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从枫之桥出来之后,杯面和已经走了两天的返程路,即将回到村子了。虽然处理完了一件事情,不过无聊的山路使得二人都默默地走着山路,无精打采的。光是把脚从雪里拔出来就已经让他们感到疲惫了(想象一下在山中持续踏雪的感觉)。终于,杯面受不了这种死寂般的环境了,况且那天的太阳没有云遮着,这让杯面的心情好了不少。

“老师,我掉下去以后你去哪里了??”杯面快步追上泷村,在和泷村并排行走时问道。

“当然是急着找你了。不过你掉入墓穴里面之后瞬即就有尸鬼从山洞的入口来了,那数量可不是一只两只可以比的,我足足用了2块魔法石才彻底解决掉。在那之后我便立即开始四处寻如何进入你掉下去的那个洞穴了。我把那一带搜了个遍,别说入口了,连个像样的门都没找着。不过我先前倒是在失一郎给我的报告上看到过说枫之桥这里曾经埋葬过古代的士兵,所以我去往了最近的一个墓地,在那里发现了一个升降机联通的入口,下来后就到了底下墓穴。真巧发现那个丑陋的东西准备偷袭你,如果不是我赶得及时恐怕你就有危险啦,战斗的时候视野应该时刻注意周围啊。”

“已经很艰难了啦,我感觉围上来的尸鬼有几百只啦,而且又不是砍瓜,哪有那么简单。”

“你真应该庆幸那个让人恶心的家伙啥也不会还胆小的要死,只敢在一边看着。换做强一点的早就亲自上阵了。”

“嘿嘿,那得等下次咯···不过还是谢谢老师!”杯面由衷地说道。眼前他们已经可以看到村子中的钟塔了。

樱之村经过将近四个纪元的建设,虽然一直没有很大的规模,但是内部建设那是相当的完善,绝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种几栋茅草屋零散地落在一片空地上。石板铺就的路面整齐而又干净,蜿蜒分散开的路仿佛公园里的路一般,专为了让行走其中的人可以从任何角度欣赏到不一样的美景。方正的小屋静静地站在路的两旁,它们的主人可都是热情好客的善良人,曾经枫之桥还是出离峡谷的地方的时候,这里常常有许多旅人穿过村子前往枫之桥,好客的主人常常会用美食接待那些疲劳的人们。不过现在大路修成了,几乎没有人再从这里走了。只有山下帮忙送东西上来的人或者来村里做买卖的人给这里带来些许人气(村子里的人除了种田打铁基本上不太会别的了)。没年的雪月最后一天是一年中村子最热闹的。为了感谢平时樱之村的帮助,山下的村民们每年这个时候都会到樱之村来以烟火晚会的方式一起庆祝,那真是一个相当美好的时候,那时没有现在这么多噪音,还有许多美味的调料和食材(现在已经买不到了)烘焙出来的美食。不过这一年的夜晚对某些人而言可没有那么轻松了。

“所以这一次一个疑似活人改造而来的尸鬼都没有?”失一郎的语气中带着一丝失落。

“是的,全都是一些普通的尸鬼。说实在的,唯一碰到的一个像样的头头还是一个弱的不能再弱的,只敢躲在一旁放冷枪的家伙。那家伙与尸鬼除了同样让人讨厌,简直没有任何相似之处。”

“听你这么讲,和我的认知唯一能匹配上的就是黑暗之主了。”在听完泷村鳞栉讲完此次任务的全过程之后,夏樱如此说道。她是这群人中活得最久的,也是最有见识的。

“他不是早就被消灭了?”办公室里,除了杯面以外的人都不禁打了个寒颤(杯面还没听说过这个家伙)

“他···”

“黑暗之主是啥??”杯面好奇的提问打断了夏樱的话。

“啊,你还不知道他呢。他的故事会有些恐怖啊,你愿意听听吗?”夏樱摸摸儿子毛茸茸的头,微笑着问到。

“快说快说!!”此时杯面认为这个黑暗之主就和以前听到的一些杀人越货的强盗或者邪恶的怪物之类的玩意儿有关(他压根没把底下墓穴里的那个兜帽男放在心上)。

“黑暗之主又叫魔君加琴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人了。他原来是个出生于‘战国时代’的人类,(那时世界上有许多国家,他们之间为了领土,财富,资源发动了许许多多的战争,所以那段历史被称为战国时代)。相传他曾经是大陆西边一个富庶国家的国王,在他还是人类的时候他是一个精明而又强壮的巫师,利用自己的智慧保护着他的子民。不过当他年迈时,他开始畏惧死亡,他害怕失去自己拥有的一切。为了寻找永生长存于世界上的方法,他触碰了不该触碰的东西——他学习并钻研了黑魔法。经过数十年的时间,创造了许许多多像尸鬼一样邪恶的东西,同时他的黑暗力量也强大到无与伦比。这使得他对于自己所拥有的东西愈加感到不满足,他渴望统治这个世界,拥有世界上的一切。于是他联合了亚人(那时亚人地位卑贱,地位类似奴隶)和其他像他一样贪婪堕落的人发动战争。人类,精灵,矮人被迫团结起来与他对战。最终在卢比斯平原一战中彻底击溃了加琴那和他的军队。不过相传加琴那并没有死在那场战斗中,有人说他临死前跟加娜丽丝女王做了一笔交易,用他的国家全部的财富和他所有的知识换一条命,于是加娜丽丝只是破坏了加琴那的躯壳而让他保留了灵魂。不过这件事无从考证,而且后面很长一段时间再也没有任何邪恶骚扰世界了,所以人们也就认为黑暗之主已经彻底死了。不过我倒是听说在有些偏僻的地方时常有一种黑色的力量让生命厌恶。如果真的是黑暗之主回来了,那事情就会很麻烦了。但不管怎样,在面对与黑魔法有关的一切时都不应该掉以轻心,应该在他们培养起自己的势力之前将其解决掉,时间越久对我们越不利。”

“破坏躯体是什么意思?”杯面好奇地问到,“没了身子还能活?”

“这正是加琴那的恐怖之处,他发明了一种黑魔法,可以将使用者的身体渐渐腐蚀掉而使他的灵魂得以存留。这些魂魄可以寄宿在任何没有生命的东西上面。普通的武器对他们而言是没用的,只有用被高等精灵的魔法浸洗过的武器才能从根本上解决他们,比如你的这把战阵就属于其中的一把。”夏樱回答道。

“呜哈,那么就是说只有我才可以杀了这个黑暗之主?”杯面把刀拔出在空中挥舞,仿佛黑暗之主就在他面前引靖受戮。

“那杯面还得更加努力啊。光是有有好的武器可不够喔,好的武器只有在真正的强者手中才能发挥出最强的作用。”

“好!我一定会变得超级强大的!”杯面在大声作出回应的同时没有停下手中挥舞的刀。

“要把这心愿化作行动力哦。母亲相信你一定可以的。”夏樱不顾旁人地释放出她热烈的母爱。

“还真是为充满热情的母亲呐。”泷村鳞栉和霞雾失一郎笑着互相确认到。

“那么,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呢?现在我们掌握到信息和线索实在是太少了。而且在处理像黑魔法这方面我们实在是缺少经验,我过去虽然碰到过使用黑魔法的家伙,但是也为数不多。既然敌人有可能是黑暗之主,或是有与他实力相似的人——虽然很不希望是这样,但既然存在这种隐患就不能忽视。万一真的是黑暗之主,而且像你说的,普通的武器根本伤害不了他,这自然也包括我们的武器在内,我们该怎么应对呢?让杯面去对付那种级别的家伙显然不现实。”

“的确如此。不过你是不是忘了妾身的存在呢?”夏樱歪着头调皮地眨眨眼,美丽的仿佛秋天温润的菊花一般令人陶醉,失一郎和泷村都不禁看得有些入迷,“虽不曾直接与加琴那战斗过,不过妾身也是从神居住的岛随高等精灵过来的,他们的魔法妾身大都还记得。如果没有那些军队的话,恐怕加琴那直面妾身的时候也会警惕哦。”

“哈,一把年纪了还像个小姑娘一样啊。”三人中外表年纪最大的泷村叹了口气,“明明我还大得多···”泷村小声嘀咕到。

“我听到了哦!!!”一股黑色的气息从夏樱的背后缓缓升起。虽然脸上的笑容依然保持着,不过弯起的嘴角和笑得眯起来的眼睛中满是杀气,让人胆寒。

“我也就是随口说说的啦哈哈哈,···今天晚上的烟花大会还得我主持····我先走了哈,哈哈哈,你们等会可以来看哦。哈哈哈,哦,杯面,要一起去吗可以顺便吃点烤肉什么的?”泷村僵硬的面部肌肉努力挤出一个滑稽的笑容,顺便叫上杯面缓解一下尴尬。

“好啊,我正好饿了准备去吃点烤肉的说。母亲,我先跟老师一起去了!”

“玩得开心哦!”夏樱背后黑色的气息此时已然散去,与平时并无二样。

“那一起走吧,晚了可就没咯,我都流口水了。”每年祭典的烤牛肉从来都是大受欢迎的美食,常常供不应求。

“老师也是个贪吃鬼啊”杯面嘲讽道。两人说着走出了走出了办公室。

“哈,果然女人的年龄是不能提的秘密啊。”到了办公室外泷村咂了咂舌,轻声嘀咕着。

办公室外,人们正围着火堆欢庆,享受着欢快音乐,美食和齐聚的热闹。虽然最近出现的尸鬼让人们有些许不安,但是樱之村派遣的护卫依然让人们感到安心不少。所以他们发自内心的笑容上没有半点阴影与愁苦。

“这样的快乐还能有多久啊。”失一郎看着窗外,对飘忽不定的未来表达了自己的不安。

“目前对于他们而言最大的问题还是在于尸鬼吧,情报不足的情况下我们也采取不了什么行动。既然如此,何必在这里愁眉苦脸的呢?还不如好好享受这片刻的安宁与愉悦。不是吗?走吧,一起出去看看泷村的烟火,不知道今年的会不会比去年的还好,那可是我看过最美丽的烟花了。”夏樱如此回答失一郎,但她的内心同样对于这类麻烦事情感到厌烦,只是没有过度地表达出来。虽然心烦,但时间从来不等人,眼前的美好并不会因为无人欣赏就减缓它消逝的步伐,因此即使有重重困扰和烦恼,也要注视着周围的美景。既不能忘记手中勺里的油也要看到周遭的美丽,这便是每个人生活在世界上应该做到的。

美好的时光在篝火跳跃的火焰中随着人们的欢快流逝远去。不知不觉中,谢幕的烟花也已经完全消散了。山下的村民们在樱之村武士的保护下回到了各自的村子,新的一年已然开始了。我们的杯面也迎来了他人生的第十六个年头。

“我说啊,杯面。等今年的事情处理完了,你就离开村子吧。”在已经熄灭了的篝火旁,泷村仰望着繁星点点的天空说到。

“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教你的了。你已经学会了作为一个浪人应该掌握的东西,剩下的只有靠自己研习和揣摩。你已经有了抓住梦想的机会和能力了,只管去做吧。”

“呃······”杯面并没有立马回答泷村的话语,而是在细细地思考着。他并不确定自己到底该怎么做,在陷入沉默良久之后,杯面开口了。

“我到底该做什么呢,老师?”我总感觉一点头绪也没有。虽然说父亲总跟我说漂流就是他人生唯一的事情。但说实在,像父亲那样漫无目的地到处冒险漂泊并不能帮助到这个世界的吧。到最后甚至被他人给欺害致死,我到最后如果落得这样一个下场该怎么办呢?”

"这个我也不好回答你啊,杯面。有的人也许注定是这样壮志未酬的吧,也许你父亲属于这类人,但他绝对不是一个碌碌无为的人。你的父亲是一个很伟大的人, 他的大名四族中许多贵族与君王都有所耳闻。他帮助到了许许多多的人,有的是保住了钱财,有的是保住了性命。在那段欺骗之前,你父亲拥有许许多多的友谊。总而言之,既然你决定这条路了。即使因为迷惘,困惑,伤痛而被迫停歇,也不要放弃。你要咬紧牙关,倾听心灵的声音。心会告诉你该怎么做的。如果你不知道该怎么走的话,"泷村掏出了一枚金色的硬币,“就用这枚古钱吧。正面代表是,反面代表否。但是大部分情况下,你要尽力自己拿决定。”

“emm···”杯面接下了硬币,依旧在思考着自己一片迷惘的前程,不过他决定了。等这次的事情彻底解决了,就出发启程。

“我要抓紧时间多多练习一些啊”杯面心中暗下决心。

樱花林中,传来几声孤寂的乌鸦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