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问在经过一番神操作的赵何河在做什么吗,思考怎么追紫梦,怎么了解紫梦,那我只能说你对中国的高中一无所知,如果你是一名学生党,那你应该明白他在与什么作斗争,作业,他正在与高中学生最恐惧的事物作斗争,那就是从古至今的学生的噩梦--作业(当然现在的话应该是网课吧)看着桌子上的一道道反人类的题目,赵何河突然感觉到了赵灵的好,而远在学生会办公室的赵灵突然背后一凉。

“要不休息一会,先玩局游戏”,赵何河想到这便放下了手中的笔,拿起手机就要开一把游戏时,突然班主任肖何给他发了一条消息,问道:“赵何河呀,现在有没有事,如果没事的话出来帮老师个忙,好吗”?

赵何河看了一眼,嘴唇微微一翘,想让我帮你没门,赵何河立马给老师回复了:“虽然很想帮您,但实在是抽不出身来”。

而在赵何河准备退出QQ,打开游戏时,肖何又回了句:“那真是可惜啊,本来因为你帮老师很耗时间,所以老师准备把你的作业免了的,那即然你有事的话就算了吧,我还是去找其他同学吧”。

赵何河看到后,立马回到:“虽说我的确有事,但我回头一想,这些小事怎能和老师相比,所以老师,这件事我是义不容辞,就不麻烦其他同学了”。

而正坐在一家咖啡店的肖何看到这赵何河的回复后嘴角有些微翘,在给他发了个地址后,便关上了屏幕,“这孩子,我还治不了他了”。

得到地址的赵何河立马换好了衣服,就在准备走的时候,特地来到紫梦的门前说了句,“我有事要出门一趟”,过了一小会,门内传来轻轻嗯的一声,得到回复的赵何河便拿上钥匙向着肖何给的方向去了。

赵何河经过了10分钟的出租车乘终于到了肖何给的方位,而一下车像四周看了一眼便看到肖何正坐在一家咖啡店前笑眯眯的看着自己,当他发现自己看到他后,向赵何河招了招手,而赵何河看到后也走了过去。

“这新发型不错啊,看来昨天的事情你是有计划地啊”,毕竟给我的情报里可每没说赵何河同学爱做发型。

“这发型可不是我愿意做的,是别人硬拉着我搞的”,突然赵何河意识到了什么,“等等,你是怎么知道昨晚的事情的,难不成你在调查我”。

老师笑了笑,配上刚刚到下午的阳光,再加上肖何自身散发的一种成功人士的自信气息,很是吸引妹子,看着周围的女生瞄向自己,肖何微微的点了点头以表回应,霎时间,周围的阳光似乎灿烂了几分。

看着肖老师从一开始就在各种骚操作的赵何河单手捂住脸,用很是无奈的语气继续问道:“所以说老师你调查我干什么”?

“作为老师关心关心自己的学生有什么错吗”,然后肖何看了看手表,发现时间已经有些晚了,连忙说道:“这不是重点,你现在还是快跟我走吧,不然等会时间可能就不够了”,说完拉着赵何河离开了,根本不给赵何河反驳的时间。

被老师直接带走的赵何河正一脸懵逼看着眼前的店面--canali,“老师,我们来这干嘛”?

“你说俩男的来服装店能干什么,当然是来给你买衣服的,就你现在这一身等会肯定会出问题,当然你放心,衣服的钱我会出,任务完成后买的所有衣服都给你了,就算是我的谢利吧”。

于是赵何河就这样懵逼的被带进去,懵逼的被带出来,前后发生的变化应该就是原本的衣服被换成了总价值5万的名牌了吧。

看着已经发生翻天覆地变化的赵何河,肖何露出了一脸欣慰的笑容,“这样看来就没问题了,等会应该能蒙混过关了”。

赵何河有些疑惑的问道:“所以你又这么不择手段的拉我来,又花了这么多钱给我买衣服,你到底想干什么”。

肖何笑了笑,还是决定告诉赵何河,毕竟迟早要说,“是这样,我等会要和一名女子见面,你就扮成我的私生子,然后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然后叫我爸爸,并说我要出轨,记住一定要一脸愤怒的样子”,就在肖何准备继续提要求的时候,去发现赵何河已经走了,肖何连忙追上他,“不是,你不能临阵退缩啊”。

赵何河给肖何翻了个白眼,“不是我说,老师,您今年才三十一二,我一看就是高中生好吗,我怎么帮您啊,你总不能说你未成年的时候就有孩子了吧”。

肖何长舒了一口起,“原来你担心的是这个,我还以为是我让你喊我爸爸你不乐意呐”。

“虽然我也很不了乐意吧,但主要还是年龄问题,咱们这年龄差根本装不了父子,所以恕学生实在难以伸出援手,如果你不在意的话,你可以去找我妹妹,她的年龄应该没问题,虽然她应该没空吧”。

“年龄方面你完全不用担心,你别忘了我们是谁,虽说让人永葆青春的能力我还没有,但让你在短时间内变得年轻一点我还是做得到的,所以说这点你完全不用担心”。

赵何河听完后感觉自己这十多年建立的三观有种被打破的感觉,但好再自己已经经受了多波冲击,赵何河最终接受了肖何的说法,突然他又想到一个问题:“那我这些衣服不会大了嘛”?

肖何摇了摇头,“你这也太小瞧神赐予的力量了,衣服会随着你身体的缩小而缩小的,这点你不用担心的”。

赵何河一脸感叹的表情,“这神灵的力量可是真强大啊”。

听到赵何河的感叹的肖何仿佛看到了自己的曾经,“神灵赐予的真正力量可不是这么简单啊,当然这些话赵何河是听不到的”。

就这样,为了避免被人看到,赵何河和肖何两人便在一个卫生间完成了施法,只是当他们俩出来的时候,两人正好遇到一位刚刚进来的人,那个人先是一愣,再是以怜悯的眼神看着赵何河,如果赵何河的注意力放在他身上,他一定能知道那个人误会了些什么,只是那是的赵何河的记忆力全放在自己已经变小的身体上,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看着正在正在自拍的赵何河,肖何不禁开口道:“你精力都用在你的身体上,还记着我跟你说的事吗”?

赵何河终于放下了手中的手机,“你先和那名女士聊一会天,然后等你的指示,我再上场,经过咱们俩的一波骚操作,成功把她气走,不过我有一点不懂啊,老师你都奔三了,为什么不愿意接受她,难不成是个恐龙,按f进入坦克的那种”?

肖何摇了摇头,“人非常漂亮,性格也很好,实话实说,那个人没什么太大的缺点”。

赵何河一脸疑惑的看着肖何,“那老师你为什么要赶走她,像你说的这样的女生可不多啊”。

肖何一脸感慨的看着赵何河,用一副过来人的语气和赵何河说道:“这你就不懂了吧,我给你推一个逻辑,常言道,婚姻是男人的坟墓,而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就是耍流氓,所以我在坟墓,耍流氓和单身中选择了单身”,说完肖何背后仿佛闪烁着光芒。

赵何河想了想老师刚刚说的逻辑,仿佛没有问题,但总感觉哪里不对,可就在赵何河准备细想的时候,肖何便拉着他去餐馆踩点了。

赵何河跟着肖何的步伐扫视着这家下午茶店,装饰虽然并不华丽,但却十分温馨,再看着肖老师似乎对这个地方很是清楚地样子,赵何河最终选择了问出心中的疑问,“老师,是她邀请你来的吗”,在看到老师点头后,又继续问道:“那老师你为什么要同意?”。

肖何突然停下了脚步回过头看着赵何河,“你啊,就别乱猜了,我同意只是为了让她死心罢了”。

赵何河眼睛盯着肖何,“老师,你真的不喜欢那个女生吗”?

肖何有些疑惑的问道:“你为什么会这样问”。

老师你之前给我的理由太假了,“假到让人怀疑,明明说个不喜欢就好了,却要编出那么一长串,再说了,从上午买东西就能看出老师你绝对很有钱,而你身上的那种气质也不是一般人能有的,所以说你身边的好女生不会少,但为什么你现在还是单身,我想不明白”。

肖何笑了笑,找了个椅子坐下了,“你啊,自从遇见紫梦后就太爱管闲事了,的确,我喜欢那个女生,但我没有办法表达心意,至于为什么”,突然肖何停顿了一会,似乎在思考着什么,过了大约十秒又接着说:“以后你会明白的”,随后心里又想到:“毕竟你也会经历这一切啊,希望到时候你有能力接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