菜闻言也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这种高科技产品的确不适合普通人类使用。

……

音羽神社。

“什么嘛……居然推荐我去选举民众大会主席……”真寻看了看自己手中的推荐信,不由得叹了口气——自己不过是一介巫女而已,选这玩意有何用?有这时间不如回去好好睡上一觉算了。

“唉?”听到真寻的话,旁边的歌铃露出了疑惑的表情,“这不好吗?为什么你会感到失望啊?”

真寻苦笑着摇摇头:“你应该知道我不可能选上的吧?我只不过是普通的神社巫女而已,就这么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身份还选这个……我觉得墨竹区的管理委员会是在开玩笑吧?难道说这是这帮人故意针对我吗?”

歌铃点点头:“我知道,这些我都知道啊……我就问你,万一你选上了呢?你到时候准备怎么办?”

“别万一了,”真寻拿蝙蝠扇敲了下歌铃的头,“万一我真的选上了,那我肯定会找机会逃掉,到时候我还是做回我的巫女,然后过和以前一样的生活——至于民众大会主席?狗都不当!”

“哈哈,”歌铃忍俊不禁的拍了下真寻的肩膀,“这确实是你会做的事情呢——我也在想,万一你要真的选上了,那你到时候肯定是公务缠身,以后我就少了一个可以捉弄的对象了。”

“好啦,现在说这些有意义吗?还是先把推荐信交回去吧。”真寻拿起推荐信,向着神社外走去——而就在这个时候,真寻突然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危险。

“不对劲!”真寻脸色微变,她的直觉告诉她危险正在向着她逼近,但是到底是谁?为什么会给自己这种危险的感觉呢?

歌铃也发现了真寻的异样:“发生什么事了?”

真寻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在脑海之中思考着——这股危险的气息应该不属于任何外部势力的,但却让她感觉到了害怕,难道说北部边境的异种又复活了?如果真的复活了的话,那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真寻最终决定暂且不理睬这件事,毕竟她也没什么第一手证据。如是想着,真寻便转身准备回神社后院。而就在此时,她发现自己的肩膀被人抓住了,真寻心中一惊,立即拿起随身带着的蝙蝠扇向抓住自己肩膀的东西猛地敲了一下。

“哎呦喂,好痛好痛,”估计是被打得痛得要命,宫水静香揉了揉自己的头,不满的叫唤着,“这里又不是北部边境,我不过就是想跟你打声招呼而已,你干嘛用武器攻击我啊……”

静香的语气有些委屈,而且这委屈的语气让真寻听了之后有些心软,她连忙将手中的蝙蝠扇收起来,放低了声音说道:“抱歉啊,不过,我真的不知道是你……”

宫水静香——出生于银行世家的大小姐,然而这么多年了外表看起来依旧像个小萝莉。性格严肃认真,不过偶尔也有意外萌的一面。不仅如此,她还是个重氪玩家,手机上存了十多个游戏,每个都氪了上百万。但即便如此宫水家的日常生活并未因此受到影响,不禁让人怀疑她家是不是比大家想象的还要有钱……

“今天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我只不过是因为马上要家庭旅行了来神社祈求下旅行一路顺风而已,结果居然会遇到这样的事情,我真怀疑自己的运气是不是背到了极点……”说着,静香不停的揉搓着自己的头,仿佛在减轻自己的痛苦一般。

真寻无奈的看着她:“抱歉……我也没有料到是来参拜的客人。”说罢,真寻便领着静香来到了神社前,按平日参拜的流程进行着。

“愿神明保佑——家庭旅行一路顺风,家人一切安康……”静香双眼微闭,嘴角含笑,似乎在学着真寻的样子祷告一般,不过这个祷告也就仅限于此而已。说罢,静香往塞钱箱里投了四叠纸币。

“话说……你们家是准备去哪儿旅游啊?”歌铃突然问道,“我至今为止好像还没出去旅游过呢……”

“星思之都,”静香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旅游手册,“你看看这个手册,上面都是有详细介绍的。星思之都有许多著名的景观、美食,还有享誉内外的卡利亚纳古文化。”

看着眼前的旅游资料手册,歌铃眼睛都亮了起来:“哇,这就是星思之都……真的好漂亮啊!”

“嗯,”静香点了点头,“星思之都可以说是这片大陆上最大的疆域了,它的面积足有1150万平方公里,而且其中还包括了600多个大型的港口与城市,其繁华程度甚至可以媲美几百年前思娜女王时期的莉娅王国,所以这里绝对可以算的上是顶级旅游胜地之一了。而星思之都最具盛名的原因,是因为它的建筑物、商品和服饰都是以星光为主色调的。”

歌铃听了静香的介绍之后,脸上满是羡慕之情:“幻想仙境的疆域面积算上追忆之海部分是775万平方公里,内陆的卡斯娜拉疆域也才900万平方公里不到啊……能去这么大的地方玩一次,就是死也值了啊!”

“呵呵,你要是想去的话你也可以啊!”真寻轻笑了一声,“自己买张飞机票飞过去不就好了?”

“切!”歌铃撇了撇嘴,“旧城区遗留下来的事情还有一堆等着我去处理呢,再说了我也不是说去旅游就可以去旅游的啊。”说着,歌铃又拿起手册翻阅起来。

……

商业街的手工工坊。

“这样就好了,”小梅把最后一个零部件安在了凛央奈的后背上,“说起来……到底是怎么样才能把主板撞成两半的啊……”

“我哪知道对面刚好是辆满载货物的货车啊……”凛央奈撇了撇嘴,“我只是正常骑着自行车行驶在非机动车道上而已。”

“呃,”小梅无语的挠了挠脸颊,“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就算是把这些零件安装好了也不可能机体重新运作吧?”

凛央奈点了点头:“嗯,所以我也很奇怪啊……我的机体是落后了几十年的老式主机,正常来讲遇到特别强烈的碰撞,别说主板了,整个机体都要粉身碎骨吧……”

小梅看了一眼凛央奈——虽然说凛央奈这家伙平时有些懒散,但是平日里从她身上根本看不出有任何硬盘寿命耗尽或是CPU超负荷的迹象,看起来一直都像是刚崭新出厂的机器人的样子。

“那个,你确定在我帮你改造过之后,没再用过什么高科技的东西改造过自己的机体吗?”

凛央奈翻了个白眼:“你想的美——就算我能联网查找需要的驱动程序,我用什么硬件来改造我自己的机体啊?再说了,我这种老式主机需要跟风改造成那些新型号机器人的样子吗?”

“那倒也是哦……”小梅挠了挠后脑勺,随即又摇了摇头,“不过不管怎样,我还是要先帮你重新检测一下才行,万一你现在所使用的硬件有不兼容的情况出现呢——”

“你烦死了……”凛央奈没好气的瞪了一眼小梅,“我都跟你说了问题不大的,再说了我现在的操作系统和驱动程序也都没有任何问题!”

“好吧好吧,”小梅耸了耸肩,“不过我总是担心你出现一些什么意外嘛,毕竟你现在所用的软件和程序都不同于你刚出厂的时候,所以还是需要谨慎一些,要不然到时候死机了那就不得不重装新系统了。”

凛央奈点了点头,没有再继续争论这个话题了,而是把目光转向了远处,看着工坊对面人头攒动的购物中心,眼中闪过一丝异色:“小梅——话说……你是不是有个姐姐?”

小梅疑惑的看着凛央奈:“为什么突然问这个啊?”

“就是刚才那个……那个……”凛央奈挠了挠头,“你是不是有个叫做樱庭蓝子的姐姐?”

“没错啊,我姐姐叫樱庭蓝子,”小梅点了点头,可没过多久就又把头低下去了,“不过她已经……”

“已经什么?”凛央奈紧追着问道。

“已经……去世了……”小梅咬住嘴唇,声音低沉。

“去世了?”

“嗯,是的。”小梅抬起头,“是在她十五岁生日的时候……”

凛央奈张了张口,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但是她还是说道:“那你知道她是怎么去世的吗?”

“我去问过她,我问她那个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告诉我她是自杀的……”小梅的泪水顺着脸颊流淌下来,“我问她是谁害的她自杀,她却只说是她自己的错误,她不应该做那样的事情……然后她就离开了……”

“自杀?”凛央奈的表情像是CPU占用一下子升高了一般,“人都死了,你怎么去问的她啊?托梦吗?”

“知道追忆之海海底那只叫做沃·兹基·梭德的海怪吗?”小梅突然反问道。

“当然了。”凛央奈点了点头,“我知道这个东西——那东西只有在夜晚才会浮到海面上来透透气……怎么了?”

“那只海怪……就是我姐姐。”小梅抬起头来,泪水依旧在脸上肆虐,“她说是当年她自己犯下的错误,所以才选择了自杀。”

凛央奈的眼睛睁大了许多,她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但是看着小梅哭泣的模样,却不得不接受现实:“你姐姐死后……化作了海怪?!怎么会这样呢?难道当年因为她太在乎别人所以才会自杀这件事情,是那只海怪告诉你的吗?”

小梅吸了吸鼻涕,点了点头:“她说那是她一生最痛苦的记忆,所以才不愿意回想起来,但是如果不回想起来,那些记忆就会永远缠绕着她,让她不快乐。我知道她肯定是不甘心自己就这样结束自己做为人类的生命的……”

凛央奈深吸了口气,她感觉自己的SSD硬盘和内存条有点堵得慌。凛央奈不知道小梅的姐姐是怎样的一个人,也不知道当年她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选择,但是看着现在的小梅的模样,凛央奈就忍不住想要抱住她——她只想要让这时候的小梅变回原先那个乐观开朗的少女,而不是在悲伤与绝望中继续挣扎。

“好了,”凛央奈微笑着拍了拍小梅的肩膀,“别哭了,你哭起来真丑,赶快擦干净眼泪,不然一会儿就更丑了……”

“喂喂,你才丑,”小梅嘟囔着嘴,“我只不过是有点感触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