愣了有好一阵,伊莎贝拉的眉头登时皱了起来,她紧了紧怀中的挎包,眼神之中充满了警惕。

“你们果然也在惦记秘文录。”

杜兰从来不是个好脾气,对外的那种和善和温文尔雅也都是装出来的。

反复强调了好几次自己不会抢那本书,结果伊莎贝拉还这样,心底的火气一下就窜上来了。

强忍着惆怅,他严肃道:“想救人你就先把书借我用用。”

“你先救人!”伊莎贝拉的体表已经蒙上了一层淡淡的圣光。

“你不给我那本书我怎么救?”

“说好的,你不救我就不能给你秘文录!”

“噗哧——”

玛耶毫不顾忌形象的一头扎在了沙发上,她捂着肚子狂笑,宛如杠铃。

“哈↗哈↗哈↗哈↗哈↗”

要不是有外人在场,杜兰已经锁着她脖子弹她脑瓜崩了。

你瞅瞅这是个一族始祖的样子么!

“哪儿来的鹅!?”

“说什么呢,这是兔子!”

用胶带把玛耶的嘴给封上,顺便再用绳子给她捆在茶几腿儿上,确认暂时不会被影响后杜兰这才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向伊莎贝拉做出了说明。

总算被杜兰捋顺了先后顺序,伊莎贝拉总算取出了那本“秘文录”交给了林奇。

她的眼睛瞪得死死地,视线一刻不离圣光教团的信物。

玛耶这时候也已经咬开胶带和绳索了,她不知道颠颠儿的跑去干嘛了,杜兰没多想个中因由。

锁头是六芯的梅花卡扣,这是早些时代最为保险的防撬设计。

“有钥匙吗?”

伊莎贝拉摇了摇头:“没有,教团长也没有告诉我怎么打开,他只是说让我去保护圣物,然后找你们寻求帮助。”

玛耶这个暴力破坏份子不在,杜兰总算可以安心的搞会儿技术活了:撬锁。

摊开一张牛皮卷,里面各式各样的小工具映入了伊莎贝拉的视线,她看到杜兰挨个进行试验,几分钟后,清脆的“咔嗒”声在两人的耳边响起。

打开了锁扣,杜兰将那本书递给了伊莎贝拉。

“你翻有关连通世界的传送门的那页,找到了再给我。”

尽管对杜兰的这种做法心生好奇,但伊莎贝拉还是照做,再大的好奇也不如抓紧一切可以抓紧的时间。

“喏。”

接过翻开的书页,杜兰仔细的阅读了起来。

上面的记载文字他勉强都认识,但是所有的字组合在一起,那感觉瞬间就不一样了。

绝大部分看不懂!

涉及到讲述时间与空间、构建模型常量、基本力根基影响、坐标精确定位等等的,一眼看过去一个头两个大。杜兰不是没有接触过现代科学和古代文献记录,但古代能研究到这种地步的,是真的刷新了认知。

虽然看不太懂,但杜兰还是大致了解了情况:这一段的内容记录的是如何探究空间通道与另外存在的实数空间的通联。

那些圣光教团的人已经确定被困在了另一个“世界”,想要将他们救回来,这些内容必不可少。

简单来说就是:这上面教你了如何打开时空大门。

杜兰暂且不太清楚血族是否“人才济济”,但其蕴含的超前技术,理论上可以详细的解读并将其中的东西进行初步的实践与运用。

找血族本家确实是一个比较好的选择。

从秘文录当中收回视线时,玛耶刚好从外面回来。

她怀里抱着一个手提箱,箱体是标准的防震设计。

打开手提箱,里面安置的是一台工程计算机,屏幕上呈现的画面杜兰很熟悉,是那个正在被还原的魔法阵的资料。

还原进度还在卡,有些关键节点和字符完全无法解读。

不过玛耶脸上不再有面对卡进度的无奈和惆怅,取而代之的是看到了希望的兴奋。

“哎,你把书拿过来。”

杜兰依言把书放在了电脑旁边,玛耶兴致勃勃的活动起了手指。

这个动作一般是准备大展拳脚的预热,可事实证明杜兰永远都在低估玛耶。

活动好手指,玛耶的双手当即合十,伴随着那清脆的击掌声,她的影子逐渐拉长。

影子就像是有了生命一般蠕动了起来,随后两只眷族从她的影子中缓缓浮现,依照她的示意来到了那台便携式电脑前。

“好好干活哦。”

两只眷族傀儡内部如星辰一般的迷蒙光辉忽明忽暗的闪烁了几下。

「就不该期待能看见玛耶自己动手的画面」

一只眷族傀儡的手在键盘上快速的输入着,另一只则是在查阅着秘文录,交替闪烁的光亮代表着傀儡在思考和进行信息的交换,显示器上密密麻麻的操作指令直教人头晕目眩。

“好了,剩下的等它们解析完成就行了。”

玛耶把自己扔在了沙发上,单手撑着头,侧着瞟了伊莎贝拉一眼。

“你别太着急,这种时候着急也没有用。”

虽说有点耿直和呆,但伊莎贝拉还是能对当前的情况做出正确的判断,或者说,她仅会在与人相处时才会有那种奇怪形象展现。

等待是漫长的,看了看时间,杜兰起身去厨房用做饭的方式来打发时间。

玛耶则是在沙发上玩起了手机,除了多出来的伊莎贝拉和两只眷族傀儡,其他的都与平常没什么两样。

在陌生且怪异的环境中是会有坐立不安的微妙情绪的,伊莎贝拉自然不例外。

她在沉默了片刻后,尝试与玛耶交流,为了缓解心中的微妙、也是为了打探一些情况。

“请问……”

“嗯?”玛耶并没有放下手机。

“您是……那位血族的始祖吗?”

“怎么,我看起来不像吗?”玛耶放下手机。

这句话是在反问伊莎贝拉,也是在问杜兰。

前者还没发表看法,后者却先宝相庄严的回道。

“像,特别像!”

当时伊莎贝拉就愣了一下:“像的话……那言外之意就是像,但不是?”

“……这孩子脑筋真的直……”

“脑筋还有弯的吗?”

杜兰差点切着自己的手。

老实说,一物降一物这说法用在玛耶和伊莎贝拉身上是真的合适,你瞅瞅现在,刚才简单的几句话已经让玛耶抓狂的挠沙发了,一般人可做不到这种事!

饭做好的时候两只傀儡还在进行着数据上的分析和构建上的尝试匹配。

招呼另外两位无所事事的的来吃饭,上桌后杜兰问道:“你们圣光教团有禁止红白肉或者吃斋的说法吗?”

“我们又不是出家人,我们只是信仰圣光,遵循圣光的指引!”

杜兰一下就放心了,因为没炒素菜。

作为主厨,杜兰吃的是最快的,吃完之后他便去了书房,临走之前留下了一句“碗筷放那儿回头我刷”。

小口的吃着异国口味的饭菜,伊莎贝拉继续起了刚才中断的话题:“您真的是血族的始祖吗?”

“是啊,”玛耶吃的满脸都是油,“你觉得有几个愿意自己承认自己是人人喊打的种族的老祖宗,不像?”

“好像还是有的……”嘟囔了一声,伊莎贝拉看向玛耶的眼神中有了好奇,“不过真的很不像。

“在我知晓的记录中,血族本就是一个嗜血残酷的族群,血族的始祖更是传播着恶与杀的源头,它为人类带来了几百年的恐惧与阴影,所以这次寻求您给予帮助,我的内心一直很忐忑。”

玛耶并不在意自己的形象被他人认为成什么样,畏惧并不是坏事,厌恶也绝非表面上看到的那般一无是处。

她现在比较在意的是伊莎贝拉嘟囔的那句话——好像有人在冒充她。

“跟我说说你是在什么地方得知有人称呼自己是血族始祖的吧。”

“是在某次与吸血鬼猎人合作,讨伐一头……不,一位杀害了十六位少女的普通血族时得知的,他说他为始祖捕捉的那些少女,那些少女都是始祖的贡品。

“别人可能不太清楚,但我是知道血族有本家和分家这件事的,只不过对我和绝大多数人来说本家太过于神秘,之前又遇到过那种事,所以我才会对您的身份……”

听到这里,玛耶第一反应是某个分家又在而已的搞事。

有几个分家在分离本家后组成了一个联盟,他们的行为与人为塑造的吸血鬼形象有着七八分的相似,既然已经分了家,玛耶便没想多去理会他们。

虽然都叫吸血鬼,但他们分离了出去,就代表着他们已经有独立生存的力量。

他们的行为势必会招致惩戒,借助这种方式,他们可以学会对自己的言行负责。

但她怎么也没想到,分家竟然还折腾出了这么档子事,仿佛是要将矛头转移到本家上似的。

掏出手机,玛耶吩咐那位神父去调查这件事。

真当分离出去自己是唯一老子了!

随后玛耶又询问了一些详细,不过伊莎贝拉并没有参与太多那件事,所以她能给出的详细信息止步于此。

分析还需要一些时间,本着反正自家房子挺大的理念,玛耶给伊莎贝拉找了一间客房。

只有一些基础的家具和用具,但伊莎贝拉却表示这已经相当好了。

可见这孩子平常生活条件究竟有多苦行僧。

不用想,杜兰肯定是去闭关准备接下来的行程了,玛耶没去打扰他,她在客厅里面等待着两只傀儡的计算结果。

当第二天早上来临,那两只眷族傀儡,终于不负所望的完成了它们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