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节(第一卷大结局)夏洛特

午后的时光显得既温馨而又静谧,不过对此格雷却略微有些不适应。

最近这段时间,他本来一直过着相当忙碌而又充实的生活。早上和利维亚吃完早餐,之后配送牛奶,然后便是例行公事般的上班。下午回来去购买面包,一天相当的枯燥无聊,但行程却排得相当的满。然而最近这段时间,随着逐渐临近深冬,牛羊的产奶期已经结束,到了给他们贴秋膘的时候。这时候对于牧人而言可是相当严峻的,如果不在冬天到来之前准备好草料的话,那么等到冬天,万物肃杀时节很可能就会导致牲畜因为不够肥胖而无法抵抗寒冬的严酷最终酝酿成凄惨的结局。也同样是因为寒冬将至,老板保罗难得的给格雷放了一个假,自己出差去外地进货去了,导致最近这段时间他每天无所事事。本来他打算跟利维亚一块儿上山去割草料的,然而却被拒绝了。虽然知道她是好心想让自己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可是……

“真的是相当的无聊啊,真奇怪,之前在魔王城的时候不也同样是这样生活吗,为什么那时候不会感到无聊?而如今却……”格雷的脑海里思绪风暴正在酝酿,回忆千头万绪的涌来,话说不知不觉中已经过了半年了。这半年时间,自己一直忙忙碌碌,原本打算去寻找勇者的,然而却因为经费不足也耽搁了。当然,他并不后悔这种决定,身为一个王可以做错任何事情,但绝对不可以后悔,原因就是这是王者的觉悟。因此趁这段时间他也考虑过要不去进行自己最开始的计划,但是

“我走了,谁看家呢?”

是的曾经没有家室的他,无拘无束的他,如今却因为这一座小小的木屋羁绊住了手脚。当然,对此他的感觉相当复杂,既有欣慰的地方,也有感到恼怒的地方。欣慰是在于自己又体验到一种不同的生活感受,而恼怒的地方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自己的计划将会永远没有办法起步。

“要不不顾一切试试看找一天休息一天?不,不行!这座木屋可是利维亚和我的家,假如出现任何意外那我们不就无家可归了吗?不过计划如果永远只是嘴上说说而不去落于实践的话那么永远无法成功。”格雷皱着眉头纠结着这件事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后的来人。

“本来你就不讨人喜欢,如今皱着眉头更让人感到厌恶,快起来不要躺在地上挡到我的路了。”说话的是带着变声期女生特有的刺耳的嗓音。

格雷并没有起身,而是仅仅抬眼一看,映入眼帘的首先是那头傲人的红色的长发,即便用青色的布曼包了起来,但其秀丽的光泽却并没有被掩盖。即便穿着粗布麻衣,可是其刚刚发育起来的山包依旧在她的束腰的挤压下傲然挺立。饱满修长的双腿搭配玲珑有致的身躯完美到魔鬼的结合。假如此刻的表情不是带着极度的厌恶和嫌弃而是像小家碧玉一般的温柔必然能够可以增添不少颜色,但很可惜。

“你怎么来了,你不在村子里陪伴村长跑来这里做什么?”格雷因为刚才少女的表现因此也没有表现的太过客气,而是单刀直入的询问道。

格雷如此答话让少女气的脸颊羞红,不过格雷却感觉此刻她生气的表情比刚刚那嫌弃的表情更加的让人心动。

“这就是所谓的美人坯子吗,即便是一颦一笑之间,也有诱人心神的功效。但很可惜呀,这样的美人最终却要便宜那个糟老头子。”格雷一念及此,不由的内心感到一阵烦躁但他知道眼前的美女和自己无缘。但男人嘛,男人这种生物天生都有的独占性,哪怕是和自己无关的美少女,只要是经常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内心中总有些小小的骚动。哪怕不会和自己在一起,但依然希望他能够保持完璧。这一点,哪怕他身为魔王,但依旧属于男人属性范畴的格雷也不可避免。

顺带一提的是,他们这个牧场隶属于某位子爵,他们勉强算是承包商吧。想到这里,他就更加不由得佩服利维亚的勇气,很难想象当初才12岁的她到底是用什么方式说服对方将那么大的一片草场承包给她,要知道,这一片草场不仅广茂,而且肥沃,并且靠近王城,可以说这是一片天然的黄金地段!再这儿生活半年,他不少次的看到就无数人对其流露出垂涎之色。因此,由此判断,当初这片草场还不知花落谁家的时候不知道竞争是何等的激烈,然而结果却如此出人意料。那位老人居然把这么大一片草场交给了刚刚因为父亲过世独自挑起大梁的少女。他敢肯定他们之间没有任何的地下交易,和利维亚结婚已经半年,这半年来他们也有不少同居次数,因此他更加惊讶于利维亚居然还是处子?!虽然他身为魔王对人类的一切了解有限,然而即便如此,他依然不是一个傻瓜,利维亚算得上是一位美貌的少女,勤劳而又勇敢,是大多数男人梦寐以求的女神类型。然而奇怪的是,这样一个近在咫尺的美人,那位老人居然可以无视她的美貌,任由她经营自己麾下最大的草场,并且从来没有因此苛责或者刁难于她,对此,他百思不得其解,最后也不了了之。

(简单的说一下这个概念,按照王国的规则,贵族旗下的土地所产出的任何东西包括矿产资源、土地产出也就是农作物、牧场、水源等等都算是该贵族的个人财产当然也包括居住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也就是说,你如果住在对方的领土以内,那么便算是对方的臣子。是要为对方无偿的付出和奉献的。除了日常的缴纳赋税之外,也包含了到对方领地里面去服役(兵役或者出任女仆和仆人),因此,对于统辖地带的美女自然天生就是贵族老爷的情妇或者政治资源,也因此难怪男主会感到疑惑。)

“你的眼神还是一如既往的令人作呕。”少女用变声期鸭子般的嗓音粗略的嘲讽。

对此,格雷不置可否,他虽然不是什么大度的人,但也不至于和一个十四五岁的小丫头计较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仔细一看,虽然脾气特别的差,但果然不愧是难得一见的美少女,单论美貌的话还在你姐姐之上。”言下之意是指对方除了美貌外空无一物。

这下轮到对方坐不住了,只见少女眉目一竖刚要发作,但转念一想,不知道想到什么,随即泄气。

“真不知道姐姐为什么会选择你。”

“这就证明你姐比你更有眼光。”

“为什么这么说?”

“至少她敢和命运搏斗。”

话说到这儿,二人都有些尴尬,意兴阑珊随即也不再说话。格雷也乐得耳根清净,只是躺在草坪上感受着风的韵律。

“天空真蓝呢!”

格雷感觉有些奇怪,这不像是她的脾气呀,如果是她的话应该不是评价天气的好坏,而应该是高兴于天气这么好,那么来年牧草的长势还是庄家的收成都会相当的丰满才对。不是像现在一般犹如寻常少女的伤春悲秋。

“怎么……不想回答就算了,当我多事。”格莱还是忍不住好奇,随口询问。

“没什么,只是感慨时光流逝那么快,一转眼我也快16岁了。”少女的眼神中杂糅着些许的哀伤,每一个少女想必都在做梦的时候幻想过自己未来的白马王子。然而命运终究是不公的,有些人注定从一开始就没有选择机会——她们的命运是既定的!!!

“原来如此,16岁之后就会举办成人礼,到时候”想到此,格雷既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安慰也没有在说话的兴趣,只是越发的烦躁。

“平常你可不会就这样放过我,难道你不应该嘲讽我即将嫁给一个糟老头子吗?一个年纪和我爷爷相提并论的老头子!!”少女就在格雷的旁边坐下,没有看对方,而是目光望着远方,声音有如从遥远的地方飘来那般的飘渺无力

“有时候真的很羡慕姐姐,她一直是我崇拜的人,无论是独自一人承担起诺大一个家庭还是一个人生活的勇气,以及……”少女一边说着,一边和格雷四目相对随即犹如触电般的转开,脸上不由爬上一抹嫣红。

“不会吧,我应该没有那么大的魅力,能够让一个美女主动投怀送抱吧?!有一个利维亚,还可以算是我们同病相怜,难道还要再多一个?”就在他胡思乱想,想入非非的意淫的时候,少女却坐起身,随即转身向木屋走去。

“呃?话说你到底是来做什么?”可恶!最恨给人一个开头,却不给一个结尾的对话,到底要怎样说清楚嘛,搞得自己心里有些痒痒的。

“我只不过答应姐姐照顾你几天,可是看你刚才的样子,貌似想了些什么。要不要我告诉姐姐大人?”少女目光变得相当的促狭嘴角勾起一抹坏笑揶揄的看着起身的格雷

“该死,被耍了吗,可恶,这就是所谓美女都擅长骗人的吗?”格雷不由得有些气急败坏。

简短的午饭过后,少女简单收拾完碗筷便转身离去,徒留下一抹倩影。无聊的格雷正打算接着去草坪上虚度光阴是突然想起来家里的面包好像快不够了。

“我看看除了面包以外,蜂蜜、苹果、腊肉、盐、糖,哇,基本上都用完了吗?不过这本来一直都是利维亚在看管,所以我并不怎么上心。没想到已经到如此急迫的地步了吗?”格雷一边翻找的橱柜一边打开储物柜简单的清点一下剩余无几的生活物资不由得皱眉。依照他谨慎的性格,现如今剩下的东西完全让他没有安全感,经历过饥饿折磨的感觉,他对于食物异常的重视,通常在保留足够食用的食物之后,还要准备足以度过短暂饥荒期的食物,以便不时之需。然而

“感觉有些变得颓废了,之前这些明明都是自己在做的,可是自从和利维亚一块儿生活之后,就把这一切都交给她了,以至于有些忽视了”想到这儿他不由得有些惭愧,没想到身为魔王的他居然会犯一般男人都会犯的错误。

事不宜迟,既然已经发现了问题,就应该解决格雷带上钱包推上推车锁好房门朝着王城的方向前进。

“其实仔细想一想,快要过冬了,也应该准备一些麻布、煤炭、橄榄油和灯油。为以防万一,最好多准备一份。如此一来的话,一趟恐怕不足以购买成功,要找人帮忙吗?”格雷宁心静神的思考着这一切。要过冬了,因此这些东西也成为紧俏的货物。如果错过的话可能再也买不到了。然而,单凭自己一个初来乍到的人,对于这个王城并不熟悉的人,是根本不足以单凭一己之力购买齐全。

“唉,又要去拜托她了吗,早上才把人数落一顿”想到这儿,他不由得感到无力的叹气,这就是所谓的作茧自缚吗?

村子还是一如既往的简洁而又破败,道路之上尽是泥泞的土地以及拐角处传来阵阵的恶臭味。说实话,他并不喜欢这个村庄,因为既不美观也不卫生,他甚至怀疑利维亚之所以从这个村子搬出去也是因为嫌弃这里。不过这个当然只是他个人猜测想必以绿利维亚的性格,对于这个生养她的地方感情相当不菲吧?!怎么可能如自己所想一般。虽然理智提醒他如此,但每次一到这个村子,他总忍不住腹诽一阵。

“真是难以想象这样的村庄居然会孕育出那样两个灵动的少女,正所谓出淤泥而不染是这样子的吗?”格雷一边想一边放目四望除了几个在门口玩陀螺的小孩子之外,居然没有一个人。

正当他疑惑之际,其中一个小男孩在看到他之后,居然甩开伙伴快步跑到他面前,抓着他的衣摆摇晃起来。

“格雷叔叔格雷叔叔你好几天都没来了,怎么你要去城里吗?带上我一块儿去好不好?”男孩扯住他的衣摆开始死皮赖脸的央求,对于城市的繁华是最能吸引小孩子的目光的,也难怪,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他们应该一辈子都无法摆脱村庄的束缚。难怪对城市如此的向往。假如真的去了城市,也不知道会不会对那座城市失望呢?

“等我有时间再带你去吧诺亚,现在可以告诉我你姐姐阿曼达去了哪里吗?”格雷抚摸着这个叫诺亚的小男孩的头轻声询问道。

没想到对方在听到姐姐的名字之后迅速蹿开,然后一脸古怪的看着格雷,让格雷感觉浑身不自在。“格雷哥哥,在有了利维亚姐姐之后还不满足吗,还觊觎姐姐的美色吗?”看着诺亚小心翼翼的仿佛在看小偷一样的神情,格雷忍不住有呕血的冲动,这该死的小子到底把自己想象成什么样的人啊?然而更令他无语的是,诺亚见状以为自己猜对了,于是乎壮着胆子悄咪咪的说道“如果格雷哥哥真的那么喜欢姐姐的话,晚上等姐姐睡着之后。我来带路,保证她不知道。”

“哦,上帝啊,看看这该死的世道,看看这可爱的小男孩,真是让我忍不住有用我的小鹿皮靴踹他屁股的冲动。”格雷此时此刻在内心中诚恳的祈祷上帝原谅自己一时闪过的邪恶念头。

“不用了,只是想找你姐姐一块儿去城里买东西罢了”恶狠狠的瞪了对方一眼,格雷也不敢再与之对话下去,害怕他又说出什么可怕的词汇,因此单刀直入地阐明自己来意。

“什么啊,真无聊。”诺亚一听这话语气便显得充满失望,同时眼神也分外的嫌弃,仿佛自己拒绝了对方的美意。让格雷额头忍不住青筋暴跳。

然而不等小男孩进去通报,闻听到房间外传来对话声音的少女因为担心弟弟已经先一步开门而出。

“嗨”见到对方,格雷忍不住先一阵尴尬,担心刚刚的对话被对方听到。

少女阿曼达直接无视了格雷,转而询问起了自己的弟弟。

“姐姐,格雷哥哥说要和你睡觉!”诺亚天真无邪的说出了令格雷无犹如五雷轰顶的话,来不及去遮掩迎面而来的是少女的怒视。

“你不要听他胡说八道,我没有!!!”格雷手忙脚乱的慌忙地解释道,他可不想背负一个色狼的名声。

“我知道你不用解释。”少女随即恢复了平静,淡淡的说道

“呃?怎么感觉好像只有我过激反应了。”格雷也搞不清楚状况了,本来任何女生听到这样的话不应该生气的吗,为什么?

“很奇怪吗,你已经有了姐姐大人想必不会喜欢我了吧。”阿曼达见格雷摸不清头脑便直接开口释疑

原来如此,是因为利维亚的关系啊,不过总感觉语气里似乎有着些遗憾。错觉吗?因为早上才闹过乌龙事件,所以格雷也不敢枉自猜测。眼前的少女是比利维亚更加棘手的存在,因为利维亚是属于有话直说的性格,而很显然,对方并非如此。

“是真的,格雷哥哥真的说想和姐姐睡觉的。”一旁的小男孩见到姐姐并不在意反而慌乱起来,抓住姐姐的衣角,拼命地向对方解释,希望勾起对方的兴趣。

“好了,不要胡闹了,快进去。”少女的表情有着些许落寞,语气也带着是不耐烦,显然心情并不好。

“可是为什么?姐姐不也喜欢格雷哥哥吗?再说了,格雷哥哥既年轻又英俊,而且又会赚钱。难道不比那个老头子要好吗?为什么姐姐大人要反对啊?”小男孩尖利的嗓音充斥着这片空间。而听到对话的双方都不由得感到一阵尴尬。格雷目视着阿曼达将小男孩推搡着进入房间,但在门外的他感受到周周几道幼稚的视线,不由得浑身不自在。

就在他感觉度日如年的时候,不知过了多久,随着一阵摔门声,睁开眼阿曼达俏丽的站在他的身边。

“走吧!”

“果然她听到了刚才的对话。”格雷无力的叹气,他最害怕的场景还是出现了。

阿曼达推着自家的手推车走在前面,而格雷则慢慢的缀在她的后面,二人一前一后,不紧不慢的前行。行动间二人都没有与对方对话的兴趣,只是机械性的行走着

“格雷,说点什么你是魔王吧?就算不是魔王,你是男人吧?!既然听到了一个少女的心意,那么无论如何也不能无视她吧。可是我已经有利维亚,我答应过她!再者说,我还肩负着那沉重的不可推卸的命运。倘若说利维亚和自己是相拥取暖的话,那么现如今难道要再拖一个女孩子下水吗?等到时候我被勇者讨伐之后她们又该如何自处呢?”心中百转千回,脸上却不露出分毫。格雷一边想着前尘往事,一边又构想着未来。他最初的打算已经彻底的被粉碎殆尽了。因此,重新制定一个合理的计划已经被他提上议事日程。无论是自己的生前还是死后……

这世界或许唯有时间是公平的,不因为你贫穷或者富贵而有任何的改变,不知不觉中二人便抵达目的地。在简短的交流之后,二人分道扬镳,去采购需要的物资。临走前,格雷特意把多余的钱财交给了对方。虽然他知道这样的方法很卑鄙,可是那又如何呢,无论是阿曼达还是自己,都有既定的命运。自己最终一定会被勇者讨伐,阿曼达也会被迫嫁给一个她不喜欢的老头子。自己只是魔王,却并不是人类的王,无法改变对方的命运,连自己的命运都无法改变。因此他当下唯一能做的就是让对方尽量可以在成人礼前快乐一些。或许这将成为对方将来美好的回忆吧,有时候人单靠回忆便可以度过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采购的过程相当的繁琐而又不顺利,和自己出发时的预料一样,由于临近寒冬,所有物资都变得相当的紧缺。不仅价格上涨,而且还经常短少。为了采购自己所需要的煤炭,布料,灯油等他跑遍了大半个市场,却仍然没有购买到多少。不得已之下,他改变方法用酒精来代替一部分的煤炭。“反正喝了酒,人也会感到温暖。”同时购买相对昂贵较少人买的菜籽油来代替灯油。由于多出一笔额外的开销,让他不由得一阵肉痛。但却也相当的无奈,正在感慨今日诸事不顺的同时,他的目光刚好看到一抹靓丽的倩影。

“这!这是!!何等的完美!!!卓尔不群的气质,修长的身形,清丽但不庸俗的容貌,伴随着起伏而平稳的呼吸,何等优秀的练武胚胎!!这就是自己梦寐以求的勇者啊!!!”突如其来的身影让格雷一时震惊的大脑当机。顾不得采购的物资,三步并作两步的抢先快人一步追上对方。格雷也没有意识到此时此刻的他有多么的莽撞直接抓住对方的肩膀亢奋的说道,“小姐请容许我冒昧,但请您务必倾听我这一生唯一的请求请你务必成为一个勇者!”

脸上的火热来得是如此的突兀,猝不及防之下被打了一个冽傑,当愤怒的情绪刚刚涌上心头,抬头一看,少女眼中所蕴含的水雾瞬间化为乌有。应该算是自己的错吧,这么突然的前来搭讪,对一个女孩子说着莫名其妙的话,最后被这样对待,应该是自己的错吧。格雷这样想到,可是还没等他做出任何的反应和道歉,对方便不理睬他直接径直转身而去,徒留下一道美丽的倩影令他扼腕叹息

正不知道该如何自处的时候,脸上感到一阵清凉。阿曼达不知何时来到她的身边,用一种奇怪的油正在涂抹他的脸。

“这不是獾子油吗你居然舍得买这么贵的东西?”格雷有些奇怪,一向勤俭的对方居然会如此的大手笔。要知道獾子油具有消瘀去肿的功效,在冬天中是最适合治疗冻疮以及化瘀的,因此价格极为高昂通常需要数枚银币。

“你还是一点都没有变化,不管是半年前还是现在。对于女孩子你依旧如此粗心大意!不要以为所有女孩子都是向利维亚姐姐一样,假若你不付出足够的细心和耐心的话,是没有女孩子会喜欢你的。不过即便如此,对方也太过分了。”阿曼达一边说着一边继续涂抹獾子油,格雷从来没有感受过对方如此的轻声细语和无微不至的关怀。因此一时有些错愕,因为他感觉此时此刻的她居然给他有如利维亚的感觉。

“或许吧,情急之下我确实不理智了。”

“那你打算怎么办?”

“看情况吧,这样的开局想必对方对我一定相当的厌恶吧。如果实在不行的话也只好换人了。”

“不会可惜吗?”阿曼达并没有问格雷换人要做什么,而是像个倾听者一般的认真的接话

“呵,再怎么说我也是个男人呐,被一个女孩子这么对待,难道你要我无动于衷吗?反正这个世界最不缺的就是人,也不一定非要在一棵树上吊死吧?!”格雷的语气有些强硬的说到,他并非小心眼的人,然而,在大庭广众之下被对方如此对待,虽然错在他但身为一个男人的尊严遭到对方的挑衅和践踏,终究让他有些下不来台。

“追上去吧!”一旁的阿曼达突然开口

“她是你一直要找的人吧”见格雷有些疑惑,阿曼达便细心的宽慰道。

“你今天的表现很奇怪,让我感觉很像利维亚,不过或许你说的对,我不应该就此放弃,哪怕不再选择她也要向她道歉。”格雷本身也是率性之人,既然想明白其中的关节也不再拖延将推车交给阿曼达照顾,然后快步追了上去。

话虽如此,然而茫茫人海,想要寻找一个人何等困难,在苦苦寻觅无果之后,正当他打算放弃,回城里和阿曼达汇合回家的时候,居然在旁边的树林里发现一道熟悉的身影——那正是之前错过的人!

“喂喂喂,美丽高贵的夏洛特小姐啊请帮帮我这个孱弱而又无力的人吧!请您轻轻挥动您那高贵的剑,把这已经枯朽不已的树干截断,对此我感激不尽。”说话的是一个又肥又胖又黑又丑但体态魁梧的壮汉,然而此刻的对方满脸的揶揄,嘴上虽然说着恭敬的话,然而表情却充满戏谑,而旁边不远处几个闲汉也大声附和着说话的男人将少女团团围住。见此状况格雷饶有兴趣的选择旁观。他想爱看被自己选中的少女究竟会怎么处理这件事

贝齿轻咬红唇,金色的秀丽长发随风飘舞。纤细的拳头此时此刻因为拧紧而显得指节苍白,少女怒视着对方,缓缓将手放在剑柄上。正当格雷以为她要反击的时候,少女迟疑一下,终究没有拔出剑,而是无力的将手腕放开。正当格雷打算上前解开少女窘迫的处境的时候,突然一个石头不知从哪个角落飞过来正砸中男人的额头

“你们这些坏人整天就只会欺负夏洛特姐姐,夏洛特姐姐不要犹豫啊,快跑啊!”出手的人是一个流着鼻涕脸上带着些青春痘的小男孩,所有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打的猝不及防,以至于没来及做出反应。

“该死的家伙!”肥胖的男人生气的冲到男孩的跟前一脚踹翻对方,随即用手拽住对方的衣领把他滴溜起来,当他打算挥拳的时候,脖子上却感受到一阵锋利

“怎,怎么!你这个罪人之女打算伤害我吗?呵呵无妨,反正你的父亲造成了数万人的死。拥有他血脉的你,将来想必也会和他一样吧?那好,今天就从我开始,让大家看清楚你们父女的真面目!!来吧动手啊!!!”健壮男人不但不害怕,相反却叫嚣起来,而他旁边的伙伴也迅速围拢起来一脸紧张的紧盯着少女。

“放开他”少女紧紧的攥住剑柄时刻保持着压制的状态,但却又不会真的伤害到对方。

而见此情形男人更加的肆无忌惮,随手将男孩远远的甩开,然后转身握住少女的手欺身而上。

“怎么不是很嚣张吗?不是要动手吗?那就快来呀!既然拔出了剑,那么就让它见血吧!反正这把剑已经饮过不少血了吧?!”

“你不要再过来了,不然的话,”少女随着男人的一步步前进的步伐缓慢的向后退去,然而身后的闲汉早就围拢成一睹人墙让他后退不得。

“啊!!!”身后传来一声尖厉的惨叫声,原来刚刚被放开的男孩不顾自己的伤势,居然趁着对方不注意突然咬住对方的小腿肚。吃痛之下胖子男不由得向后踉跄后退,围住少女的闲汉见状也顾不上对方,赶紧来到胖子的跟前。

小男孩儿摊开双臂,将少女维护在身后脸上带着坚毅的表情。哪怕此刻的他因为刚刚被胖子摔出去而导致满脸淤青,然而居然也显露出一种一夫当关之势。

“我绝不允许你们欺负夏洛特姐姐,夏洛特姐姐没有错,夏尔叔叔更是大英雄,是你们,是你们!是你们一直在误会夏叔叔曲解夏尔叔叔欺负夏洛特姐姐,我绝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喂,臭小鬼,你看你干的好事,话说如果我没认错的话,你的父亲貌似也是死在当年的战争中吧?!哼,当年倘若不是他指挥错误的话,就不会平白无故所造成那么多人无辜的死伤,难道他不应该负责吗?即便他死了,难道他的女儿不该为此而负责吗?”

“这……”少年无言以对,毕竟只是个小孩子啊,一时被对方问的语塞。

“谢谢你挺身而出保护我,没关系的,还有对不起。”此时此刻,这个叫夏洛特的女孩她的表情格外的让人怜惜,仿佛一朵即将凋谢的花朵般。眼神中透露出些许的哀伤,但却被她强硬的忍住。然而正是这将露未露的眼泪,使得她看起来格外的憔悴,身形都有些站立不稳。用空出来的左手抚摸男孩那亚麻色的头发,转身,虽然右手依旧在颤抖,但少女还是挥下手中的剑将那一节枯木斩断随即飘然而去。

“切,该死的家伙嚣张什么!”胖子男见夏洛特终究不敢真的动手,虽心有余悸,但脸上还是充满鄙夷和不屑的说道。

“算了吧,大哥,不管怎么说她也是贵族啊,我们惹不起的。言语上欺负一下没什么,但却也不能更进一步了,不然的话王城军不会放过我们的。”旁边的小弟见状,连忙给台阶。

“哼,该死的罪人之女,该死的叛徒!且容你们嚣张一会儿吧!”胖子虽然脸上流露出害怕的神色,但嘴上依旧不服输的说道。显然少女的身世并不像其穿着如此简单

而一旁的格雷目睹完全全程之后,望着少女依稀离去的身影神色复杂

“居然是夏尔的女儿吗?还真是孽缘啊!不过,明明仅仅是握住剑柄就如此痛苦,还依旧为保护他人毫不犹豫的挥剑的身影,还真是有勇者的风范啊!那么格雷你要怎么做呢?是追上去偷偷的杀了对方,为撒旦报仇?还是无视对方转身离去,当做一切都没有发生去寻找下一个人?还是……”

不久之后,格雷睁开双眼。瞳孔之中溢满出坚定的神色,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答案是显而易见的,那就是——她就是我命中注定的勇者!是无可替代的人!!!”

(大家好,我是本书的作者,抱歉,因为工作原因导致拖更了很长时间。之后,如果顺利的话也会慢慢的恢复更新吧。到这里本卷所有内容便完毕了,之后看情况会补充勇者夏洛特的个人介绍,也就是个人篇章。那是我注入最大心血的女主角,希望能够设计出一个不落于俗套的新型的强大的女性角色,而不是像传统的女主角一样完全是依靠男主光环的陪衬。事先声明一下,夏洛特作为一个独立的女性,你不用怀疑她的实力,这么说吧,即便没有格雷的培养,夏洛特只要机缘巧合的话,也会成长成一个绝不亚于勇者的强大的女孩子。所以不要把她当成是一个花瓶,她和男主的相遇既是偶然也是必然的,只有他们二人相辅相成,才能彻底的打破这个莫比乌斯之环。(涉及剧透这里就不过多赘述)总之,请读者们敬请期待下一卷的内容!下一卷的内容是关于学院生活的,也是当下最流行的“男主后宫”的展开。虽然本卷已经介绍了暗恋格雷的阿曼达,但这显然是远远不够的,阿曼达的话是本作相当重要的女主角之一,但她的重要性更多的体现在生活部分,而不是战斗部分。之后学院篇格雷将会组建勇者小队,开启故事的冒险篇章。之后的剧情到底会如何走向呢?“只为保护他人而挥剑的勇者”和“除了治愈他人而一无是处的魔王”一开始的地狱式开端,究竟将如何谱写勇者和魔王的变奏曲?敬请期待下一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