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二天,莉莉娅找到了机场旁工会维护中心的机械师老伊万。

老伊万是个瘦小的小老头,年轻时作为机械师也算是小有名气,如今一个人带着孙女在小镇的维护中心工作,算是半隐居的状态。

“什么?你还要副油箱的图纸!?”

伊万年纪大了,有些耳背,加上工作环境比较吵,所以讲话声音比较大。

“你个赏金猎人要改行当邮递员了吗?”

他掀起用硬纸板做成的防护面罩,对着莉莉娅大喊大叫吗,身后替他帮忙的孙女瓦尼亚也停下了手中的工作。

“你要出远门吗?莉莉娅姐姐?”瓦尼亚走到跟前问。

瓦尼亚还是个只有13岁的小姑娘,身上穿着大号的男士工装,带着脏兮兮的工作帽。

“其实是有一个长途护航的委托,报酬很丰厚。”

伊万转身去后面找图纸,嘴里还念叨着:“也好,改行送货总比整天打打杀杀的好。”

“我在这个镇子里也待了挺久的了,是时候考虑一些新环境……”

莉莉娅摸了摸瓦尼亚的头,笑着说。

“给你,图纸在这,还有引擎之类的图纸,记得不要让那些半吊子机械师乱碰啊。”伊万把一打图纸交给了莉莉娅。

“爷爷,这飞机可是莉莉娅姐姐的,不是咱们的……”

“哼!我见过不少蠢货飞行员因为把飞机给半吊子机械师瞎鼓捣,最后把小命都丢了。”伊万依然不依不饶。

“我知道,伊万,我自己来就行。”毕竟是长期单独行动的赏金猎人,基本维护她还是能做的。

“唔~~老头子我是不是也该考虑考虑换个新环境了。”

“唉——?我们也要走吗爷爷?”

“听说东面大的镇子已经开始办学校了,是专门让你们这些小孩子学习的地方,你都11岁了,不能老让你跟着我这个老头子鼓捣这些破烂。”

“爷爷,不是11岁,是13岁,”瓦尼亚无奈跟上爷爷。

“要我说,当邮递员也没什么不好的。”伊万突然回头对莉莉娅说。

“我也不想你再走你父亲的老路了,莉莉。”

“与其换个新的环境,不如趁着这个委托,换一个新的生活吧。”

“我会考虑的,伊万。”莉莉娅转头看向一边。

她其实并没有考虑那么多。接下这个委托不过是对委托方的组织“旧日之锤”有些好奇罢了。

告别伊万爷孙俩,她离开维护中心的停机棚,仰头看了看远处天空中那道蓝色光柱。

那是被称作“星门”的古代遗迹发射出的能量光柱,直径可达百米,从地面直接射向数千米的高空。

光柱的顶端就是“门”。

“门”的另一头,就是所谓的“上面”,则是被称作“樊纳海姆” (Vanaheim)的新世界。一个充满生机的异星世界,而她现在所在的地方,不过是“旧世界”——一个被毁灭之后苟延残喘的末日世界罢了。

大约三百多年前,执着于世界大战的人类意外建造出了能够折跃到另一个世界的传送门“星门”。

“星门”的出现改变了战争的进程,最终也终结了人类的未来,无尽的战争与随之而来的“星门爆炸事件”毁灭了人类文明。

“星门爆炸事件”在杀死了数以万记的人类的同时,爆炸也撕裂的星球的表面,跨越大半个星球的地狱裂谷就是爆炸的痕迹之一。直到现在,作为发射装置的地面遗迹周围依然充斥着致命的能量辐射。

据说在“旧世界”,一共有17个星门,分布在世界各地。

过去,少数人乘坐飞行器穿过空中的 “门”来到“樊纳海姆”,并建立了数十个繁荣的殖民地,他们将这里作为新的家园,自认为“人类文明的新绿洲”。

然而大多数人仍留在满目疮痍的旧世界,在废土上艰难求生。

以上这些,有些是公认的历史,有些不过是些没有根据的传说罢了。

本来,历史这种东西,在“旧世界”变成这个样子之后,已经没有留存多少了。

现在还在追寻历史的人,除了那些来自殖民地“学院城”的学者之外,就只剩那帮自称“旧日之锤”的人了。

莉莉娅所知道的“旧日之锤”,是一个旧世界的半民间中立组织,长期以来一直在做着调停各势力矛盾的中间人的工作,同时似乎也在做些发掘和技术文化复原的工作,但因为其绝对的中立性反而在民间没留下太多的印象。

在这片破败又疯狂的废土上,永远不缺的就是矛盾,没有人会在乎所谓的中立性。

她过去没有接触过旧日之锤,单纯的以为都是些固执又死板的家伙。

而当几天后,莉莉娅参加委托方的说明会时,她的这些固有印象统统都被打破了。

2

当天到场的除了莉莉娅之外,还有五个赏金猎人以及六个佣兵。

说明会选在夜间,地点在机场上一架运输机旁。前面立了一块黑板,夸张地好像作战会议。

佣兵们因为和工会的赏金猎人向来不对付,所以都坐在前排。

五个赏金猎人里,莉莉娅只认识其中两个:“大酒桶”比尔——一个满头金发的壮汉,坐在他腿上身着女仆装、身材丰满的金发女性似乎是他的情人兼导航员,莉莉娅记不得她的名字了,莉莉娅曾经和比尔一起喝过酒,比尔是个比较随和的人,还算招人喜欢;而另一个则是坐在莉莉娅身边的“剃刀”——没人知道他的真名,总是一副不高兴的样子,说话极其尖酸刻薄,过去曾经和莉莉娅合作过几次,总是用危险的姿势在手里把玩着一把剃刀,是个非常傲慢的家伙,但合作之后对莉莉娅的能力倒是十分认可。

不认识的猎人里,一个是身着宽大的民族服饰、脸上涂满白色粉末的黑头发女性,头发盘在脑后,上面插着造型古怪的装饰;两外两个似乎是一起的,都穿着奇怪的斗篷,遮着脸,带着防风镜,留着夸张的发型。

这些人显然都是特意从其他地方赶过来的,凭他们的实力根本不会来这个地方。

莉莉娅从心里感觉这个委托似乎不简单。

她向四周看了看,不远处的运输机机翼上好像坐了一个孩子,在和旁边士兵模样的人说话。

“为什么会有个孩子?”莉莉娅有些奇怪。

这时一个身着整洁的制式军装的黑发女性走到了黑板前,看起来不到30岁,非常年轻,动作干净利落,气质十分稳重。

下面几个佣兵吹起了口哨,后排的比尔嗤笑起来,“剃刀”则是很不高兴的啧了一声。

“非常感谢各位能接受这个委托,我的名字是上官露娜。”

莉莉娅注意到一旁还有几个同样穿着制式军装的军官。她没想到“旧日之锤”其实是个军事组织。

随后一个蓝色头发、面无表情的年轻女性军官给众人分发导航图等资料,当她把资料交到莉莉娅手上时,莉莉娅甚至感觉不到对方有任何的表情变化,好像人偶一般。

“因为委托涉及我们‘旧日之锤’的内部机密,所以在这里我不会给各位透露其他信息,各位只需遵守计划安排就可以了。”

名叫上官露娜的女性军官开始给众人作简报。

在莉莉娅看来,这不过是一个简单的护航任务,穿过星门进入殖民地,带上VIP之后护送VIP到达指定地点,但对方的流程安排十分严谨,如同军队作战一般,甚至每一环节都精确到小时为单位。

“到达检查点之后需要全体关闭无线电,保持无线电静默……”

身旁的“剃刀”还是老样子,不断地咋舌,嘴里念叨一些刻薄的垃圾话,他向来反感这些死板又不知变通的计划,毕竟作为赏金猎人在战场上一向都是根据实际情况随机应变。

莉莉娅倒是无所谓,因为报酬可观,只要能完成任务就可以了。

“在可以预见的情况下,几乎不会有任何危险,雇佣各位只是为了应对突发情况。”

“突发情况是指什么?”“剃刀”举着手里的刀问。

“护送过程中可能会遭遇殖民军的攻击。”上官露娜淡然地说。

这话在下面引起了一阵骚动。

“什么?!殖民军?”

“喂喂,这和说好的可不一样啊?”

殖民军是樊纳海姆殖民地的正规军队,不是一般的民间组织和几个雇佣兵就可以与之抗衡的。

“从一开始我就觉得奇怪,这个所谓的护送任务不就是偷渡吗?” “大酒桶”比尔尖锐的指出来。

莉莉娅对于殖民地并不熟悉,过去曾在铁翼工会授权下进入过几次殖民地,赏金猎人基本上只在旧世界活动。

“只要不被发现就不算是偷渡,”上官露娜严肃地回答,“所以在这里我要求各位务必严格遵守计划安排,不要任意行动,只要遵循计划,就不会遇到我前面所说的‘突发情况’。”

“我懂了,原来所谓的计划时间表,实际就是为了避开殖民军的定期巡逻,同时利用地面雷达维护的间隙确保不会被殖民军发现罢了”

“剃刀”在一旁冷笑着解释给莉莉娅听。

在确认没有其他异议之后,上官露娜再次回到了她的简报。

“行动期间禁止向VIP搭话,禁止一切试图接触VIP的行动,否则将被视为违反保密条款,协定当即作废……”

整个简报过程还算顺利,只是在最后阶段,因为口角,比尔和前排的佣兵们打了起来,结果是比尔打断了其中一个人的鼻梁骨,导致对方当场退出。

赏金猎人大部分都是怪人,莉莉娅已经习惯了。

旧日之锤的几个军官似乎并不在乎,他们只是冷冷地看着这些人。

3

“我曾经接过几个旧日之锤的活,那帮家伙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而且一天到晚神神秘秘的,”比尔用冰袋敷着右脸,守着一个大号的杯子,他一个人占了两个人位子,对在座的几个猎人说着。

出发之前,参与护航的几个猎人聚在酒吧里喝酒,因为是编队飞行,互相熟悉一下也方便之后的配合。

几天前为了黑胡子帕瓦扎堆在小镇的猎人和佣兵们都走光了,现在酒吧里就剩下他们几个猎人,还有坐的远远的那几个佣兵,以及几个零星的当地居民。

莉莉娅挨着比尔的情人,后者正一脸心疼的看着比尔的脸,莉莉娅的另一边是“剃刀”,依然一副傲慢的表情。

对面坐着的两个斗篷男依然遮着脸,非常滑稽地用吸管喝着杯子里的啤酒。莉莉娅后来知道他们的名字分别是“三号”和“六号”。

脸上夸张地涂着白色粉末的似乎叫“雪子”,因为她不喝酒,酒保给她上了一杯茶。雪子几乎不怎么说话,只是在一边看着。

“现在坊间有传闻说旧日之锤那帮家伙背地里在搞绑架人口的买卖。”“剃刀”用轻蔑地口气说着。

“而且听说被绑架的都是十七八岁的年轻人。”

“有人说他们正在暗地里组织一支军队。被绑架的那些人会被洗脑成杀人不眨眼的士兵。”

“那可真是可怕!”比尔的情人附和着。

莉莉娅想起了简报会上看到的那个孩子。

“他们打算干什么?进攻殖民地吗?”

“鬼知道他们想干什么!传闻说他们还有一艘战舰。就藏在中央山脉的某个峡谷里。”

“不过跟我们没什么关系,他们给钱,我们做事,就这么简单,而且他们出手一向阔气。”比尔喝了一大口啤酒,笑着说。

其他人也跟着附和,赏金猎人说到底不过都是些为了钱行动的人,不存在什么立场。尽管铁翼工会内部有些制约猎人的法则,但在大部分时间里并没什么用,这次委托的报酬比一两个一般的通缉犯的赏金还多出不少,没有人会抱怨。

莉莉娅歪头看了看周围,发现了情报贩子尼科洛正和一个戴着眼镜的年轻人坐在角落里,似乎在交易什么东西。看到年轻人手里的相机,她想起来是当时那个打算给帕瓦拍照的人,听酒保说似乎是来自殖民地学院城的学生,名字好像叫马文。

莉莉娅站了起来,端着啤酒向两人走过去。

尼科洛率先发现了她,迅速把什么东西藏在了身后,马文慌张地收起了相机。

“晚上好……好啊,莉莉娅。”尼科洛一脸推笑。

马文扶了扶眼镜,在一旁紧张地干笑,“你好。”

“尼科洛,最近似乎没见到你,我正为了帕瓦的事找你呢,感谢你给的情报。”

“啊,那个,没关系,那是我应该做的,对……对了,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马文,来自殖民地学院城,是什么来着,对,考古学家。”

“不不,我老师才是考古学家,我就是他的学生兼助手罢了。”马文紧张的推脱着。

“你好。”莉莉娅冲着他点头,感觉对方年龄跟她差不多。

“这位你应该知道了,铁翼工会中最为年轻、同时也是最为美丽的女性赏金猎人,令大陆上无数空贼闻风丧胆的“红色死神”、无数青年为之倾倒的“风中的红百合”——莉莉娅·杨。”其实大部分都是编出来的,尼科洛这些不着边际的奉承她已经听到腻了。

“叫我莉莉娅就可以了。”莉莉娅懒得理他,她坐了下来,直截了当的问,“你们在交易什么?”

马文吓了一跳,差点把手里的啤酒打翻。

尼科洛故作镇定:“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平常的情报交易而已,你知道我的职业的。”

“是吗?我不觉得一个来自殖民的学生会有什么值得你去交易的情报。”莉莉娅一脸怀疑的歪着头看着马文。

对方已经紧张地攥住了手里的相机。

“真的没什么,就是一些偶然拍到的照片而已,对不对?”尼科洛对着马文眨了眨眼。后者如连珠炮一般疯狂点头。

“既然没什么大不了的,让我看看可以吗?”

莉莉娅虽然笑着,但用充满威胁的眼神瞪着马文。

“对……对不起,莉莉娅小姐。”马文迅速投降。

“为什么要向我道歉啊?”莉莉娅笑了笑,看向尼科洛,对方皱起了眉毛,已经开始假装看起了天花板。

“一开始真的只是不小心拍到的,我本想把底片销毁的,但是尼科洛先生说他可以买……买下来。”马文低着头。

“不不不,我们在说黑胡子帕瓦的照片对不对。”尼科洛开始装起了糊涂。

“真的非常对不起。”马文说着把几张照片摆在了桌子上。“尼科洛先生说如果还有的话,他都会出钱买,还给我介绍了一些拍照的地点和时间。”

一旁的尼科洛一副从容的表情。

莉莉娅拿起来看了看,是她的照片,包括那张在酒吧里拍到的侧脸,还有似乎是在机场附近偷拍的照片。

莉莉娅瞬间感觉血压飙升,她攥紧了拳头,尽量镇定自己的语气:“尼科洛,这是怎么回事?”

“我发誓,只是自用,绝对没有流传出去……”

尼科洛话还没有说完,莉莉娅的拳头已经打到他的脸上。

他停了一会儿,仰面倒下,不省人事。

“你们可真是嚣张啊,当着我面都敢这样。”莉莉娅收起了拳头,无奈的闭上眼。

一旁的马文已经被吓傻了。

莉莉娅从两人身上收回了全部的底片和照片,从里面找出那张无意间拍到的侧脸照,随手丢给了马文。顺带对着不省人事的尼科洛踩了一脚。

第二天,由两架大型运输机和六架护航战斗机组成的大型编队飞离了小镇的机场。飞往北方最近的那道蓝色光柱——星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