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宇宙的彼岸光与暗的交界线在生命开始之前,大道鸿蒙法则充斥之间。能够比时间更遥远更莫测的,或许只有宇宙中永恒的恒星。

两道身影交错光与暗之间重叠,时间秩序法则随着两个人的身影盘旋。大道至简而又至凡在二人的手中竟然使用如此的随意自如,随着再一次的火花迸裂暗中的那人不敌向后退却。

“卡利古拉你还没有厌倦吗?”见状被一团光包围的人也没有趁势而上,而是驻足停步询问道。

“奥古斯都从一开始你我就是随着天地的诞生而诞生,从一开始就只有你我二人!你是代表光明,而我象征着黑暗。你赋予生命生我赋予生命死,你不觉得冥冥之中这一切非常的巧妙而又很有趣吗?”暗中的人发出嘿嘿的笑声肆无忌惮,笑的肆意张狂。

闻言光中人不由的微皱眉头,他知道今天恐怕又是如往常一般的从头战斗到尾了,说实话这场战斗从一开始就毫无意义,所以他打从一开始就感到厌倦,然而不知为何,对面那个人似乎十分热忱日复一日的重复着无谓的举动并不感到厌倦。

“卡里古拉你应该知道的吧,你和我是永恒的存在,是比时间还要长远的存在。无论结果如何,终究我们两个会相依而活。因此我实在不明白这场战斗究竟有什么意义?胜又如何?败又如何?”光中之人皱着眉头规劝对方停止这种无聊的举动。

“ 你不感觉很奇怪吗?”暗中之人坏笑着抛出疑惑。

然而对于暗中之人的话光中之人并没有冒昧的回答。

“为什么一开始世界就只诞生了你和我?为什么我们出生就拥有了智慧?为什么我们从冥冥之中就懂得使用能力?”一连抛出三个询问,然后卡利古拉便直视着对方。

“我还以为你要问什么,这不是理所应当的吗?你是暗之创造神,而我是光之创造神。我原以为你会说出什么有趣的话题,但看来你还是一如既往的无聊只喜欢钻牛角尖。”奥古斯都显示出不耐并且嫌弃的眼神,显然他没有意识到暗之创造神话语里真正的含义。

“好!那我这么问你觉得这是否公平呢?”还以为卡里古拉会说什么,正当奥古斯多要回答的时候,这突然警醒起来。似乎对方话里有话。卡里古拉也不理会奥古斯都就是自顾自的带着感慨般的语气说道

“假如现在诞生出了第三条生命,那么会产生什么样的情况呢?倘若它诞生,不管是否拥有智慧,不管是否拥有能力,他都比我们来的要迟,无论是战斗的经验还是对对方彼此熟悉了解程度。因此他就只能有一个选择,那就是选择生或者死。——更直白一点的说,他从一开始就没有公平!或者说没有选择权,而是由我们赋予它选择权。”石破天惊的回答,让奥古斯东一时间无言以对。

好半响才挤出一句话“你究竟想说什么?”

“呵呵,我原以为这个问题应该是由你来问我,没想到居然是由我来问你。身为光之创造神的你,身为象征寓意着生命的你是否创造过生命?是否维护过生命?是否真的了解生的含义?——现如今的你或者说现如今的我真的已经是能力的极限了吗?”卡利古拉的话语既深邃又充满着蛊惑

“你想要做什么?”闻言奥古斯都立刻警惕的问道。

“我知道你不耐烦和我战斗,那么我们来打个赌吧。如果你可以在明天之前创造出生命,并且了解生命,那么我就永远不再与你战斗。而是化为永恒的天梦,化为诸天繁星,呵护守护着你和你所创造的世界。”卡里古拉顺势立刻提出赌约。

“这个赌貌似极为对我有利,这不像是你的为人呢。以你狡诈的智慧不应该是竭尽所能的让形式按照对你有利的方向发展吗?”奥古斯都轻蔑的望着对方说道。

“呵呵,我的生命可是无穷的,为了了解真相偶然牺牲一下并没有什么。再者说了,我觉得这个赌我有一半的胜率,所以为什么不去做呢?”并没有吃奥古斯都的挑衅卡里古拉依旧是一脸淡定的说。

话语刚落卡利古拉便与黑暗融为一体,消失在了无尽永恒的空间之中。对此奥古斯都紧皱眉头。

“虽然不知道他究竟有何打算,不过这场赌斗终究是我比较有利,再者说了,不管对方有什么阴谋。最起码自己必须要把赌注创造出来,不然,在没有既定条件的情况下是绝对无法战胜他的。”

话毕,既然已经打算去做,那么就一定要做到最好。因此奥古斯都从永恒的天际中找寻适合生命生存繁衍的土壤,然后画了一条轨道,让周天星辰按照规则运转自如。最后在将自己一滴精血化为太阳提供生命所必需的能量。

“如此万事完成,接下来只需要静静的等待。”准备工作完成之后,奥古斯都便静心的等待。

在这漫长的等待之中,奥古斯都亲眼目睹着原来空无一物的土壤上慢慢的诞生出了青苔状的生物。随即周天星辰运转之中,小行星撞落大地逐渐地形成了海洋与陆地。随后,那青苔般的生物一半在海底慢慢的演化成了蝌蚪状的生物,而陆地上的青苔状生物则慢慢的变成了植物花朵草木。不知运转多少周天,逐渐的蝌蚪状的生物慢慢的又回到了陆地变成了诸多动物,然而在此过程中奥古斯都却越发的烦躁,因为他发现自己似乎中了卡利古拉的道

这是漫长的等待之中,他发现了生物必有的规律,那就是出生、繁衍、成长、最终死亡。这个过程不被任何人任何形式任何能力而扭转。即便自己出手,但最终也无法干涉。

“万物恒归于死亡吗?呵呵卡里古拉这就是你获胜的把握吗?你是想证明死亡比生命更加强大吗?混账!”奥古斯都不由得有些气急败坏。

“我似乎听到有人在说的坏话,不过我大人有大量就不计较了。怎么样?”从空间的深处传来一声轻浮的声音随即某处空间缓慢的蠕动下,卡利古拉现身而出。

“这是我做过最无聊的一件事情。”奥古斯都皱着眉头目瞪对方说道

“哦?真的吗?我当时感觉很有意义。明明生为生命创造者的你从始至今却从未创造过任何生命,明明代表着生命的意义的你却从未了解生的意义。说实话,面对这样的人,即便我赢了,都有一种胜之不武的感觉。而且我总觉得似乎如果你不变强,就连我的能力都无法变得强大,真是令人讨厌。”一边说着卡利古拉一边咋舌

“我警告你,因为你的愚蠢提议我再次浪费了自己人生中宝贵的一周天,做了这么多无聊的事情,然后得出一个无聊的结论。因此现在的我已经十分的火大,如果你再在这里胡言乱语的话,那么我不介意奉陪进行日复一日的日常战斗。”奥古斯托一边说其周身的光芒越发显得炽热明亮

“哈哈奥克斯都你终于变得有感情了吗?很好很好,这这也算是生命运作规律之一哟。然而只可惜现在的你根本无法了解。”见此情形,卡里古拉仿佛阴谋得逞般的肆意的大笑。同时及周边也聚合起一道黑色的光线。

话音未落攻击过来的是遍布诸天的藤蔓,只见奥古斯都所到之处,步步生莲所经过的土壤立刻繁衍出树木花草虫鱼。

“这是什么?”从未见过这样攻击方式的卡里古拉疑惑着说

“这是生命!”伴随着这句话音刚落,轰击过来的是覆盖整个苍穹的行星

“天际星——周天陨落”只见轰击过的行星在落地之前便产生一连串的爆炸反应,散落的石块不由分说的朝奥古斯都攻击而来,无处可避,无处可躲!

“哼!无聊的试探。天地星——万物生”只见奥古斯都四周凌空绽放出了无数的万紫千红的花朵。明明每朵都显得脆弱不堪,然而周天之时石居然无法击穿。

“有意思接下来可要来真的了,天际星——规则重造”只见卡里古拉周身缠绕着无数的法则,空间崩裂扭曲。在其身后形成了无数个黑洞漩涡,从漩涡之中伸出了像八爪鱼的触手一般,负着无数吸盘漆黑无比,又有青金色密布的触手伴随着话音一落向奥古斯都轰击而去。

见此奥古斯都终于忍不住皱起眉头,并非说这道攻击自己无法抵挡,而是代表这道攻击的开始就代表着今天又要开始无休止的战争。

“11109年!!!卡里古拉每次你和我的战斗,你都是用这招起步。随后又控制时间规则、秩序以及象征的死亡的暗,除了这些你究竟有何长进?”

“忍不住烦躁起来吗?不过你说的确实很有道理。一直使用这些招数,我确实也感到无聊,那么就尝试一下我从昨天起才刚刚领悟得到的力量,天地星——法则颠覆。”

只见奥古斯都背后的周天世界突然间秩序崩坏,行星脱离了轨道生命瞬间灰飞烟灭。

不在言语已经出离的生气的奥克斯都终于开始出手

“天际星——恒星降临”

“天际星——万物法则”

“天际星——终之旋律”

只见空无一物的暗影之中,突然惊现一轮巨大的光轮顿时照耀的暗影无处闪躲。从暗影之中绽放出了无数的彼岸花,充斥着整个天幕。花瓣飞舞之中裹挟无数的生之意味的秩序向位于其中的卡利古拉包围而去。

“好,生气了吗?呵,既然如此的话,那么我也要全力以赴了。”

“天际星——星河倒转”

“天际星——时光重朔”

“天际星——万物复苏”

只见奥克斯都背后破坏的小星星突然间运转出自我的轨道,原本已经死亡殆尽的生命居然在时光洪流之中诞生出了自我的行迹。原本已经孕育而出的生命通过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诞生出了前所未的生命,但也谢幕了诸多原有的生命。

见此异状奥古斯都顿时被吸引过去,这是他此前从未见过的瑰丽景色,当然最让他感到诧异的是

“为什么你可以运转生之轨迹,这和你的能力相悖吧?”

“呵呵。难道你还没有发现吗?”

“高傲如你或许也不屑于去俯视你所创造的世界吧。我昨天就说过,倘若这个世界诞生出了第三条生命,那么其一开始就没有选择权。从一开始他只有选择生或者死的权利。然而这个理论一开始就是不可能实现的,因为这个世界依然有奥克斯都你的存在,假如作为生之神的你不创造生命的话,那么这个世界永远不会有任何的改变。”卡利古拉正视着奥古斯都,语气中第一次没有任何的玩笑意味而是一反常态的肃然

“为什么你会知道这一切?”奥古斯都闻言惊骇莫名

“原本我也不得而知,所以从一开始,我就选择和你进行无数次无数次的战斗以期望能够通过这种方式寻找到答案。终于,经过无数次的战斗让我从中摸索出了我的规则秩序之中所绝对不包含的东西——生之旋律”肆意嚣张而又狂放霸道,此时此刻的他绝对有俯视对方的资格。

“无话可说了吗?明明身为生创造神的你居然没有发现,居然无法真正的掌握生命!”

嗜血的锁链盘旋飞舞,对应而来的是藤蔓缠绕。宇宙之中到处都是被震碎的法则碎,二人的身影在缠斗中交错,此刻言语已然无用。

“可恶拜这家伙所赐现在心神大乱!居然说什么我的存在就是生命的阻碍。”死都一边咬牙切齿,一边又忍不住回想到,奥古斯都一边咬牙切齿,一边忍不住回想到。

想起昨天我明明已经做了那么多的努力,不管使用鸿蒙法则还是时间回溯,生命流失为何还是不可逆转?明明我是操控生之神啊!明明我身为造物主为什么?为什么?虽然那些植物复活但是可以感受得到和之前还是有着细微的不同,那究竟是什么?

但是这些疑惑并不妨碍出手间雷霆闪烁,绿色雷电交织缭绕缠绕到那方黑色的身影之中

“哈哈怎么心浮气躁了吗?出手这么紊乱,之前好几次都没有打中我。”卡利古拉一边闪躲,一边用话语嘲讽刺激对方。

“少啰嗦!”

“这么有自负可是不好的呦,那么我再告诉你个秘密吧”

闻言奥古斯都不由得停下攻势

“是不是很疑惑你创造的生命轨道永远脱离你的掌控?”

虽然不甘心,但奥克斯都还是点头

“其实那道理很简单因为那根本就不是生命轨道!”再度石破天惊的话,卡里古拉居然从根源上否定了奥古斯都。

没有理睬奥古斯都卡利古拉自顾自施施然的说

“所谓的生命轨道是自然衍生出生与死的循环轮回。然而单单只是你创作的轨道,想必只有生而无死吧?你应该尝试过在你创造的生命死亡之前挽救吧,但是拯救的生命和之前貌似有细微的差距对吗?无论怎么努力怎么去做怎么去弥补,终究还会有那么一丝丝的差距,明明似乎努力一点就可以填上那个差距,然而终究无法做到——那是自然的,因为他们根本就不足以称之为生命!”卡利古拉的话语,一举粉碎奥古斯都一直以来的骄傲。说话间,语气中充满了浓浓讽刺。

“一派胡言,难道身为死神的你要教导身为光之创造神的我生的规律吗?”奥古斯都忍不住反驳对方

“不,我只是把我所理解到的关于死的规律告诉你。”

“废话少说你还吃我这招”

伴随着声如洪钟般的韵律整个空间都开始震荡。见状暗之创造神也开始绷紧神经,因为他知道接下来将会是真正的决战。

“好的,一切如我所料,光之创造神,我太了解你了,了解到比你自己都了解你自己。自负而狂妄的你!”

“天际星——恒河陨落”

话音刚落,整条银河犹如一条光带一般飞舞起来,其中无数小行星席卷成一条绚烂的光带向他撕裂而去。

“到此结束了!天际星——海纳百川”从死之创造神的背后出现无数个如黑洞般的漩涡,席卷而来的小行星碰上漩涡立刻震荡出犹如石沉大海般悄无声息的消逝而去

“那么接下来就是最后一招了”不等奥古斯都反应过来,卡里古拉立刻使出了必杀技,从未见过的招数使得奥古斯顿一时间反应不及。

“你和我相遇而生,不管我多么强大,或者你有多么强大,终究我们两个是会互相制衡的。然而所谓作茧自缚便是如此,这世上唯一能够击败光之创造神的你只有你所创造出来的生命。

“天际星——轮回之音”

随着一声呐喊,在光之创造神背后运行的轨道突然间慢慢的浓缩成一个光球。并且其中折射出一道道橘红色并且炽热的光芒从中透射而出。紧接着巨大的爆炸瞬间将一切都化为粉碎连同光之创造神在内

“不可思议,真是不可思议,我穷尽一生都无法做到的事情你居然如此轻而易举就达成了吗?”

奥古斯都被那一道炽热的光芒拦腰斩断,巨大的身躯一分为二。但此时此刻,他并不关心自己,反而对于眼前波澜壮阔的美而惊的无言以对。

“这是什么?为什么会看到暗?啊,原来如此我将在此此时此地陨落吗?明明还没有和他分出胜负。不对应该说我输了才对,无论是智慧上还是对于生命的探索上,居然在死前还让他上了一课真是相当的屈辱啊——哦,不对,我并非被他击败的。击败我自己的是生命,没错,我是被生命所击败的!可是为什么?假如没有我的存在世界不是永远会陷入黑暗之中吗?”

然后我便看到了这是我此生所看到的最后的影像——在那无边无际的黑暗中,有一点如橘火般的光芒。那么的微小,那么的弱不禁风。可是那道光非常的活泼,犹如获得自由般的上下跳动。周围围绕着无数碎裂的陨石将其衬托得犹如花一般,那么的鲜艳明亮。并且散落的星星慢慢的聚集到其中,逐渐的那朵亮光慢慢的变得有些黯淡,然而,但是他光芒所照耀到的小行星开始逐渐的沉淀,逐渐的产生天空和陆地,逐渐的产生海洋。这之后一颗蔚蓝色的星球傲然挺立,周围出现了太阳月亮以及无数个带有生命象征的恒星。

原来如此,那家伙说是是对的。因为我是生之创造神,假如我存在于世,那么便阻碍了生这个概念的出现。因此,所以我创造的世界才会毁灭。从一开始我就无法干涉生的轨道,因为我是生之创造神,可以肆意的揉捏生命,所以从来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尊重生命并敬畏生命。因为我是神所以无所不能,生命自然也不在话下。可是,我所创造的真的能够将其称为生命吗?”

天空中那奥古斯都的身影逐渐的消失而去,化为两道巨大的光。无数的法则秩序从两道身影中剥离而出,然后慢慢的法则和秩序开始蠕动。无数光点开始聚合,离散之后出现了数道人影。

“伙伴,看来你最终还是参悟了我所参悟出来的道理呀!不愧是我的朋友,也是我一生之敌。”望着彻底消失的光影卡利古拉满脸欣慰但却又充满遗憾的说。他知道,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人能够彻底的了解自己。

视线随意的瞟了一眼新诞生的神,卡利古拉收敛情绪一脸傲然的说道

“汝等且听好了,我便是尔等的造物主,宇宙的意志,现如今赋予尔等神之职权,望尔等维护世界的轨道和秩序,赋予尔等无穷的生命和无上的权利!我便是众神之父,也是众神之主!!!

一晃不知经年自从有了神主和诸多的神灵的出现,世界开始变得井然有序。一切生命都按照其固有规则衍生,然后凋零,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有新的生命的出现,也有旧的生命的陨落而诸神则静静的旁观并维护这一切,并不插手阻止也不干预。

“话说究竟过去多久了呢?真是无聊透顶!自己已然是无上的存在,无人能够阻止自己。在这漫长的生命之中,我创造了诸多神灵、天使神使等等。然而终究比不过他,是因为没有对手了所以我才遇到瓶颈吗?为什么我所创造的生命只有神灵,没有更加平凡普通的存在呢?”安坐于主位之上卡利古拉望着空旷无人的大殿自言自语。

“抱歉,父亲大人,外面似乎有什么喧嚣声”

突然,原本寂静的大殿内出现一道光影并恭敬的说道。

“盖亚,这件事你去处理就好。”

“是父亲大人,单凭我的能力是没有办法制裁他们两个的。”这位名叫盖亚的神如实地道出自己的想法。

“这把枪你拿去,他是赋予死之物。是伴随着你的诞生而出现的。”

从空中变出一把巨大的周身缠绕着黑色的法则符文的锥形的巨枪。

“好了,你就拿着这把枪去制裁他们,警告他们如果再乱来你将用这把枪赋予它们死的可能。”挥挥手,示意对方可以退出去了

“是的,父亲大人”话音刚落,异变陡生

“额!!!!!!”

巨大的枪透体而出,散发出幽暗光泽的枪将他从中拦腰而断。带着不可思议的眼神转过,只见不知何时周边已经出现了数道光影。

“呵呵,原来如此!这就是我所追求的答案吗?”无视周遭卡利古拉便开始喃喃自语。

那家伙赋予生命生的可能然而却无法赋予生命死的规律!原来如此,有光的地方必定会有黑暗,那么有死亡的地方就必有生命。原来如此吗?这世界还真是相当的不公啊!我和他的出现仅仅就为了死去吗?呵呵哈哈!!!!!!”

震耳欲聋的笑声响彻周遭,所有神灵忍不住捂住双耳,然而他们仍旧抑制不住内心的狂喜,他们知道伴随着笑声之后必然是一代巨星的陨落。

而事实上也的确如此

“尔等居然敢背叛我,既然我已经领悟到所谓生死的规律,那么尔等就作为养料来哺育新的神灵吧。这是背叛我的代价,同样也是宿命。你们作为光之创造神的分身,现如今我即将陨落,那么你们也将不复存在。光与暗的碎片将进行重建,而后诞生出新的存在。在那个世界当中不会有你也不会有我。”

望着惶恐不安的眼神,甚至转身而逃的背影。无数的秩序锁链从他们之中透体而出,洞穿一个之后便缠绕着周身环绕着下一个。那一天所有神灵陨落!暗之创造神或者说神主卡奥斯崩碎成无数的碎片和诸神的碎片聚集重合,之后慢慢的诞生出了新的神灵……

“光之创造神那一次是我侥幸赢了你相必你相当的不甘心吧,那么且让我追随你而去。希望在不知何时到来的未来,你我能够再度相遇。那一次绝对要让输得心服口服!”伴随着话语声渐渐稀落,卡利古拉的思绪也缓缓沉入黑暗中等待再次苏醒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