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么你的男朋友是?]小雨问到?

[哦,他啊,林小鑫。]乐晗,看了下班级,发现他不在。

[林小鑫,嗯,平时没怎么和他说过话,他平时好像都不在班上。]小雨觉得这个人应该也就是个普通的小男生吧。

[那你为什么不直接和他提出分手呢?这是你俩的关系,没有我们应该也能做到吧?]一旁肖默发现了盲点,提出质疑。

可,乐晗并没有明确回应[唉,挺麻烦的,你们待会问他,就行]

[我知道了。]

[挺不错嘛你。]小雨瞅了瞅同桌。

肖默并没有回,而是低头也不知道在害羞什么劲。

午休时间到了

大部分在其他班的同学,也都回来了。

这时,小鑫过来找小雨。

[你好,小雨。]他有点扭捏

[我有委托,可能你们知道乐晗说了什么,但我还是想告诉你们!]

[我的委托是保持恋情!]

[啊!不就是你不想分手嘛]小雨回道。

[拜托了,我想保持恋情,不想分手,也不能分手。]

小雨有疑惑[理由呢?]

[那我说了你们会帮我吗?]

[你蠢啊,我们这就是解决这种事的,只要理由得当,骨灰都给你扬了!]小雨很强势,有点盛气凌人。这就是社长的风度吗。

[想要帮忙就发委托,这不是所谓的你帮我,我帮你,就像在法庭里一样,原告与被告,一个凶手一个受害者,那律师去帮忙凶手辩护,那律师就是凶手?]

[额,这怎么好像我是杀人凶手。]林小鑫想反驳却又没有反击的余地。

[纸给你,自己写。]小雨从抽屉拿出了吃忧社的灵魂章程,纸和信封。

[写完了,给你]

盖上社长之章(其实就是刻着几个吃忧社大字的印章)。

[委托接了。]

现在肖默很想问小雨,脑子里也是疑惑?

[为什么接两份完全相反的委托啊,一个叫你分手一个叫你不分,你当你会影分身啊?]

[啧啧啧,这你就不懂了吧]小雨摆了摆手指,朝着肖默。

[原因当然是,好玩啊!]

[唉,一个小男高中生怎么能懂呢。嘿嘿。]小雨还很得意。

而肖默只是觉得莫名其妙,一个委托还好,两个这样的委托连方向都摸不清。

晚上放学,小雨与小笙一同回去的路上。小笙有点担心小雨今天来上学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想先问问。

但小雨却先开口[呐,阿爸]

[不要叫这个!]小笙回应[叫曾哥!]

[好的,小笙社员]小雨继续俏皮的改口。

曾小笙也拿她没办法。

[小笙,今天不是有个委托嘛,我接了俩]雨

[啥啊,女生一个男生一个?]笙

[是啊]雨

[有头绪?]笙

[很简单,两个人一个要分手一个要在一起。]雨

[这样啊,还蛮有趣的,应该挺好玩的]笙

这两个人对待事情的态度,在外人眼里简直就像个怪人,特别奇怪!!!

[需要我出手吗?]小笙自信的挺了挺胸。

[喂,可别把我看扁了]

[我可是社长,你们就得听我的,我来规定社员该做什么,哼╭(╯^╰)╮][就当做是老娘热身]小雨不想服输给一个比自己年龄老10岁的old man。

[那我看你现在估计是完全没头绪,也就是硬撑着颜面接下,这就是吃忧社社长吗?]小笙也开始阴阳怪气起来。

二人一路上各自互黑嘲讽,也是其乐融融的一家子。

小笙心里[总感觉,今天她来了还不错,不管她接了什么单子,希望她别像前段时间那样了。]

总之!小雨开始发号施令[全体社员,我们现在缺情报,信息,我们要快速收集给客人完美答复]

[肖默去找林小鑫聊]

[小笙社员就以老师的那边支持和教师那边的八卦信息来分享信息。]

[我去找乐晗聊天]

[那么go go go!]

小雨就在一个目前只有3人活动在线的讨论群里发出公告。。。

毕竟,社团成员只有这三个人。

随后,小雨看着群成员里面的额外一个离线成员的头像,露出了今天一整天都没有的露出,一点思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