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于新城的城墙,密涅尔要塞整体才用了棱堡的布局设计,每一个角楼都安置着数座炮台,炮台的工艺能看出才用了遗迹提取出来的技术,环状的管线组在接通能源后能制造强大的磁场,为弹丸提供充足的发射动力。

当然,所用能源依旧是未知的。

棱堡的城墙也有一定的倾斜度,不过是正梯形的角度,显然这不是在防人类或是陆行生物的进攻。

大量全副武装的士兵在城墙上巡逻,单独建起的砖墙延伸向远方,墙头安置着带有钩刺的金属网,以金属材质的曲臂作为支架向山脉外的方向延伸。

这才是防止人类攀越的设计。

棱堡的大门上雕刻着两枚印记,杜兰都见过,其一是当时买来的棺材上的类似十字剑的符号,另一枚则是圣·里尔的徽章。

大门上的圣·里尔徽章要比信物徽章上的图案清晰多了,可也是因为清晰度提高了,让杜兰非常的懵逼:

圣·里尔的徽记和密涅尔王国的非常相似!

唯一的区别就是主体的设计,密涅尔王国的是一柄利剑的模样,而圣·里尔则是四方的十字,且比密涅尔王国的徽记多了一些点缀。

两个徽记分别被刻画在两扇扉面上,高度对等,证明着平等的关系。

伊莎贝拉表现出的好奇要更明显一些,伊娃顺势予以了解释。

“密涅尔王国在建国之初就与圣·里尔达成了合作关系,所以他们的国家徽章会向圣·里尔靠拢一些,当然,即便是如此我们也从来不会介入到王国的管理之中,这是我们立足的根本之一。”

「共享技术、不介入、不干涉、保持对等关系,然后依靠合作关系维持“超然”的独立地位。」

有了总结,杜兰总算对圣·里尔企业文化有了完整的单词总结——共生。

别说,以共生的姿态留存于世界,确实是一个相对不错的办法,他们一直延续到现在也不会被王国势力反向介入,也证明了这种方式在这个世界内的优势应用。

同时,也说明了身为圣·里尔人的伊娃,为什么可以调动属于密涅尔王国的士兵。

在她的带领下,一行三人抵达了大门口。

见到伊娃,即便是她没有表明身份,士兵也对她尊敬的见礼。

伊娃接礼之后开门见山,算是在表明延续合作的意愿。

“近期有闯入密涅尔山脉的警报吗?”

“回大人,没有。”

点了点头,伊娃继续道:“那把这月的所有遗迹猎人的登记报告都送到我的办公室,派人带两位客人去休息室,注意你们自己的言行。”

伊娃的强调让那位士兵露出了慎重的表情。

能让大区负责人这么说,哪怕对方看起来平平无奇,那都要慎重对待。

待伊娃进入了要塞,那位士兵呼唤来了一队人,以护送的姿态对杜兰和伊莎贝拉发出了邀请。

“两位贵客,请随护卫队前往会客室休息。”

伊莎贝拉有点在意伊娃最后的那个强调,一般这么说的都是让自己人把嘴关严实。

但杜兰却表现出无所谓的样子,不知道他的葫芦里又在卖什么药。

送走了两人,另一个守门的士兵这才开口。

“队长,那俩人看起来挺普通的啊,怎么区长这么这么小心翼翼的?”

“哪儿那么多废话,”刚才负责接待的自然是小队队长,大老远的他就看到了伊娃,这才出门主动迎接,顺便跟队员一起站岗,“能让区域首席亲自接待,就算是头猪,那也是能上树的奇猪!别妄自评论,小心被上面降罪!”

那位士兵缩了缩脖子,悄咪咪的向着正在关闭的大门内瞟了一眼。

“妈耶……”

在卫队的带领下两人很快就抵达了要塞内的会客室,相较于之前在新城的感受,要塞内的布置和建造要给人以更舒适的感受。

要塞自然还是以砖石作为建造根基,不过在其中已经出现了水泥存在的痕迹,墙壁进行了切割和打磨,便于在墙壁上挂或埋各种各样的功能性东西。

如用于传输能源的管线,小巧却高功率的照明设备,以及用于传话的铜制管道等。

会客室内的装潢就更舒服一些了,柔软的毛皮沙发,冷暖皆可进行调整的换气送风口,贮藏引用酒水的降温箱……

整个会客室看起来非常的高端大气上档次,如果布置装潢有星级,那么跟这里相比,那座位于中城区的最豪华的旅社就是个没星的弟弟。

卫队在将两人送抵会客室后便退去,伊莎贝拉想当然的悄咪咪的来到了门口,她轻轻打开了一道缝隙,完全没有看到任何在门外“守候”的士兵。

关好门,她开始检查可能存在的探头和监听设备。

杜兰没管她,就坐在沙发上看着她谨慎的样子。

直至检查完毕,她这才察觉到杜兰古怪的眼神。

“……”想了想,伊莎贝拉顿时眉头一皱,“你是不是又在看我笑话?”

“没有,”杜兰摆手笑道,“我是在开心终于不是我一个人跟被害妄想症似的处处警惕了。”

“原来是在损我!”

杜兰:“……”

“算了,”坐到单人沙发上,伊莎贝拉皱眉道,“来到别人的大本营小心一点才是正常的谨慎,说起来,你真的觉得圣·里尔不会给我们碍事吗?”

“不能保证,”杜兰淡淡的回道,“我已经尽最大努力来营造形象了,而且直接挑明了其中的利害关系,这个世界没有神明信仰的设定让我很难利用你的能力来忽悠,所以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哼。”

伊莎贝拉轻哼了一声。

“我还以为你又尽在掌握了。”

「要真是能尽在掌握就好了。」

杜兰在心中如是感叹道。

正如刚才说的那样,这里要是有神明的说法,那杜兰可以有无数种办法让对方相信自己就是“神明的使徒”、“神在世间代行者”,可依照现在的理解,整个世界的问题几乎可以断定是从上一个文明废墟上建立起来的社会。

虽然时代才刚刚步入中古,文明还没有摆脱愚昧与迂腐,但圣·里尔的技术与信息共享的做法早晚会让这个中古时代加速摆脱愚昧的脚步,圣·里尔确实是支持发展、甚至能够帮助自己获得更多信息的关键。

可圣·里尔的存在,也增加了这次找寻工作的难度。

「信道建立果然势在必行。」

杜兰现在又开始想念玛耶了,有她在的话,或许能给出更好的解决办法。

等待了有一段时间,伊娃终于从会客室内的小门中现身,她的办公室直接连通着会客室,见杜兰和伊莎贝拉静静的等着她的出现,伊娃微微偏头致歉。

“抱歉,让两位久等了。”

她的手中拿着一份资料和一枚卖相奇异的小装置,坐到杜兰的对面,重新开口。

“这是近期所有进入并登记的遗迹猎人的资料汇总。”

她指了指茶几上的小装置。

“所有近期进入密涅尔山脉的遗迹猎人都可以用这台定位仪进行追踪和定位,你只需要筛选出编号输入进去就可以了。”

杜兰将资料推给了伊莎贝拉,她对圣光教团更加的了解。

至于杜兰自己,则是拿起了那台装置仔细观察了起来。

一边观察,他一边笑道:“看来圣·里尔同意和我们合作了。”

“是的,”提到这点,伊娃显然有着如释重负的情绪在内,“固然有人怀疑你们就是你们所言之中的‘背后控制者’,但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我至少不应该活到能安全回到密涅尔要塞当中。

“毕竟,击杀一个区域的负责人,相当于让一个区域与圣·里尔暂时失联,这样可以更好的进行各种各样安排与行动。”

“哦嚯?”杜兰闻言挑眉,“你怎么知道我没动手是没找到机会?”

“在我解除铠甲时就是最好的时机了,你并没有动手。”

顿时,杜兰的嘴角扬起了深感有趣的弧度。

——原来在透露信息的时候,伊娃也是在试探自己。

放下那个看起来像是喇叭铜管八音盒的定位仪,杜兰起身舒展了一下身体。

“这么说,我是不是可以开始打探一些我需要的信息了。”

让杜兰没想到的是,伊娃对此表现出了困惑的情绪。

“我不太清楚为什么你会有这么保守的表现,是你们的世界的习惯吗?如果说是有关遗迹的信息,圣·里尔是全部公开的,即便是在之前你也可以随意的询问。”

当然,她没忘之前杜兰拿来“要挟”的事。

“不过有一些会让王国与民众有抵触的行动真相,希望你还是能不去深挖。”

“这种事情我说过,我没兴趣,更不会干涉你们圣·里尔的行动。”

杜兰看了眼伊莎贝拉,这时她已经锁定了一些序列编号。

“剩下的路上再说吧,既然有了定位仪 ,那么也不需要你这边调集人手进行地毯式的寻找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更好,”伊娃也起身表示感谢,“毕竟士兵都是王国归属,即便是我的身份可以调动,也会将信息传递到王国那边去,或许会有不必要的麻烦。

“同时,密涅尔山脉对于普通士兵来说还是太过于危险了些。”

最后的补充,让杜兰和伊莎贝拉同时看向伊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