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弱魔王,请务必培养最强勇者。》

第一章第四节:所谓的信任就是从相互介绍开始的

“呼呼呼”

“喂,你没事吧?”

格雷摆摆手示意没事

“不过真是想不到,明明身为一个男孩子体力居然比我还差”少女略带些戏谑的表情深深的刺痛格雷的心,如果可以的话他也不想了啊。可是没有办法,毕竟饿了这么久之前又从森林深处跑出来没得到充分的休息,当然最重要的是他的确是一个不擅长运动的人——当然这些话他可都不会说,毕竟眼前的人可是个女孩子!不过真是意想不到看着简短的路,真正跑起来居然如此费力,或许这就是所谓的望山跑死马吧。

“我说你真的没关系吧?”少女再次出声询问,因为此刻的他看起来非常的狼狈。扑哧扑哧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不断流经脸颊最后滑落地面,脖子上青筋暴起呈现出血液的流动,头发因为快速的跑动而散乱,双手支撑着膝盖前身弯曲嘴里不停的呼气乃至于流出白涎,不过在听到少女话的那一刻还是出于逞强而再度摆手。

“坚强是个男人的优秀品质,但逞强可不是一个男人应该做的。”少女故意背着手说到就像一个哲学家一样,故意的在男主面前来回走动转圈。

而被少女逗笑的他慢慢的也平复了呼吸身体也逐渐放松。“真是抱歉,居然让你看到如此不堪的样子”“没关系不过我建议你还是要多健身毕竟以你这样的体格以你这样的体质将来可不好找工作,还是说你是属于不用工作的那一类人?”?!“我不是说过我是魔王吗?”“啊,那请问这位魔王大人小女子现在可以开门了吗?”用右手摆了个请的姿势格雷便起身让步,少女打开了门房间内的布置随着明亮的光线而顿时映入眼帘。桌子已都有些老旧但并没有油渍上面铺着一个虽然是粗布麻布所制作但却异常干净的餐桌布,四周的木质墙壁虽然有些老化但却很好的用铁钉定住,整个大厅虽然狭小但却异常的温馨。

而就在格雷打量者客厅的时候,少女也同样侧目打量他。当他看到格雷目不转睛的到处观看无暇他顾的时候满意就微笑的点了点头。

“很漂亮啊!”半晌之后,格雷才忍不住发出赞叹。见无人应声回头一看却看到少女正在厨房切面包。

“那个……虽然现在才问似乎有点迟,但我还是忍不住想问为什么要救我?还有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

少女并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相反一脸认真仔细的将盘子,刀子,叉子,面包最后是牛奶一样一样的端出来排列好。最后在椅子上坐下,便伸手示意格雷也坐

而当格雷就坐之后,少女将已经摆好的盘子推给他,然后又从盆里舀出牛奶递给他。见少女不回话格雷也识趣地没有再问,而是恭谨的将少女递给自己的东西一样一样的双手接过。二人不像刚才一般的热切交谈双方都只顾着自己的进食。刚把最后一口热牛奶喝完之后现在才注意到少女不知何时已经用完了她的那一份在那里安静的等待他并没有出声提醒。“真是一个奇怪的女孩子啊,明明刚才还很热情让人我以为是那种很开朗活泼的少女,现在突然又如此的严肃。”格雷不住的想到,但他还是一边想一边将自己的餐盘递过去。望着起身收拾餐具的少女的背影他一边坐着消食一边又将已经想好的话重新组织一遍——他觉得他需要重新认识面前的女孩儿了“虽然早就听撒切尔说过女孩子是善变的,在陌生男人面前通常有两副面孔:一副是用来伪装保护自己,而另一副才是真实的样子,但真实的感受到还是感觉有点可怕。”忍不住回想起当初在魔王城自己和手下的女刺客聊天时聊到有关于女孩子的事情。当时自己并没有在意现在回想起来不由得懊恼万分早知如此当初就应该认真的询问探讨一下,否则也不是如此的手足无措。

她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少年已经收拾好了一切,用围巾将手擦干,然后过来重新坐到了格雷的面前。

“抱歉,我们家一直秉承着食不言寝不语的习惯大概不了解的人会有点难以接受吧,如果你感觉到不适的话真是非常抱歉。”“啊,没有。”思绪被打断一时心神没有回过头来。虽然没听清楚女孩子在讲什么,但看到对方愧疚的表情格雷也意识到对方是在道歉。就在他不知道应该以什么样的态度面对面前的女孩。

噗呲,感受到男主态度变得拘谨少女忍不住发笑,但也因此缓和了气氛。

“好啦,我知道你一定有很多想问的,正好我有些想问你的事。”最终格雷还是整理好思绪,随后开口问道。

“请问吧”

“首先第一个问题这里是阿芙洛蒂亚的王城吗?”

“是的,不过是在距离有点远的郊区牧场”

还好,看来那位精灵并没有欺骗自己。自己终于来到了目的地。

“那么。我要问了。”

正想着突然听到少女的问话,赶紧收拾好心绪认真倾听。

“请问远方的客人您从哪儿来?”

“西南方——很西南的地方。”

?“南方吗?那里现在还有住人吗?”

“有至少还有一个城塞的士兵在那里驻守。”

“士兵吗?”喃喃自语着少女的眼神显得飘忽不定仿佛想到什么?

“你有亲人在西南方吗?”格雷见状忍不住小心翼翼的问道。

“呼”少女吐气出声随即摇摇头示意并不要紧接着补充一句:“我的父亲大人曾经也是一名士兵所以忍不住有些感慨吧。”

听到这儿啊格雷忍不住正襟危坐,因为他意识到自己踩到雷了!要问为什么?因为在此前他打量房间布置的时候发现了诸多小细节:首先这里的买摆放在明处的餐具只有一套!招待自己用的那套餐具是从柜子里拿出来的,一般情况下如果家里有人的话,不可能把自己用的和家人用的刻意分开吧?!再者,一般家里如果有大人的话都会有一种独特的家的味道,那是一种格雷已经很久很久没有闻到但却深深携刻在他骨子里的味道。那是种虚无缥缈,说不清道不明,但确实是有的味道。(举例例如刚刚才拥有孩子的三口之家一般房间里都有一股奶味的酸臭味,如果是那种爷爷奶奶家里则会有一种烟味和蒜味,如果是那种和父母在同居的情况下总会闻到一股酒味或者汗味这种东西一般没有人刻意的去闻,但是如果有留意的到的话,这的确是每个家庭都有因此没人注意,但如果到一些特殊的家庭去的话却没有的小细节。)最后论证了这一观点的就是自己来了这么久可是面前的少女却没有说那句标准的客套话。就是那句抱歉父母不在因此招待简慢了,依照目前他所观察到的少女的习惯合理推测的话他不可能刻意的不说这句。

“抱歉。”

?“格林先生真是一个敏感的人呢,我仅仅只不过发了一句感慨,你居然就知道了。”看着少女露出的惊叹的表情,格雷反而深深地为自己的莽撞和冒失而后悔。

“不必在意,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情。”看着格雷自责的样子少女忍不住宽慰道。

“对啦!”故意提高音调将格雷从自责之中拉出“如果你真感到抱歉的话,就认真的和我聊聊天吧。”

点头表示赞同,于是询问得以继续

“那个你为什么要救下我呢?并把素不相识的我带到这里。”格来虽然有猜测,但还是忍不住询问。

少女点点头表情显得轻松愉快同时也示意格雷放松。“事实上在刚遇到你的时候,我也犹豫过是不是要救你?毕竟虽然我想救你可是……凭我一个女孩子并不足以把你从森林里背出来但好在刚好我的朋友过来找我,于是我央求她和我一起把你搬到那个草坪。”停顿一下大概是在想怎么如何解释为什么是搬到草坪而不是带到屋子里?不过格雷在看到她停顿的时候,就已经猜到她在想什么,于是挥挥手表示这一段可以略过。“果然我没有做错呢!”不知道是对男主这一贴心的举动表示赞叹,还是说对自己救了他的事情而感到感慨少女接着说到“至于为什么敢把你带到这里来这全都是因为你自己。”格雷疑惑的用手比划了一下自己。“是的刚开始确实有些害怕所以故意伪装自己把自己伪装成不安世事的少女,但随着交谈我却越发敢肯定你绝对不是一个坏人。”男主两手摊开脑袋左斜摆出一个不理解的表情“因为你和我说话的时候都直视我的眼睛!我相信这样的你绝对不是坏人!”原来如此,不过这也难怪除了自己应该很少有人可以在少女面前表现的如此淡定吧。想到这儿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少女,他也不得不赞叹少女浑然天成的美。因长期工作运动而饱满圆润修长的大腿、经常饮用牛奶而雄伟壮观的双峰、以及一张可爱的却又让人感到亲切的犹如邻家少女的脸、最后再搭配上某个不可描述的位置的挺翘,让他不由得感叹到“安产型呐”?!大概是被格雷前后的反差以及突然的评价而震撼到少女先是羞涩随即就是恼羞成怒恶狠狠瞪着他。?“我又把心里话说出来了?抱歉,抱歉,这……”哇,要怎么解释啊?话说不管怎么解释都是臭流氓吧。在第一次见面的并且还是救了自己的女孩子面前说出这样的话。

“呼”少女平复一下羞愤的心绪忍不住再瞪了一眼格雷,隔了一下才用听不出任何情绪的声音机械式的说道“那么最后一个问题!你为什么要到王城来呢?”

“不瞒你说我离开家乡远道而来只有一个目地……那就是寻找勇者。”在格雷认真的向面前的少女说出此行的根本目地,看到少女似乎又要忍不住笑赶紧补充道“当然在来的途中和一位爵士的交谈中已然得知阿芙洛蒂亚现在的状况,也想到可能预计的计划可能无法如期实行,但我还是打算来到王城并滞留一段期间希望可以从中寻找到一位可以成为勇者的人。”

“你为什么如此执着于勇者?”“啊,怎么说呢?该说是宿命还是?”看到格雷难以言喻的表情以及苦恼的样子善良而又细心的她没有再过多追问。

对话到此结束,双方都陷入无话可说的尴尬局面。“唔这个气氛好尴尬啊!”格雷忍不住想到。尤其是刚刚他们还在热切的聊天突然就无话可说不仅让他感觉到别扭而且还陷入到一种窘迫当中。

“对了”忍不住拍一下脑门,灵光一闪的他突然意识到自己还没有做自我介绍呢?!不过现在真是感谢自己的愚钝正好借此来打破僵局!“抱歉,抱歉!本来在刚见面就应该做自我介绍的虽然现在再补充自我介绍有些不伦不类,但还是请你认真的听我说我的名字叫盖维斯·格雷·奥古斯都”“是”望着格雷那正经严肃的表情少女再次缓解情绪接话道“同样对我的无礼行为而感到抱歉虽然这个名字已经很久没用了你可以叫我牧牛妹——他们都是这样叫我的,也可以叫我……”思绪恍然,少女缓缓的吐出了她原本的名字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父亲健在的时候对她解释的她的名字的含义“利维亚·冯·契比亚里”“利维亚吗?好,我知道了!那么以后请多关照利维亚!”带着嫣然如鲜花绽放般的笑容少女展露出此前葛格雷此前未听过的开朗而又明亮的话语“是的,请多关照魔王格雷先生。”当手语手交握之际心与心之间仿佛相连,此刻她他终于理解所谓的信任就是从相互介绍开始的——由这些微不足道的点点滴滴积累起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