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要怎么走啊,庭到底要怎么走啊!”

“不会吧,不会吧。你才离开几天啊,路都忘了,路痴属性max!那你找不到我也没办法,趁早回去吧。”小苍幸灾乐祸的笑道。

“哼,总能找到的,你怎么又出来了?好好待在身体里不好吗?”

“是为了发现幻和雨之后及时给她们通报你的位置,你要是被抓到了就不会再逃跑了吧?你会被你之前的心里占据。”

“不要和我说这些奇怪的话,说的我有点要都动摇了,拜托老实待一会好不好,庭应该在那边。走去看看。”

“那边不是哦,你要是在那边被发现解释不清的哦。”

“别再开玩笑了,我真就不该问你,说来奇怪,你是怎么知道不在那边的?难道你真的彻底拥有自己的意识了?真的是这样那就太恐怖了。”

“自己看啊,那边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孩子应该能告诉你一点什么,不信你去问,她们绝对会‘热情’款待你的,别怪我没提醒你。”

“啊……这一看就不是什么好地方,‘百花园’吗。才不要。真的是,希雅有这种地方我怎么不知道?难道是最近新兴产业?老妈管理的太松懈了吧,你说的没错要是在这里被发现了绝对没有好果子吃,可是这句话有何用啊?明摆着的火坑我才不会往里跳,我一向对这种卖身的地方不过敏。”

“这种称呼听起来好不舒服,麻烦叫点学名。人家明明都是自愿的,叫卖身也没错哈。真是的把自己绕进去了……”

“你的关注点到底在哪里啊?”

“不是和你说了去问问她们吗?”

“为什么这么指定目标?”

“你可以去问别人,如果你不怕遭到厌恶的话。”

银蝶看了一圈,这里的人无非就是两种。一种是行色匆匆,悄咪咪走向那两名花枝招展的女孩身后的一条兴隆但是人不多的小街。另一种就是趾高气昂,名门望族,像他们问问题的话结果只有白眼或者聒噪的争吵吧?谁会想在这种地方因为陌生人被自己熟悉的人发现呢……

“好吧你赢了,记得给我打掩护,我‘倒了’对咱俩都是损失,懂吗?”银蝶极不情愿的看向那深渊地狱般的“天堂”脖子上的汗毛,苏的立起来。

“祝你顺利!问个路而已不要紧张。”

银蝶走上前,目光不自觉就被少女衣服上五颜六色的花朵吸引了,花瓣很特殊。只有两片,向两边展开。叶片很大,把花瓣包裹在内。

“小哥,有什么事吗?”少女一脸妩媚的凑过来,看起来是老手了,动作熟练的不行。抓住银蝶的手腕用力向侧面一拉,趁银蝶站不住脚,只手向前搂住银蝶出了细汗的脖颈,另一只手在挑逗着银蝶的下巴。”

“真的有这种花吗……等……请等一下,我只是想问一下庭怎么走啊,请……放开我,别乱摸,哎。”银蝶面对此情此景不能从容应对,少女的手在自己身子上摸来摸去,让他感到一股热流遍全身。

“害羞了!”少女看样子很兴奋。“是外地人吧,让姐姐教教你这里的风,土,人,情吧。”一字一顿最后一字尤为用力,几近喊出来。

“咦!千万别,请好好爱惜自己的身体好吗?我就想问个路……你想干嘛,你靠的太近了,请保持社交距离,求你了。”少女纤细的胳膊居然这么有力气,银蝶被勒的喘不上气。

“哼,姐妹们!这里有个雏~鸟~快来啊!”

“咦!这是什么奇怪的名称啊,我真的只是问路!怎么又来人了?喂,喂!别抓我胳膊!”突然不知从哪里又冒出几个一看就是和这个少女一样是同行的女人,一脸坏笑的凑过来。

“别和我抢,难得的鲜味,烦死那些老大叔了。”

“好东西,哪能让你独占,最近研发了新的玩法要试试吗?”

“不要,上回被你玩的那个一个月都下不了床,重蹈覆辙吗?”

“什么和什么呀?不妙了,小苍快跑!哎?怎么回事。”银蝶想要用自己的能力逃跑,可是发现能力突然就用不出来了,随后的感觉就是手腕处一凉,伴随着晕晕的感觉昏过去。

再次醒来,银蝶发现自己被固定在地板上。双手被一个黑色的手铐靠住,能力怎么用都用不出来,任凭他挣扎,松软的地板仿佛要把他吞没。整个房间充满了“刺鼻”的香味,让人闻着就用不上来力气。

“喂喂喂,这剧情不对吧?一般被绑架的都是美少女之类的吧,这是什么意思啊,我还没见识过这种。”

“这下你见识倒了,对了你用不出能力,胸口上那个硬币限制了你,别费劲了。常年累月的工作已经让我们具备了非凡的戒备能力。”

“是绿宝石吧?这东西可是违法的,你不怕被抓?说句话呀!你刚才自报家门的那句话,我可当不了没听见。”

“你不说又怎么会被抓?你已经跑不掉了,放心吧。”声音的源头轻拍着他的脸,冰凉的皮肤。

“这让人怎么放心?行行好放了我吧,我真的只是问路啊!”

“知道,问路要有报酬的不是?一会完事了就告诉你。前提是你还有那个力气。”

“能不要附加服务不,还有完事是什么意思啊,你别不出声啊,回答我。”

“吵死了。安静会。”银蝶只感觉一个皮质感的布捂住了自己的嘴,发不出声音。娴熟的动作让他感到不简单。

周围只有来来去去仝仝的脚步声,低声交谈在谋划着什么,最让银蝶害怕的是右手边传出了铁器的声音,唯一不应景的就剩银蝶轻微的喘息声。汗珠从额头滑进银白的头发,手腕被绳子捆的结结实实,腿被分开固定在两侧。这种捡漏的束缚换作平常银蝶只需动动手指。今时不同往日,现在的银蝶手无缚鸡之力。银蝶是做梦都没想到,会落到如此地步。现在的他甚至有些想念幻和雨这两个丫头了,凌驾于坏结局之上的结局就是好结局的意思就是这样吧。

房间里刺鼻的香气熏得银蝶头很沉,用力晃动身体想要把那枚硬币晃掉。这一切都是徒劳,硬币被镶嵌在了肉里,是趁他晕倒时弄得。

“嗯!唔,唔!”一只手伸向银蝶下半身最私密的部位,隔着裤子轻轻的把玩着。夹紧双腿吗?没有用,双腿被固定了。银蝶用力摇晃着身体,能活动的部分太少了手抓的死死的。停下来了,银蝶想要呼救。目前最好的办法就是改变自己的性别。

“还没有感觉吗?”

“呜呜!”

“小子,你是何方神圣,吸了这百花酿造的催情香还能镇定自若。”

“唔?呜呜,呜呜!”

“哦呀,忘了这个了。这就给你拿下来。”回复视野和语言能力的银蝶感动的要哭了。

“你是花妖吧?妖森的主人,最特殊的产物。”

“小子你知道的还挺多。”眼前的花妖在向银蝶搔首弄姿,仿佛在说,快来吃我,快来吃我啊。

“花妖普遍都很漂亮,你也不例外。赏心悦目。”

“嘴甜也不会放走你的哦。”花妖说。

“没猜错的话,各位都是花妖吧。怎么会干这种违法的勾当呢。”

“多嘴会掉舌头的。”花妖把手伸进银蝶嘴里拽出湿润的舌头。在空中比划了刀的动作。

“能和我说说原因吗,我也许能帮助你们。”

“你老老实实的就是对我们最大的帮助。”

“不能做一些互惠互利的事吗?放开我我帮助你们,对大家都好。”

“可是我对你很感兴趣呢,平常的男人现在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了,你是特例,怎么办到的?能告诉我吗?”

“……”

“难道说已经用坏了?那还真是可怜,明明这么年轻。”花妖扶着额头有些遗憾。

“没有啊,还好的很,还有第一次。如果在不放开我估计马上就没了。”

花妖眼睛恢复了光彩。

“那就是你的抑制力很强?那么这样你会怎么想?”花妖解开脖子上红色绳子系着的领口,再把一颗一颗装饰多的眼花缭乱的扣子一枚一枚从各自的小孔缝中推出来。露出嫩背和粉红色的上半个胸部,看似故意遮遮掩掩,其实这才是最致命的动作。花妖一脸羞涩的看着银蝶,嘴里嚼着一片花瓣。

“喂,别冲动。你……你不还有姐妹吗?你这样吃独食不会被厌恶吗。”银蝶慌乱中胡乱说了一句为自己开托的话。

“哦?她们仅仅只是我的植物分身,没有自己的意识,我完全可以独自享用你。”

“好多分身,你看起来挺厉害的。”

“床上功夫更厉害哟,怎么样动心了吗?”

“我不知道你问出来还有什么意义,我负责任的告诉你,完全没有心动‘呦’!”

“还得再深入呢,嘿咻。试试这样。”花妖的上半身完全暴露在空气中,银蝶视线紧盯着花妖,没有一丝动摇。

“你还真能脱,说过了对你不会心动,你全脱了也没用。”

“试试不就知道了。”银蝶后悔自己的冲动,花妖现在浑身赤裸的坐在他面前。

“好为难,明明一点都不心动。可是这样好尴尬……”

“花妖小姐,动作甚是熟练呐,啊……脱衣服是与生俱来的本领吧。”

“为什么?你简直就是一个木头桩,人家都这样了你还一点感觉都没有,真是不能理解。我的魅力还不够吗?还是说现在的人口味更高了?”

“花妖小姐,靠过来一点,对就这样。”银蝶靠在花妖的耳边轻轻说了一句话。

“不会吧,这不是真的吧?你明明就是……明明很正常的男人啊。”

“这都是真的哦,不过还是有令我动心的女人了。”

“那她一定很特殊。如果你说的是真的。”

“是她们,不是她。”

“那你胃口还真大,她们人呢?”

“花妖小姐如果愿意,请听我说说吧。”银蝶催促道。

“变态修行路?”

“那是什么奇葩玩意?”

“我愿意听,你可以跟我讲讲咯。讲完再吃了你也不迟。”

“还没有放弃啊。”

“别废话,快一点我的耐心是有限度的,变态先生。”花妖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墙柱上,依旧赤裸着听银蝶讲述自己的故事。这样持续了一个小时,银蝶口干舌燥,被束缚的地方越发的疼痛。

“嗯……还算有意思,可惜你们不能在一起啊。”

“感动了就放我走。”

“做梦,现在才刚开始步入主题。”花妖骑在银蝶身上,银蝶能感觉到下半身的凹陷。

“花妖小姐可真是饥渴难耐,嗯……你其实没有机会了。”

“为什么?你不还在这里被牢牢的束缚着吗,难道还能跑了不成?”

“不一定哦,现在看清楚,抬头看右侧,看清楚,究竟是谁被束缚在那里。”

花妖通过右边的镜子看到了被四肢分开赤裸着束缚在地上的自己。“怎,怎么会。我怎么和你位置互换了?你用了什么法术?”花妖惊慌的想遮住自己的身体,可是双手不能动弹。

“亲眼所见之物,亦非真实之物。”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从你说硬币限制了我的能力开始,你就已经进入了我预想的世界。趁机修改你的视神经使其发出错误信号的手段不算高超,骗你足够了。”

“不可能,那确实限制了你的能力。怎么会……”

“绿宝石硬币?这是多老的工具了。告诉你哦,听仔细了。绿宝石硬币是阻挡对外用出能力。而我恰好反其道而行,在内部破坏绿宝石的结构,绿宝石就没用了。”

“我怎么没发现,不对……不应该有从内部发出的能力啊。你究竟是什么人?”

“我是……不死之人。记住了。好了不和你多废话了,再见。后会有期。等下……你刚才那么对我是不是该受到些惩罚?”

“h是不可以的!不可以。”

“哈?”

“我……我其实还是处女……所以……请负责,在……完事之后,啊,这不是奢望。算是请求。”

“喂喂喂,你又在胡言乱语什么啊。关于惩罚的内容……就这样吧,你们花妖不也是不会死亡吗?从今往后你就跟着我吧。旅途上好作伴。”

“那你说的那两个女人怎么办,不会同意我贸然加入吧……”

“她们啊……不出意外的话这辈子都不会再碰见了。”

“银蝶先生……我愿意跟随你。”

“你突然变个语气我有点接受不了啊。”

“你知道吧?在我们花妖的世界,实力弱的有义务成为强者的仆从。”

“那就这样喽。”

“是。(好草率不应该先拒绝,或者感到惊讶吗)”

“对了你最好变成这么高就可以。”

“难道银蝶先生喜欢幼女?哎呦!”花妖受到了银蝶的一记手刀。

“胡说什么,这样比较方便,仅有半个我这么大。”

“是!银蝶大人。”

“怎么又改口了?没有正常点的称呼?”

“主人?”

“别了还是别了,叫我银蝶就好,花花也可以,你也是被迫加入我的。”

“其实……我是自愿的……”

“什么?”

“啊,没什么。”

“赶紧穿好衣服,还要赶路的。我可不想被她俩碰到。”银蝶牵着比自己矮了好几头的花妖走出房间。

“银蝶大人……这是……”

“这样看起来会比较自然吧。叫我银蝶,别加词缀。听腻了……不会吧,不会吧。”

“咦?银蝶大人为什么要学我说话?”

“闭嘴啊,碰到最不该碰到的人了。”在熙攘的人群中金色头发和一个黑色头发的女孩极为显眼。

“这就是银蝶大人说的领你心动的人吗?我也要努力啊。”

“你一直在说什么奇奇怪怪的话?不好被发现了。”

“啊在那里!银蝶你不许跑!”

“花花,这会我和小雨意见一样,休想跑!”

“快走……我怎么称呼你?”

“叫我小花就好。”

“好的,小花跑啊!”银蝶越过金色头发女生飞来的奇怪武器向庭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