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熙风,见到你很高兴,告诉我发生了什么?”明筱说。

“这里不太方便,我们外面说吧。”

两人走了出去。

明筱跟在“熙风”后面,一路无言,直直深入一条小巷。

“不需要这么隐蔽吧……”明筱诧异。

言语未断,“熙风”叫道:“把他抓起来!”随即转过来摁倒明筱,铐上抑制异能的手铐。几名黑衣不知从何处窜进巷道,明筱被这些人按倒在地,动弹不得。

“我们是URP(UnknowracesPolice)的!请配合我们的工作!”

“您好,明筱,你因为叛乱罪,被逮捕了。”

“哦,对了,我的异能是‘伪装’。”“熙风”仰起头来挑了挑眉毛。

“风酱のcafé”里。

一位穿着高领毛衣外套运动服的男子走了进来。

“明筱被捕了。”店主对男子说。

“嗯,我知道。有人被通缉吗?”

“只有我和你,其他的人安然无恙。”

“走吧,离开这里。”男子抬起头,把高领毛衣的领子翻过来遮住脸,起身走了出去,“我想到了个计划。”

飞机摇晃着冲向地面,一阵颠簸过后,墨小妖被抛出座位,重重的摔在了什么东西上,头很痛,她觉得自己的头和身体已经被撕裂开来……

“啊!!!!!”

墨小妖从睡梦中惊起,喘着气,如此惊骇痛苦的梦实在不愿意回想起来。

她下了床,走出房间,扶着走廊缓慢移步,胆战心惊的感觉久久无法散去……

也不知走了多久,她走出SHELTER,躺在空无一人的沙滩上,仰望满天繁星,又渐渐沉入睡眠……

距离拉布泽20公里有一个不知名的小村庄。它建在一个洼地里,四周是低矮的山丘,生长着密密麻麻的灌木。

200年前URIS在零星降落后,部分零星人发动了起义,在零星上成立了或大或小的起义组织与侵略者进行战斗,这些组织叫做“自由组织”,而这些人被称为“自由战士”。

曾经有过3000多个自由组织,但由于通信手段遭到破坏,这些组织也无法互相联络交流,以至于无法开展大规模运动,所以渐渐被打压下去。幸存的“自由战士”就在无名的隐蔽村落里开辟新的家园,这里是其中之一。

熙风与那名男子走进村子。这个村子貌似在10年前就荒废了。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不再对URIS的侵略耿耿于怀。一代一代人就离开村子,前往其他地区寻找更好的生活。

熙风找了把破旧的椅子,拍了拍上面久积的尘埃,坐了下来。“目前我知道的就是,它们使用了异能伪装成我的样子,窃取我的通讯号码后把明筱骗走抓了起来。”

“他们早就想这么干了,我却丝毫没有察觉。”被高领毛衣遮住大半个脸的短发男子说道。

“这不怪你。”

“你们是什么人啊。”一个老翁从破旧的茅房里走了出来。

“你是……”两人警觉,这里不该有任何人的。

“放开我,混蛋!放我出去!”明筱在牢笼里大喊。

并没有人理会在黑暗中的这一声嘶喊。

“听说明天要处决三个人。”黑暗中小声的嘀咕。

“三个?今天好像又抓来两个吗?”另一个声音。

“嗯,他们的罪行……听说是谋反。”

“如今这个样子,还有什么值得谋反的吗?”

“是啊,虽然说那些人有特权,但是我们的生活还能过的下去。”

“那些人真是神经病,吃饱了没事干。”

“据说明天的处刑会全邦直播,让大家看看谋反的结果吧。”

“典狱长来了,别说了。”黑暗中小声的对话消失了。

明筱坐在地上。

“也就是说,熙风和‘他’也被捕了吗?”他心里嘀咕道。

真是一个彻夜难眠的夜晚。

“北橙,继续啊。”

北橙用快到看不清的拳头挥向桉沐,“北橙,再快点。”桉沐全部灵活躲闪。

“好。”北橙挥拳速度更快了。

桉沐左右躲闪,北橙竟一丝也没有伤害到她。北橙猛地冲向桉沐,桉沐向一旁侧开一步,上身略向后仰,抓住了北橙的胳膊往下一压,北橙摔倒在地上。

“唔啊……疼疼疼。”

“未来分析,原来是这样用的……快点,北橙,我们再来试一遍。”桉沐丝毫不顾及北橙感受。硬是要把她拽起来。

“哇,你是魔鬼吧,让我休息休息。”北橙爬起来,牢骚道,“你怎么下手这么重啊。”

“是你自己要冲过来的。”

北橙拍了拍身上的土,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明筱他们现在就在大陆上。”

“他们现在在做什么呢?”

“总有一天我们也会踏上那里的。”

“是啊,那久违的大陆。”

拉布泽监狱的刑场,现在这里是全邦直播,约有100w拉布泽居民正在好奇的窥探着。

明筱站在墙边,眼睛被蒙住,手被反绑在后面。

“你还有什么遗言吗,渣滓人类?”

明筱垂下的头抬了起来,隔着眼罩也能感觉到压抑的光,他的嘴唇仿佛被粘住了,想要说什么却无法动口。

“我是输了,但是你们不要忘了,无论过去一百年,两百年,还是一万年,两万年,你们都改变不了你们不是零星的主人,就算人类灭绝,你们也无法改变你们是强盗的事实!你们所鄙视的人类,正是这颗星球的真正主人!你们知道我是如何跨越200年站在这里的吗?我就是要站在这里告诉你们,你们是侵略者,是强盗!总有一天你们会被人类赶出去!”

是熙风的声音!

“熙风!”明筱想要看看熙风的脸。

“啊——太让人不爽啦,那就直接开枪吧!开枪!”这是处决的信号。

“计划开始!”是‘他’的声音!

没有听到早就应该传来的枪声。

“报告,无法开枪。”刽子手报告。

熙风猛地挣了绳索,快步过来将明筱的绳索与蒙眼布解开。

“熙风!”

“消灭他们!”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的,我们早已选择了这份使命,不是吗?!”

明筱呆滞了一秒钟,用坚定的眼神盯着熙风,“需要我做什么?”

“刮一阵风,不用很大。”

明筱甩动了甩动双手,开始感受漂浮在身体周围的热量……

“他”’从兜里掏出一个盛满水的瓶子,发动了能力“化代转换”。瞬时,空气中的氮气分子与水中的氢原子无视反应条件化合为大量的刺鼻气体!

“筱,刮风。”

“皮蛋!”明筱发动了他的能力“热量转移”,转移身体前后的热量,达到了足够的温度差——一阵风,携带着刺鼻的氨气,夹杂着跨越了200年的人类的怒吼,冲了过去。

“王子殿下快跑!”一个白色身影被一群人簇拥着撤走了。

刑场里剩下的行刑者,一个一个地在绝望中倒了下去。

“切,一个个装的那么厉害,现在不还是统统倒在地上,多难看啊!”

“现在可是全邦直播,筱。”皮蛋上前对着略显自满的明筱说道,“不说点什么实在可惜了。”

“我叫明筱,是200多年前出生在零星上的人类。”

“200年前,四艘外星飞船打败了人类的太空舰队。随后人类便被这些不知在宇宙何处诞生的家伙们占领了,它们占据了我们同胞的身体,它们占据了我们的土地,它们占据了我们的家。因为它们,我们幸福而美好的生活再也没有回来。”

“想想过去我们的美好生活,在看看我们现在的落寞不堪!你们仍想在这压迫下苟延残喘吗?”

“你们还想做着最下流的工作,受着它们的鄙视,当它们口中的‘渣滓’吗!”

“如果不想,请你们挺起胸膛!我们合力,夺回属于我们的自由,我们的尊严!”

“夺回属于我们我们的家园!!!”明筱的声音震动了地面。

一部分人响应了这次经历死亡后的演讲。就这样,被后世称为“拉布泽大起义”的人民运动,开始了。

“呀呀呀,这些家伙还真行啊。”穿着黑色长袍的男人关掉了电视。拿起茶杯轻嘬了一口,“看来有必要给他们一份礼物了。”

佩斯特府郊外的一栋别墅。

“听好了!今天晚上,所有人都给我守住门口,不让一个人进来,谁都不能去休息!都给我守住!今天晚上要是有人进了这个屋子,我就让他人头落地!我一定……一定可以挺过今晚的!*零星粗口*!听到了没有!快点!快去守着!啊!!”一个浑身肥肉的人,对着一群持枪的护卫大吼,脸上的赘肉也随着说话而晃来晃去。

今晚就是他的死期,因为他的坏事做的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