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幕

第一千零一次,自我欺骗性重置,目标崇宫澪。

失败……

失败……失败……

失败……失败……失败……

失败……失败……失败……失败……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不行?五河士道,你一定是世间最恶毒的咒诅……

……

「Ⅳ之刻」在别人眼中,是他们心中渴望之人的模样,她尝试过让他们拥抱自己,但那和姐姐大人给予她的温暖完全不同。

那其中所掺杂最多的即是私欲,想要得到,想要占有。

所以她知道什么是欲望,他们的私欲肤浅且脆弱,那令她感到恶心,而击溃那欲望的瞬间才是她最快乐的时刻。

可是面前这个对时之境本身怀有贪婪之心的少女,似乎有些不同。

看着那近乎崩坏的少女,「Ⅳ之刻」内心烦躁至极,这让她感觉自己才是坏人一样,明明杀掉妹妹们想要破坏时之境的是狂三才对。

时之境不会故意伤害外来者,但不代表会让人肆意破坏。被杀掉的妹妹们至少要经过两个时乱才能复活。

当感应到妹妹的气息消失时,她异常气愤,她气愤的不是妹妹消失,而是「被姐姐大人喜欢的妹妹们死了」这件事。

她们中唯一能在时乱期间踏出领域的「Ⅲ之刻」姐姐,唯独让姐姐大人不高兴的事,绝对不允许。

「够了,我要杀掉你!看着我的眼睛!」

如果狂三杀掉她眼中是士道的自己,士道本人毫无疑问会死,她也足够聪明的想到了,通过替换目标来避免这种状况,但执念越深难度越大。「Ⅳ之刻」不太清楚,怎样的情感能让这个外来者如此难以弃绝。

但她决定要堂堂正正的击溃这个外来者,而不是以这种手段。

其实「堂堂正正」对「Ⅳ之刻」来说和笑话无异,因为她的能力本身就不是可以被否定的东西。

「Ⅳ之刻」只是不想利用那执着的情感而已,姐姐大人说过,她喜欢那些东西,虽然她不是很懂,但她肯定不会去破坏姐姐大人喜欢的东西。

逐渐变得浑浊的异色之瞳与碧蓝色的眼睛对接,狂三只是下意识的行为,但那就够了。

幻像,她的另一个能力。只要改变狂三意识上的认知即可。她本人很难做到,但身为敌人的自己却能够轻易做到……

异色瞳逐渐清晰起来,有效呢!「Ⅳ之刻」松了口气。

「……」

狂三眼前的不再是士道,当然也不是澪,她猜这应该就是「Ⅳ之刻」本尊了。

意识到「Ⅳ之刻」做了什么之后,除了沉默,她没什么可说的。

只能继续战斗,狂三不觉得自己会选择后退,而且眼前的敌人,似乎也不打算给她其他选择。

「我还真是愚蠢呢!」

「我们同样愚蠢!也同样自信。或者说,过于自信……」

……

当士道踏入蓝色的成分加深的空间时,展现在面前的,是两个鲜红身影的交织缠斗。刀与枪,熟悉而又陌生。

红色与黑色相间的哥特装——神威灵装·三番。鲜血的记忆与恐惧压迫心头。

熟悉的装束与外貌,不熟悉的气质与氛围。不是她……没来由的如此判断着。

而另一个,双马尾,绣十字发扎与鲜红玫瑰头饰。修士战斗服与哥特式风格相结合的灵装,巨大的时钟之翼,衬托着少女的冷艳与肃穆。

不熟悉的装束,熟悉的感觉,是她呢……

一股异样的亲切与恐惧交织,混合的苦味在口腔中翻滚。

她逐渐落入下风,确确实实的被压制了……

「你看到了什么?」

身边的叁轻声问道,依旧激烈战斗的两人无暇顾及闯入者。

「两个她?」

「能够分辨吗?」

「大概……」

叁不在说话,既没有上前阻止的意思,也没有离开的意思,就那么静静地看着那华丽过头的战斗。

「不制止吗?」

「要制止吗?」

士道从没见过,狂三被压制的如此厉害,他有些疑惑,她为什么不召唤分身,也许有她自己的苦衷与考量。毕竟,对战斗,他很难说擅长。

眼前的战斗逐渐成为一面倒的局面,他困惑,此刻的他为何能如此冷静的观看,而不是奋不顾身的去制止。

看着那次次危险的攻击,他的内心异常苦闷,他绝不会因为没有实力,而坐视她们被伤害。

就算是狂三,不也是他想要拯救的精灵吗?

但身体依旧没有动弹,言语,行为,都仿佛被凝固……

他希望她被杀吗?

他希望如此吗?

他会为她的死亡,高兴吗?

他本能的惧怕死亡,但他却能够一时勇敢的为十香她们承受任何必死的攻击,也愿意为她们挡下任何坏人的恶意……

但是,那在被压制的战斗中依旧不断寻找机会,不断创造胜利希望的孤高少女。

他有什么资格挡在她面前?

他对自己能否拯救她感到困惑,他为自己万一不能拯救她的事实感到恐惧……

「不能拯救?为什么不是『一定要拯救』?就那么害怕失去这个人?」

他此刻突然有些厌烦叁的读心,自对话开始,叁就在无时无刻的窥探他内心的想法。

但也正因如此,他此刻才能更加清晰的认识到,她对他的特殊性,那一直回避的想法,此刻溢满他的心间,酸涩,不符状态的甜腻……

那每次都在自己最绝望之时,给予自己希望的她……果然不一样吗?

果然不一样呢!

「要制止吗?」

叁依旧平静的观看着战斗,那本该很快结束的战斗却异常焦灼。

「嗯,我做不到的事,就由你来吧!抱歉。」

士道垂下眼帘,看着脚下不明材质的地面,苦涩且轻快的说道。他情绪不佳,心情却意外的好!他没想到,能够更加清晰的面对她的存在……竟是如此令人愉悦的事……

「小肆,姐姐来看你咯!在不过来我就要走了啊!」

挥舞的武器骤然停止,一道蓝色的身影以士道肉眼不可见的速度,袭向身边的叁。

蓝色?

「那是小肆希望被看到的样子。」

被扑倒的叁回答了士道的疑问。

然后训斥了一声,蓝色发出可怜的哀鸣。但随即又开心的笑了起来,小手抚摸着她的头顶似乎让她很开心……

这是她们间的仪式吗?她们是猫一样的生物吗?士道如此想着……

脱离战斗的狂三也看向了他们,聪明的她很快理解了现状,只是那一直以来戏谑的眼睛此时有些暗淡,士道以为她累了,但似乎又不是那样……

慢慢的,他靠近她,她也靠近他……

「还好吗?」

「不好!」

「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了?」

「一千九百九十九次……」

「什么?」

疑惑中的士道被突如其来的拥抱吓到了,但那柔软的触感,相当舒适。

「你果然是毒!是咒诅!」

那埋首在自己胸前的少女有些颤抖,士道不知该怎么放的双手慢慢回抱,希望能够平复那颤抖。

他有很多话想要说,但又好像没什么值得在此刻说出口的……

「辛苦了!」

…………

「时间到了!」

「时间到了!」

跟着狂三莫名的话语,叁也喊了一句。

「士道,时乱要结束了!保留有关时之境的记忆,或是消去,是由你们自己选择的。」

随着叁话语的结束,空间也扭曲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