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里妈蛋糕屋。

按照先前所说的那样,千夏、小梅、一花和亚里沙在这里举行了学力测验前的最后一次考前复习会——而这个时候学力测验的具体考试科目也已经公布了一段时间,离学历测验开始也没剩多少时间了。

“怎么样?有信心吗?”亚里沙一边吃着蛋糕一边问道。

“还好吧!应该可以合格的!”小梅有点底气不足的回答道,"不过,今年的科目是不是也太夸张了,居然还有大鸟转转转和麻辣烫拉花,这也太不公平了,再怎么着也得弄些一般人都能理解的科目吧!”

“毕竟是幻想仙境的学力测验,一般人本来就是没法理解的!”千夏喝着咖啡说道,“但是,这也只能怪镇长手下那帮管学力测验的家伙太厉害了,居然连这样碳基生物都想不出来的测试科目和范围都能想到,而且还能把题目出得一般人都能看得懂,真是佩服。”

“打扰了,”糖歌拿着牛奶从蛋糕屋里出来了,“河里妈蛋糕屋的新品巨乳牛奶,店长说是喝一杯今天就可以不用吃三餐了。”说罢,她把牛奶一杯一杯递到大家面前。

“有心了,”一花似乎对吃吃喝喝不感兴趣,仍然只是在自顾自的刷题,“说起来……你的脚伤怎么样了?之前听说你打工的时候把脚扭到了。”

“没什么大碍了,”糖歌摇了摇头说道,“就是走路的时候有点疼,但是没关系的,已经不影响行动了。”

“没事就好,”一花心里的石头算是放下了,“你的身体状况一直都比较弱,所以一定要注意。”

“那个……有个问题我想问一下,”小梅突然放下了笔,“无论是一花也好,一月也罢,秋叶姐也罢,她们来到这里都有自己的理由……我很好奇夏叶当初是什么原因来到这里的?”

千夏一愣,看着糖歌。她知道糖歌的性格——她不像自己、亚里沙还有伊芙那样,不需要去隐藏自己内心深处的想法,这一点从她用叶月夏叶这个假的名字来称呼自己就可见一斑了。

“天界的生活……真的开心吗……”糖歌望了望店里的天花板,丢下了这一句话之后,就回到厨房里继续忙活了。

亚里沙一脸的惊讶,看向一花:“说起来……你认识夏叶吗?我从来没有见过她跟其他人说话,我也不是很熟悉她的情况。”

一花依旧头也不抬:“当然认识了,当年她进入天界成为天使的时候,我就已经在那里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后来从那里逃了出去。一月和我先后都曾经去问过,但她看起来像是在有意回避这些问题的样子……”

亚里沙听了这话也陷入了沉默中,虽然这段历史她从来都没有听一花和一月提起过,但是她能感受到糖歌当时在天界时的心情一定非常难过。

“好了好了……”千夏打断了话题,“比起这些还是复习吧,复习……”

……

音羽神社。

此刻正是午休的时候,神社里也没什么人,真寻则是在打扫着神社的庭院——虽然在她看来,庭院里多一些落叶才显得更有意境。

“真寻酱~”正当真寻准备稍微休息一下的时候,濑名歌铃出现在了神社的门口,“之前跟你说的下周五的恐怖故事会你来吗?”

“啊,那个恐怖故事会啊……我倒是无所谓,我去就好,反正很长一段时间里神社也没什么需要打理的事情,”真寻转过身子说道,“其他人也会来吗?”

“呀……怎么说呢……”歌铃挠了挠头,“其实我拜托了椎名家的女仆长凪子小姐,让她帮我找点人来凑人数——所以到时候可能都是些你不认识的家伙。故事会的地点也换地方了——就在椎名家。”

“这样啊……”听到这里真寻低下了头,“可是,我不太擅长跟富人区的人家交流啊……如果到时候给人添麻烦了就不太好了——毕竟人家是大户人家……”

“哈?!”真寻的话在歌铃看来完全就是梦话,“真寻酱可是神社的巫女啊!大祭的时候可是接待了不少的客人的啊!怎么可能不懂得跟人交流的方法啊!”

“呃,可是我……”真寻有点语塞,她确实是不太擅长跟富人区的有钱人打交道,而且她对于那些高高在上的人们还抱有很强烈的敬畏心理。

“算了,”歌铃摆摆手,“你也别担心啦,我跟你保证到时候一定把你介绍给大家。不行的话我就找菜菜和春瑚去参加。不过到时候我希望你可以去。”

“好吧……”真寻勉强答应了,虽然不太清楚歌铃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她也知道自己只要照做便可以了,至于其中到底有什么原因就不关她的事了,“既然是你让凪子小姐找人去的,那就由你安排好了……”

“放心好了,我肯定会给你一个好印象的!”歌铃说着就出了神社大门,“那我先去找凪子小姐咯……”

望着歌铃远去的背影,真寻回想起了以前参加恐怖故事会时候的样子——她本人可是对付恐怖系的大苦手,每次歌铃还没讲到最恐怖部分的时候,真寻就已经拿着御币唱了不下十几遍诵祝词了。

而歌铃则是一个比较爱玩的人,她的爱好甚至比某娱乐玩家还要多——无论是讲恐怖故事还是做章鱼烧还是其他云云。

不过,歌铃其实也有非常少女的爱好——喜欢玩娃娃,给她们换衣服和饰品。因为看起来不像会有这种爱好的类型,她似乎对此很害羞,一直瞒着周围的人。某次女子会上她拿出了自己的珍藏——就是她拥有的第一个娃娃,当时她还说以后要介绍其他娃娃给别人。

但实际上,她的内心却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

想着想着,真寻就笑了。不管怎么说,能够在这里结交到自己的知音,并且还是一个很可爱很单纯的人,还是很令人高兴的事情。

这也算是她做巫女以来,第一个值得庆贺的事情了吧。

……

椎名家府邸。

凪子看了看管家拍的照片:“虽说还是有些恍惚,不过舞会能就此无事开始无事结束也算是了却了一个心结……”

“对吧对吧,”管家点了点头,“其实我觉得凪子小姐即使不在这里做女仆长,在其他的地方也一样能够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

凪子和管家在回忆昨晚的舞会的时候,咪玉却在一旁泡起了玫瑰花茶——对于喝不来咖啡的她而言,花茶和草本茶是最好的替代物,不仅有着咖啡所没有的各种特别的功效,还能让人有身心治愈的感觉,这可是住在平民区的一般住民所难以体验到的。顺带一提,我们的大小姐还获得了一级茶艺师的证书。

“我倒不是担心那些……”凪子叹了口气,“我只是不希望在莉娅王国浪费人生罢了……”

“瓦尔莉莉高原的玫瑰花泡出来的茶,”管家刚想说些什么,咪玉端着泡好的茶走到了桌前,“以前从来没有见到过那里的玫瑰花,也不知道泡出来的东西味道如何……"

凪子立刻上去帮忙把茶水放到了桌上:“茶香扑鼻啊,真的好香……刚才在和管家大叔聊天的时候就已经能闻到香气了……”

“是吗……”管家也闻了闻,“确实啊,闻了闻还挺不错的……”

“毕竟不是随便的花店卖的茶叶。”咪玉只是笑了笑,“不过我说你们两个啊,偶尔也可以试着喝点茶。花茶和草本茶不但能治疗精神疾病和身心上的伤痛,还能增强体质呢,而且有些品种的茶喝了还有一些奇异的功效呢。”

“真的有那么神奇?”凪子惊讶地问着,随手拿起了一杯玫瑰花茶,“管家大叔,你尝一下?”

“我还是算了……”管家摇了摇头,“我对这玩意儿可是过敏……以前喝百合花茶的时候,没喝半杯就已经全身不遂了,当时可是住院住了四个多月……”

“全身不遂?”管家的话对于凪子而言还是有些难以理解,“一般不都是半身不遂吗?”

“一天之内得了两次半身不遂,”管家扶了扶眼镜,“当时可是吓坏了医生,我这也算是命大,要不然早就挂了。”

听到管家的话,咪玉顿时哈哈大笑,不断地用手揉着肚子。

“小姐你怎么这么幸灾乐祸?!”管家狠狠地瞪了咪玉一眼,“老爷和夫人要是还在的话,估计早就把你狠狠骂一顿了吧……”

“不过这也算不上幸灾乐祸,”咪玉捂着自己的嘴巴,“这么多年了,我们也是很熟悉彼此了,所以才没有太多的防备,要知道小时候我在您面前可是连话也不敢讲的。”

“呵呵呵……”管家也跟着笑了笑,“我也是啊。不过现在不一样了,我们都是成年人了,而且也没有了小时候那么害怕了,某种程度上来说我现在是越活越年轻了呢……”

咪玉和管家还在互相打趣的时候,凪子拿着茶杯,眼睛却在望着窗外。她的脑海里全是以前在莉娅王国的时候所遭遇的种种不堪回首的回忆,某种意义上来讲,如果当初她没有选择离开那里,或许早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吧。虽然现在也只是在大户人家的家里做个女仆长,但至少还是能够继续享受那份不被莫名之人打扰的生活,比起以前的生活,已经不知道幸福了多少倍。

“小姐,”正当咪玉和管家还在聊天、凪子还在发呆的时候,房间的门吱呀一声开了——负责做饭的女仆走了进来,“小姐,下午茶的时间到了,请问今天准备喝点什么?”

“嗯?”咪玉看了看墙上的钟表——现在才刚过下午两点,“可是现在还没到下午茶的时间啊……”

“哦,因为今天是星期五,所以提前了一个小时开始准备。”女仆说着,“下午茶的菜单我会尽快准备好送到小姐房间里,请问小姐想要吃点什么呢?”

“茶水就免了——毕竟刚刚我就泡好了,你让她们弄点点心就好,”咪玉摆了摆手,又转过头望向管家和女仆长,“机会难得,你们两个要不要也吃点点心?”

“诶?!啊……”凪子被咪玉的声音打断了思绪,“啊,好啊,好久没有吃点心了呢……”

“也好,”管家答应着,看向了那个女仆,“你先出去吧,我和小姐有话要谈。”

“是。”女仆鞠躬退出了门外,随手关上了房门。

……

距离商业街不远的恒田公园。

“哈姆……”亚梦一边吃着白巧克力蛋糕,一边摸着伊芙的头,“小猫咪……一整个下午有你陪着真的是太好了……”

“喵……”尽管亚梦看起来心情特别好,但伊芙却是一副千夏欠了自己五百万的样子,“那个倒霉催的家伙!自己去吃蛋糕了就把我丢在这里了!这个仇我记下了……”

“嗯,记下就记下吧,大不了等她回来的时候你闹腾一下嘛!”亚梦摸了摸伊芙的耳朵,看着手中的蛋糕,突然发现了一个问题——自己好像忘了点奶茶了!吃蛋糕怎么能没有奶茶之类的饮料呢?

“说起来最近新出的奶茶都不怎么样啊……喝点什么好呢……”亚梦开始思考要喝什么样的奶茶,想了一会儿之后却又开始想要喝什么样的咖啡了,“算了,还是喝点咖啡吧……我最爱喝的就是卡布奇诺了,那种味道……”

“哈!卡布奇诺?!”听到亚梦说的话,伊芙突然眼睛亮了亮,“这个可以!我要蓝山咖啡!”

“蓝山咖啡?!”亚梦听到伊芙说的话,突然觉得这个名字有点熟悉,于是仔细想了想,终于想到了——自己以前在浮月之城的时候经常喝蓝山咖啡,但是来到幻想仙境之后她就发誓自己绝对不要再喝咖啡了,所以最近都只喝奶茶和果汁。但蓝山咖啡可不是什么便宜货色,一般人买不起,但如果是亚梦的话,还是能够喝得起的。而且以前在浮月之城也不知道买过多少次蓝山咖啡了,她也不怕喝不起。

“那我就喝蓝山咖啡!”说完亚梦走向距离公园不远的咖啡店,“您好,给我来两杯蓝山咖啡!”

没过多久,亚梦拿着两杯蓝山咖啡从咖啡店里出来了。“伊芙!”亚梦把其中一杯蓝山咖啡递给了伊芙。

伊芙接过咖啡,小脸顿时露出了满足的神色:“哇!还是蓝山咖啡好喝啊!”

“嗯!”亚梦微笑的看着伊芙,看的出来亚梦是很喜欢伊芙的,毕竟两个人相处了一段时间之后也渐渐产生了感情。

伊芙喝着蓝山咖啡,突然抬起头看着亚梦:“说起来……浮月之城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啊……”

亚梦没有回答,而是低下了头。

“喂!”伊芙见亚梦不回答自己,于是推了亚梦一把,“喂,我在跟你说话呢!”

亚梦依旧沉默着。

“喂!喂!!!!”伊芙使劲的晃悠着亚梦,“你在想什么呢!”

“没,没有啊!”被伊芙晃的亚梦终于回答了伊芙的提问,“只是在想一些别的事情罢了。”

“是吗?”伊芙狐疑的看了亚梦一眼,“真的没什么吗?”

“当然没有!”亚梦斩钉截铁的回答道。

“好吧!既然你不愿意说就算了!”伊芙刚拿起咖啡,却注意到了远处一个蓝色双马尾的少女,不过等到伊芙准备仔细看的时候她就已经不见了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