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弱魔王,请务必培养最强勇者。》

第一章第一节[梦的开始]

众所周知希斯特利亚是一个非常美丽安详宁静的大陆。各种族相互竞争,但又相互存在。人们在这片大陆自由的生存繁衍,然后逐渐的他们开始学习魔法。然而这并不是巧合,而是神刻意为之。

神不老不死时间仿佛静止般的永恒。在这漫长而又无聊的生命当中他们开始寻找乐趣。于是他们给这片宁静的土地带来了名为魔法的神奇能量,仿佛农夫种菜一般的观察并以此取乐。然而这样的日子逐渐的也变得无趣,所以他们就给这平静生活的人们带来了“灾难”——瘟疫、疾病、饥荒开始肆意的席卷大陆。然而出乎他们预料的是,人类居然在神制造的灾难中艰难的存活下来。并且开始记录所发生的事,将其命名为“历史”。他们开始逐渐脱离神所制定的秩序或者说轨道,当灾难席卷大陆而神明又视若无睹的时候,难免会影响到人们的信仰。于是乎察觉到不妙的神明们只好就此罢手,但是,他们终究心有不甘。于是为了惩罚人类他们设定了一下游戏规则。他们制作了一个新的种族——魔族。并选择其中最精英者为魔王。他们给魔王设定了枷锁,魔王无法进入人类世界,并且也无法真的毁灭全人类。然而这一切神却没有告知人类。他们看着人类在魔王的威胁下战战兢兢苟延残喘的模样感到了报复的快感。然而魔族的力量逐渐强大,并有危害到他们的可能。于是为了遏制魔王,他们选择了人类之中最强者是为勇者。并增添了新的游戏规则:魔王无法伤害勇者和魔王最终会被勇者讨伐。但是,当魔王被讨伐之后会获得奖励:一是可以任意选择完成一个愿望,二是成为一位新的神明当然是下级神明。这下子神终于满意了。这是一项完美无缺的游戏规则。所有人相互依存又相互克制。直到很久很久之后的某一天一个名叫撒旦的魔王的出现彻底打碎了这个游戏规则。并且为这个游戏画上了句号。于是,希斯特利亚大陆迎来了最后的一位魔王名曰——“终焉的魔王”

——在瑟瑟的秋风之中,连滴下来的露水也结成了冰。凌冬将至,世界裹挟在凛冽的肃杀之中。而辟立万丈之巅的魔王城更是如此。神奇的是,明明山脚之下鲜花盛开,然而魔王城所在的山巅周围晦气缭绕,是那种一看就会让人毛骨悚然感觉这是一个不祥之地,从而想快速离开的地方。然而如果有人能够克制住自己的恐惧心理仔细观看就会发现魔王城的宏伟壮观。鸟儿从天空飞过,他是唯一一个能够整日目睹魔王城并不被针对的存在。整座呈方形尖端有高高的圆角类似于人类城堡。整座城分为三层:第一层是一个巨大的广场,第二层则是宏伟的大厅也是魔王办公的所在。只见参差毕节的楼梯往上是一条长长的红毯,周围此刻正安静地左右各排列者5位魔王将军。他们有的身形矮小皮肤碧绿有的则穿戴着跟人类一样的魔法师道袍有的高大如山峰呼吸之间有如两道气柱有的身形枯槁但却坚若磐石呈现各种诡异。然而此刻他们所有人都神情肃穆无人出声,他们都在等待最上方的人的发号施令。——魔王格雷!他就是传说当中最后的终焉的魔王。身材虽不高大,但肌肉结实。[唯一让他感到遗憾的是他的脸过于清秀,即使再怎么打扮却无论如何也没有威严感,反而有一种邻家大哥哥的和蔼可亲。虽然外表酷似人类,但头上两个尖尖的角却透露他却为魔族的事实。只见他突然睁开了双眼,目视前方“吼终于来了啊”随着他的话语所有将军也都侧目将视线投注。[不得不说被整座魔王城最高级别的11个人同时侧目相信假如真的有个人站在门口的话,也一定会感到一股肃杀感吧!

然而,“魔王大人是那天天飞过来的鸟”那位身材高大将军最先看到于是回答。“大概是因为外面一直没有人看守所以以为这个地方没人吧。”穿魔法师道袍的男子也接话道。“咳咳”仿佛是为了掩盖尴尬魔王格雷不由得咳嗽两声,打断众人仿佛要接下去的话语。重新把脚踩到座位上然后用手托住下巴回到闭目养神的状态,重新回到了等待之中。

你要问他在等什么,那么根本就不必思考,肯定是在等待勇者的到来。然而,他为了方便勇者直接杀入魔王城。刻意的把所有将军都叫了回来,让一路畅通无阻。按理来说,不管是距离多遥远的国家,在这样的环境下这样的布置下就算是用走路的方式也不过三个月。可是……“可恶的勇者,你究竟在磨蹭些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还没有来呀?是勇者小队没有凑齐吗?是勇者套装没有凑齐吗?还是说?……”不由得开始烦躁起来,而且胡思乱想。不过这也不是第一次,因为在这漫长的等待之中,若不胡思乱想,格雷他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打发这无聊的时间。“明明想快点被打倒,然后好到神界去实现那个愿望的……”格雷不由得郁闷的想到并且忍不住叹了口气。二而底下的将军们听到格雷的叹气声虽然疑惑但还还是没敢询问。于是乎随着鸟儿也飞走之后大殿之上重新变的落针可闻。

——

“啊,我等不了啦!”“该死的勇者是在戏弄本王吗?”时间一晃眼就是40年过后。格雷从最开始保持能那个状态一直没换过。只见现在的他身上到处爬满蜘蛛丝,脚下是一堆蟑螂和老鼠,身上掩盖着厚厚的一层灰。而最开始的那10位将军,现如今却变成了十个盒子!也难怪,毕竟除了魔王之外,其它的魔族寿命和人类相比较并没有长太多。而他们的年龄本就到了中年,如今一晃眼又是40年过去……就连他们当中最年轻的法师也早在三年前在告别魔王之后变成了一个盒子。顺带一提,盒子是格雷弄的。无聊的他在无聊的等待之中借此打发时间。“终于连最后一位同胞也过世了吗?”三年前他握着那位法师的手不由得伤感的想。魔族的大部分同胞早在40年前自己登基之前在那场旷世大战当中全部陨落。连带着那位号称最强的魔王撒旦和除了自己以外的魔王候选也全部被消灭。而自己当时凑巧不在魔王城,在外公干却得以信幸免。然而当自己赶回来的时候,整座残破的城除了自己之外早已空无一人。即便自己穷收搜尽整个魔界也只找到了十个幸存者。可以这么说作为无比弱小的自己,若非靠着逆天的强运,绝对不可能轮到自己做魔王。也就是说自己其实是最弱小的魔王!然而就算是这样,明明一开始怀揣着如此弱小的自己必将一举被讨伐,可是自己居然成为了所有登基过的魔王中,在位时间最长者?!这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为什么?究竟是为什么?到底出现了什么事?为什么一直没有勇者来讨伐自己?魔王格雷满心的疑惑不解。当然你要问为什么他不出去打探一下?我说过了吧魔王是无法前往人类的大陆的!——撒旦告诉格雷

然而现在这一切他统统都不想理会,他只是想前去询问勇者究竟是什么耽误了他的脚步。顺便让他讨伐自己——自己当然不会做任何的抵抗。

打定主意收拾好行李,其实也没什么可收拾的。把那十个同胞好好安葬之后,格雷君带着魔道具的两个魔王的角,披上猩红色的披风,正式告别魔王城前往人类世界。一切的故事,一切的相遇和感动也由此正式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