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个出口?”

也就是说,戈尔巴森林里的魔物,是来自这个遗迹的另一端连接着的某个地方?

这个结论也并不是没有道理,不如说,除此之外,尼娅还真想不出有什么其他的原因能够造成这种非自然的现象。

“当然,这也只是我的猜测。”顿了顿,伊莲恩又接着说道:“小妹妹,不管你是因为什么原因来这儿,等我任务完成、我们拿到你想要的东西之后,你最好乖乖地回迪亚斯,不要再靠近这个遗迹,也不要再靠近圣·奥斯维纳帝国的边境了,好么?”

(为什么)三个字尼娅并没有说出口,因为她隐隐约约地察觉到了伊莲恩话语中的深意,“不要再靠近这个遗迹”的理由当然是因为危险,关键是“乖乖地回迪亚斯”以及“不要再靠近圣·奥斯维纳帝国的边境”这两句,回想起来,就算是住在作为两国贸易枢纽点的安多哈尔城,尼娅也不曾见过除人类以外的其他任何种族,这一点不可能不奇怪。

这个国家,好像并不接纳其他种族。

何况是与魔族混血的混魔种......会把她错当成迪亚斯的人也合情合理。

但是,一想到这儿,另一个疑惑便在尼娅的心中升起。

“能,能不能把剑给我看看......”尼娅缩在伊莲恩的怀中,小声请求道。

“嗯?对武器感兴趣吗?”伊莲恩一边说着,一边把佩剑递到了尼娅的手上。

尼娅当然不是对武器感兴趣,只见她轻轻地抽出一段剑刃,就着圣光术的光芒,盯着剑刃上印着的脸庞看了又看。

没想到,那张原本再熟悉不过的脸此刻却带着无法形容的陌生,她的双眼,从深邃的蔚蓝色变成了血液般的赤红色,头发也从柔和的天蓝色变成了仿佛能吞噬一切的暗黑色,这是魔族的特征,只不过她头上并没有长角......

啊......原来如此,所以才是混魔种。

骑士......

混魔种......

暴乱......

为什么会有种既视感?尼娅感觉,在自己记忆的深处,存在着一些被掩盖的东西,正在渐渐浮现出轮廓,如果她再努力点去回想,会不会变得更清晰呢?

是...什么?

她到底忘了什么?

她是谁?

她为什么会变成那个样子......

被玛丽跟凯伊收留之前之前...她在哪...?

莫妮卡......

这是谁?

她的脑海里为什么会出现这个名字......?

头......好痛......

尼娅想努力找回失去的记忆,但身体却在不停地阻止她继续思考下去。

伊莲恩很快察觉到了尼娅的异样,慌忙问道:“怎么了?身体痛吗?是不是伤口裂开了?”说着,便蹲下身子打算将尼娅放下来。

尼娅一下子便被伊莲恩温柔的声线给扯断了思绪,轻声回道:“我没事,刚刚头有点晕,现在已经好了......”

“真的?”伊莲恩有点怀疑地问道。

点头。

“没在逞强?”

摇头。

“嗯——行吧,姑且先相信你,要是不舒服的话要老实说哦。”伊莲恩一边说着,又把尼娅给抱了起来,继续往地图上的标记点前进。

如果只是按照地图上画的那样的话,这个遗迹貌似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伊莲恩跟尼娅很快就来到了最北边的密室,说实话,跟外边那个深的吓人的楼梯实在是很不搭调。

然而,这个遗迹却用实际行动证明了它们很搭调。

就当伊莲恩抱着尼娅踏进密室的那一瞬间,地面上便突然出现了一个散发着昏黄色光芒的法阵,两人还没来得及反应,唰——地一下,视线一闪,本来背对着密室入口的两人就变成了正面对着入口。

伊莲恩立马拿起那张地图看了看,果不其然,那地图早已换了一个模样,虽然同样是描绘着遗迹内的结构布局,却跟刚才完全不同,闪光点的标记也由上方挪到了左下方。

这哪里是个遗迹?分明就是个迷宫!

“可恶!”

伊莲恩咬牙喊道,将自己的佩剑往地上使劲一插,那剑竟带着剑鞘一同镶进了地下。

一瞬间的激动过后,伊莲恩又立马冷静了下来,跟尼娅解释道:“不好意思,我只是担心我的部下,我没想到这里面竟然还有这种机关,他们没有地图指路,肯定凶多吉少,早知道、早知道就不该让他们分头行动的......”

“我们继续前进吧,说不定能在哪遇到他们......”

听罢,伊莲恩温柔地笑了笑,说道:“也对,在这里干着急也不是办法。”

尼娅不由自主地挪开了视线,都怪那笑脸过分耀眼,她害怕自己盯久了会脸红,那感觉真的很奇怪。

随着两人的深入,周围的窸窣声开始变得越来越多,尼娅知道,在圣光术光芒的外面,肯定有数不清的黑影在盘旋着,这些没有实体的家伙除了怕光之外,她实在是找不出什么其他弱点来了,回想起来,依旧是一阵后怕。

伊莲恩借给尼娅的吊坠,一定是一个十分厉害的宝物,因为,这才走了几张地图的迷宫,尼娅便感觉不到身体有任何疼痛的地方了,虽然可能没法变得焕然如新,但简单的活动肯定是没有问题的,于是,尼娅便提议伊莲恩放她下来让她自己走,毕竟这样老麻烦人家抱着也怪不好意思的。

大概是在地图变换第八次的时候,两人听到了一阵惨叫声。

“阿利亚!”伊莲恩惊呼,刚跨出去一步,便立马停了下来,只见她回头盯着尼娅,眉头一皱,举起了手中的宝剑,大声喊道:“炼阳之刃!”一瞬间,那把宝剑便散发出了刺眼的光芒,将这个狭小的空间染成了白茫茫的一片。

“匕首借我一下。”

尼娅在光芒之中被迫闭上了双眼,只听见伊莲恩急促的一声,她腰间的匕首便被抽走。

给尼娅留下光源之后,伊莲恩用最快的速度冲了出去。

阿利亚的惨叫声只停留了片刻,而且......只听到了她一个人声音,伊莲恩有种不好的预感,并且,没有后续的声源,伊莲恩只能凭借着那一丝残存的记忆寻过去,如果不快点的话,圣剑上注入的魔力耗尽,留在传送点的尼娅也会有危险,她必须跟时间赛跑,每一秒都不能浪费。

思索间,伊莲恩穿过了一条狭窄的横道,来到了两条通道交叉的十字中心,这地方不但狭窄,连高度也很低,仿佛......是刻意让人无法行动自如一样......想到这,伊莲恩立马警觉了起来,用“魔力感知”强化了自己的感官。经历过无数战斗的伊莲恩,早已锻炼出了超乎常人的五感,如果再加上魔力辅助的话,往往能察觉到一些细致入微的东西。

比如,从她左侧通道里传来的水滴声......不对,跟水声不太一样,这声音更为粘稠。

“闪光术。”

伊莲恩召唤了一个光球,朝水声的方向发射过去。

光芒所及之处,地面与墙壁上尽是血迹。

最后,伊莲恩看到了水声的源头,是一具被剑钉在顶部石壁上的尸体,看不到长相,但是伊莲恩认识那把剑,毫无疑问,那是阿利亚的佩剑。

这个结果伊莲恩虽然早有预料到,可到了亲眼确认的时候,还是难以抑制心中升起来的悲伤感。

按理来说,伊莲恩应该过去将属下的遗物带回去给她的家人的,但是,她现在完全无法放松警惕,因为,从阿利亚身上滴落下来的东西,并不是血,而是一种黑色的不明液体。

失去魔力供给的圣光术并不能维持多久,伊莲恩很快就失去了通道的视野,不过,那液体滴落的声音依旧清晰,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忽然,水滴声骤停。

不好!

意识到事态不对,伊莲恩慌忙喊道:“女武神!”一瞬间,她体内的魔力便上升了数十倍。

“女武神”是一个十分恐怖的技能,不管是于敌于己,这技能虽然能提供极高的爆发跟身体能力,同样的损耗也大,直白点讲,大概就是将未来一段时间体内将会产生的魔力提前使用,然后进入极其虚弱的状态,绝对是一把毫不留情的双刃剑。

但是,伊莲恩的判断绝对没有错,她别无选择。

她的属下之中,阿利亚可以算是最强的了,即便如此,依旧是落得这副惨样,能做到这种程度的怪物,容不得她半点儿的掉以轻心。

唰——!

有什么在空中穿梭的声音,以及,液体溅落在地上的声音,如此反反复复,速度极其之快。

跑肯定是跑不掉了,伊莲恩深知,即使她用上最快的速度,也不可能甩开那东西。

唰——!唰——!唰——!

伊莲恩将所有的感官都集中在了耳朵上,就在她与那怪物接触的那一瞬间——

“弦月斩!”

一道盈盈的白光一闪而出,在这狭小的通道中留下了一道长长的疤痕,不过,也仅仅只是斩到了地面而已。在圣光术之下,伊莲恩可以清楚地看到,那黑乎乎的液体怪物在靠近匕首刀刃的时候,竟然把自己迅速地分成了两半,躲开了攻击,随后便撞到了旁边的墙壁之上,没了踪影,只留下一滩黑色的印记。

既不怕光,又打不到,啧,麻烦的家伙。伊莲恩摆正架势,丝毫不敢放松警惕。

由于久久不见那怪物的下一轮攻势,伊莲恩便打算尽快离开这个地方,可是,就在她手放下来的那一瞬间,她便听到了墙壁的石缝中传来的细微声响,慌忙身子一侧,手摁在地上翻了一个身,这才躲过那瞄准着心脏的一击。

这家伙居然会思考!

跟那黑雾不一样,这东西居然知道瞄准要害,还知道等人放松的那一瞬间来偷袭,明明是一滩水,这可一点都不好笑。

到底,是谁建造了这个遗迹?这些奇怪的东西又是来自哪儿?

可惜,那怪物并不打算给伊莲恩多余的时间去思考,在两次进攻失利之后,这家伙也就不打算来暗的了,开始从各种角度的墙面里发起进攻。

在“女武神”的帮助下,伊莲恩可以轻易地捕捉到那怪物的动向,几番交战之后,完全不落下风,那怪物连碰她一下都碰不到,可是,技能毕竟有时间限制,而且,最坏的消息是,伊莲恩也碰不着那怪物分毫,这样耗下去,必输无疑。

又一次躲开了伊莲恩的斩击之后,那怪物再次钻进了墙壁里面,然后,从伊莲恩背后的墙面上冲出,伊莲恩立马转身迎击,却发现,那家伙的体型竟然变得不如之前的五分之一,伊莲恩这才惊觉自己中了圈套,可惜为时已晚,那怪物的主体早已从她脚下的地面上冲出,这一瞬间要改变身体的动作莫过于天方夜谭,伊莲恩无奈之下只好将魔力紧急调用,尚不能成型成一个完整的防御魔法,便一股脑地将其堆积在了腿部,打算硬抗这一下,好歹会有些减轻伤势的效果。

然而事情的发展却大大地超乎了预料,那怪物在碰到伊莲恩的腿之前便自己分成了两半,再次落回了墙壁之中。

庆幸的同时,伊莲恩也是一副难以理解的惊讶。

明明是一个很好的机会,甚至还有可能造成致命的伤害,那家伙为什么要停手?

不,不对。

就算这家伙会耍些计谋,那也不代表它有很高的智慧。

不是要停手,而是不得不停手。

它在害怕着什么,不是光,也不是刀......

到底是什么......

思索间,伊莲恩回想起了跟那怪物交战的各个细节,之前是在她每次技能快要命中它的时候它才会分裂,这次,那怪物居然会避开她一条毫无反抗能力的腿,硬要把这两者划个等号的话,那么答案就只有一个了,是魔力,它在害怕高浓度的魔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