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弱魔王请务必培养最强勇者》

第一章第三节:无形中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

“醒醒,快醒醒喂笨蛋?!”

嗯啊头好痛而且身体也没有力气,脑海深处似乎有一道女声一直在叫着自己。挣扎着睁开双眼便看到一个紫色头发戴着一个小王冠地金发竖耳朵一身琉璃裙的无论怎么看都是一位精灵的女孩子站在自己的面前。

“呼总算是醒了!?你嘴唇一动一动的是想说什么吗?”

“啊,你是在找我要吃的还是喝的是吗?”

“真抱歉我现在仅仅是灵体状态所以没办法给你准备那些东西不过帮你把你背包里的东西拿出来倒是可以。”面前的女生这样说着之后就肆意地翻起了格雷的背包,然后旁若无人的开始肆意的点评里面的东西。“嗯嗯你的东西还挺五花八门的呢。我看看,有备用的衣物以及应急用的魔法药水哇工具铲都有吗?!”

啊啊!虽然无法发出声音,但格雷还是拼了命的在那里挣扎阻止。

“啊,抱歉抱歉,食物食物是吧嗯啊看到了。”紧接着精灵很快的将油纸包拆开,里面是块风干的魔兽肉。“不过也真亏你能够准备这个东西呢,还是说有自知之明?”伴着少女虽然帮自己慢慢的填喂食物但嘴上还是戏谑的表情就让地上的格雷极为的羞恼。 咳咳咳咳咳或许是因为生气,也或许是因为魔兽太干了吃了两下忍不住咳嗽起来。

“啊,抱歉抱歉,看我多么的粗心大意呀,你应该先需要水吧。”“来吧”随着少女指间的波动只见清晨露水汇聚而来汇聚成线,然后缓缓地流进了格雷的嘴中。此时他也顾不上接着生气,而是贪婪的如饥似渴的借着这水恢复自己的元气。

“好好啊,差不多可以了,以你现在状态。这样子就够了。”

呼呼,随着逐渐平复的胸膛慢慢的感觉魔力似乎开始恢复。“好能行!大治愈术!”紧接着出现一个绿色的小型魔法阵,随着绿色的光芒流动,格雷恢复了几天而来堆积起来的疲劳。“嗯对你改观了呢,看来也不是那么的没用。”“抱歉,我真是一个没用的魔王啊,只会治愈这一点。不过话说从刚才起就喋喋不休的你到底是谁?”“啊抱歉我忘记自我介绍了,不过这也都怪你!如果不是因为我一出现你就昏倒在马路上我也不至于因此而焦急而忘记了淑女的礼仪。”“那么请问这位淑女大人可以告诉我您尊贵的名字吗?还是因为有什么避讳所以不能说呢?”“真会说话呢不过放心吧避讳什么的倒是没有,不如说我就是专程赶来帮助你的。”?“啊,真是麻烦呐,又要从头开始说了,简而言之每一位魔王都有一位女神从旁协助,当然你要是以为这是监督的话倒也可以因为我的目的的确是从旁监视你,看你是否有认真完成魔王的责任以及是否破坏规则。”“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还有你从什么时候就开始跟在我身边的?”“从你从魔王城一出发就跟在你身边了!当然最早开始是你成为魔王的那一刻但由于是在魔王城我无法显形。”“好吧,既然如此的话我也无话可说不过我有一个问题?”精灵少女抬一下手示意他可以问了。“你是只监视我?还是要从旁提供帮助?”“Bingo!看来你也不赖一下子就问到了问题的核心。不错我既是监视者同样也是你的引路精灵,你如果有什么疑难或者想遇到困难我会帮助你。简单来说就是只要你不触犯规则,那么假如勇者这边触犯规则的话我也相当于是制裁勇者的裁判”“呵真是恶劣的神”“当着神的面辱骂神真的好吗?”可惜精灵注定要失望了,因为整理一下思绪的格雷发现自己似乎迷路了?!“喂!指引精灵既然你叫这个名字的话,那我问你你知道王城往哪边走吗?”“啊欧你还真一下子把我给难住了呢?具体的我不知道。”

切没用的女神

“你刚刚那个眼神是在嫌弃我是吧?一定是嫌弃我是吧?”

给你眼神你自己体会。

“好吧,看来作为女神要打起精神来了!虽然我无法知道路径,但通过观察气东北方有大量的人气你可以试着往那里走”“东北方吗?”喃喃自语的格来雷想着方向真是错的有点离谱啊!不过这也没办法,毕竟自己从来没有来过人界。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在抱怨也没有用,不在废话和犹豫收拾好行李和情绪格雷再次踏上旅途。

一路之上格雷和女神一直聊既是因为旅途无聊,也是因为想要整理了解情况。可惜的是女神却一直打岔,不肯再对他多说什么。“总之现在我能透露了的就是这么多!之后的事情只有到具体的事件点我才能够告诉你。”啊,又是这种无聊的设定,有什么事情就一次性说完嘛非要等到主人公遇到危险的情况下。

“喂,我警告你不要用你那嫌弃的眼神看着我。”摆摆手格雷示意自己没有,但又像是嫌弃的赶苍蝇。“对了,有个问题请务必回答我!我们魔界一直流传着一个传说,就是说魔王是无法离开魔王城来到人界的,那为什么我可以呢?”“这个虽然也算是个秘密,不过告诉你无妨。不错,魔王按理来说是无法来到人界的但拜上一个魔王撒旦所导致的战争魔族已折损殆尽只剩下你一个人!因此魔界的力量在不断的虚弱,以至于封印魔王魔界的禁制也开始不断的衰弱因此你才可以出来。”原来如此吗?嘛不过也正常,毕竟40年前的那场勇者和魔王的对决实在太过惨烈!以致魔族所剩无几,而人类的联合军也几乎折损殆尽。“还有之所以神界没有来修补这个禁制也和你有关。”?“看来撒旦没有告诉你呢。因为你是最后的游戏参与者——也就是说你是最后的一个魔王,现在神界的人都统称你为终焉的魔王!”?格雷露出一副看白痴的表情。终焉的魔王?!自己就是个只会治愈术以外别的什么都不会的魔王?!因为太过好笑,所以他忍不住噗嗤发出了笑声只不过这次女神没有打断他。而感觉到这一点的他也逐渐自动收敛了笑容。“看来你是认真的。”“不错,或许你难以理解,但你的确是终焉的魔王,虽然我也感觉到不可思议难以理解,但神迹的预言从未出错。”“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吗?为什么会选择如此弱小的我?”“不知道啊!实际上神界的人们也同样难以理解?就像40年前为什么选择那位作为勇者来讨伐撒旦一般!”格雷不由得随着少女的话语联想到了自己当年遇到的那个男人……一脸的憔悴与颓废,满脸的胡渣以及蓬松的头发。自己遇见他的时候他正靠着树干打盹。如果当初自己没有多管闲事的话,他大概会自暴自弃到死吧。

“算了,虽然还有很多问题,但大概你也不会回答吧。不过这也算是意外收获了,原以为一切要靠自己摸索……谢谢你告诉我这么多。”格雷突然严肃正经的面容再加上他清秀的脸庞少女忍不住脸上飞红但随即逝去。“干嘛了?刚才不还有说有笑的吗?干嘛突然那么认真?真搞不懂到底刚才那个是你还是现在这个才是你。”“都是我,只不过刚才是误以为你什么用都没有的无能废物女神而现在我却敢肯定你一定会成为我旅途上一个重要的伙伴!”说完伸出了自己的左手,少女愣了一下但很落落大方的伸出自己的右手两手交握

格雷开朗的自我介绍道:“女神大人你好我就是你以后旅途上的冒险伙伴魔王格雷!”“噗嗤”这是轮到少女没有忍住发出笑声。不过她还是紧接着就款款大方的介绍自己只见她用左脚后退一小步右膝盖弯曲左右拉上裙摆“这么魔王先生你好我是您的引路精灵您可以叫我阿莱雅。”就这样魔王和女神的故事就此开始了

然而事实却跟他开了一个不太好笑的玩笑——阿莱雅消失了!“我就知道他她靠不住,好在没有把她当做战斗力。”一边抱怨着一边背负着行囊行走在宽阔的马路上,原本稀疏的草地变成了碎石遍布的泥路。由于迷失方向,虽然阿莱雅指出一个大致位置,但跟着她指出来位置已经走了三天了。

“话说突然出现一个女孩儿,然后就突然的告诉你自己是你的女神,然后又告诉你前进的方向,最后却又突然的消失……总感觉自己似乎被骗了!”不过,还是要感谢她。拜她所赐自己终于来到宽广的看起来似乎是经常有人行走的道路上,一般这种情况下只要跟着道路前进那么总有一个尽头吧?不是说了吗条条大路通罗马,就这样隔格雷一边安慰着自己一边前进。可是随着又行走了半天道路居然走到了尽头?!

“喂喂喂?怎么感觉不对劲呢?”此刻远处的山上传来的狼嚎声。?!“我就知道那个女人靠不住!”(PS:其实阿莱雅没有指错方向,怪只怪我们的这位魔王大人幸运值实在太低了)因为惊慌失措格雷开始漫无目的的瞎转而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背包被树枝给划破,导致自己准备的一切行李都全都掉了在路上。等注意到的时候已经只剩下一个空空如也的破背包囊了。“啊,真是倒霉啊!”肚子此刻又不合时宜的传来咕咕声“因为距离太远魔力逐渐稀释导致自己变得和人类一样脆弱吗?可恶!如果是在一个魔力充沛的地方身为魔族的自己根本就不用进食。”然而此刻,望着天上逐渐开始下坠的太阳以及四周越来越近的狼嚎声?!“难道说自己会被狼给吃掉?太悲催了吧,如果真是这样死掉的,那么到了天界一定会被魔王撒旦给笑死。”正当他手足无措的时候远远地望见远方似乎森林的尽头有一道炊烟袅袅升起。“太好了”激动的他不顾一切地前进前进再前进!森林越来越远去,狼嚎声、鸟叫声、以及阳光伴随着他的脚步穿梭最终鸟暗花明!可惜的是这一路由于辛苦劳顿的赶路再加上担惊受怕半天此刻他突然看到了希望因而血气上涌导致他再一次的昏迷了过去。没错,身为魔王的他居然又一次的饿昏了过去。

咕咕咕咕咕咕“啊,虽然是在昏迷中但肚子似乎会因为饥饿而准时的叫呢?”正当他自怨自艾抱怨着又get到一个毫无卵用的知识点的时候,鼻子闻到的香气却让他顾不得这些。急迫地睁开眼,却看到一位少女蹲在草坪上,周边有一个锅子里面有着沸腾的牛奶。“那个……抱歉”可能是没有想到会有人突然在背后发出声音少女明显的吓了一跳,借着这个机会少年看清楚了少女的样子:一顶破草帽下是一张非常可爱的脸,略微有些婴儿肥的脸蛋因为被吓到的惊慌而有些颤抖显得格外的娇憨。背带裤下是一副饱满匀称的身材,尤其是那双峰的伟岸更让躺在地上的格雷感到格外的安心(就像孩子看到哺乳期的母亲一样的那种安心感)“抱歉,我不知道你会这么快醒过来。”“没事,反而是我不小心吓到你了,对不起。”紧接着少女将牛奶舀出这时候格雷才发现除了锅子以外旁边还有一个陶瓷制的碗“真是一个善良聪明而又机警的女孩子啊!因为无法忽视落难的自己而选择在这样一个四处空旷的地方安置自己,同时又害怕自己是个坏人所以并没有贸然的把自己带进家里。但明明害怕自己是个坏人却又很认真努力的照顾自己这一点真的是比她的脸蛋更加的可爱呀!!!”格雷因为心情舒畅,所以忍不住这样子想到。

“那个……这是刚热好的牛奶。啊,抱歉,并不是说不想给你面包,而是因为你饿太久了,现在不能食用。”“心细如发这一点小心翼翼这一点也都很可爱呀!”虽然内心是这么想的但嘴上还是认真的说道。“谢谢,但麻烦你能喂我一下吗?感觉手上似乎还没恢复力气。”“啊,抱歉是我顾虑不周到。”随后,少女将格雷的头放到自己的膝盖上(膝枕)然后慢慢的用嘴呼气,将勺子里的牛奶一点点的吹冷然后慢慢的一勺一勺地喂给格雷“感觉有点玩过头了”“好了,到这里就可以了,似乎已经恢复了一点力气。”“啊,没事的,请接着躺着休息吧,毕竟旅途劳累的人不可能这么快就恢复。”“没事的你看”说着格雷跃起身做了一个举杠铃的举动。“哇,不愧是男孩子呢,果然身体素质也要比女孩子要好。”“才不是因为这样,那是因为刚刚自己用了魔法的缘故”实际上如果不是为了享受一下,或者说调戏一下面前的少女最开始他就用魔法将自己恢复!毕竟自己这个只会治愈魔法的魔王就痊愈速度而言或者说耐操度而言绝对是当世之最!“谢谢你救了我,而且还帮了我这么大一个忙”说完格雷认认真真的给少女弯腰鞠躬了个躬

可就在他要鞠躬的前一刻少女便侧身躲过了“不用不用!也并没有帮助你什么,不如说在这样一个地方照顾你提防你不如说我反而要抱歉。”紧接着少女反倒一脸认真严肃的向格雷道歉。“不不不你并没有做错什么!不说我很欣赏你这样的态度,因为毕竟站在你面前的人可是魔王啊!”噗嗤因为格雷的话而导致忍不住笑少女发出了娇憨的银铃般的笑容,随后用手擦了擦眼角并不存在的眼泪。“抱歉,抱歉。”一边认真的道歉一边不停地鞠躬,这反倒弄得格雷不知所措。“不过还是请您不要再开这种玩笑了毕竟众所周知魔王是无法来到人界的。”“啊,果然如此吗?即便自己说了却也没有人会相信。”不过也难怪,毕竟自己也是在此前不久才知道的。“很久没有遇到像您这样幽默风趣的男孩子了。请问这位魔王先生要到弊舍小憩一番吗?”噗嗤这次轮到格雷因为少女故意做出的滑稽的动作而忍不住笑。但却因此而笑岔气导致肚子又开始隐隐作痛。“啊抱歉,我忘记你还饿着呢。像你这么大的男孩子应该没有办法仅仅依靠喝牛奶就饱了吧!”说罢便牵着格雷的手往远处的木屋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