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银蝶,一个被遗忘的人。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目前的情况,比我预想的还要快。她们找到我的速度简直不可理喻,我刚才还觉得是我从来就没有甩掉过她俩。但是自从看到她俩那凶狠的眼神和迫切的语气,我就知道了:这回是老天故意刁难我。再也没有什么事是自己在这种不正经的地方被发现糟糕的了。“该死”我不断躲闪着身后飞来的形状奇怪的鞭型武器。武器顶端有一个箭头上面布满倒刺,只要被戳中几乎不可能逃脱。现在在我身后挥舞着这种武器并向我投掷过来的金色头发的大胸女孩,是前牵字骑士团的一个小队长,被我俘获于几天前。现在她变了,原来明明那么腼腆害羞还很可爱。她还真是不留情,每次投掷都直奔我的要害。

“拜托你们别追了,我是真的不能再带着你们了。我这是为了你们的安全着想啊!这项工作真的不适合你们。”

“别废话,为什么你会出现在‘百花园’这种地方,难道你也是风流成性,跑到这里来找女人还真是看不透你啊银蝶,一直以为你是个好人,就连我都忍不住对你动心了。你别跑,解释清楚你身边那个女孩子又是谁?!”

“话说你话题转换还真快啊!不……没法解释,你只需要记住我绝对不是那种人就好!你追不上我的放弃吧,早点回去我已经安顿好你们了,没必要再缠着我了吧?”现在在朝我大喊大叫的黑色长发标准尺寸的女孩子是雨,一个被我从“终焉之地”也就是希雅与潘贡交战的百年战场。救回来的敌国士兵,她是个兽人,是一只狼。不知道什么原因,她的耳朵和尾巴都被割掉了很奇怪,我大发慈悲给她做了一对猫耳朵和一根细细的猫尾巴。明明看起来很可爱,她却总是怪我。她不能很坦率的表达自己的情感,这和我很像。说到很像,她形状很好看的腿的肤色和我的肤色一模一样,这么说会被当做变态吧。这是正经话,因为她那两条腿都来自于我,真是可怜的人,连着断了两次腿,现在跑的飞快也是我的原因吧,但我不后悔,救人本就是一项神圣的工作吧。……双面性应该更适合。

“银银银银蝶蝶喋喋大人人人。可不可以不要一直抱着我跑,放放我下来来,难道您很享受这种感觉吗,如果是的话……”

“停,你不要再胡思乱想了,我在你心中就那么不堪吗?”

“嗯……嗯嗯!”

“认同了!你是魔鬼吗?”我现在怀里抱着的这个身高只有一半的幼女名字不详,这家伙体型和年龄有很大区别,要是一定要刨根问底,可能是我要求她变成这样的,当时就脑子一热顺势就邀请她加入我的队伍。花妖的寿命是无线的吧,只要妖森的生命树不被破坏花妖们肯定死不掉,跟我相比……正合适,虽然她的颜色现在还很单一估计以后会好起来吧。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怎么甩开这两个人。

“银蝶大人,把耳朵凑过来,不行,不可以直接说会被听见的。”这只花妖完全无视了我的意见,执意要求我把耳朵凑过去,我没什么抵触的,就是这样跑路会很麻烦,歪着头很难伸展四肢。

“咦!你们在干什么,现在可不是唧唧喔喔的时候……不对,快点给我分开!”没想到只是这样附耳的动作引起了这么大的反应,是错觉吗?为什么我感觉远程火力更密集了。

“我去,不带这样的。你们一个人用远程武器就好了,什么时候又多了一个?雨,你什么时候学会这么奇怪的武器了!啊,好险,你还就真冲着我心脏来啊!”我一边听花妖的意见一边大力吐槽雨的做法,天路上行人不多,被人看到我这样吵吵嚷嚷的是很丢脸的事。

“银蝶大人……然后这样……最后……明白了吗?不用顾及我,我绝对没事,现在请投掷我吧!”花妖的意见是把她丢出去然后她用藤蔓缠住这两个人,然后再一起跑。听起来不太靠谱,现在别无选择。

“好的,准备,嘿……啊!”一个人可以倒霉到什么程度?正当我想把她投出去时从小巷子里走出一个蓝色衣服的男人,与我撞了个满怀,好在我把花妖紧紧抱住没有受伤。应该算是我的错,我打算回头道个歉。他却先说话了。

“银蝶?你在跑什么?那边是……幻和雨你们这又在干什么呀?”这人是志邦,迸字其实团的一个小队长,和幻的职位大体相等,我俩有不解的缘分,要是再次追根溯源,我这次行动的心里就是他弄出来的,忘了说了,这家伙玩火很厉害。上次要不是我急中生智吻了这家伙,现在幻和雨估计就被那个潘贡的小杂碎带回家当压寨夫人了,这么一说她们应该感谢我啊,为什么搞得像追小偷一样?

“志邦,是你吧?快帮我们抓住他,算是还我们人情吧!”幻在身后大喊。

“银蝶!你为什么一直抱着那小狐狸精!快停下。”

“我……好吧,银蝶我早就看你不顺眼了,来一决高下吧!”

等等啊,为什么志邦你这么轻易就答应了?人情你欠我更多吧,上次很痛的!”

“你说什么?我听不见!”志邦就这样冒着火“夸张”的飞过来。现在情况更糟了,这么一直跑下去总会被捉住的,得想想办法。前面的巷子,就这样!我在巷子前虚晃一脚让志邦以为我要继续跑,实则我转身跑进巷子,志邦才反应过来。他追过来的同时我推到了晾衣杆,他被一大波衣服糊住了脸速度减慢掉在地上,幻和雨也因此受阻。嗯……就这样,成功与他们保持距离了。巷子很窄,我连着转了好几个弯后躲在了一个大木箱子后。应该是甩掉了,身后没有志邦炽热的气息了,现在看看怀里的花妖脸红扑扑的。

“怎么了?不舒服吗?这又是什么情况?难道你晕车?”

“银,银蝶大人……抱的好紧……第一次,被这么抱着。”

“啊……原来是这样啊,我让你感到讨厌了,对不起啊。”

“银蝶大人身上好香,是花香。就像小时候妈妈抱着我的感觉……不是……我并没有讨厌银蝶大人,应该说是很喜欢。我可以再抱一会吗……”她的反应属实让我吃惊,这种神奇的倒贴剧情怎么看都不会随随便便的出现吧,现在可是有两个女孩子外加一只花妖粘着我,我应该感到幸福。

“为什么不自己走,刚刚不是说要自己走着吗?”

“银蝶大人好过分,刚才把我丢出去时那么不小心,好像崴到脚了,好痛……走不动了。”花妖可怜巴巴的看着我,我不是冷血无情的人。无奈就继续让她趴在我怀里了。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附近应该见不到她们了,赶紧想个办法才对。我蹑手蹑脚的在巷子末尾探头,碰巧看到了继续向前走的三人。暂时应该安全了,突发状况打断了我前往庭最近的路,这个小巷子我也不太熟悉,很有可能是近几年才修建的我离开这里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额……应该是那边吧庭在希雅的东北方,我现在位置应该在它的西南方向,应该是吧,这该死的一线天巷子现在正是清晨还看不到太阳没法通过太阳辨别位置,为什么我在希雅会有一种在森林里迷路的感觉。

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事。金发妹子从天而降压在我身上绝对是难得一见的经历。在那一瞬间我把怀里的花妖第二次丢出去了,幸而没被压成肉饼,不过她的状况也不乐观脸先着地。为什么幻会在这里?今天有太多个为什么了,头痛的厉害。

“就知道你在这里,看你往哪跑叫我抓到了吧。”

“幻我感觉你变了,上次你明明很温柔的,这次这么粗暴,我的腰啊,麻烦你挪一挪屁股受不了了。”在我央求下幻骑在了胸脯上总没有刚才难受了就是呼吸有点困难。

“呜啊,有吗我有变得很粗暴吗?”幻慌张的像一只小猫。

“天然呆一直没变呐。”

“哪里呆了,不许这么说。你就老老实实待在这吧,雨和志邦马上就来了。”

“好吧好吧我投降,你能解释一下我看到的那三个人是谁扮成了你吗?”

“唔……就是小苍姐姐啊,她突然跑到我们面前说你在这里然后我们就想了一计策,由我从楼顶伏击你,这下把我屁股摔得很疼的,抓到你也值了。”

“额……你明明摔在我身上,不对不对。好你个小沧还真有独立意识了,吓死个人了。”

“哼哼,这是我想出来的方法哦。”幻脸上写满了快夸我。没想到自己有朝一计策抓到。还会被这种低级

“行行行你真棒,哦呦他们来了。”

“幻,抓到他了吗!”雨和志邦从巷子另一侧跑过来,小沧不见了。等等花妖也没了,真是麻烦没有颜色找起来太不方便了。没猜错应该在那几个小箱子形成的缝隙里躲着。

情况很特殊这条小巷是东西走向,宽度只够容下三个人并排走。地面并不平坦,很多石砖都被树根一类其他植物顶起来。植物是黑褐色的,没猜错应该是“彼岸”的幼苗。这种树很特殊,小时候树枝顶端红色的部分含有剧毒,被擦伤毒液进入血液会另全身麻痹。很多人在野外被毒到就是等着被饿死或者被野兽吃掉,并不是它的毒会毒死人。但是等到彼岸长大了树枝顶端的红色会消失,结出绿色的小果实。这是解毒的唯一物品。现在如果我贸然逃跑不小心被滑倒了就只能等着被抓了,这种不该在这里出现的植物成了一个阻碍。前面有雨和志邦迎面走来,我就算是冲过去也会被他俩抓住,自己的能力最近太频繁用不了了。身后的巷子口有小木箱堵着。只能容下半个身位。路线基本确定,首先把身上洋洋得意的幻弄走,其次不能忘了箱子底下躲着的花妖,期间还要避免自己裸露的小腿不被彼岸划伤。没时间再做更深入思考了,不管用上什么办法。

“幻,天上有只牛!”

“你骗谁啊,这种小把戏我才不会上当。”

抓住这个破绽,就是现在。袭胸!无耻的做法效果不一般。绕过被自己行为吓了一跳倒在地上懵懵的幻全力跑向木箱。好险,差点就被划到了。这么一说幻从天而降没被扎到真是万幸了。推开顶端的箱子花妖果然在里面抱着头躲着。看到是我高兴的扑上来,缝隙比想象的要小走过去还抱着花妖很困难。这无非是抓到我的好机会,不不不,行动已经开始这完全是待宰。

“臭虫子!终于让我逮到机会了吧,这回我看你怎么使用那奇怪的能力!秘术,燎原。”

我能感觉到周围空气的炽热,地面都渐渐变得滚热,只有一厘米的鞋底挡不住这种热度。还好这种能力的范围是以术者的为圆心半径一米外的地区出现,幻和雨没有危险。我为什么还在想别人,自己现在很危险啊。我把怀里的小花妖抱的更紧了,我能够感觉到她呼出的气息润湿了我的衣服前胸。不,不是。我能看出来这种表现肯定是类似吟唱的行为,巨大的火球在志邦头顶三四米处逐渐成型。比第一次战斗时要大的多足足有一辆马车那么大,志邦不会蠢到在市区用这么大的火球攻击吧,殃及无辜会使我产生罪恶感的。

“蜿蜒的蛇形火,缠绕,勒紧,燃烧殆尽我眼前的敌人吧!”又是一次自曝招式,我最讨厌的东西之一:打架要先说招式名。这对熟悉自己招式的敌人岂不是预告自己下一步的动向?打架还这么磨磨唧唧,我讨厌魔法师。数十条和上次一模一样的火蛇从头顶巨大的火球钻出,飞向我们。我可吃了不少苦头因为这东西。速度惊人,我被迅速抓住墙壁凸起攀上这小巷子的顶端,顺着墙跑。已经能看得到庭了,尖顶建筑格外显眼。

“不会让你跑掉的银蝶!你的速度不及我的火焰!”火蛇约过了我,在前方编织成网。我被跑了回去。“怎么?你的火蛇就这点能耐?只会飞来飞去抓不到我?太差劲了,志邦!”我一边逃脱火蛇追击一边回头嘲讽志邦,这么做就是为了印证一件事实。

“差劲?你的话可是让我充满干劲啊,现在就让你看看谁是差劲的那个,别被我抓到,否则你就只能跪在我脚下求饶!”

哇,这反应太激烈了吧。怎么说也算是朋友了,要不要说太过分的话。不管怎样事实确定了,志邦绝不是能力者,他是魔法师。我利用他暴躁的脾气催使他不断加强自己的攻击,可以注意到他在每一次升级技能前都要说一大堆废话,是魔法师的招牌吟唱。当初我还以为他是个付出巨大代价的能力者,没想到是我讨厌的魔法师。现在他又在吟唱,我趁着这个机会扭头就跑,变细的火蛇在我身后用更快的速度追击。再快一点!就差一点,过了这里5,4,3,2,1。完美我赢了,我站在庭的魔法结界后面,和他们三人做了个鬼脸。没想到吧,这个结界又扩大了,每隔三个月就会扩大一次。你不会白痴到连这个都不知道吧?我先走喽,想要在这里抓到我你可要有足够的勇气,拜拜!本来这么走了没什么关系,也不会有后续了,调皮的小花妖回头做了个鬼脸,雨的脾气也够怪的就被激怒了无视了我的警告非要在这里与我打一架,幻跟在身后着急的看着他她没起到什么作用,不出意外的一名警卫把刀架在了脖子上随后安保部队全员赶到,我记得队长好像叫初曦,出了名的铁面无情。我们三人便坐了大牢。志邦因为没有反应过来所以幸免,牢里的饭不好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