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刺眼的阳光照在破碎的荒原上,大地撕裂开来,裸漏着赤红的岩层和大块的矿物结晶。

远处的天空,依稀能看见几道淡蓝色的光柱。

地面的裂隙断断续续喷涌着有毒的气体。

荒原上只有零星的灌木,大多也早已枯萎。

西门更大的裂谷里矗立着巨大的黑色结晶石柱,像是巨大怪兽用利爪将地面撕裂一般。

荒原地面的巨石上,莉莉娅身披伪装用的帆布,身体与环境完美的融为一体,正在用望远镜观察西面的结晶石柱。

她已经在这里蹲守了五天,依然没有发现目标的踪迹。

她放下望远镜,用手套擦了擦防风目镜上的沙尘,将红色的头发往耳后拢了拢。看了一眼望远镜旁边的怀表和地图。

这里是大陆西部边境的“地狱裂谷“附近。

绵延几千公里的“地狱裂谷”是大陆的西部边境线,“地狱裂谷”充斥着致命的毒气和极具毁灭性的风暴,是这个世界上最恐怖的“死亡禁区”。

但这死亡禁区的边缘也成了亡命之徒的乐园。

“赏金猎人”莉莉娅·杨正在追捕的目标也是如此。

根据情报,“铁翼工会”悬赏三万里尔的通缉犯“黑胡子的帕瓦”和他的两个手下逃到了这附近躲藏起来,不过莉莉娅从情报贩子尼科洛手里买到了独家的线索,提前启程,来到这里蹲守。

“黑胡子的帕瓦”曾经是活跃在大陆南部的空贼头目之一,隶属于目前最大的掠夺者组织“野火”。帕瓦和他手下数年里多次袭击贸易航线,夺取物资,攻击城镇据点,犯下累累罪行。三个月前,“铁翼工会”在南部协同地方自警团针对空贼的据点发动了一次大规模的清剿活动,帕瓦和他的手下负隅顽抗,最终组织被工会剿灭,但帕瓦和他几个手下还是逃脱了,并向大陆西部逃窜。之后帕瓦和他的手下沿途流窜作案数起,由于大陆西部有大片大片的无人区,追踪他的踪迹变得异常困难。

而情报贩子通常都会跟随工会的风声行动,和赏金猎人一起行动是他们的惯例。

几天前,莉莉娅在边境的镇上请尼科洛喝酒,拿到了关于帕瓦行踪的线索。

“听着,那家伙在裂谷里有个临时据点,别那么看着我,我真不知道在哪。但我可以肯定,里面的补给一定不多,你知道那个鬼地方什么样,根本带不了多少东西进去。”

尼科洛喝着莉莉娅买给他的廉价啤酒,歪着嘴向她说话。

“如果帕瓦打算躲在那里避风头,就一定需要定期的补给,而且必须他亲自去。那鬼地方地形复杂,只有他自己知道路,他手下那两个蠢货根本干不了这事,干不了。”

莉莉娅有些后悔请他喝酒了,尼科洛的酒量极差,一不小心就会喝醉,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他装出来的。

“他们在裂谷附近看到过出入的飞行器,一定是那家伙,附近合适的出口只有那一个,绝对错不了。你就在附近等着就好了,那个词怎么说来着,守……守……”

“守株待兔。”莉莉娅淡淡地提醒他。

“对。守株待兔,你别说,北海国那边的词真他娘的有些意思,哈哈。”

虽说是独家,莉莉娅也不确定那家伙会不会醉酒之后随便找个人就说了。不过作为长期合作的商业伙伴,尼科洛还算值得信任的,而且莉莉娅也知道尼科洛对她有点意思,所谓的长期合作也有几分讨好在里面。

但现在她在这里等了足足五天,别说人了,连个鬼影子都看不到。

莉莉娅也算是个老练的赏金猎人了,虽然她现在只有20岁,依然是个年轻人。而加入“铁翼工会”成为赏金猎人时,她还只有16岁,曾一度是工会年龄最小的猎人。

在4年多的赏金猎人生涯里,这种长期蹲守的狩猎任务并不少见,但莉莉娅向来喜欢追求效率与速度,任务周期越长她就越烦躁。

莉莉娅坐了起来,抖了抖身上的沙子,翻看起了地图,想再确认一次附近是不是还有其他的出口。

这时她听到远处传来引擎的嗡嗡声,条件反射般趴了下来。

两架F6F战斗机从石柱的缝隙中出现,向着她边往东南方向飞行。

是帕瓦和他的手下。

飞机掠过头顶之后,莉莉娅迅速滑下巨石,跑向巨石旁经过伪装的战斗机。

她拉下土黄色的伪装帆布,下面露出一架雅克3战斗机,蓝色的机腹,机身被非常夸张地涂成红色,如同莉莉娅的头发一般,机头附近画着手持镰刀的死神。

“之后再请尼科洛喝一杯吧。”莉莉娅这么想着,发动了引擎。

2

莉莉娅正在高空隔着云层跟踪帕瓦和他的手下,对方目前还没发现她。

她正在寻找合适的时机进行偷袭。

对于赏金猎人来说,偷袭是最常用的战术,尤其是莉莉娅这种一向喜欢单独行动猎人。一对多的情况是由发生,但她总会想办法一点点削弱猎物的力量。高空跟随,计算目标的飞行路线,俯冲,在最恰当的位置发动攻击,击落对手或者打乱对方的阵型,然后利用能量优势迅速脱离,再伺机寻找下一个机会。

她精准地遵循着这个战术,顺利地击中了帕瓦手下的座机,20mm航炮的炮弹轻而易举地撕烂了飞机座舱,里面的人当然也不会有啥好的下场。

在拉起的瞬间,莉莉娅观察到被击中的F6F航线开始偏离,而一旁的帕瓦显然被莉莉娅的偷袭吓了一跳,开始转向往北方逃窜。

莉莉娅自然不会轻易将他放走,凭着俯冲带来的速度优势,她强拉操纵杆,顶着机身的剧烈抖动,迅速飞到高空,转向追击帕瓦。

结下来的结果显而易见。莉莉娅拥有绝对的速度和能量优势,机体也更为轻巧,掌握了绝对的主动权。尽管帕瓦的F6F拥有更为坚固的机身和装甲,在20mm航炮的持续火力面前并没有发挥太大的作用。

莉莉娅刻意地没有攻击座舱,她击毁了帕瓦座机的动力,逼迫对方迫降。因为只有帕瓦活着她才能拿到全部的赏金。

整个过程如同猫戏耍老鼠一般从容。即使对方是恶名昭彰、手下无数亡魂的大空贼。

如同她的座机机头上的画一样,莉莉娅在工会中的称号是“红色死神”。

这个称号实际上是继承自她的父亲,铁翼工会过去的传奇猎人之一,如今她早已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配得上这个名字。

工会内部有一个对在册的猎人进行评级的系统,根据能力和战绩将大陆上700多个赏金猎人分为三个等级,由低到高分别是“织”、“羽”、“翼”,似乎是用了动物的翅膀的寓意。

莉莉娅早在18岁的时候就拿到了最高的“翼”评级。

铁翼工会内部评价她是“难得一见的天才”、“媲美男性的优秀猎人”,民间有的叫她“血染的百合”。

因为是工会猎人中最为年轻的女性,再加上姣好的容貌,她在工会圈子里算是很有名的,也难怪像尼科洛这样的情报贩子会一直缠着她。不过因为莉莉娅长期单独行动,而且为了任务委托一直在大陆上四处游荡,行踪不定,在一个地方通常不会待超过三个月,真正了熟知她的人并不多,大部分人都只是听过她的传闻。

当黑胡子帕瓦狼狈地从坠毁地飞机残骸中爬出来的时候,莉莉娅早已从容地等在了一旁。

她没有留给帕瓦任何机会,在帕瓦掏出配枪反应过来之前,莉莉娅用步枪的枪托狠狠砸向他的脸,顺带把他脸上的护目镜砸了个稀巴烂。

帕瓦甚至没有来得及惨叫,他像个破布一般趴在地上哼哼。

莉莉娅没有丝毫的同情,她踢开帕瓦掉在地上的配枪,再度举起了手中的步枪,一下、两下……打到他没有反抗能力为止。随后她将帕瓦的脸翻了过来,确认他的身份。

尽管脸上被揍的很糟糕,满脸鲜血,但还算有意识,此时正愤怒地瞪着她。

“帕瓦·波利尔?”莉莉娅拽着他的领子问,举着照片对比。

“哼,正是老子。”帕瓦不屑的回答,一脸嘲弄。

“我认得你,红色的家伙。”帕瓦继续说着,莉莉娅松开了他,从腰包里掏出了手铐。“还有你那红色的头发,错不了,没想到传闻中的“红色死神”居然是个年轻的小姑娘!”帕瓦喘着粗气,继续说着,同时蠕动身子想去够掉地上的配枪。

“工会居然让你这该死的小娘们过来抓我!是在看不起我吗?”他头顶在地上,嘴里念念有词,“真他妈的可笑!”

莉莉娅冷冷的看着他.

“本大爷我堂堂的黑胡子帕瓦!居然会栽在一个小……”

啪!

莉莉娅照着他的脑袋狠狠踢了一脚。

*

莉莉娅拖着昏死过去的帕瓦来到自己的飞机前,抓捕任务向来比较麻烦,要把这么一个大活人丢进座位后面短舱里也是件难事。

如果不限死活的悬赏,往往拍张照片或者从尸体上拿下些信物可以了,少数情况下也需要把尸体带回去确认。

她把链子缠在帕瓦带着的手铐上,通过机身侧面的舱门,用舱内的滑轮将他的上半身拽了进去,随后把他的腿抬进去,然后绑住身子和双腿,之后帕瓦就会以一种非常滑稽的姿势呆在里面。当然,对于一个通缉犯来说,这种待遇已经非常好了。

结束了长达5天的狩猎,莉莉娅发动引擎,准备返回边境小镇。

小镇非常小,旁边有一个工会运营的机场,而且远离飞艇的贸易航线,大部分时间里没有人会来这个地方,偶尔会有些来自“上面”的学者过来考察。其实边境上像帕瓦这样流窜的通缉犯有很多,因为这个地方实在是过于偏僻,甚至连赏金猎人和佣兵们都不愿来,为了处理那些积压的委托,她已经在这个小镇待了差不多有半年的时间。

镇子里只有几栋破败的混凝土石造建筑,居民们大都住在地洞一样的半掩式房屋里,因为这样不用担心他们用破烂木板与铁皮搭起来的房屋会被风暴吹走。

北面有一个弹坑形成的湖,算是西部荒原上少数的绿洲之一,因此小镇非常幸运的不怎么缺水。西面能够看到地狱裂谷,以及裂谷里巨大的水晶石柱,虽然对于小镇人来说是司空见惯的东西,但对于其他地方人来说,也算是个奇景。

短暂的雨季之后,这里大部分时间都是晴天,偶尔会有风沙天气。

莉莉娅在机场降落之后会前往镇子里唯一的酒吧,因为那里有工会的办事处。

3

镇子里北面有个挂着巨大废弃霓虹灯招牌的混凝土建筑,正是小镇唯一的酒吧,此时正值下午,通常这时候里面没有什么人,镇子的居民一般晚上会过来喝一杯。

这会儿酒吧却一反常态地坐了很多人,大都穿着奇怪,凶神恶煞。

酒吧一侧的墙上,贴着几张悬赏的告示,其中最外面的就是“黑胡子的帕瓦”。一旁的角落则是工会的办事处,一个穿着光鲜的卷发的女孩坐在柜台里正无聊得卷着头发。

一脸不高兴的酒保不耐烦地擦着玻璃杯,即使是这种偏僻的小镇酒吧,酒保也坚持穿着整洁的白色衬衫和黑色马甲。

“外地人?”酒保向吧台前坐在一起喝酒的一老一少两个人搭话。

两人一副探险者的打扮,年轻的那一个还背着个巨大的登山包

“从‘上面’来的”,年纪大一点人的右手指着天花板回答,“学院城的学者。”

“来自殖民地的大人物放着安逸的生活不过,偏偏跑来这地方……挖废墟?”酒保注意到背包上挂着铲子,“末日废土看的还不够吗?”

“你可以叫我们‘考古学家’,来这个边境小镇是为了考察‘星门爆炸’之前的旧文明遗迹的。”

“我在这‘旧世界’晃荡了三四年了,在‘上面’他们都当我是拾荒的野人。”

自称考古学家的学者侃侃而谈,然后拍了拍旁边带者眼镜的小伙子,后者似乎一直在看右手边那面贴着通缉令的告示墙。“顺带旁边这傻小子也是对这 ‘旧世界’着迷的很,听了我的几次课就跟着一起到了这边。”

“哦,这样的人挺多的,比如那些自称来自‘冒险家工会’的冒险者什么的。”酒保以前见过这样的家伙,大都一副自以为是的样子,常年出入各种废墟遗迹,净干些挖坟掘墓的勾当。

“是学术性质的考察!不要把我们跟那群小偷相提并论!”考古学家感觉受到了冒犯,愤怒地在吧台上砸着炮弹壳做成的酒杯。

一旁他的学生似乎心不在焉的样子,傻傻地盯着右边的告示墙。

酒保和老学者顺着看了过去。

“马文,你这臭小子在看什么呢?”

“啊,不是,没……没看什么。”

“在看铁翼工会的的办事处啊。”酒保指了出来。

“说起来殖民地也有不少亡命徒都逃到下面来了,学者抱起双臂,无奈地说。”

“最近他们在附近通缉‘黑胡子的帕瓦’。”

“那个赏金高达三万里尔的通缉犯?”

“他和他的手下逃到了西面的地狱谷里,结果大半个大陆的赏金猎人现在都跑到这鸟不拉屎的边境小镇里来了,连不少佣兵都跑来想凑个热闹。”

“听说当年死在帕瓦手里的雇佣兵和赏金猎人都快一打了。”

学者多喝了几杯,开始说起了些不靠谱的传言。

“这几天店里来了好多乱起八糟的人,正经客人都变少了,”酒保抱怨道。

酒吧里坐着一大票赏金猎人和佣兵,都是这两天为了帕瓦的赏金过来的。

突然,砰的一声,酒吧的门被撞开。

一个人滚了进来,砸烂了一把椅子。

酒吧里的客人哗的一声站起来一大半,还有不少人正打算把身上的武器掏出来。酒保骂了一声,老学者和他的学生卢也吓得跳了起来。

众人围住了躺在地上的那个人。后者翻着白眼,脸上被揍的鼻青脸肿。

“啊,是刚才通缉令上的那家伙。” 马文第一个反应过来。

“是黑胡子的帕瓦!”

“谁干的?”

“我们才刚到,他怎么就被抓住了?” 其他人纷纷响应。

马文兴奋地掏出了相机,站到帕瓦跟前准备拍张照片。

“难得一见情景,那个横行大陆南部多年,作恶多端的黑胡子帕瓦,现在居然……”

“让开。”马文还没说完,就被背后的人拽到了一边。

咔擦——

“啊——呃,不好意思。” 马文赶忙对身后的人道歉。

“我还在纳闷,原来是你啊,莉莉娅。”酒保抱起了双臂。

“椅子我待会儿会赔给你的,老板。”莉莉娅背着步枪,一副很轻松的样子。她身着米黄色军用短袄,灰色的围巾上沾满了沙尘。下身是方便行动的短裤,以及长筒战斗靴,前腰挂着配枪,装具上还有飞刀等各种武器。

“是‘红色死神’——朱莉娅·杨!”当场就有人大惊失色。

“那个‘血染的百合’?!“

“居然是她把帕瓦抓住的!“

“好年轻!”

一旁的马文有些傻眼,他呆呆地抱着照相机。

酒吧那一头工会办事处的卷发女孩兴奋地朝这边挥起了手。

“啊,是莉莉!委托完成了吗?”

莉莉娅丢下傻眼的卢和围观的人,拽起帕瓦的左腿拖着他走到了办事处柜台前,顺手把他拷在了告示板下的钢管上。

卷发女孩探出身子看了看那张肿胀的脸,迟疑了一会儿。

“呣……好的!确认是‘黑胡子的帕瓦’,接下来等工会的人把他带走就可以了。”女孩努力了一下,但显然很快就放弃了。

“不愧是莉莉!只用了七天就完成了委托,而且还是活捉!”

“就是脸肿的有些厉害,上次那一个也是这样,当时害得他们光确认身份都花了半天呢。”女孩坐了回去,开始在柜台下面翻找。

“我会注意的,露西。”

莉莉娅随手翻看着柜台上的几个委托单。

“啊,找到了。”露西从柜台下翻出一本破破烂烂的操作指南,开始对着一旁的大型终端机操作起来。

露西是最近才开始做接待员这份工作的,她比莉莉娅大6岁,对机械和电子设备很苦手,平日里经常亲切地叫她“莉莉”。

“等到总部确认之后,赏金就会和往常一样打到你的账户上。”

“谢谢。”莉莉娅皱了皱眉,她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委托,都是些琐碎的工作,而且钱也不多。

“你总是这样,一个委托完成之后就马不停蹄地跑下一个,都不休息一下。”

莉莉娅没说话,她有她的理由。

“对了,莉莉,昨天总部那边发过来一个最新的委托,很轻松的护卫任务,要不要试试?”露西转过来,“几乎不会有战斗,而且报酬丰厚。”

“最重要的还能去‘上面’的殖民地哦,就当是旅行了,可以换换心情。”她冲着莉莉娅眨了眨眼。

她从莉莉娅的表情里看出了兴趣。于是兴奋地坐着将椅子滑到了身后的柜子,柜子上立着一排黄铜色的罐子,再上面是一块黑板,用粉笔写着一些指南和时间表。

“让我看看,是哪一个来着?”露西数着罐子上的编号,罐子里都是工会内部优先级最高的A类委托。

“应该是这个。”露西拔开其中一个罐子的塞子,从里面抽出一张卷成筒的委托单交给莉莉娅。

“委托单上是基本资料,五天之后委托方会在机场进行详细的说明。”

莉莉娅看着单子上委托方那一栏上写着“旧日之锤”。

“啊,真好啊,可以去殖民地,”露西伸了个懒腰,毫不掩饰地挺着她丰满的胸部,“真想钓个有钱的男人带我去殖民地啊,可惜这地方偏僻到连你们这些猎人都不愿来,哎——”

莉莉娅注意到这是个长途的护送任务,看来需要找老伊万做些准备工作。

“说起来你看到尼科洛了吗?她昨天还跟我说可以帮我介绍几个有钱的男人,结果现在连人都找不到。”

“那家伙就是个投机者,向来都是跟着钱跑的。”莉莉娅收起了委托单,“不过这次多亏了他的情报。”

莉莉娅转身,“你如果见到尼科洛就告诉他我改天请他喝一杯。”

酒吧里的猎人和雇佣兵们因为没抓到帕瓦纷纷扫兴地离开,只剩老学者和他的学生。

她背对着露西摆了摆手,离开了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