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妈,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大清早伴着雨绝望的喊叫声,在西里斯生活的第一天正式拉开序幕。西里斯是个偏僻的岛屿国,算得上是与世隔绝了,再加上这里环境优美,物产丰富,一年四季分明。深得人们喜爱 所以这里有个被一些经常出海的人称作“与世隔绝的理想乡” 理想很美好,现实很骨感。雨认为只要有一刻银碟在,这里就算不上“理想”。这多半是因为老妈送女儿造成的。

“聒噪,一大早喊什么?我可是奉你母亲之命来好好管教你并且‘代理’你的,这又不是什么无中生有的事,而是就发生于眼前的现实,欣然接受不就万事大吉了吗?”银碟起的很早,早到公鸡还没有打鸣,甚至天边还有一抹黑色。他就这么一直看着窗外,奇怪的人呢。

“呜呜呜,我有反驳的权利吗?”

“你可以试试。”银碟似笑非笑对雨说,其实用笑里藏刀来形容或许更加亲切。谁叫笑里藏刀麻烦呢。

“我觉得还有希望!”雨用充满强烈希望的语气回答。

“我觉得也可,以,啊。”银碟在话中顿了几次。

“好吧我放弃抵抗了。”

“明智的选择,虽然我很想要夸你。但是……”

“但是?”

“改依靠我的时候,要多多依靠我,你和幻其中一个出事了我都会很伤心的。”银碟把雨的头靠在自己胸前,轻声说到。此时幻还在睡梦中。“我觉得这样你会好受一些。”

“额,啊!你又突然做什么?谁允许你碰我的?”雨此时此刻已经语无伦次,有点措辞不当。少女的心思都很难懂嘛。雨在心跳加速,脸在发烫,腿脚都有点不听使唤。急急忙忙把银碟推开。

“我抱你还要经过你允许?那你也太拘谨了。我不是那种是个女人都可以的禽兽。”银碟的话总是突兀又奇奇怪怪。“不过依靠我是真的,只要不是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我基本都可以满足你们。”银碟没有在为自己的冲动后悔。雨可不一样。

“你你你,说什么傻话?我怎么会依依,靠你呢?不要自作多情!”雨结结巴巴的说。

“你说啥都行,最主要的是你心里所想。这一点只有你自己明白,祝你早日接受现实!”银碟假装脱帽致敬。有点滑稽。

雨没有再次反驳。

“然后就是这位‘骑士大人’了,睡得这么死。这么看还挺可爱的。”银碟边吐槽边摸了摸幻的小脑瓜。幻发出嗯嗯舒服的声音。一般人都会被她那硕大的胸部吸引的吧,发色也很少见,是很纯正的金黄色,要是再穿的华丽点被误认为是贵族小姐都不多。“你啥时候也能这样乖?”银碟看向雨。

“做梦都别想!干脆断了这念头!”不正的想法就要从小断掉。

“我还不会用点强迫手段吗?脖子上的不是摆设。”银碟示意。

“额……嗯……好吧好吧,让你摸。(变态 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咱们走着瞧!)”

“这才对嘛,还有啊,不要认为我是强迫你,我只是挠挠脖子,其他的都是你自行脑补的。”银碟厚脸皮的特性逐渐显现出来。银碟用右手摸着雨的头,感受着热量从指尖穿过。还有雨淡淡的汗香。

“真是的,又来这种诡计。等等,为什么我会觉得很舒服啊?是因为太久没接触男性了吗?不行不行,我绝对不可以沉迷这种事情。”雨摇摇头。“你是有喜欢摸人头的怪癖吗?”好家伙,一句话把空气都说凝固了。银碟也不说话了,手里的动作停下来。“是我说的太过分吗?”雨有点后悔了。

“要是你们,让我摸其他地方,我不介意有其他怪癖。”银碟一本正经的耍流氓技术越来越娴熟了。

“看来是我多虑了,这种家伙怎么会呢。”雨又暗暗的想。

“玩笑就到此为止现在说正事,我准备在西里斯多待几天。”

“为什么?”

“为了‘整理’。”

“嗯?你能不能说的通俗易懂些?”

“说你笨你还不信,虽然这与笨没啥关系,但是好玩就对了。整理呢,意思有这些。”银蝶喝了口水,咂咂嘴是花茶,是谁放的茶叶?还是压根就是旅馆没有刷干净杯子。反正覆水难收,进肚了还在意这些做什么?

“其一,仪容仪表。其二旅行装备。其三礼仪。顺便补充,这是你老妈交代的。其四是为了避避风头,我们刚干出这么大的事铁定会被到处追杀的……咳咳。”银蝶不小心把茶叶渣吸进嘴里了,狠狠咳嗽了两下。“现在是提问环节,请说出你的问题。”

“我提了你就会照做吗?”雨事先问明。

“那我让你脱衣服你脱吗?”银蝶就擅长用这些奇怪的例子,效果特别好。

“好啦好啦,知道了,也就是说就算我提了也得经过你的商酌呗?”雨不耐烦的说。

“嗯嗯。”

“第一个问题,我哪里需要整理仪容仪表了?”雨理直气壮的说。

“实际行动胜于口述。你先看你的头发,已经乱的不成样了。你身上一定很脏,不信咱俩可以试试。再加上你这破衣烂衫是来乞讨的吗?”银蝶的话很犀利。

“这个嘛……”雨在想一些反驳的理由。“啊,对了。你身上就不脏吗?还说我?”雨手指着银蝶。

“你可以自己来看。”雨走上前仔细看,确实一点黑色的地方都没有。闻一闻甚至还有一股清香。

“好吧这点我服了。第二个问题为什么要教我礼仪?有什么用呢?”

“没礼貌的小野狼可没好果子吃,你迟早会因为没礼貌遭殃的,要不是遇见了我你早就被揍的体无完肤了。”银蝶无情的幻想使雨打了个寒颤。

“不问了,越问越恐怖了呢。”雨说。

“明白就好,现在你把这谁的死死的幻给我叫起来,二十分钟后在楼下大厅集合哦,别忘了洗洗脸。”银蝶说着走出门。

“喂,幻起床了,快点。变态一会说不定又要搞出什么事情。”雨狠狠推了一把幻。

“你说的是……花花吗?我觉得他人挺好的就是有时候嘴有点狠,现在才几点?再睡会嘛。到姐姐怀里来我抱着你。”幻半睡半醒的说。

“可恶,你给我起来!”雨掀起幻的被子。“你的内衣……哪里去了?”

“裸睡舒服,所以就……嘿嘿。别管太多了银蝶不是在等着咱俩吗?”幻是在缓解尴尬吗?如果是效果不错的,起码很舒服对吧?。”

“我说你怎么刚才把被子裹得严严实实,真有你的。”雨说

两人下楼时已经为正午十分,两人都不知自己这一觉睡了多长时间。因而对此感到惊讶。西里斯的空气很清新,每天都能闻到不次于“花园”的香气,能让人很轻松舒适。这里老年人却非常少,这里不是安度万年的好地方吗?

“好嘞,既然都起来了那就前往第一站,露天浴池!开个玩笑,是私人的温泉啦泡一泡温泉有助于休息。”银蝶这一次出乎意料的没有卖关子。

“真的吗?那太棒了!早就听说这里有温泉了一直想要试试呢。”幻很期待,钱不够是硬伤。

“我们现在一穷二白。”雨总能抓住关键。

“这一点还是要佩服我的。”银蝶拿出一个布袋,轻轻摇晃发出叮当叮当的。

“你什么时候有这么多钱了?”

“路上捡的,只是运气好。”银蝶提高声调。“这些不重要,这些钱未必合法你们花要有心理准备,虽然有我绝对不会出事,世事难料谁能肯定一切都按着我预期的发展呢?”绳子有点松了,银蝶用力拉紧系带,这绳子还怪结实的。

“三人的费用谢谢。”银蝶不吝啬的上缴半数的钱财,眉毛都没皱。这里是分自用和公用的,公用便宜相对来说人比较多。自用恰恰相反不用再多说了。

“这这这……这么多钱?未免有点太贵了吧?”雨在一旁切切查查。

“嫌贵就去河边呀,那地大敞亮还不花钱正适合你们。偷窥起来也方便。”银蝶又在开玩笑。“玩笑多了就没意思了,进去右拐,剩下的还请自便。”银蝶催促道。

这里环境算是数一数二的了,通道的走廊两旁是镀金的,地板是一种不知名的会发光的矿物质。这里的虽然是名义上的温泉,但是底下的是人工火山。谁又会在乎这些?雨伸入一只脚起初的温度很难忍受,慢慢适应了身体就整个扎进去。温泉是让人放松的圣地。

“哇啊,舒服!好久没这么放松过了。”幻彻底沉溺在热烘烘的水里。

“幻你说银蝶究竟是怎样的人?他究竟有哪些能力?”雨突然问到。

“你这么一说我才注意到,我们对他的了解很少,只停在了片面上。对他的父母家庭,生活环境,喜欢什么,害怕什么,我们都不知道。”

“我觉得他一直在瞒着我们,说不定他以前是个十恶不赦的大坏蛋,或者是什么邪恶的统治者。”雨阐述着自己的幻想。

“他在你眼里居然这么不堪,他不是救了你的人吗?”

“我也知道这个道理啊,可是总感觉对他和别人不会一样。”雨往角落靠近这里水温比较凉,她更喜欢这里。

“凭心而论,你觉得银蝶到底是怎样的人。”幻期待的靠近语气。

“额……怎么形容才好呢?他一直是个很谨慎的人。不,应该说他是个孤僻的人。你可能平时看他嬉皮笑脸玩笑开个不停,可是他一到生人面前就抬不起头。”

“我不算是生人吗?可他刚见到我的时候明显‘干劲’十足嘛。”幻在潜水舒展开身体成一个大字,这里没有别的人幻才可彻底放松自己。

“我也不知道,他当初见我也没有扭扭捏捏,反而像个自来熟还做出了很多讨厌的事情。”

“这讨厌的事情具体指的是?”

“抱歉我不想回忆起。”雨很头疼这几件事,一直在脑袋里挥之不去。

“那就算了,有几个不想回忆起的事不是很正常吗?就像在骑士团的日子虽然不想要再回忆起,但是那只是一部分。还有好的方面就看你能不能发现了。”露天温泉不好处之一,天上下起小雨。这点小雨更是为这温泉增加了几分独特的情趣。

“下雨了,真不是时候,但愿不要太大我们还可以多呆一会。”幻有点不舍。

“是呀,哎?不知道银蝶怎么样了?”

“我就说你还是很关心他的嘛。”

“谁说的?我……我只是……”雨一紧张舌头就打结。

“嘛,别解释了你自己最清楚这件事,我们的都只是猜测。”

“你突然好正经,我还是喜欢你放下骑士的架子的样子,更可爱些。然后就是……唔。”雨的视线停留在幻的胸部,表情中包含着各种不满。

“怎么了?”

“为什么你的会那么‘大’?”雨又低头看看自己。

“啊嘞?好奇怪的问题,这个嘛可能是天生的吧。”幻尴尬的笑了笑。

“接招吧!”幻看到双手向自己袭来躲闪不及。

“唉?你干什么?不要过来,不要让嫉妒心控制你。”幻故意说。

“嘶!你还笑话我!”雨发动第二次攻击。

“哈哈哈,开玩笑的不要挠那里,对不起哈哈哈哈。”雨像猴子样爬在幻身上手臂死死扣住。用尾巴挠痒痒。

“你太小瞧我了。”幻一缩身挣脱出来,左手抓住雨的右手,再用右手顺势一推顺利反剪在背后。

“疼疼疼疼,快松手啦。认输认输!”

正当两个女孩打打闹闹的时候门被推开了。走进来一位银色头发身材丰满,头发遮住脸看不太清楚。且给人一种高不可攀的感觉的女人。两人被吓了一跳,愣愣的站在原地。女人径直走进水里,她进入水里水发生了变化。充斥着淡淡的花朵的清香。

“你认识她吗?”

“我怎么会?我第一次来这里好吧?”幻说银色头发的女人找了个角落,似乎不愿意与两人一起。

“先别管他了,多一个人也没什么。我才发现啊你刚才故意把话题岔开了,我问你觉得银蝶怎样?”

“我觉的吧,他是个有时候很惹人讨厌,有时候又给人一种非常奇怪的安全感。由此导致我离不开他了,现在好了多了一个人或许可以撼动我的想法。”

“你的意思是?”

“没错我们赶紧溜啊,再和他耗下去就真失去人身自由了。”雨小声的说。

“那这个东西。”幻指指脖子上的项圈。

“据我推测这玩意是有一定范围的,只要我们跑的够远这玩意就没用了。”

“你怎么会突然萌发要逃跑的想法?是银蝶对你做了什么吗?”

“那倒没有。”

“为什么你会选择逃跑?你走了会很寂寞吧两个人都是。”幻想要挽留雨。

“这……额不管你说什么我都要走了。”雨感觉没法反驳了干脆斩钉截铁。

旁边的女人身体微微一震,很快又恢复正常。

“真拿你没办法,一个人真心想要离开的时候是留不住的,你若如此我也就随波逐流喽。”

“没想到你还挺上道的,千万别和银蝶说啊,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了。”雨又强调了一遍。

““你有没有觉得有点头晕?是不是温泉泡多了”按摩着太阳穴说。

“那倒没有不过我感觉到这里花香越来越弄了。”

“难道和那个女人有关?”幻悄悄瞟了一眼。“要不我们去看看?”

没等两人去看她先走过来,她走过的地方都留下一片片花瓣。

“看起来不像是善类啊。”“那个,请问您有什么事情吗?”女人没有回答选择继续靠近。

“别和她废话,说不定又是潘贡和希亚的人直接动手吧。”雨终是改不了自己冲动的性格。二话不说先打趴再说是她的做事风格。

“雨从左路进攻,挥出一拳眼看就要打中了没想到女人侧身躲过,嘴里嘟囔着“反了你了。”雨不服气紧接着跳起想要从空中进攻,哪知这是水里不是陆地,雨挑起的高度只有大约十厘米距离头顶还是望尘莫及。

“喂,你先把衣服穿上啊!”幻系紧浴衣的带子,从旁边喊到。

“哪有时间?面对敌人怎么能拖延时间?”

“哎?不是,她也没说是敌人啊?”

“是敌人能告诉你?快来帮忙哇啊!”雨左手手腕被抓住。“力气好大,吃我一腿!”雨借力跳起用力一脚踢在对方腹部。女人捂着肚子退到一边。很快又恢复过来。

“雨,我们这么做不好吧?既然还没问清来路贸然攻击好人怎么办?”幻上来拉住雨的手。

“我看着她就来气,为什么也那么大?”雨这时候就像小孩子一样了。

“额原来是因为这个啊,你还真是小孩子气。”

“动作僵硬,缓慢。力度不够没有任何技巧可言,只是胡乱挥拳。”女人一旁说,在男人耳里宛如天籁之音。

“你说什么?我让你看看我的厉害!攻法三式破浪!!”雨大喝一声双手交叉挥下,在女人身上形成了一个十字抓痕,可惜只有血丝没有太大伤害。

“呦呵,厉害呀。深藏不露啊,你还有这招式?”

“为什么?她没有受伤?血丝也已经消失了?”雨心想。“你在取笑我吗?不可能妈妈教的攻法怎么会对你无效?”

“不一定,你可以再试试兴许哪个就有效了呢。”女人打趣着说。

“废话少说!攻法一式潮起。”雨快速闪身到女人背后二次伸出利爪从下至上挥出,接着回钩。明明眼看着是挠在身上可是感觉是挠在水上了。“怎么会?哪有自己的招式被自己溅起的水花打断的事?”雨感到诧异。可不放弃是她的信条。“二式,潮涌!”雨这次的动作快的不像样,一对利爪向前突刺,刚要触及肌肤又突然改变方向一个向右上一个向左下。这下伤到了,白色的血液从伤口流出。

“等,等下白色的难道说你是……”在雨记忆中白色血液只有一人,那就是银蝶了。“银蝶,是你?你不是男的吗?这是怎么回事?”

“呵呵,你也真有意思打架还要念招式名,动作本来就慢,这不吃大亏?”女人没理会她自顾自妲己说。“好嘞现在到我了,这招就叫十字锁!”银蝶抓起木质围栏,围栏在他手里变成两摊液体状的东西,缓缓流动着悬浮在空中。

“真的是银蝶,原来你一直都是女的呀。”

“废话少说几句,看锁。”银蝶把一摊投向雨。被雨击破然而没有消失,顺着手臂流下到手腕处形成了一个枷锁牢牢锁住双手。

“唉?你这是做什么?”银蝶没有放过幻用同样的方法将其锁住。“我可没攻击你。”幻试图解释。

“你属于协助犯罪,脱不了干系。真没想到我一不在你俩就谋划着要逃跑了。”

“不是你听我解释,其实……对我们是要逃跑去找你,对就是要去找你。”雨说。

“呵,找我还用逃跑,挺牵强哈。”

“我真的不是协助犯罪啊。”幻在两人之间解释。

“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你到底是男是女?这是什么情况?”雨用力挣扎了一下发现没用,于是就把注意力转到银蝶这边。

“这个问题问得好,我本为男性,不过现在我是女人,而且具有女人的一切功能。懂了吗?”银蝶耐心的讲解到。

“也就是说你是男的喽?流氓啊!”

“就是这个意思。现在的我对你一点兴趣都没有,我丧失了男性的机能,你大可放心。”

“虽然你这么说可是还是怪怪的。一想到你是男的就浑身发麻……咦……”雨缩紧脖子。

“我只是改变了自己的器官,又何必大惊小怪。咱么一码归一码,先给我出来会家再好好收拾你俩,策反的苗子要尽早打掉。”银蝶捋了捋头发。

“我感觉情况不妙,现在道歉还有用吗?”雨在做最后的挣扎。

“想得美,先给我去买装备,说不定我心情好了就给你免刑了呢。”

“还有刑?我这么可爱的女孩子你也舍得动手?”

“那我问你我这么可爱你咋舍得动手呢?”银蝶反问。

“因为我是女生嘛。”

“奥,那我就暂时不变回去了,这样就可以下手了对吧?”奇怪的理解。

“不是不是。虽然现在确实是女性……”雨和幻一个劲摇头。还是被银蝶拖出去了。

三人站在大街上,幻和雨一幅吃瘪了的样子。

“好了,放松完了吧?”

“我觉得你给了我更大的压力我已经开始想象了。”

“别给我耍嘴皮子,不说了吗我心情好给你俩减刑,走吧去购进点装备吧。”

“不是说好了免刑的吗?我真的是无辜的啊!”幻还在解释。

“本来是的,可是一想我都流血了那不合算呀,减刑就不错了。知足吧。要不然就大刑伺候?”

“还是算了吧,你可别生气开心点。”

“好霸道语气,我心情好不好看你俩了。可能就是吓唬吓唬你俩,走吧……”

“到底是不是认真的?你快说呀。”

“嗯……你越认为它是假的它就是真的,你认为它是真的说不定就是假的呢,别管太多了我自有分寸,又不是一个无赖。”

““拜托你说话不要这么云里雾里啊,喂,你等等我。”雨拉着幻追赶上前。

“个人爱好。”银蝶作了个鬼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