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第二节[欢迎来到第七王国]

从魔王城出来往南行走不知不觉中已经过了40多天,按理来说如果真的有境界屏障的话那么早也应该到了。事实上,早在出发第七天的时候,格雷就已经满腹牢骚。他感觉自己以及所有的前辈都被欺骗了。事实上这倒也不是他的妄加推断,早在十二天前他就遇到了第一道关卡由此推断他已然进入了人类领域——毕竟人类是不可能主动前往魔界居住的。在那里他和士兵攀谈中得知了自己现在正踏入一个叫第七王国,全称叫阿芙洛蒂亚(名字源自于美什阿弗洛狄忒)的全大陆最小的但却也是物产最富饶的王国。而从士兵骄傲的语气当中也可看出这个国家的向心力或者说王室的凝聚力颇为的可观。然而这一切与之并无关系,自己前来此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找到并向勇者挑战!自己此番只是漫无目的的寻找,而难得的得到一个信息源自然会详细的询问。遗憾的是这只是阿芙洛蒂亚最南部的一个边防城塞,士兵们除了到规定时间换防之外也很少外出因此也得不到什么最新消息。不过自己还是最起码得到两点消息:1通过自己的询问和观察发现这个国家现在应处于战争休战状态。原因是因为本已说好的换防时间却没有如期抵达,若是正常的国家程序的话绝不会出现此等状况。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国家处于动乱之中无暇他顾!二就是这个城塞的士兵,年纪都已然是五六十岁。虽然自己对于人类的军事规划和军事布置什么的并不了解,但按照人类习性和生命的运作规律来算的话绝不可能出现将年纪这么大的人还安放在边防上。由此可断定自己此行的目的恐怕并没有如此简单可以达成。

“呼呼呼”汗水顺着额头一直流到下巴然后滴落地上响起一声清脆的响声,听到响声干涩的眼睛终于有一些活动痕迹。距离上次补充食物和水已然过去了五天。遗憾的是在进入这片无边无际的大草原前他并没有补充到食物和水虽然口袋里还有一些干硬的军用食品。那还是自己用魔王城的一些小玩具和城防士兵换来的。虽然现在已然无比的难受,但不到危难关头自己还是不能动用这唯一的食物。天空中响过一声嘹亮的莺啼让他神思变得清明一些

“上帝啊终于看到了动物,动物绝对不会在没有食物和水源的地方生存!既然如此的话……”想到这里格雷终于恢复了精神,在四处认真的寻找。

嘻嘻索索!嘻嘻索索!嘻嘻索索!“声音好像是那片林子后面的草丛传来的。”格雷自言自语的道。用手拨开草丛,随即他看到一个浑身被树枝摩擦刮伤头发乱的有如鸟巢身上散发着阵阵汗臭味的男人。

“额啊真臭啊,到底多久没洗过澡?”

“呃,啊”似乎是因为格雷的动作惊醒了地上的人,那个人抬起头用那本以如死鱼般的眼睛迸射出火热的光芒同时用那干涩的已经泛死皮的嘴的说着什么。

“抱歉请问你是在说什么?啊,我真蠢,以你现在这个状态应该也无法发出声音吧。”“那么这样吧,我来说你点头或者摇头。”地上男人而重重的点了两下头,以至于下巴戳到地上。 “不用这么用力了!”“你是想找我要水还有食物是吗?”地上的人顾不得下巴上沾到泥土再次重重点头又把下巴戳到地上。“嗯,好吧。可是,我并没有携带水……食物的话也只有些风干的魔兽肉干,如果你不嫌弃的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虽然这次可能还是没有听明白他在说什么,但看他焦急的样子,格雷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于是他毫不犹豫地拿出了自己仅剩的食物并递到他的嘴边,对方不顾一切地狼吞虎咽发出野兽护食般的声音。“喂喂不要急啊,没有人和你抢,喂你咬到我手指了!”可惜对方并没有听到,地上的男人眼中只有食物已致于好几次的咬伤格雷的手指。“咳咳咳咳咳”“我就说叫你小心一点,现在这样你让我怎么办?对了!草木汁水你知道吗?”说罢也不等对方的反应格雷直接从地上拔了些看似肥嫩的草。然后两手拧紧,像拧抹布一般将草中为数不多的汁水挤出来。底下的人如饥似渴地贪婪地吮吸着,同时就像鹅子一样的伸长了脖颈。“好了,到此为止了!这是野草貌似并不能实用,因为没有水才不得已用这种应急的方法,你现在感觉舒服等待会儿你的肚子估计就难受了。”一边这样说一边格雷露出即将仿佛看到有趣的事情的坏坏的表情。地上的人听到格雷的话之后也不由得睁大了眼睛,同时意识到什么在的他不由得变得更加焦急。

“好啦,安静点吧!会发生的事迟早会发生,你应该庆幸,虽然等一下会迎来狂风暴雨,但至少你能够活下去不是吗?”说完再也忍不住的他也不顾当着对方的面便哈哈大笑。

“无,无礼之徒!”

“?!”

“看你那一脸愚蠢的模样,便知道你是乡下来的。”

“喂,你能说话了,生命力很顽强嘛?”听到对方居然有力气发言恐吓自己。格雷也收敛了笑容开始询问对方。

“你从哪里来呢?”

“哼”

“不说话。喂,我好歹救了你吧。”

“平民救贵族是平民的荣幸,你这个家伙,如果不是我的车队遭到劫匪和护卫走散了的话,凭你刚才那种种无理的举动,我就有资格在这里处死你。”

“你是贵族”

“哼!乡下小子本来你是没有资格听到我的自我介绍的……然而看着你终究算救了我的份上,我便大发慈悲的告诉你吧。听好了站在你面前的”

“你是趴着的”格雷提醒到。

因为自我介绍被打断,再加上格雷那认真的提醒语气而不由得被呛到,同时瞪大双眼。“好好,我不打断你了,你继续。”

“哼哼”对方故意的咳嗽两声,清了清嗓子。随即便带着高傲的语气,谁虽然趴在地上但也发出嘹亮的声音自我介绍。“哼,无理之人果然是乡下人。听好了站在你面前的是阿芙洛蒂亚王国阿斯卡纳特区下级院公选男爵——伟大的、历史悠久的、尊贵无比的奥利艾斯家家主邓·不里昂·奥利艾斯男爵,明白了吗?”

“哦!”听到格林发出仿佛听明白了的语气对方不由得更加骄傲。

“哼哼小子你明白了就好,现在你知道自己运气有多好了吧,本来像我这种高贵的男爵是绝对不会和你产生任何的交集的。然而既然被命运之神作弄,那么我便赐予你护卫我回去的光荣的伟大的任务。放心,到时候我一定不吝啬赏赐,一定会让你满载回乡。”

听着对方高傲的仿佛天鹅一般骄傲的话语。格雷也一直在旁边附和着点头,末了“你说完了吗?”?一声清脆的响声。“你,你这个,你这个大胆狂徒,你居然敢打我。”“哦,又怎样?又给了两巴掌

“小子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以平民殴打贵族是要被处死的!”“安静”听到格雷的那凌厉的话语对方也不由的噤声,不知道为什么,虽然格雷一身土气的打扮但话语却满满的威严感。“仿佛就像是国王”地上的人不由得喃喃自语道。曾经有幸被国王召见过的他不由得将二者联系在一起。

“我问你你是从哪里来的?”

“王城”

“王城距离这里有多远?”

“从这里走西北方向大概两天。”

嗯嗯。格雷满意的点着头。“这不是能正常说话吗?”对方敢怒不敢言。

“好啦,最后一个问题问完的话咱们就分道扬镳吧。”——“为什么40年了都没有人去讨伐魔王?”

仿佛是听到什么天方夜谭一般的话语地下的人再次瞪大双眼,随即爆发出不受控制的大笑。“哈哈哈哈!乡下小子,你莫非是住在什么偏僻的荒原山区吗?这种世人皆知的事情你居然还要问我?”回答他的是清脆嘹亮的两声巴掌响声

“咳咳,乡下额不是那个小子你听好了,自从40年前勇者讨伐了魔王撒旦之后,七个王国以及无数个公国和侯国各自选择站队,随即打响了40年战争!这40年来,以七大王国为首的阵营各自为战!战争持续了近40年,直到去年年底。七个国王会晤之后宣布暂时休战。然而所有人都知道这只不过是一场中场休息。这场战斗已经由最开始的讨伐勇者的战斗变成了各自逐利以至到最后兼并以及统一的战争已然无法结束!试问在这种情况下,谁还有能力去讨伐魔王?反正所有人都知道魔王是不可能走出魔王城的。既然如此,即便是牺牲一些偏远乡区的边防士兵以及百姓那又如何?假如国家都不存在了,王室都不存在了,那么,与他们又有什么关系呢?”

“果然如此吗?只是还是超乎我的预料啊!40年的战争吗?到底还剩下多少人呢?难怪没有人去讨伐自己。”

“喂,小子,我都已经回答了你的问题,我可以走了吧?”说着已经慢慢消化了食物的地上的人便爬了起来。故意整整已经没有了领口的礼服同时抬高脖子四十五度角的说道

“嗯,大体明白了。看来我的原计划要改变了。虽然你很没有礼貌,但还是多谢你如此详尽的介绍。”

“哼╯^╰,无理之徒!现在说这些话不是已经晚了吗?!小子看在你救了我一命的份上,我再次认真的奉劝你一句,在王城比我职位高的人比比皆是,比我脾气差的人更是多如牛毛。如果你还是这样如此的目中无人无礼的话小心被王城的护卫队斩杀。还有再劝你一句再王城里不要轻易的接受别人的好意,小心你被当做对方某个党派的人物从而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谢谢!还有对不起,刚才确实是我着急了再次认真向你道歉。”

?“哼那没办法了,我是贵族嘛就大人有大量的原谅你吧。不过看你道歉的模样并不像是乡下人呢,怎么会连最基础的常识都不知道呢?”

呵呵,这次格雷只是露出一脸纯真的笑容,仿佛人畜无害。假如对面的人不是被他扇过三次巴掌的话,绝对会如此认定。因为格雷的脸真的是那种老实孩子的憨厚脸——实在是太具有欺骗性了。

“对了!为了感谢你,就让我来解决你的当务之急。”

?对面人刚开始是露出疑惑不解的表情,但随着肚子的抽痛,顿时仿佛明白了什么?!

“咏唱:我将用我的能力抚平世间一切的伤痛,治愈一切的心灵同时予人欢笑”一边咏唱一边拔出腰间的佩剑插进了地上那魔法阵的中央同时呐喊到“大治愈术”随即天空和地面结成了一个圆形的方阵周遭绿光缭绕。终于正中央的男爵士感到肚子的疼痛感慢慢消失。“你,你居然是魔法师?!”回答他的仅仅是格雷和善的笑容。——魔法师那可是全大陆最高贵的职业是比肩爵士的存在!

告别男爵士之后,格雷便继续往西北方踏上旅途。“终于终于快到达目的地了——前代勇者的故乡!”呀呼!因为即将到达旅途的终点而不由得心情激动得一边走一边蹦蹦跳跳。但随即肚子却传来咕噜咕噜的声音不由的潜心失重摔倒在地“啊,到极限了!食物我需要食物……”但终究没能说出来,两眼一抹黑便昏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