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有目的、有意识地将别人当作踏脚石的人,实在是相当可怕的家伙!”

是这样吗?

我倒认为不自觉、无意识地将别人当作踏脚石的人不算可怕, 借着善意和正义的名义践踏别人的人才更为可怕。

“嗯?哈哈,原来你还是个不错的家伙呢!”

 欸!被取笑了。

万幸,我是不是个好人跟这种情形扯不上关系。或许,这不是思想上的差异,而是生存方式本身的不同。无须脚踩他人就能立足于世的人和连做他人踏脚石的资格都不具备的人,两者之间根本就是云泥之别。归根结底,不就是这么一回事吗?

例如没有特定风格的画家。 

例如研究世间万事的学者。 

例如通晓人间美味的厨师。

 例如拥有超凡能力的占卜师。

……

那座岛,那座岛上的她们,宛如超越了这个世界。

 无论是邀请者,还是受邀者都是常人难以应对、不可企及、高不可攀的异类。她们位于遥不可及的彼端,让人绝望到连迈开步伐追逐的念头都不曾闪现。

“换言之,这是一个何为天才,何为庸人的问题。但是,无能也有无能的幸福,如果天生愚钝,愚钝到根本不去思考活着的理由、生命的意义、生存的价值,那么这个世界算得上是人间乐园了。安稳、和平、安宁,小事可以看重,大事也可以化小,风平浪静地度过一生。”

是啊,一定会是那样的。

世界对优秀无比严苛,世界对才能无比严苛; 

世界对纯洁无比严苛,世界对聪慧无比严苛;

世界对平庸极其宽容,世界对无能极其宽容; 

世界对邪恶极其宽容,世界对愚钝极其宽容。

如果提前有了这样的理解和认知,那么一切问题都将不复存在, 不必提出解决方案也无须做出解释,只是一个还未开始就已结束, 结束之时即已完结的故事。

比如……

“总之,人的生存方式只有两种,要么认清自身的微不足道而活着,要么明晓世界价值的低下而活着,无他,只有这两种方式。所以,需要考虑的问题是将自身价值融于世界之中,还是将世界为我所用。”

自我价值与世界价值,何为优先?

毫无价值的世界与微不足道的自己,何者更重?

两者之间没有交织混杂的模糊地带,而是存在明确的区分标准。

这是一个二选一的取舍选择,而且,必须要做出选择。      

“什么样的人是天才,什么样的人是蠢材?”

何处开始是真相?谎言从谁而起? 

从谁开始是真实?谎言始于何处? 

不可以如此质问。

对方一声嗤笑。 

“那么,你呢?”

 我……

“你是怎么看待这个世界的?”

对于曾经在那座岛上生活过的我来说,对于守在那抹蓝色身旁的我来说,对于现在直面眼前这个人的我来说,那根本就是无须思索答案的无谓戏言。

所以,我选择了沉默。

我移开视线,心中暗忖:

在这个人的眼里 , 世界究竟是什么模样?在这个人的眼中 , 我又是什么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