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白空间中,一个男人从传送口里走出。

男人看起来大概二十多岁的年纪,脸上若有若无地浮现着温和的微笑。他身上穿着运动T恤和短裤,外套系在腰上,棕色的头发被蓝色的发带箍得朝天冲去。

他的面前,是南风原见到过的那个由一黑一白两个泡泡组合成的梦境。

“怎么样?”

和蓝紫色战士对话过的少女的声音凭空在他耳边响起。

“情况果然复杂……潘多拉移动到这边了。”

男人边说边把手伸向了透明的梦境。

“我先仔细看看他吧。”

说完,男人就被梦境拽了进去,里面的场景正是南风原之前梦到的公园。男人看了看周围,闭上了眼睛,似乎是在感受了什么。片刻之后,他长出一口气,眼睛也缓缓睁开。

“并不适合做梦境战士……不过目前来看问题应该还不算太大。”

“就是说,不会破坏秩序么?”

“不……只是目前看而已。”

男人说着,抬头朝左边的天空看去。从外面能看到的黑色泡泡在这里也露出了自己的一角,在空中显现出了不容易被发现的一个黑点。

“那里也看看好了。”

……………………………………………………………………………………………………

“嗯……”

南风原不情愿地在床上睁开眼睛,伸手关掉手机上烦人的闹钟,起床走进洗手间。

凉水冲到脸上,南风原的意识逐渐清醒,昨晚的梦也浮出了脑海。

“可惜都是梦啊……”

一时间,他开始怀念起梦里的少女,还有驱动器和变身之类的东西来。而下一刻,他看向镜子里自己的眼神就瞪大了——

那个叫梦境驱动器的奇怪铜黄色盒子正挂在他的腰上。

“没想到终究撑不住,开始犯精神病了么?”

南风原调侃着把手伸向腰间,结果手上的感觉却相当实在。

“这……这是实物!?”

双手把整个腰带都摸索了一遍,这东西完全就是真实存在的。

南风原双手抓头,靠在了门上,对自己精神病的猜想开始从玩笑变成一种确确实实的焦虑。

而在身体碰到门之后,又有奇怪的事情被南风原察觉到了——他的后腰直接接触到了门上,按理讲应该是有那条腰带隔着才对。

带着疑惑,南风原转过身,用更显眼的驱动器本体靠近卫生间的门,驱动器很直接地就穿了模一样,以虚体的方式穿过了门。

伸手去敲两下,驱动器依旧是实体,但是一旦和自己以外的东西接触就会直接穿过去。甚至在驱动器和门重叠的时候,南风原还是能摸到驱动器。

“啊……OK,没问题的,就算幻觉这么严重我也没问题的……”

南风原一阵头大,走出卫生间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

“所以说,这个东西能变身么?”

南风原看了看腰上的驱动器,颤抖着伸手扭动了上面的发条——

“吱嘎……吱嘎……”

驱动器的内部传来了清晰无比的声音。

就在南风原停下手准备去按另一侧的按钮的时候,一阵困意突如其来地袭击了他的意识,南风原身体支撑不住地倾斜,朝沙发的一边躺倒下去。

再次睁眼,面前出现的正是昨晚梦中的公园,意识也是如同昨晚一样不像是在梦中那样的清醒。

神秘的少女这次换了一身装扮,头上的饰带换成了白色,身上穿着黑色的风衣和白色的衬衫,优美的双腿上套着黑色的裤袜。此时她正坐在长椅上,把一条腿收上来踩在椅面上,伸手系黑色长靴上的鞋带。

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白色的T恤和灰色的长裤,和在家里的打扮并不一样。

这些到底是幻觉还是别的什么?

“呃……?”

南风原走到少女面前,不知道从哪问起好。

“?”

少女把踩在椅子上的脚放了下去,抬起头,一副“怎么还有想问的”的模样。

“所以昨晚那些,都是真的?”

“……”

少女面无表情地眨眨眼睛。

“然后这个真的是什么梦境驱动器,它会让我睡着?”

“在现实启动的话,它会让你强制睡眠,这是以前叫做Dream的战士使用过的,现在你也是Dream了。”

“嘶……”

一时间接受不能的南风原捂着脸吸了口气。

“呦,你就是南风原君么?”

突然,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南风原放下手转身看去,只见一个休闲运动打扮的男子正背着手站在不远处看着自己。他的声音听起来有种和蔼大叔的感觉,刚才只听到声音的时候,南风原完全想不到,叫自己的是一个看起来相当年轻的人。

“啊,是。”

男人走过来,和南风原握了握手,脸上带着让人安心的微笑。

“不知道你的驱动器是从哪来的呢?”

“是她给——”

南风原转身想去指长椅上的少女,但少女已经不知所踪,环顾四周都找不到她的影子。

“奇怪,刚才还在这坐着……”

“嗯……所以你并不知道关于梦境空间,还有梦境驱动器的事么?”

“昨天晚上突然就拿到了这个,然后去和一个蜘蛛打……”

“这样啊……”

男子点了点头,接着伸出右手,在两人身边打开了一个传送口。

“现在能跟我过来么?我来和你解释一下这些事情。”

“呃,哦。”

南风原点点头,跟着男子穿过传送口,来到了另一个空间中。

这里只有一间教室大小,空间里的每一个面都发出了淡蓝色的光,把空间内部照得相当明亮,一个个半透明的全息屏幕漂浮在各个地方。

除了这些之外,空间里还有几个白色的升降座椅,其中两个上面正坐着一男一女。两人看起来和南风原一样,都只有十来岁的样子。男的有着一头棕红色的头发,身穿深灰色的风衣,里面是红色的西服,下面穿着配套的长裤。一条银白色的金属链子一头连在西服的一个纽扣上,另一头拴在了风衣上面,挂在他身上充当着迷之装饰。

女的那个有着扎成马尾的浅蓝色头发,上面别着几个金色的发卡,身上则穿着常见的蓝色的女式水手服,腿上裹着白色的过膝袜。

“这就是南风原君么?”

水手服少女活泼地笑着站起身走到南风原两人旁边,接着又转身走到还坐在升降椅上的少年旁边:

“哥哥真是的,要打招呼啊!”

“啊!不好意思。”

少年站起身,像是刚反应过来,然后夸张过头地鞠了一躬。

“我叫相川,那个男孩是矢,另一个是他的妹妹咲,我们是梦境空间的管理者。”

“管理者?”

“嗯,南风原君,你知道人类的思维有多强大的力量么?”

“不……不清楚。”

南风原被问得一头雾水。

“你现在所在的世界,正是由人类的思想活动所释放的力量凝聚成的空间,我们叫它梦境空间。全人类的精神世界都以泡泡一样的实体形态存在于这里,我们也把它们叫梦境,我想你已经见过了吧?”

“啊,是见过了。”

“事实上,梦境空间从人类还在原始部落的时期就已经形成了。而且人类思想活动的力量还远不止于此,梦境空间能不时地连接到时间和空间的裂缝,它们出现在人类的梦境旁边时,那个人就会做预知梦或者梦见平行世界的自己。但是人类的梦境是经受不住它们长时间的能量释放的,所以自从梦境空间诞生之初也有了最初的管理者,我们负责关闭那些裂缝,防止人类受其影响。而平时我们就呆在这个管理者空间里。”

“哦……不过这里还真是,”听过相川的介绍,南风原再看这个充满了科技感的空间,总感觉有种违和感,“太科幻了一点?”

“事实上,管理者会随着人类时代的更替而更替,管理者空间也是一样,算上我们一共有四代管理者,”相川一边说一边拉过一个屏幕,“原始时代、封建时代和工业时代,到现在是信息时代。最初那代管理者用的不是全息屏幕而是预言兽骨,不过功能根本没有差别,管理者使用的东西和空间只有样式的区别而已。”

相川拉过来的屏幕上显示着前三代管理者的样貌:第一代管理者是鹰、虎、狼三只猛兽;第二代是身穿白袍、丝绸和佛衣的神祇;第三代是白胡子学者打扮的老人、戴着黑色礼帽和单片镜的绅士以及戴着眼镜,穿着花边衬衫和包臀裙的年轻女人。

“但是原始社会结束的时候,第二代管理者遇到了麻烦——随着各大洲的人类聚集成了城市,彼此接触越来越频繁,一种被我们叫做‘魇’的怪物出现在一些人的梦境里……南风原君,你知道病毒或者细菌吧,有些病毒和细菌会对人体发动攻击,即使这样做会让它们的宿主死掉,毁坏自己赖以生存的环境。魇也是一样,它们会无条件地用各种方式对梦境的主人发动攻击,而被攻击的人会意识受损,大脑会自动让人忘掉受到的攻击陷入更深一层的梦里,魇也会继续攻击下去,直到梦的层次深到人再也醒不过来。”

“管理者不能消灭他们么?”

“对的,我们的唯一职责是维护人的梦境,人本身的意志我们是无法干涉的,魇恰恰就是从人自身的意识里诞生的东西,能对他们造成影响的就只有人类。所以第二代管理者制作了梦境驱动器,选出最合适的人选来担任梦境战士。戴上梦境驱动器的人会失去做梦的权利,梦境驱动器会跟着他们直到他们死去为止,并且这些人在别人梦境出现过的事不会被梦境的主人记住……这是要隐藏在人后终其一生默默奉献的苦事,不知道你在拿到驱动器的时候知不知道这些?”

“算是……知道吧。”

南风原回想了一下,自己确实得到过少女的警告,只不过自己当时只把这些都当成了梦,下的决定相当轻率。

“还有最重要的问题,那个哦。”

这时,咲起身提醒了一句。

“有裂缝出现了,我和哥哥都要出去。”

“没问题,我会解释清楚的。”

相川点点头,矢和咲就都从管理者空间离开了。

“是梦境驱动器的来源问题么?”

南风原多少也明白了情况,梦境驱动器既然是由管理者制作并选出人类使用,那自己的驱动器明显是来源不明。

“没错,事实上,你的梦境……”

相川拉过另一个屏幕,替换了显示着管理者的那个。这一个上面显示的是由一个正常的透明泡泡和另一个稍小一些的黑色泡泡组成的古怪梦境。

“这个我见过,原来这个是我的梦境么……”

南风原皱了皱眉。

“嗯,第二代管理者期间还发生过一件事,人类被道德和法律束缚起来的恶念聚集成型,形成了黑色的像梦境一样的东西。当时他们在调查后发现这个东西根本不可能消除,而且会随着人类的发展而发展,轻易不能与之接触,否则会造成难以想象的后果。根据这些特点,他们用人类编纂的潘多拉魔盒的故事给它命名。至于发展成什么样子……”

相川滑动屏幕,一个和南风原梦境相同的梦境展示在两人面前,只不过两个泡泡在这一张图上连接的地方不同,明显不是同一个人的梦境。

“第三代管理者期间,潘多拉有过一次活化反应,在梦境空间里移动了起来,最后和当时的一个梦境战士的梦境连接了,那个人的驱动器最后没有被成功回收而是不知所踪了,你的驱动器恐怕就是这么来的。”

说到这里,相川停顿了一下,接着转头盯着南风原说道:

“调查结果显示潘多拉会影响人的精神空间,让他们能‘看到’它……上一代管理者的资料说,被看到的潘多拉是一个留着长头发的女孩。”

“我确实看到了那样的人……潘多拉寄生到了我的梦境上么?”

“就是这样。不久之前我们观察到了潘多拉开始第二次活化,并且魇的出现几率也随着她这次的活化高了很多。我们还不清楚她到底想干什么,她给你驱动器的目的又是什么……如果可以的话,请你加入我们,帮我们弄清楚这些事吧,这可能关系到全人类的命运。”

“我……会尽力,话说回来,这个东西的具体用法是什么?”

南风原指指驱动器问道。

“梦境驱动器在现实只有你或者是其他有驱动器的人才能看到碰到,具体的用法嘛……如果你是正常入睡的,用这个变身了半小时,那么就需要等上一个小时才能再次启动它,就是说会有两倍的充能时间。如果你在现实扭动发条,它就会让你强制入睡,无论是否启动它,它都会一直运行。”

相川指了指驱动器上正在转动的指针。

“是否是运行状态就看那个是不是在动,强制入睡的情况下是没法醒来的,只有计时结束被强制叫醒,然后进入充能时间。一般的情况下驱动器最多能运行三个小时。”

“这次好像拧过头了……”

南风原低头看看,距离强制入睡结束还有差不多一个小时的时间。

“哦!可能正好,有魇出现了,我能通过和你的梦境对话的方式跟你沟通,无论在梦境空间的哪个角落都没问题。说起来,你拿到驱动器之后,有想过作为梦境的战士要叫什么么?”

“呃……Dream?”

南风原想起潘多拉说过的话,随口说道。

“OK,Dream,我会指挥你到那边去的。”

相川伸出一只手,示意南风原出发。

……………………………………………………………………………………………………

南风原骑上摩托,顺着相川的指引来到了目的地,一个里面装着一团烟雾的泡泡浮在面前,看来出现了魇的梦境都是这样的特征。

“如果你受到攻击的话,也会出现意识受损的情况,在进去之前还是先启动驱动器吧。”

“好。”

“Good night,Dream!”

南风原按下驱动器的按钮,然后伸手触碰了目标的梦境。

这次,南风原来到了一座城市中,城市里没有一丝人影,像是一座鬼城。

“看不到有什么怪物的踪迹,这些东西都喜欢藏着是吧?”

“不同人的梦境里出现的魇也会不同,有的时候魇甚至是人形的,小心为妙。”

话虽如此,可现在该到哪去找魇或者梦境的主人?

南风原毫无头绪,站在原地朝四周张望了几下,左边是一栋写字楼,紧挨着它的是一座公寓,右边是一家商场,旁边是认不出职能的楼房。

看看左边,又看看右边,南风原突然有种怪异的感觉,但又说不出是哪里不对。疑虑之下,他靠近了右边的商场。

招牌、大门、室内摆设,好像并没有什么变化,但是南风原就是觉得它和刚看到时不一样了。

退后几步,南风原这才恍然大悟——身后的写字楼和公寓楼等等建筑映照在玻璃窗上的倒影动了起来,形状扭曲,地基变成了四只脚,一座座建筑欢脱地蹦跳着,毫无声息地前进!

南风原猛地回头,它们立在原地一动不动,但是位置明显已经改变了,并且身后的商场等建筑也在这边玻璃上映了出来,正用同样诡异的方式移动着。

这么一来,这些楼房似乎察觉到了自己的行动被发现了,一个个不再伪装成正常建筑的样子,在南风原面前扭动了起来。写字楼更是弯下了身子,自杀式地朝他撞了下来。

南风原急忙起身逃跑,写字楼撞到了路面上,水泥钢筋玻璃等等东西的碎片四处乱飞。

“Motor!”

按动两次按钮,摩托在身边显形,南风原骑上去,向之前建筑们移动的方向驶去。周围的建筑纷纷发动攻击,南风原在沙尘和飞起的建筑碎块之间闪转腾挪着,有好几次差点被它们砸中。

“魇会有很多只一起出现的情况么!?”

南风原一边逃跑一边大喊着问道。

“每次只会出现一只,如果有很多东西朝你袭击的话,就是梦境的主人梦到了不好的情况,有时候还可能是末日危机一类的场景。”

听着相川的解释,南风原分了神,旁边的一座大饭店砸中了摩托尾部,南风原一下被失衡的摩托甩了出去。

“咳……”

所幸有铠甲的保护,南风原并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周围腾起的沙尘慢慢散去,一只直立的貘怪物正站在南风原面前的十字路口,异化成爪子的前肢正抓着一个女人的衣领,把她拎了起来。

“Sword!”

“Fire!”

剑自动弹出,南风原把它握在手里,滑动上面的按钮,朝怪物攻去。

见到南风原气势汹汹地冲了过来,貘怪物把女人扔到了一边,抵挡住了攻击,反把南风原撞飞出去。

“呃啊!”

南风原在地上滚了几圈,正要起身时,貘怪物抬起鼻子,周围的建筑碎块被它吸了进去,紧接着又从鼻子里吹出,形成一阵裹挟着无数沙石玻璃碎片的强风,吹得南风原又倒了下去。

“嗖——”

一阵风吹完,貘怪物又故技重施,再次吸入周围的建筑残骸,南风原拄着剑起身,随手把按钮滑到了剑身上一个盾形的图案。

“Defense!”

歪打正着,一个淡绿色的能量盾牌从剑上展开,正好防御住了狂风的袭击。

“哦哦哦!这个还有什么功能啊?”

南风原拿起剑,抬手又把按钮滑到了闪电形状的图案上按了下去。

“Lightning!”

耀眼的蓝色电光瞬间从剑身上迸发。另一边,见到狂风攻击无效的貘怪物直接冲了过来,南风原顺势一剑劈了过去,强烈的电流在怪物和剑碰撞的一刻向四周放射,貘怪物一下倒在了地上,身上泛起了阵阵蓝色的电流,不停地抽搐着。

可相对的,南风原自己也倒了下去,身上出现了和貘怪物一样的状况。

“这……这个也太……恶心了吧……我的武器……会有反弹伤害的……”

南风原话都说不连贯了。

“没关系,另一个战士已经朝你那边赶过去了,他叫Illusion,有很多经验。”

相川说完后,南风原和貘怪物又在地上躺了一阵。不妙的是,怪物恢复的比南风原要快了一些,先行起身,向他这边走了过来。

“啊……要完蛋了。”

就在这时,一阵摩托引擎的轰鸣声由远及近,貘怪物被吸引了注意力,转身看向身后。

一个身穿蓝紫色铠甲的战士在不远处踩下了刹车。他的假面上V字形的眼睛散发出橙色的光,胸甲上有着Y形的红色图案,腰上的驱动器和南风原的外观相同,但颜色是和铠甲一样的颜色,上面的数字是阿拉伯数字的12到3,摩托也和他一样有着配套的外观和颜色。

对峙片刻,貘怪物又吸起了建筑碎块,对准来者吹出了强风。

“Cannon!”

名为Illusion的战士不紧不慢,两个蓝色的光团从驱动器里飞出,旋转着化为一对巨大的带刃手持加农。Illusion抓住它们,侧过身体用其中一个的侧面挡住攻击,等到攻击停止后,转身用另一只加农炮对准了怪物。

“嘭!嘭!嘭!嘭!嘭!”

五颗红色的火焰弹飞向怪物,一阵火花四溅,怪物的身上冒出了阵阵黑烟,看起来受到了不小的伤害。

接着,Illusion飞身跃起,用加农炮上加装的刀刃连续挥砍,强烈的攻势下,貘怪物很快就陷入了劣势。

“A good night's dream by Illusion!”

趁此机会,Illusion把加农炮收了回去,按下驱动器的按钮,抬腿踢在了貘怪物头上,怪物倒飞出去撞在了一栋楼上,整个身体缓慢地分解成了一团黑烟。

“好强……”

南风原的身体也恢复了过来,终于可以站起身了,面前的战士的强大让他不禁发出感叹,如此轻松就解决了战斗,不愧是经验丰富。

两人一同离开了梦境,刚回到梦境空间中,南风原的驱动器上的计时就归零了。

“It's time to get up!”

伴随着驱动器的声音,南风原的意识也逐渐模糊,被强行拉离,回到了现实中。

……………………………………………………………………………………………………

下午的课还是一如往常,上午缺课的事并没有被过多追问,梦境空间的事搅得南风原思绪乱七八糟,发了三节课的呆。

第三节课下课的时候,南风原依旧在座位上理着思绪,坐在他前面的女生十六夜突然敲了敲他的桌子。

“嗯?”

南风原回过神来,十六夜指指教室后门,他转头看去,一个短发女生正站在门口,示意他过去。

南风原认出这人是学生会的书记,心里一阵奇怪。

“怎么了么?”

“会长找你。”

简短的回答过后,书记就转身引领南风原朝学生会办公室的方向走。南风原更奇怪了,这一届的学生会长的管理相当严格,但像他这种从不惹事的边缘人从来没和学生会有过什么交集,一上午的旷课也不至于被学生会传讯才是。

“进去吧。”

办公室门口,书记转身离开,南风原只好硬着头皮推开了办公室的大门。

虽然没有过交集,但会长最上凌的恶名可是传的谁都知道。被他发现的违规的学生从来没有被宽容过,各种社团的审查也是严苛得不行,学生会内部的成员也被划定了各科成绩的分数线,一旦下降立刻就被踢出学生会。

最上自己虽然是学习运动全能的人,但相貌一般,再加上他的作风,学校里的学生都相当讨厌他,女生也没有一个被他“霸道”的气质吸引的。

这样的人,说不定真的会因为听说自己上午旷了课就要发疯了。

推门进入办公室,夕阳的光线透过正对大门的玻璃窗照在南风原脸上,忍住眼睛的刺痛,他看到的只有玻璃窗下办公桌后一个稍显强壮的身影。

“果然就是这个学校里的人啊,我就说对这个名字有印象。”

最上凌一边说着一边站了起来,虽然视线不好,但南风原还是看清了他腰间的东西——

蓝紫色的梦境驱动器。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