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狸力,都是带着病毒的,埋了的话大概还会被别的动物带走,烧了恐怕又会伴着烟尘扩散……最好还是能特殊处理一下……”

【停!沐沐,到此为止!】这时,本来也跟着在啃饭团的阿欢突然洞悉里沐沐的想法,赶紧以最快速度窜过来揪住她的衣角,【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又想试吃这个了是吧!我坚决反对!绝对不可以啊!】

“唔!可是,我刚才都想好这个肉怎么做最好吃了,不试试多可惜啊……”

【吃死了才更可惜!不是咱俩差点吃死的时候啦?你的试吃任务已经结束啦,结果就是有毒不能吃!省点力气吧!】

“切……要不然试一块,就一小块!”

【一小块也不行!对了,你那饭团太少了不够吃,不要想这边了,先去继续做饭去!】

看着沐沐依然跃跃欲试的样子,阿欢只能先用缓兵之计,让她在另一件烹饪的事上分心。

沐沐回头一看,果然那几个饭团还不够这帮西北大汉塞牙缝的,那些大叔已经两三口就都吃了个精光,此时正一副明显没吃饱,又碍于身份不便明说,犹犹豫豫欲走还留的样子。

这画面,哪是一个厨娘能忍受的!

“你们别着急走哇!吃的管够,我马上接着做!”

沐沐一边说,一边根本不给对方瞎客气的机会,直接便刷锅开搞,不过当她翻起行李时,才发现带来的大米刚刚就已经用光了,于是便取了些糯米先泡着,反正粘一些而已,一样吃。

然而,当她洗着锅里白白净净的糯米时,突然灵光一闪,一个全新的思路在脑中萌芽,于是她赶紧又把阿欢拖到身边。

“阿欢,我记得糯米也有补气解毒的功效来着?你说我把那些狸鼠肉切成小块,彻底烧熟,再裹上糯米继续煮,是不是差不多就能吃啦?”

【你怎么还没放弃啊!什么糯米裹肉,你怎么不再包一层粽叶,包粽子算啦!】

“粽子?那是什么?教我怎么做!”本是阿欢随口吐槽的一句,而沐沐却瞬间当真,反而两眼放光的追问起来。

【嗯?你不知道?这个时代没有粽子吗?】阿欢也有些纳闷,好在粽子和端午节的记忆他基本都已经回忆起来了,好像是个叫屈原的人,在春秋战国时代快结束时候的事……那的确沐沐是不知道的!

【大概吧,就是说,曾经有一个大人物投江自尽了,然后百姓为了纪念他,就发明了用粽子叶包住糯米的食物扔进河里。后来也就发展成了民间的食品,有往里加红枣、加红豆的甜粽子,也有加红烧肉蛋黄的之类的肉粽子。】

“听起来就好吃!好想做呀——!”沐沐听完介绍,已经在想象中试做了一遍,早已是一副按耐不住想要实际动手的样子。

【你,你别冲动,做不了的!咱这既没粽子叶,而且也没解决老鼠肉有毒的问题呢,谁也说不准拿糯米裹着是不是就能吃了啊?】

“嘿嘿,没有粽叶,咱们有这个呀!”阿欢的问题早就全在沐沐的考虑之中,此时她微微一笑,已经把剩下的所有跂踵羽毛都拿在了手中,再加上拆掉自己没用的口罩,也算凑了二、三十片,可以包一锅了!

于是,沐沐便力排众议的开始烹饪。

先挑了几只顺眼的狸力,切出五花肉,因为没带料酒,所以直接泡在那些西羌大汉带来的高度白酒里,既消毒又去腥。接着烧热平底锅,加白糖,下肉炒糖色,加酱油、青葱、生姜、八角、桂皮、香叶等调味,然后加水加盐,盖上锅盖闷煮。

等肉收汁的时间,她叫来小鸾帮忙,一起将跂踵羽毛每两片并在一起卷成锥形小碗的形状,擓一勺糯米垫底,等她们一起包好十几只时,红烧肉那边也差不多了。

最后,每个粽子加两块肉,盖上糯米,包好,用草绳系带,下锅全部煮熟,就算完成了。

“好啦!这个就叫……青羽狸肉粽,你们谁先吃?”

沐沐捞出第一个粽子,随着解开羽毛粽叶,一股混合着糯米清香、红烧肉香、还有些让人提神醒脑的混合香味瞬间飘散出来,虽然闻起来相当不错,但包括围过来的西北大汉们在内,仍然没人自告奋勇站出来。

因为这个粽子,大概由于跂踵羽毛的缘故,原本那些洁白的糯米,已经完全变成了藏青色,就连散发出来的蒸汽都有些发青,怎么看怎么都是有问题的样子,而且问题很大!

等了一会儿,一片沉默,见没有人来拿,沐沐便按照惯例,将青粽子推到了阿欢的面前。

“来,阿欢,你点评一下吧。”

【等等啊!什么就让我点评?你忘了刚才差点被毒死吗?不是说小鸾不会中毒吗?为什么不让她先吃?】

“切,这么胆小,真没劲。那,小鸾你给他做个榜样。”

其实沐沐也是才想起这事,为了掩饰自己的决策失误,依然把粽子塞给阿欢,只是掰了一小块亲自喂给小鸾。

对此小鸾当然是求之不得,毫不犹豫便张嘴吃下,一边嚼还一边模仿起沐沐之前挺专业的样子:

“嗯……这个没有毒,味道就像是,柳树芽与小浆果的混合物从鸟妈妈的胃里反刍出来……”

【行了!沐沐莫名其妙比喻你就不要学了!连反刍都出来了……】阿欢实在是听不下去,至少得到了无毒的消息,终于鼓起勇气,自己咬下连米带肉的一大口。

接着,刚嚼了一下,他整只讙就跳了起来。

【喔喔喔喔!这个看起来不咋样,吃起来真是超好吃啊!有点我那个时代肉粽子那味儿,但比我记忆中吃过的所有肉粽都要更好吃!首先是这个狸力肉,果然经过精心的红烧之后,已经是肥而不腻瘦而不柴,而且原本多余的油脂带着红绕调料的咸香全都被周围的糯米吸走了!然后是外面的跂踵羽毛,经过沸水煮过之后,味道已经没有那么上头,反而有一股沁人心脾的清香向里深入了糯米之中。没错!这个粽子,最经典,就是那原本最普通的糯米,同时吸收了从内向外的狸力肉香和由外向内跂踵羽清香,两种本应格格不入的味道只有在这种情况才能交融,汇成独一无二的美味啊!】

听着阿欢的点评,哪还有人认得住,经过一群西北大汉的哄抢,十几个粽子转眼间就被一扫而空。

这一回,那些壮男终于算是填饱了肚子,再次向沐沐道谢之后,便雄壮勇武排好了队形,然后为首的一位突然拔出了腰间弯刀:

“刀在手,跟我走!荡平青要山,救出小公主!冲冲冲——!”

伴随着一阵浪费体力的吼叫,那帮西北大汉转眼就跑没影了,不过沐沐这边却还是走不了。

因为刚刚用光了所有跂踵的羽毛用来包粽子,可消耗掉的狸力肉也只有十分之一左右,身后还有一座肉山依然无法处理。

“唉,没办法了,只能咱们给搬到无人的荒野再火化了。” 经过绞尽脑汁的思考,沐沐最终还是只能叹了一口气,“要是再有些跂踵羽毛就好了,都做成粽子多好,又省力又不浪费。”

【别想啦,这里这么多狸力,要是全做成粽子,怕是要把跂踵薅秃了才够。】

而就在阿欢刚随口吐槽了一句的时候,几人身边又突然闪过一道黑影,跂踵再次现身,并且像是听到他们的对话,主动回答起来:

“可以哦,这边的瘟疫已经结束了,我也就不再需要这些了……”跂踵娘一边说着让人有些听不懂话,一边缓缓摘下鸟嘴面具,露出一张清秀的面庞,接着,她又直接褪下那已残缺不全的青黑鸟羽长袍,展现出其下遮着的鲜艳天青色长裙,“谢谢你们的帮助,这样我就可以去下一个地方了。希望你们能够远离疫病,不会再与我相见了。”

话音还没落,只见已经完全脱下外套的跂踵娘原地转了一圈,衣裙化作羽毛,整个人摇身变成了一只蓝羽白尾的大鸟,直接展翅飞向了远方。

【这,这是什么情况?她怎么像是变成了令一只鸟?】

“这,这难道是……我明白了!”听着阿欢的问题,沐沐才刚从眼前的惊艳中回过味儿来,赶紧又从身后取出了《山海经》,“堇理之山有鸟焉,其状如鹊,青身白喙,白目白尾,名曰青耕,可以御疫,其鸣自叫。”

“沐沐姐,这是……什么意思?”看着沐沐开始往另一种异兽上加注,小鸾已经越来越不明白了,“那她到底是跂踵还是青耕呀?”

“民间有一种说法,叫做‘青耕御疫,跂踵降灾’,人们都将跂踵当做带来瘟疫的灾鸟,对她进行驱赶甚至虐杀,却又将青耕当做疫情结束时报喜的祥鸟,对她追捧迎接。可殊不知,青耕和跂踵其实是同一种异兽,那些黑色的羽毛只是她在与瘟疫战斗时的防护服而已……”

听着沐沐一边记录一边讲解,边上的小鸾和阿欢心里总有些不是滋味,虽为了跂踵所遭受的偏见愤愤不平,又感觉她从来也不是在讨好人类,所以好像对她并没有什么影响?

于是两人越想越纠结,只能不再多想了。

之后沐沐便带着小鸾和阿欢,把跂踵留下的羽毛披风拆了,将所有狸力都红烧处理,终于包好了几百个大青粽子,等三人千辛万苦的运回村里,天已经完全黑了。

好在此时他们都已是吃饱喝足,回到义舍什么都不用管,直接回房倒头就睡了。

……

然而,第二天清晨,大概和公鸡打鸣同一时刻,还睡得正香的沐沐就被小鸾急切的叫醒了。

“妈妈!妈妈!不好ne!”

“不是妈妈……是姐姐……”沐沐睡眼惺忪的爬起来,看了看窗外刚泛白的天色,又直接钻回了被窝,“小鸾,我不是说了今天休息了吗?你要是想起床,就自己玩去啦……”

“不是,不是我……”小鸾觉得靠自己的口才说不清楚了,于是便全力把沐沐从床上拖了下来,“沐沐姐,你自己看呀,出事了!”

终于沐沐还是被生拉硬拽的从卧室到了前厅,不过当她通过半开的前门望到义舍的外的景象时,也露出了和小鸾一样惊诧的表情。

因为此时的门外竟然已经排起了大队,聚了上百号人,而且还不是村里那些熟面孔,全都是衣衫褴褛的流民,一个个面黄肌瘦,拿着破碗,排着队只等开饭了。

“什,什么情况!”沐沐先愣了一下,然后赶紧跑回房间简单换好衣服再过来开门,举着平底锅遮住半边没洗的脸,找了个排队靠前的大叔问了起来,“你们……这都是从哪来的呀?”

“回姑娘,我们是从大梁城来的,那边发粮的道场关门了,贴了个告示让我们来这。”那大叔一边回答,干瘪的肚子已经在叫唤了。

“关门了?那道家的那些人呢?”

“据说那些人是得了什么高人指点,集体进山里修行去了。”

“哪来的高人呀,这么多事……”沐沐小声自己骂了自己一句,不过事已至此,跑是跑不掉了,“那大家别站着了,快进来吧,早饭马上就好。”

于是沐沐给自己放的假期还没开始就泡汤了,从大清早就开始忙得要吐血,前一天的狸力肉粽子转眼就发完了,她又赶紧蒸馒头、捏窝头、拌咸菜,加上现教会了小鸾熬粥,才算是勉强供应上外面那些人吃的速度。

然而当她和小鸾总算做完了所有早饭,一看窗外已是日头高挂,这就意味着又应该要开始准备午饭了,她们便直接摊在了炉灶前。

这时,一直窝在墙角连栖身之所都快没了的阿欢晃晃悠悠的爬了过来。

【你们真要专心经营义舍吗?那调查《山海经》的事怎么办啊?】

“没办法呀,人家都找上门了不能不管,先给他们做完饭再说吧。”沐沐有些无奈的擦了擦汗,这就准备起来备菜了。

【沐沐,你在这忙这些有什么意义吗?按我说一开始你就不应该揽这个活,救济流民本就官府的事,咱们直接走人才是最好的选择吧!】

看着阿欢一副无法理解的样子,沐沐深切的觉得如果不给他统一一下思想,怕是要被念叨一整天,于是她稍微整理了一下思路,难得流露出一丝忧伤的神色,略带沉重的说道:

“其实,我小时候也做过流民,大概是七岁那年,因为打仗的原因我只能和爹娘一起举家逃难,之后又在兵荒马乱中走散了,留下我一人四处流落了一年多,若不是遇到了师父,我恐怕,恐怕已经……”

【沐沐,对不起啊,我不知道,我就是没过脑子瞎说……】沐沐说到一半就有些激动,一度像是哽咽的说不下去,阿欢才发觉自己是完全不了解情况就大放厥词,赶紧道歉。

可不料沐沐这时一抬头,眼中含着悔恨的泪水。

“……我恐怕,现在已经做上大酒楼的主厨了!当年我刚在一家客栈的后厨坐稳,就被路过的师父鬼谷子以招厨娘的名义骗走啦!结果一进鬼谷就是十年!每天累死累活的不但要给所有人做饭,又要自己养鸡、种菜什么的,工钱还那么少!亏死了!所以我只要看到那些流民,就想力所能及的帮他们把温饱解决了,免得像我一样,被一点蝇头小利诱惑,以至于被人骗啦!”

【额,这……好吧……】阿欢听完,已经不知该从哪开始吐槽了,干脆不再多说,只能出门晒太阳去了。

接下来,沐沐便带着小鸾又开始张罗起午饭,一副痛并快乐着的样子,而阿欢只能无计可施的看着,总觉得自己恢复记忆的那天更加的遥遥无期了,只能寄希望于有什么突发事件能来打破现状。

然而就在这时,突发事件还真就自己找上门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