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幕

孤独的少女;不知孤独为何物的少女;不知孤独为何物,被囚禁于时间之中的少女。

眼前的这位少女给人的初步印象就是如此!

五河士道茫然的看着她,被刻着「时间之轮」字样的齿轮不断碾碎,又不断重生。他想要向她伸出援手……

为什么?

因为他觉得少女可能正在承受某种酷刑。但似乎并不是那样……少女发出了清脆的笑声……有笑声却面无表情,相当诡异的感觉……就像……无机质的人偶。

「你……在做什么?」

「在玩!」

「不会痛吗?被碾碎……什么的……」

「痛?那是什么?」

未等士道开口,少女的头没入齿轮,躯体被吞吃。

「嘎吱嘎吱……」碾碎骨头的声音。

鲜红的血液,残碎的肢体,化作细碎飞扬的光粒。

本该血腥的一幕,却被这朦胧的过程掩盖了原始的残暴,给人一种异质的美感。

飞扬的细碎光芒再次聚集,成为完整的少女。

飘逸的长发由蓝色向白色过度,发梢几近透明,碧蓝的眸子透露着时间的深邃。散发着一股玲珑精巧的美,让人不禁有些沉迷。

纵是生活在美人堆中的士道,也不免一时失神。

少女唯一的发饰是一个大写罗马数字——「Ⅻ」形的发卡。烫金的颜色,极为显眼。

「时之境,循环性能量释放,不会太久。你很快就能回到你的世界。请不要做多余的事。」

少女似乎玩够了,主动为呆立的士道进行说明。

「时之境?」

「对,时之境。」

「不久是多久?」

士道自然不会被这莫名其妙的境况所吓到。毕竟,他差不多已经对异常事件习惯了。

看着手中的国际象棋,他才回忆起,他本打算和十香他们一起玩游戏的。

不知道自己突然消失,可爱的精灵们会有怎样的反应,会爆走吗?

大概不会吧!毕竟经历那么多事以后,她们也都有所成长,变得成熟起来了呢!

「不知道,不久就是不久。你什么都不用做,等待时间规正,规正之后,你会回到你来的时间点,所以不用担心。它是这么说的。」

「它?」

「时之境!」

少女指了指,结构复杂的机巧时钟。刚才少女玩的地方,只是那个时钟的一部分。

那巨大的机械时钟,宛如这无限深蓝空间的中心点一般。

「要玩象棋吗?」

看着少女打量着他手中的国际象棋,士道主动开口问到。

「要玩!」

「要玩!」

……

数不清的少女,突然布满目所能及的空间,「要玩!」的话语,叠浪般回响。

士道的心脏骤然疼痛,恐惧爬满心间,脑中浮现的是那血红色的身影。

对自己,对她自身,数度开枪的少女……时崎狂三,被称为最危险的精灵,如梦魇般的少女。

想要拯救的想法……想要攻略的想法……如此强烈。勉强压下内心冲动的士道,有些不明白那些想法为何如此迫切……肯定是自己希望每个精灵都能够得到幸福的想法的映射吧!

「要玩!」

不知过了多久,少女们回归到了本体。回过神的士道发现,棋子散落一地。

他连忙蹲下去捡,少女也学着他的样子,捡着棋子。

「你叫什么名字?」

「名字?」

「嗯,名字。」

「时之境·时钟。」

思索了一会儿,少女回答道。

「时钟?」

「我没有名字,那是它的名字。」

少女再次指了指身边的大时钟。

「那你就叫蓝吧!」

士道觉得有些奇怪,她猜测少女只是不想告诉他。就开起玩笑来。

「蓝?」

「蓝,我有名字了,我叫蓝。」

「蓝!」

「蓝!」

……

无数的蓝再次出现,这时士道似乎明白了,这是少女高兴时的反应。不过难道不成,她真的没名字?又为什么呢?

「那么,我先教你规则吧!」

士道打算暂时放下疑虑,他人的想法,过度揣测并不符合士道的性格。

「……」

……

看着棋盘,蓝此刻正在苦思冥想。士道在教她下棋的过程中也给她示范了,什么是笑的表情,什么是思考的表情,所以她此刻正皱着眉,努力摆出思考的神情……

……

当大的过分的刻盘中,巨大的指针指向十二时,变异发生,眼前的蓝瞬间化为灰烬。

下一刻,「蓝」再次出现……

「时之境,循环性能量释放,不会太久。你很快就能回到你的世界。不要做多余的事。」

……

again

「时之境,循环性能量释放,不会太久。你很快就能回到你的世界,不要做多余的事。」

……

「士道,笑……」

「对,就是这样……不过,要更加自然一点……」

again

「时之境,循环性能量释放,不会太久。你很快就能回到你的世界,不要做多余的事。」

……

「士道,我要悔棋……」

……

again

「时之境,循环性能量释放,不会太久。你很快就能回到你的世界,不要做多余的事。」

……

「士道……」

again

「时之境,循环性能量释放,不会太久。你很快就能回到你的世界,不要做多余的事。」

……

「士……」

…………

恶心,眩晕,在循环中不断加深,这些黑暗的情绪为什么如此清晰。终于无法承受这似乎无休止的循环,士道的意识消失于黑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