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不是有点做过头了?”现在可不是嘴上说的越狱,这种场景可以说是灾难级别的了,这间小小的牢房被火海包围。石砖墙壁阻止不了外面的高声呼唤,狱警已经开始手忙脚乱的救火了。而我还搂抱着两个睡的很香甜的妹子暗自懊悔。要不是有这两人的存在我也不至于失误把油布满了整个监狱,当老狱警的烟头落地我就知道局面变得无法控制。好在这里是石头垒成的监狱,要不然烦人估计会趁此机会溜的一个不剩。冷静一下,太紧张也没用。想想该怎么做,对,就这样让我梳理一下。十根铁柱子的细孔牢门、一把两个钥匙才能打开的铁锁,幻和雨软软的香香的好舒服,雨的头发是苹果味道的,幻的是葡萄味道的,葡萄味道不太明显不过我很喜欢……等等,快停下。为什么会有奇怪的想法出现在我的大脑里。她两人让我无法思考,无法集中注意力。没办法,只能结束这短暂的时光了。

“起床了,太阳晒屁股了哦!快起来,小懒猫。幻快醒醒。”

“花花……你别以为……你,你,对我稍微好一点就可以随便摸我,今天的……帐我还没算呢。”

“呼~呼~”

“额……这,梦话啊。谁的很死啊,很累了吧,可怜的孩子,那就继续睡吧。完全不需要你担心什么,想一想就好惬意啊。光看着火势蔓延不太好吧?”我身体一动不动,生怕吵醒了她们,良心驱使着我该做点什么了。

首先是火源,是那辆四个轮子的马车吧。马估计早就被吓跑了,我本来是想着控制着油从石头墙壁里穿过来到另一端的狱警休息室。没想到油没有钻进去反而顺着墙壁的表面流过去了。我努力集中自己的精神,对于一个我无法看到的东西,还是比较吃力的。我的精神在黑暗中摸索,无法判断具体位置,这个质地很像不过差一点。必须更加集中才行,我咬破嘴唇。非常稀少的乳白色血液流出。滴在胸前的衣服上。找到了!就是这个,车没有被烧着。怎么回事?管不了那么多了,现在分解!

“很好。”外面几乎没有声音,这代表了我把它分解的相当透彻,不会有死灰复燃的情况出现了。想要阻止火焰单单摧毁源头根本不够,火焰在独立燃烧,失去源头也没关系的。不能等火焰把油烧净,我没有事身边的两人可能会有憋死的风险,该死的设计师为什么不给牢房弄个窗户。如果不是我现在体力不支,这里绝对会出现一个大洞。

轻松的办法用不了吗?那就再努力一点吧。控制像火焰这种自然物质,除了植物其他的很费脑子啊。还是重组比较适合我……妈妈好像告诉过我来着,这是因为什么,两个人?算了,专心剔除火焰吧。

先从最近的地方开始,是这样做吗?完全不对,精神力进入不到火焰的内部,在火焰中使用分解,火焰最多晃动了一下。火焰不是固体好麻烦,是固体就不叫火焰,无语。大脑中另一个声音闪过,小苍啊,宁愿躲起来也不愿意帮帮我。

第六次,失败了。我试过控制着分解速度甚至频率,火焰似乎很顽抗啊。牢房里的空气逐渐稀薄了,雨和幻喘着粗气。我轻轻抚摸着雨和幻的头发,在耳边轻轻的吐出几个字“没事的,快睡吧,要乖哦。”(狼岛古语言。)这是妈妈教我的我唯一会的魔法。效果很棒,呼吸逐渐平缓。没时间再继续欣赏了,试试其他方法吧。

一滴油从石壁缝隙渗入,一个火苗呼的冒出来。我正想着弄灭它,它自己先灭了。看着地下掉落的灰烬,掺杂着一部分土灰。我明白了什么。“没错就是这样,如果无法分解火焰那就分解火焰附着的东西。比如石壁上的尘土,虽然很少但是很管用啊。

这样做果然没错,一面墙壁很快被我清理干净了。石壁外的狱警一定很惊讶吧。我接着对剩下的所有墙壁如法炮制,因为墙上的油跟随着土灰脱落,复燃的几率可以忽略。很快着火的部分只剩楼顶的塔尖,我实在是无法动弹。果断放弃了。……如果是石壁,经过炙烤会变得很脆吧。试一下喽,我把自己的精神揉成团进入到墙壁内部,让其在里面生出一个个分支。向外扩张。嗯,就是这样。现在注入大量力量,使其扩张。

咔,咔咔。墙壁出现裂缝,逐渐变长。哗,石质墙壁瞬间变成粉末,牢房里被灰尘填满。我没有力气再控制碎末缓慢下降,任其重重的摔在地上。许久,烟雾散了外面的世界重新新张开了怀抱。夜色很美,星星挂在黑色幕布般的天空。夏天的晚风并不寒冷,是时候离开了。做我从一开始就想做的事情。我背着两人绕过守卫,和繁闹的市区。周边的店铺早就关门了,没法安顿两人,就算没关我们现在的身份进入肯定不会是好事。无奈费力的爬上青绿色的极高的山峰,山没有名字,可能在希雅出现之前就已经挺立在这里了。在山顶一片视野开阔的地方放下两人,让她们互相依靠着。这里很开阔,可以把山下风景一览无余,而且在遥远的前方,是终焉之地。在红色屋顶的庭旁边是克里斯酒馆,很大的一个国家在山峰下显得格外渺小且紧凑。

从什么地方开始就从那里结束吧,这是鼓励战士们活着回来的言语。现在用起来可能不太适合了。但是在这里就可以看到第一次见面的地方了。战场的雨,克里斯酒馆门口被俘获的幻,短短十几天发生的事可能比有的人一辈子还要多。我深吸一口气,眼神久久的徘徊在两人坚强的脸庞。前面的路就由我自己来走吧,我不会让世界毁灭。这可能是我做的最后悔的一件事。原谅我啊,我不愿让你们承受太多不关自己的事。最后看了一眼两人,苦笑一下,轻啼解除咒语,顺着山路最错综复杂的地方走下去了,愿植物能拭去我的眼泪,泥土可以盖住我的脚印……

幻睁开眼,看到的是雨呆滞的目光。一滴一滴泪水滴落在草地上。雨哭了,坚强的雨第一次落下了眼泪。幻很疑惑,连忙询问怎么回事。雨没有说话,手指颤抖的指向山下一头白色的短发来回摇动。

“山太陡了追不上了。”雨浑浊不清的呜咽到。眨眼都忘记了,是多么大的悲伤。

“抱歉了,银蝶还是没有理解我们的意思。留不下的终究离开了。别哭嘛。”最爱哭的幻安慰起了雨。但是让雨最不能接受的是,幻的笑脸上泪水早就不受控制。两人依偎在一起痛哭,倾诉自己的不满。

天上又下雨了,老天爷似乎都看不惯我的做法吧。没办法,让我想一想,第一站的话是讨厌的妖界吧。

正当我思考最近的路程时前面的人挡住了我的路,用一只胳膊。

“麻烦让一下,这里是小巷子。”我尽量礼貌的说。她没有让开的意思。“请让开一下谢谢。”我又加重语气说了一句。没想到她整个身体都移动在我眼前了。完了又是一个搞事情的,麻烦。我抬起头。

“妈,妈妈。你在这里做什么?”我怎么也没想到是我的妈妈希雅女神。她严肃的看着我。

“幻和雨呢?我听到了她们的哭泣。”

“在那边山顶,我丢下了她们。”

“为什么,是因为她们做了什么令你厌恶的事吗?”

“没有,那是因为……我不想让她们在后面的路上遇到危险。”

“是想保护吗?”妈妈失望的看着我。

“嗯,后面很危险的。带上她们,安全无法保证,留在这里或许是最好的方法了。”

“那如果你所做的不是她们想要的结果呢?”

“起码保证了安全,日后的事不也好说了吗……”

“那你真就大错特错了,现在在山顶上为你的离别哭泣的两个女孩已经完完全全离不开了你了,她们已经视你作家人了。”

“咦?为什么?才不到一个月啊,妈妈为什么会知道些我不知道的事情。”

“因为你在她们需要陪伴的时候给予了关心,家庭的不圆满就由你来填补了你明白吗。我希望你不要做出真正令你后悔的事。”说完妈妈在我眼前消失了。留下了我自己。

“喂喂喂,这么突然,短暂的对话。究竟想让我理解什么呀?妈妈很奇怪。似乎很看重她们,我按照自己的意愿……意愿?不不不,我所做的真的是我想做的吗?我所做的真的是她们认为最正确的吗?”几个问题难住了我,出现的很匆忙。不对,这不是她们的意愿,我明白的,但这是我……这也不是我的意愿。在我冷静下来后,后背不禁一阵发凉。我,违背了两方的意愿,她们需要的可能仅仅只是陪伴……

一把伞伸向两人头顶,拿伞的男人身边跟着一个小女孩。

“谢谢,十分感谢您的帮助这里真的很冷。心比周围环境更冷。”雨礼貌的答谢过后再也没有抬头看。

我再也忍受不了了,跪在地上一把抱住两人。湿透了的衣服让我很不舒服但我又顾不到这些。

“对不起。”我缓慢的说。两人刚刚反应过来,眼前拥抱着她们的男人就是银蝶。他回来了。

雨露出一副难以言喻的表情,埋在脸我的胸脯我知道她在哭,幻更不用说早就控制不住了。这天雨下的很大,我们脸上挂着的不只是雨水,还有略带苦涩的泪珠。

第一章·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