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幕

当士道再次恢复意识时,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个缩小版的「蓝」,那更加精巧的小脸就在自己上方。

意识到,自己的头正枕在一个小女孩的腿上时,士道不禁脸红起来,连忙起身。

「抱歉!」

「你应该向我道谢,而不是道歉!」

缩小版的「蓝」,声音也变得稚嫩起来,而且发饰也发生了改变,从「Ⅻ」变成了「Ⅲ」。

「你是?」

当然,他没有蠢到认为相差如此之大的两人会是同一个人。

「『Ⅲ之刻』,叫我叁就行。感谢我把你从十二那里救出来吧!那就是个笨蛋,亏你还能活到我赶过去。」

「笨蛋?」士道感到困惑。

「对,依靠本能活动的妹妹有好几个,但唯独我很讨厌十二,那孩子宛如纯粹的恶一般,被恐惧吸引。」

「恐惧?」

士道虽然不清楚自己的负面情绪为什么会膨胀,但在他的认知中,朝生夕亡的蓝,应该如婴儿般单纯。

「某种意义上,的确如此。但是『Ⅻ之刻』没有感情,只会下意识的模仿你恐惧的东西。而且会因能力不足,无法完全展现。比如那个分身的能力,你害怕分身?」

「啊不,也说不上害怕……」

不对,如果她身穿那血红哥特式灵装呢?意识到什么的士道突然闭上了嘴。

「叁,这里是什么地方?蓝好像说了『时之境』。」

莫名的不适感袭来,可能是蓝给他带来的精神污染依旧对他起着作用吧。恶心感强烈起来,但他总算没让自己吐出来。

「你不用知道太多,这里和你的世界其实没有太多联系,硬要说的话,这里会给你们的世界输送时间,只是这些时间一旦积累过度就会引发灾难,无论自然灾害还是什么,但也只是很小一部分而已……」

叁揉了揉腿,坐在士道的身边,四周一片白茫茫的,也没有座椅之类的家具,士道将自己半躺的姿势调整到和叁相同的坐姿……

「那么,是说,就这样等着吗?」

「对,什么也不用做。在这里,你即不会饿,也不会受伤。但如果你做了多余的事,很可能会死。」

叁显然不是在开玩笑,士道打算老老实实的听从叁的话,就这么等到结束。他并非是轻易相信别人的人,但他的直觉告诉他,叁并不是坏人。

而且比起其他,性命才是最重要的,更何况自己还有着她们……

……

「其实,我骗了你!我故意在,你到极限的时候,才出现救你。而且就算不去救你,你也不会死,最多也就一时精神崩溃。」

叁似乎觉得有些难以启齿,轻轻咬了咬嘴唇,她还是开了口。

「这样啊。」

士道的反应,很平淡,并没有对「骗」这个字眼有什么特别的反应。

「不生气吗?也不问原因呢!」

叁笑了笑,精巧的脸上却透露出一股不符合她稚嫩气质的哀伤。

「你救了我,是事实,不是吗?原因的话,如果你愿意讲,我会好好的听,并好好的考虑是否要接受。」

「你果然是个温柔善良的人啊!其实也没什么,只是看着你那么努力的教导十二,有些着迷。想要看到更多……总感觉……有些扭曲呢!」

士道从话语中感受到了,他曾在十香她们身上感受到过的东西,落寞。

「你是精灵吗?」

不由得,问了出来,精灵是邪恶之物,她们的出现会带来毁灭;精灵是善良之物,她们拥有一颗善良而敏感的心。

「不知道,时之境就是时之境,我们是一个整体,我们属于时之境。」

「那为什么会感到寂寞呢?不是有很多……啊,抱歉,什么都不清楚,却妄图多言……我还真是……」

「不是的,因为我似乎学到了他们没有的东西 。」

「是什么呢?」

「我似乎懂得喜欢、爱、孤独这些词的含义。」

无限连绵的白之空间夹杂着一丝丝莹淡之蓝,宛如一层悲伤之纱。

「你果然也是精灵呢!」

士道觉得自己得出这个结论有些武断,但感觉就是如此。

「我看过你的记忆!」

叁并没有纠结这个问题,这似乎对她来说并不重要,也是呢!

「啊?」

「抱歉,没有经过你的同意。」

「啊,没事。也没有值得在意的。」

士道知道,此时自己的表情一定很尴尬,被窥探内心,任谁也没法不在意吧!

「口是心非!」

两个人都笑了起来,开心的情感渲染着有些扭曲的空间,这属于「Ⅲ之刻」的领域。

「要接吻吗?」

「嗯?」

肯定是听错了,士道觉得自己可能被某些事毒害太深,毕竟总是处心积虑的和精灵们……

「你对精灵们做的事,如果我是精灵的话,是不是也可以……」

「不……不是,我只是……,那是因为……」

士道有些慌乱,他有些厌恶这样的自己,亲过就是亲过,自己这是在否认吗?

「那只是为了封印她们的力量。」

「对,就是……你是在开我玩笑吗?」

士道突然意识到面前给人以温柔之感的小女孩的恶作剧意图。

「你还真是温柔呢?你们之间是爱情吗?」

叁露出了羡慕的表情。

士道突然觉得那「温柔」极为讽刺,是爱情吗?得不到明确回应的情感能称之为爱情吗?他有些迷茫。

他毫无疑问的喜欢着她们,但除去封印的事情,自己不也只是像所有普通男子高中生那样,喜欢着美好的事物吗?甚至有时还持有不纯洁的欲望!

「只要她们感觉幸福快乐,就没问题呢!不回应也没问题呢!」

「不是的!」

士道感到烦躁。一股自责此刻深深的缠裹着他的心,让他有些喘不过气。

「什么不是的?」

调皮女孩的恶作剧依旧不肯放过他,但那纯净的表情让他觉得自己有些丑陋。

就算是他,也明白着「专一」是对爱情的「圣洁」。只是……除去自己必须要去做的事,必须完成的拯救,五河士道还剩下什么呢……

「你还真是温柔呢!」

叹息……来自身边,惊醒了陷入沉思的士道。他从不觉得自己温柔,只是他的自私恰巧成为了,她们需要的温柔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