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上来的人装扮不一,但大体分为两种:

一种是身着耐用布料的人,他们大多都背着一口箱子或是巨大的侧挂袋,行动的时候偶尔会让其发出“叮当”的响声;

他们的手里拿着透镜、毛刷、采集钳等工具,其中一部分人带着看起来略显粗糙,但功效类似于多功能观察镜的设备,黄铜为主体、粗钢铆钉、粗犷的管线之中有着能量流动的光辉;

他们操着一口无法解读的语言;

他们在捂着帽子或是提着袍子在跑路。

另一种相对而言就很容易辨别了。

这些人身着铁铸铠甲,沙沙的响动是内衬锁子甲随他们前进行动发出的声响,其样式与所知的中世纪尤为的相似。

稍有不同的是这些人手中的武器,尽管长矛、长剑、链枷、盾牌等武装整体设计没有什么变化,但据杜兰所知,至少冷兵器时代的武器,它不该发光。

机械做功的那种光。

布衣在撤退,铁甲在压近。

“#¥%&%&”

“%¥&@@#”

他们的武器指向了刚从奇异感中摆脱出来的两人,高呼着某种警告语言。

杜兰见此阵仗当即懵圈儿,他嘴角狂抽似是自语般嘟囔。

“妈耶……别是传送真歪了吧……”

旋即他偏头看向伊莎贝拉。

“你确定秘文录里面记录的传送知识是好使的么?”

伊莎贝拉登时被杜兰这话弄得有点不满。

“我都看不懂上面的东西!要是出事故也是你们血族本家的问题吧!”

“%¥%&¥&@#”

警告还在持续,那些士兵……姑且算是士兵,已经压到两人附近了。

但杜兰并不着急,只是尽量把自己表现的不具有攻击性。

“那你能确定这个地方是你们之前来的世界吗?”

伊莎贝拉也在思考相同的问题,她可以依照曾经留下的痕迹来判定,不过不是此时身在的区域。

她要比杜兰更加担心传送的误差,如果来到的是一个非目的地世界,那之前的努力岂不是全都白费?

所以她的态度变得不太友善了起来。

“不!知!道!”

得到了回复,杜兰便暂时不再多想这个问题,而是把精力放在了眼前的危机态势上。

语言不通让杜兰无法对对方的问询予以回应,无法回应的事实让那些士兵展现出了敌意。

“现在怎么办?”

伊莎贝拉低声问道。

虽说有火气,但她还是尽可能的在克制。

“我们阶段性的目标首先是要确定这里是否是目标世界,尽量不要节外生枝。”

“言外之意就是放弃……”

“所以不要下死手,听我口令行动。”

“……哈?”

“动手!”

话音未落,杜兰一个箭步冲向了距离自己最近的几个士兵,为首的人身着的铠甲有着明显的金饰点缀,这代表了他至少拥有着“指挥者”的身份。

杜兰的动作不可谓不快,在所有人的眼中,仅仅只是一个虚影闪过,闷响就在下一刻回荡在耳边。

嗙!

没有停顿,击晕了那个疑似指挥官,杜兰继续袭向其他的士兵。

短暂愣神之后的伊莎贝拉暗“嘁”了一声,圣光之刃陡然在双手之间浮现。

她也冲向了那些向她发起攻击的士兵。

奇怪的武器为杜兰多少带来了一些阻碍,尤其是那些持盾的士兵,他们手中那种冒着光的盾牌其延伸的光板边沿有着极强的切割能力,在训练有素的士兵手中,这些本是用来防护的装备,拥有了更强进攻性和杀伤力。

他们挥舞着盾牌迎上了杜兰,嗡嗡的声响划破了空气。

如此的设计和战斗素养让事情变得难以处理起来,杜兰也因此深感头痛,其困扰程度,足以让他对这些士兵发出称赞和感叹。

至少耽搁了他1-2秒敲晕士兵的时间!

何等的难以处理!

这种麻烦的制造让杜兰不由得将一部分心思投向伊莎贝拉,查探她是否需要自己的支援。

“哼!”

似乎是察觉到了杜兰的视线,伊莎贝拉发出了一声轻哼。

她依靠踹开袭来长剑的反作用力高高跃起,随后重重的将手中的圣光击在一面压制向自己的盾牌上。

哐!

嘭!

盾牌被重击压下,内侧直接撞到了持盾士兵的头盔。

落地甩动手腕,在“呼呼”的风声之中,圣光再次出击,将那名执剑士兵击飞。

在继续反压制之前,她甩给了杜兰一个“少看不起人了”的眼神,脱手的圣光在这一刻飞回,接住那抹金光,她再度高高跃起,以雷霆之姿轰然落地!

轰——!

恐怖的冲击席卷了周遭十数米的范围,强风卷着沙石吹翻了书名士兵。

她将圣光幻化的巨锤扛在肩上,再度对杜兰发出了一声冷哼。

“你在暗示我很弱吗?”

想了想,杜兰摇头:“没有,我是在震撼圣光就是个锤子。”

伊莎贝拉没理会她,估计是没听出来他的嘴欠。

既然人家根本不需要自己照顾,那杜兰也就将全部的心思放在剩下的士兵身上。

同时,一个不太好的预感也在心地涌出。

——既然圣光教团的战斗力如此不俗,那能够压制他们的深渊魔怪,其战斗力或许需要重新评估。

尤其是现在自己的力量确实被距离“影响”了一些。

没错,杜兰要动手的真正目的就是在测试远离“家乡”对自己造成的影响。

加快了自己这边的进度,在一连串的枪响后,现在不再有除他和伊莎贝拉之外的人还站立。

“喂!”伊莎贝拉当然分得清枪声和打击声,他大步流星的走向杜兰,“你不是说不要下死手吗!”

“橡胶子弹,”杜兰晃了晃手中的温彻斯特,“半火药量,出不了人命。”

顺势偏头看了眼那些躺在地上的学者装扮的人,他吸了下鼻子补充道。

“最多脑震荡。”

伊莎贝拉闭眼稍作感知,随后便将注意力分散到周围环境的观察上。

趁着伊莎贝拉寻觅和确定位置,杜兰挨个把那些士兵和学者都捆了起来,顺便搜身。

他需要找到一些比较有用的文件资料,比如从指挥官的盔甲内衬里面搜出来的指令文书。

字自然是看不懂的,甚至这些字可能都不认识杜兰。

早就想到这情况出现的可能,杜兰从背包里面取出一枚拇指大小的胶囊样物体,用携带的晶电池在上面轻轻一敲。

登时,晶电池化为了粉末,那枚胶囊在粉末笼罩之下陡然化为流态延展。

延展的过程就像是被某种意识引导的流态水印,它在吸收着电池粉末,将自己逐步壮大拓展。

渐渐地,金属的颜色褪去,充满了神秘色彩的紫蓝色在宛如星辰内构的映照下散发,一只眷族傀儡,呆愣愣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杜兰指了指从那些人身上收集来的各种文书卷宗。

“尽可能的分析语言体系。”

“了解,请稍候。”

如法炮制的又弄出来了两台眷族傀儡,杜兰继续下达指令。

“2号开始探测周围的数据信息,如果有任何对标资讯立即共享给3号。”

“3号现在开始进行信标发射,尝试与B4建立联系。”

“了解。”x2

做完这些,杜兰这才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他现在非常羡慕玛耶能与B4机构有着直接的联系,如果自己能达成直连,那么至少不用像现在这样耗费三枚宝贵的晶电池。

自己总共也就带过来了……

下意识的看了眼背包,杜兰叹了口气。

没事了。

——玛耶不知道啥时候塞包里了一条,一条10盒,一盒20枚。

杜兰安置完了眷族,伊莎贝拉也从不远处回来了。

她的眉宇间尽是担忧与忧愁,光是这点就证明了一些事。

“……我……暂时找不到……哎!?”

打断她的是2号傀儡,这只胖家伙拦住伊莎贝拉后便开始在她的身边转圈,一边转一边射出一道道扫描光。

杜兰示意她稍安勿躁,等待了有片刻的功夫,那只傀儡结束了扫描,重新投入到环境资讯的搜集工作中。

“这是做什么?”

“收集参照信息,”杜兰把玩着指挥官的那柄阔剑,剑的设计非常的独特,一直在引诱着他拆卸的欲望,“第一次的传送信息收集的并不准确,所以才会有偏差率,现在你我在这边成为了诱导信标,完整数据发回去之后我和玛耶可以建立一座完整的、准确的、双向的传送装置。”

“所以……?”摸着其中一台眷族光滑的头顶,伊莎贝拉歪头问道。

“所以就算咱们传送错了地方,也能精确的回去,”杜兰在谈话的功夫已经不自觉的拆解了那柄阔剑,他放下手中的改锥,“如果地方没错,那就能搭建正式的门提供有效的战斗力支援。”

伊莎贝拉先是了然的点了点头,旋即猛地瞪大了眼睛。

“……诶???”

她快步的来到了杜兰的面前,左眼写着个“震”,右眼挂着个“撼”。

“原来支援不是你一个人吗!?”

“……你听说过支援就派一……”

话说到一半杜兰就把剩下的全都咽了回去。

可能伊莎贝拉确实没听说过支援就派一个人的,但卡莲绝对深有体会,不仅深有体会,还在族内系统里面投诉了自己。

四次!

在心里叹了口气,杜兰淡然道:“总之现在稍安勿躁,马上就会有准确的消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