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的一声,城堡的大门被踢开。

【终于来到这里了,我可是等的不耐烦了哦,勇者小姐,或者应该说是——圣女艾丽娅呢?】

【少废话贝尔斯·洛贝,今天我代表人类除掉你这个杀人魔王!剑技:碎银天凰闪】

话音刚落,圣女便一个瞬步到了我面前,用破魔剑横砍斜劈上挑快速挥出夹带着强烈剑气的三剑,王座瞬间变成数块,哄的一声,散落了下来。

【明明长的这么可爱,没想到却是如此的暴力呢,小圣女。】

我用空间魔法转移到她的身后,用手指轻轻地撩起圣女耳边的一缕银发,还戳了一下她那还有少女气息的水嫩脸颊。

【混蛋,给我滚开!】

堂堂圣女,而且还是一个花季少女,肯定忍受不了被一个魔王调戏,艾丽娅气得满脸通红,猛的转身向后一砍。魔王被砍成了两半,然后变成了残影逐渐消失。

【出来!洛贝给我滚出来!你的下属已经被我的同伴击败了,打倒你也只是时间问题,在全军覆没之前投降才是明智之举。】

【哎哟,小圣女,小时候还是那么天真无邪,现在彻底沦为了教会铲除异己的道具呢。不过,就凭你们的那点力量威胁我可没有用。】

我现出原形,啪的打了一个响指,左边和右边同时出现了裂缝,走出来的是我照顾我生活的魔族女仆,黑发的是蕾娜,金黄发的是莉莉安。她们将手上的东西扔到圣女面前,便消失了。咚,咚,东西沉重地砸在地板上,仔细一看,那是两个深受重伤的人类女孩。

【你的两个祭司似乎没有你想象中的可靠呢。】

艾丽娅看了一眼自己的伙伴,全身上下都是伤痕,鲜血染红了原本雪白的长袍,似乎还剩下一口气。

【还要打下去吗?再不为那两个人类治疗,她们可就没命了哦。不如带她们两个回去,今天我也陪你们玩够了,就大发慈悲放你一条生路,如何?】

【不可能!我代表了人类最强,不可能退缩!今天,我必须铲除你这个人类公敌,只要你不在了,只要将魔族消灭了,人们的生活才会安全,国家才会繁荣,就算是牺牲……牺牲她们也要打败你!】

艾丽娅握紧手中的剑,闭上眼,颤抖地说完最后那句违心的话。

【既然这样,那我先把她们杀了再和你玩吧!】

本想放她们回去再磨炼一下,这样才更好玩,这小圣女却不领情。那就让我推你一把吧。

我凝聚魔力在手上形成一个被一条条黑色闪电包围的法球,扔向那两个奄奄一息的人类。

不出所料,艾丽娅毫不犹豫的挡在了那两个人类前面承受了法球的全部伤害。

【啊……啊~!】

法球爆发出的黑色闪电缠绕在艾丽娅身上,灼烧着她的全身,艾丽娅也因为承受难以忍受的疼痛而发出一声声的惨叫。

不久,雷电法球消失了,那两个将死之人没有受到波及,而圣女则单膝下跪,身上的铠甲已经报废,凭借插在地上的破魔剑勉强支撑着身体,大口大口的喘息声连我也能听见。

【做不到!我做不到……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做得到?】

受伤的艾丽娅带着哭腔轻声地说。

承受住魔王随手一击的艾丽娅此时此刻脑子里不是带着伙伴逃走活命,不是打败眼前的魔王,而是对自己愿望永远无法达成的绝望,深深的绝望。

五岁的时候,父母在战争的迁移时候感染了病毒,因病去世,与八岁的姐姐相依为命。教会收留了她们,随后又因为自身的特殊体质,被教会选为击败魔王的勇者后补。

教会用姐姐的性命威胁她,强迫她接受那些所谓的天神赐予的力量。那是将现成的魔法变为灵力直接打入人的身体,这样人可以不用学习和训练便可以使用这个魔法。这种魔法说到底就是将魔法本身变为自己灵魂的一部分,变成了与生俱来的东西便不用学习也可以释放。

但是天下哪有那么好的事情,强行扩充灵魂的大小那是无比的疼痛,艾丽娅也不记得自己多少次因为没忍受住疼痛而休克了。同时,灵魂被一层护膜包裹着,灵魂增大,护膜就要变稀薄,要是出现了缝隙,灵魂就会慢慢流失,最后只剩下一具只会呼吸的肉体。

教会收集的数百名孩童,到最后能上战场不过寥寥几名,艾丽娅也是其中一个。

教会承诺,只要能击败魔王,她们和自己的家人都会自由,但是,失败的结果就是将圣女和与她有关的人全部清除,然后开始下一次圣女炼成计划。

如今人类已经攻占了数座魔族的城池,自己也来到了魔王的城堡,本以为就算受重伤甚至死去,能把魔王打倒,无论是姐姐还是之后的人也不用再承受痛苦,但是!但是眼前的敌人根本不是人类可以打倒的存在,我的所做的一切毫无意义,我的希望,我的自由,从最开始,就根本……根本不存在!

艾丽娅想到这里,泪水缓缓的流了出来,一滴又一滴打在地上,那是对自己弱小的愤怒之泪,也是对自己无法反抗命运的无奈之泪。

正值青春的她,本该享有家人的关爱,享受与朋友玩乐的喜悦,本应该穿上漂亮的衣服,过着一个平凡少女应有的生活。

可是战争夺走了她的双亲,教会也用刀架在她唯一的亲人的脖子上威胁她。每一天承受撕裂灵魂的痛苦,只为了打倒魔王的那一天,回到姐姐的身边,过上普通的生活。

如今,希望破灭了,或者本来就不该有希望,打倒魔王这种事情,那是没见识魔王真正实力前的幻想罢了。

我看着这个已经忘记自己身份和目的,只在那流泪的圣女,非常的无奈。

作为魔族的王,我必须展现自己绝对的实力和冷酷残忍的一面,但是曾经的我也是个人类,即使已经变为了魔族,那种所谓对弱者的怜悯还是难以根除,而且也知道眼前的圣女不过是被教会利用的道具罢了。怎么办呢?

我一步步走近正在哭泣的艾丽娅。

【小圣女,怎么?作为人族的最强,打不过就哭吗?】

让你之前那么嚣张,放过你之前先让我嘲讽一番吧,等到你被我贬低成一文不值连杀掉都没必要的废物再放你走,这样既显示我的冷酷,又显示我的强大,完美!

【杀了我吧。】

【嗯~?】

【杀了我吧,我还没有打败你的力量。】

【这么说,你已经彻底放弃挣扎了?】

【对不可能的事情还怀抱着希望,那不是很愚蠢的事情吗?】

艾丽娅抬起了,用还挂着血丝的嘴给了洛贝一个微笑,但是那不是快乐,双眼的神态展现出来的是无比的绝望。

这就是所谓的黑化吗?我不禁感叹。

【我听说你有个姐姐,你死了的话,她的结局你知道吗?】

听到自己的姐姐,艾丽娅眼睛突然睁大,不甘心地握紧了拳头。

【我知道哦,防止走漏风声,她会被教会杀掉的。我知道的……知道的,我都知道的……】

眼泪再次一颗颗的从眼角流出。

【但是……但是没办法不是吗?我也想自己能有正常人的生活,我也想她能好好地活着,我也想回到她的身边,我也想自己有能力保护她!这些我都希望能做到啊!但是……但是没办法不是吗?不管是教会还是魔王我都没有力量打倒,在绝对的力量面前,弱者能做的只有无条件的服从。魔王洛贝,你说我能怎么办,这片土地,这个世界,已经……没有我的容身之所了。】

人在绝望之际,之前压抑的负面情绪便会释放出来,让人变得胆小怕事,喜怒无常又容易放弃之前珍爱的一切。但是在此刻有人能提供帮助的话,便会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不愿放手。

我改变注意了!教会,我很早就对这控制人精神,不服从就铲除的邪教看不惯了,这次我就来个借刀杀人吧。

我半蹲下,用两个手指握着艾丽娅的下巴让她的眼睛看着我。

【小圣女,如果我能给你摧毁教会,拯救你姐姐的力量,你说你能给我什么呢?】

听到这,艾丽娅的双瞳恢复了些生气,但是又瞬间消失了。也对,相信一个魔王对一个将死的人类说的话,不是很可笑吗?

【如果魔王大人能给我这样的力量,我可以将身心效忠于您,永不背叛!】

身为人类圣女的艾丽娅,说出了效忠魔族的话。虽然有气无力,却又不夹杂着丝毫犹豫。

【哈哈哈,说的好!没有丝毫犹豫,我喜欢。】

我心想,这小圣女,总算是做了一件大胆又正确的事情呢。

【既然你已经答应了,那就来签订契约吧。】

我取了一点艾丽娅的血液,准备开始签订血契。

【主人,你真的要为了一个不起眼的人类签订血契吗?还请主人三思。】

这时,我的女仆突然在我身后出现,企图制止我的草率行为。

【啊,原来是蕾娜啊。无妨,这个小圣女的灵魂是至今为止我见过最美的。况且,这也是一场很有趣的游戏不是吗?】

【既然主人这样说了,我也不再阻止了。】

蕾娜向我鞠了一躬,随即转过身去,对着艾丽娅。

【不起眼的人类,主人对你的恩赐是你耗尽一辈子运气也得不到的东西,如果让我发现你背叛了主人,不管你逃到天涯海角,我也会将你抓回来,让你知道被背叛血契的下场】

说完,蕾娜便像融入空气中一样消失了。

我怎么感觉刚刚的语气中不仅仅包含了对艾丽娅的警告呢。

【好了,现在让我们开始吧】

【那个……】

艾丽娅欲言又止。

【有什么事就说吧,反正订下契约后你也不是外人了。】

【这个契约有什么用吗?你的仆人好像很在意。】

【你说血契啊,这个契约就是让我和你形成一个魔力回路,简单来讲就是你可以使用我的力量。】

关于蕾娜和莉莉安跟了我六百多年我才和她们签订血契这件事,我是不会告诉你的啦。

我割开自己的手指,让我的血液和艾丽娅的血液融合在一起,然后启动了血契魔法阵。

【吾之名为贝尔斯·洛贝,吾以吾之鲜血起誓,与人族圣女艾丽娅签订血之契约,与之共享灵魂,给予其力量与辉煌!】

念完一大段咒语之后,融入了我和艾丽娅血液的血球飞到了艾丽娅身上,融合了进去,一瞬间艾丽娅的伤口全部愈合,耳朵也变成的精灵的形状。此刻的艾丽娅,一头银白的长发,粉嫩的皮肤,修长又雪白的大腿,加上那精灵的脸,着实让人心动。

【小圣女,现在变得更加漂亮了啊,还是应该说有点妖娆了呢。】

【魔王洛贝,请不要这样调戏我,虽然我答应效忠与您,但是我也有我的尊严。】

【好好好,圣女的尊严可是很珍贵的,我会注意的。】

说话的同时,我走上前去,从背后轻轻抱住了艾丽娅,把头凑到耳边。

【但是刚刚你好像说身心都效忠于我,那么身心既包括精神上的忠诚,也包括……你说是不是?】

【我知道了啦,魔王洛贝。】

【魔王洛贝?我怎听着这个觉得有点不对呢?】

【主……主……主人。】

艾丽娅的脸颊逐渐泛红,说话也开始不利索了。

这小圣女真的是内心都写在脸上了。哎,不过也是,获得再强大的力量,其实也不过是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罢了。

【既然觉得不好意思,以后就叫我洛贝吧,这样总可以了吧?】

【是,洛贝大人。】

【那么是不是有点表示呢,小圣女?】

【我知道了,知道了,哼!表面上是个冷酷的魔王,其实内心还不是一个好色的混蛋。】

艾丽娅走到我身边,踮起脚尖,在我脸颊上亲了一口。

突然,我一只手揽住她的腰,另一只手轻轻抬起她的下巴,四目对视。

【可是,正是这样一个混蛋魔王才能给你最想要的,不是吗?】

艾丽娅没有挣开我的怀抱,只是转过头去,借以掩盖自己的害羞。

忘了告诉小圣女,血契如果是异性签订的话,力量弱小的一方会对强大的一方产生爱慕之情,而且时间越长越为强烈。告不告诉她好呢?

算了,等下个机会吧,如果只是灵魂美丽,没有头脑,也不过是一个供人观赏的花瓶,变成只会言听计从的道具或许是个不错的结局。

【好了,该说正事了,血契已经完成了,感觉如何?】

我放开了艾丽娅,回到了王座前,用时间魔法修复了王座。

【感觉全身都充满了魔力,而且回路也很舒畅。之前在教会里受的旧伤也感觉不到了,有一种脱胎换骨的感觉。】

艾丽娅边看着自己的身体边兴奋地回答。

【嗯,脱胎换骨的感觉啊,形容的不错,你确实已经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了,现在的你,已经是精灵族的了,以前在教会的时候灵魂受伤的地方也修复了,而且无论是力量、寿命还是魔力都有了质的提升,而且血契还能让你动用我的魔力,可以说,你现在站在了一个人类已经无法匹敌的地方。】

【你需要的力量已经得到了,那两个受伤的同伴我已经治疗了,那么我该说说我的条件了吧?】

【是,洛贝大人请讲。】

【当然,这些要求你可以在救出你姐姐,安定了生活之后再执行。】

【首先,我需要你铲除现在的教会,我不想再看到有人成为教会统治世界的道具。】

【是,我一定会将如今的教会和与圣女炼成计划有关的人全部从世界上消失。】

【然后,我需要你独自建立一个国家,统一这片大陆,而你作为国家的王,引导他们走向繁荣。】

【可是……魔族和人类还在战争之中。】

【还记得你一开始说的话吗?只有消灭了我们,人类才能安全生活,城市才能繁荣。】

我略带挑逗地对艾丽娅说。

【那并不是我的本心!那是……】

艾丽娅慌忙的回话。

【无妨,我并不在意。】

【但是我对你的话很感兴趣,我会让魔族不再出现在人类面前,也就是让出这片土地让人类自由发展,土地争夺问题解决了,人类和魔族的战争自然就停息了。】

【洛贝大人,既然要人类自由发展,为何又让我建立一个国家统领人类呢?】

【艾丽娅,现在魔族和人类在交战,你觉得现在的人类团结吗?】

【我觉得现在的人类是前所未有的团结。】

【你觉得为什么呢?】

【我认为是因为他们在和魔族作战。】

【没错!因为现在的人类有一个共同的敌人,而且还十分强大。无论是作为国家的王,还是教会的教主都想将魔族铲除,所以人类这一百多年来虽然战火连篇,但是却前所未有的团结。

但即使这样,依然有许多人饿死冻死,弱小的人无论在什么时期都不能掌控自己的命运。】

【如果魔族消失了,你觉得人类会变成什么样呢?】

【我觉得人们会抢夺土地,矿产这些资源,战争不可避免,死伤难以估计。】

【无论最后哪个国家取得胜利,人民也只会成为君主和贵族压榨钱财的道具,这并不利于人类文明,特别是魔法研究的发展。而我,希望有一个全新的国家来取代这种循环,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洛贝大人,我会做到的。】

【今天的事情需要保密,如果人类和魔族合作被外人知道,少不了各种打着正义旗号的人来追杀你。

对外界你就这样宣传:今天,圣女艾丽娅击杀了魔王贝尔斯·洛贝,结束了与魔族上百年的战争,但是圣女因为伤势过重,在离开魔王城路上离开人世。只要言论传开了,而你又不再出现,人们自然而然就会相信。

今后,圣女艾丽娅不复存在,你今后在外界的名字就叫雪色妖姬。】

【是,雪色妖姬定会圆满完成任务让您满意。】

我高兴地期待着这场游戏的开始。一个种族的崛起究竟能给我带来什么样的快乐呢?小圣女,可别让我失望了!

【好了小圣女,我需要一段时间来处理回收的魔王军,而且魔族势力消失,东南部森林里的精灵肯定会借机开拓领土,没什么事的话就带着你那两个同伴离开吧。】

【那个,洛贝大人,我能问个问题吗?】

【你是想知道为什么身为魔王的我肯帮助作为人族圣女的你,是这样吗?】

【是,非常抱歉,我到现在都不明白,您给了我想要的力量,还让我建立一个国家引领人类,但是您让我做的这一切我看不到您有什么利益。还请洛贝大人回答!】

【呵呵哈哈。】

我发出了轻轻的笑声,同时也感到欣慰。

【如果你这么就走了的话,估计我也只会把你看成被力量冲昏头脑丧失判断力的人了。不过还好我没看错人呢。】

【确实看上去要求你做的事情我没有利益可言。第一个理由就是我玩腻了。

魔族和人类的战斗持续了上百年,你知道为什么人类可以被我们收买,作为内奸,但是反过来却不行吗?】

【洛贝大人,是因为魔族对人类的贿赂不满意吗?】

【贿赂不满意啊,答对了一半吧。

给你点提示,你和魔族战斗时,你有没有什么发现呢?】

艾丽娅闭上眼睛,开始回忆在战场上与魔族厮杀的场景。

【我感觉魔族好像没有听从任何人的指挥,也没有领导他们的统帅,完全是独自在战斗,每次击退敌人后也不会追击,被杀的时候也没有任何痛苦的表情,就好像……】

【就好像是被人操纵的道具一样对吧?】

我坐在王座上,露出自信的笑容,深红色的眼球看着略带迷惑的小圣女。

看到魔王的表情,艾丽娅似乎明白了什么,整个脸都阴沉下来。

【为什么?洛贝大人,为什么你要这么做?每一年死在战场上的人可是数以万计啊!我的父母也是因为逃离战火,病死在路上……

既然那么大批的魔族都只是你制造的傀儡,您占领土地并不是为了生存,那你为何还要挑起战争?你没考虑那些因为战争死去的人也有自己的家人吗?杀人就真的这么有趣吗?】

艾丽娅盯着洛贝咆哮到,语气里充满了愤怒。至亲被杀害,即使杀手是主人也不可能饶恕。

【小圣女,我不否定杀戮可以让我兴奋,残暴本就是魔族的天性,但是用自己的能力捍卫自己的领土有什么错误的地方吗?】

【自己的领土?可是那些地方都是……】

【教会跟你们说的吧,那些地方本来是人类的居住地,一百多年前有一位嗜血成性的魔王杀光了当地居民,强行占领了这片土地,之后人们为了收复失地,和魔族进行了上百年的战争,直到今天战斗还未结束。

但如果我说那都是教会和那群贪婪的统治者为了这里庞大的金矿和魔石共同编制了这样一个弥天大谎,你会有什么感受呢?】

【可是,人类的历史上明明记载着这些东西,怎么……怎么可能会是假的呢?】

这次艾丽娅的语气没有那么尖锐,反而带有一丝犹豫,很显然她的内心已经开始动摇。是的,仔细考虑一下,如果魔王洛贝真的是侵略者,真的想要侵占这片土地,那又何必与人类征战上百年,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或许只需要一击就能毁掉一个城市。

但是艾丽娅仍然不想去相信,不想去面对人性贪婪阴暗的一面,不想去接受自己人族的统治者仅仅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就让士兵和人民成为牺牲品。

【人类的历史?那是谁在记录,又是谁在编写的呢?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是教会负责的吧。

然而现在教会和国王狼狈为奸,又有谁能保证这段历史是真实的呢?】

【可是!可是……就算这样,历史也不会这么轻易被改写。对的,这是假的!这是假的!】

艾丽娅双手抱着陷入混乱的脑袋,不肯接受真正的现实。被万人尊敬的圣女是人类的击败魔族的希望,手中握着的破魔剑代表着正义,可是到最后却发现,她的正义,她的信仰,不过是打着正义旗号的赤裸裸的侵略罢了。

她砍的每一个魔族都是守护家园的战士让人尊敬,而和她并肩作战的伙伴就算是受伤残疾,甚至阵亡,也不过是可恨的侵略者,不值得怜悯。

我站了起来,走到艾丽娅面前。

【让你一辈子不知道真相,将魔族视为自己的仇人,或许能活的轻松点吧。但是既然已经触及到了,我就让你看看吧,这一百多年战争的起源。精神魔法:记忆传输】

我把一百多年前的记忆传输到了艾丽娅的脑海里。

不久之后,艾丽娅冷静了下来,或许直面现实更让人懂得接受吧。

【洛贝大人,刚才我失态了,请原谅。】

【无妨,那么继续来解释我帮你的理由吧。

我刚才说,我玩腻了。虽然身为魔族,天性好战,但我不想侵略任何一个种族,也不想将人类灭族,迎接人类的侵略不过是活的太久了,想打发时间。所以自开战以来我从来没有侵略人类的领土,只是一直在防守罢了。

如今时间已经过了一百多年,这场游戏时间太久了,也该结束了。

况且人类侵略的这里理由已经不存在了,他们追求埋藏在这里的金矿和魔石早就已经被我全部转移到我的虚空之中。

最重要的一点,我也很好奇,这一百多年的战争,人类诞生的最强战士就是小圣女你了。我在想如果在和平时期,会不会诞生更加强大的战士。

所以我帮你的第一个理由就是开始一场全新的游戏,之前是战争和破坏,这次是和平和发展,我看看到底人类的能力在什么时代下能发挥到极致,又或者说你就是人类的极限。】

【第二个理由是我感觉你的灵魂比任何人的都要美丽。】

【灵魂?这种东西真的存在吗?洛贝大人。】

艾丽娅不解的问。

【以你现在对魔法的理解程度,虽然通过血契的力量能使用对灵魂造成伤害的精神魔法,但是看不到灵魂的形状和色彩,确实很难让你相信呢。

不过无妨,以后有的是机会。去吧!你姐姐在等着你呢。】

【是,雪色妖姬定不会辜负您的期望。】

尽管对灵魂的存在还有着疑问,艾丽娅还是听从洛贝的话离开了魔王城,寻找多年未见的姐姐。

【出来吧蕾娜,莉莉安,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一直在偷听。】

我朝着一个空旷无人的地方喊道,蕾娜和莉莉安便显出原形,同时像我鞠躬表示认错。

【非常抱歉洛贝大人,我们只是担心那个不起眼的人类会对洛贝大人有威胁,并不是有意偷听。】

在我问罪前,蕾娜急忙解释。

【哦?难道我身为魔王的实力还不如一个人类?】

我加重语气,同时对她们施加精神魔法:威压。虽然我没有生气,但是我也不能放任下属随意破坏规矩。顿时城堡安静了下来,只听到蕾娜和莉莉安急速的心跳声。

【蕾娜,莉莉安还小不懂事,我可以理解,难道你作为姐姐也这样吗?】

【我……我们只是担心……担心那个狡猾的人类靠外表勾引洛贝大人,利用洛贝大人的善良而已。】

蕾娜吞吞吐吐地小声解释着。

啊!原来这两个人是吃醋了啊。也是呢,做我的女仆六百多年才签订了血契,小圣女和我接触不过半天便做到了。或许我现在应该做点什么,而不是责怪她们。

我走到她们面前,用手轻轻摸了摸她们的头。

【好了,我原谅你们了。不用担心,不管怎么样,你们在我心中都有无可替代的地位。】

【是,洛贝大人。】

两人红着脸小声回答。

距离艾丽娅离开已经过了好几个小时了,为了让人们相信魔王已经被圣女击败,我将我制作的魔王军全部回收,同时摧毁了魔王城。

【人类很快就会来到这里,留给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刚才你们也听到了我计划的一部分,接下来你们就是推动这场游戏的主角了。】

【首先是莉莉安,东南部的精灵们不久后肯定也会知道魔族战败的消息,他们可是和人类一样贪婪和狡猾生物,肯定不会将这片土地轻易让给人类,你去作为人类的使节和他们谈判,让他们安分一点,别打扰了这场游戏。

当然,弱者是没有话语权的,记得展现一下力量,必要时可以杀一儆百。】

【属下领命!】

【那么蕾娜,你去照顾一下那个小圣女吧,但是别让她发现。】

【这……】

蕾娜摆出一副不情愿的样子,或许觉得去帮助一个人类过于屈尊吧。

【可别小看了这个任务。艾丽娅是这场游戏的关键角色,但是她太单纯了,单独一人在充满着欺诈背叛的人类社会只有实力没有计谋,只不过是一个只会打斗的将而已,永远做不了统治的帅。而且明枪易挡暗箭难防,有你的保护,这场游戏就万无一失。最重要的一点,你也很想监视她不是吗?】

【洛贝大人,我定会完成任务!】

理解了我的用心之后,蕾娜总算心甘情愿的接受了暗中辅佐艾丽娅的任务。

【不要过度保护了,我希望再次见到她时,她的单纯只留给值得信赖的人。】

分别前,我紧紧地抱住她们。

【蕾娜,莉莉安,这次离别之后我就要进入沉睡了,再次见面便是百年之后。】

【洛贝大人,我会等着你的!】

两人带着哭腔同时说道。我轻轻拭去她们的眼泪,以示安慰。

【别哭,也不是永别。这次是最后一次了,当我再次苏醒时,我就有足够的力量保护你们。】

今天,这片大陆的一个势力魔族转瞬之间失去了踪影,人类经过了百年战争取得了最后胜利,历史也由战乱进入了发展。为了庆祝,人类将今天定为了抗魔胜利日,可笑的是他们在高兴地唱歌跳舞的时候,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命运,人类的历史,其实已经被一个叫贝尔斯·洛贝的魔王安排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