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如杜兰猜测的那样,玛耶的身影已经映入了卡莲的视线,在她的旁边还有那位信仰佛祖的神父先生,以及当时见过的其中的一位白发长老。

这应该是卡莲第一次当面见这么多的本家高层,只不过场面多少有些微妙。

——这三位大佬在打扑克。

从三人脑门上贴的条来看,他们仨在自己家已经打了不短的功夫了。

“那个……”

“我就不信你十七张牌还能秒了我!”

“飞机!”

“……”

“……”

气氛在这一刻陷入了凝滞,沉寂了几秒后,被秒的玛耶当即掀了桌子。

“我躁郁了,你们俩死定了!”

被砸了俩炸还被反春这确实足够让玛耶暴跳如雷了。

凶完了那两个随行的家伙,她疏导了一下情绪,看向卡莲。

气质随关注有了显著的变化,并非是那种高高在上的姿态,而是一种令卡莲会有亲近感的莫名气息。

“这次任务辛苦你了,那三方现况如何?”

卡莲刚刚结束了三方召开的紧急会议,虽然信件的发送造成了一定程度的误导,但在随后提供线索的被印证后,她不仅不再是那个被怀疑对象,反而成为了三方的焦点。

然而卡莲自己清楚,所有的事情都是杜兰做的,她不过是一个传话的工具人罢了。

“回始祖……”

“嗨,叫始祖多生分,虽然喊妈有点显老,但喊一声姐姐我觉得可行。”

这一张嘴是彻底毁了刚才她树立起来的庄严典雅的形象。

卡莲对始祖玛耶的了解也只是通过族内的传言和各种侧面的信息,现在亲眼证实了这位祖宗是真的能一秒换脸,心中的波澜别提有多激荡了。

她下意识的看向了神父和长老,那两人回以的是“别瞅我”和“我管不着”的眼神。

视线中两人撒手人寰、余光里是玛耶眼巴巴的渴望,卡莲只得认命的在心里叹了口气。

“……回姐……克里斯的样本复苏导致了猎魔人、四六所和SECD三方在不列颠的分部遭受到了重创,几乎所有的有效资料和设备都毁了,人才和储备也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损失。

“基本上可以说,三方现在在不列颠的控制力降到了有史以来的最低谷,不列颠的超凡监管力临近了冰点。

“好消息是维克托所属的四六所很快的予以了补充,在一定程度上维持了缺失的平衡。

“但坏消息也是这个,四六所在这边逐渐有点只手遮天的感觉了,这种情况让素来不太在乎‘地盘范围’的猎魔人都有了抵触和不满。

“以前是SECD和四六所相互制衡,教团作为中间调解人,猎魔人则是在和所有人通知后自行行动。现在则是猎魔人的行动都要小心四六所的注视,SECD更是失去了不列颠半岛区的话语权。

“继续的追查变成了必须通过四六所同意的现状,别说继续查下去了,能不打起来已经是万幸。”

听到这种现状,三位来自本家的血族大佬纷纷露出了古怪的笑容。

有嘲弄、有嗤笑、更有对这种情况的不满和厌恶。

——无论什么时候,权力的王冠都是这群人逃不出去的闭环枷锁。

「或许杜兰早就猜到了这点,才会用闭关的方式作为无言的回避吧。」

“所以现在对于那个融坑和教团的线索以及后续的追查都暂时搁置了吗?”

“是的,本来我提供了那么多的线索应该是作为后续的主导继续活动,”卡莲无奈之中有着几分庆幸,“但因为这种争斗,所有的行动停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恢复。”

她原本说完打算给三位大佬泡壶茶,结果没茶叶了的事实让她异常的尴尬。

“行,那这件事既然结束了,你就放个假吧,这边你愿意盯就继续盯着,累了就回本族休息一阵时间,”玛耶伸出手,从神父那边接来了一个木盒放在了桌上,“这是我特地从锡兰的寺山里面偷来的红茶,算是对你这次任务的小奖励。”

吸了吸鼻子,玛耶露出了一个灿烂不已的笑容:“礼轻情意重哈。”

给完奖励玛耶便打算离开,来到门口时她忽的补了一句。

“对了,如果你要盯梢的话,一定要注意安全,我不想看到我的孩子受到任何的伤害。”

“嗯,我会保护好自己的。”

回到血族时已经是临近晚上了,书房的灯还在亮着,杜兰应该还在搞他的小研究发明。

玛耶发现杜兰似乎很喜欢搞这些奇怪的小创新,最神奇的是,每次这些小发明在下一次的外勤时大概率用得上,移动榴弹是、那把热熔战刃一样是。

出于好奇,玛耶没有走正门,而是悄无声息的飘到了书房的窗外。

凝神向窗内望去,玛耶整个人都有点懵。

比起上次满地的书籍资料,这次全都是一些绘画图纸和计算稿,书桌变成了工作台,一些电工钳工用的东西随意的摆在了上面。

在另一张桌子上摆着的是刚喷完漆的两把帅姑娘和热熔小伙子,重新喷上的颜色让他们焕发出了青春夺目的光彩。

杜兰正在第三张桌子上自己捣鼓着什么,就在玛耶想一探究竟时,他猛地一愣,然后抄起地上的钢板跳了起来。

紧接着,炫目的光亮在桌上亮起,随后便是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和强而有力的冲击。

轰——!

杜兰精准的被吹出了窗外,在半空中划出了一条优美的抛物线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爆炸将墙面和屋顶一并摧毁,滚滚的浓烟蒸腾,火势在迅速的蔓延。

被摔了个七荤八素的杜兰强撑着懵圈儿从地上赶紧爬了起来,他下意识的掏出手机要打火警电话,却看到了一副绝美的画面。

无论是火焰还是浓烟,无论是飞射的残骸还是破片,都在这一刻被无色的结晶凝滞。

爆炸的场景在这一瞬被定格,如果不仔细去辨认,杜兰甚至会误认为是时间与空间的停止。

玛耶在半空中叉着腰瞪着自己,不用想也知道这幅画面是她的杰作。

杜兰现在和泥猴子没什么太大差别,一边活动着举盾的肩膀,一边仰头问道。

“接下来是不是就是时间还原的那种修复?”

“你在想什么桃子吃……不对!你刚才干啥了!”

一打响指,爆炸的场景化为了无数的晶屑漫天飞舞。

说实话这招有点帅,但杜兰清楚现在自己的水平想学也肯定学不会,就算学得会玛耶也未必有那能力教,索性不如纯粹欣赏并诚实的回答问题。

他从兜里取出了一枚拇指大小的棱状水晶。

“就琢磨这玩意儿能不能研磨成粉混在火药里面,看样子应该不行,所以下个阶段我决定尝试用这些东西当作弹头,是否能切割打磨有待验……哎哎哎!你打我干嘛!”

玛耶啪啪的糊着杜兰的胳膊,打的他是一直在缩脖子挡脸。

“你要说研磨的去仓库里面找对应型号不行吗!”

“怎么又这么大火气……”

“因为你炸了我的卧室!”

经过玛耶这么一咆哮,杜兰这才发现受创最严重的是玛耶的房间,他刚才实验的那面墙壁隔壁就是玛耶的卧室,玛耶别说生气了,打死他都不多。

“那你睡我……嘶!别拧!我说你睡我房间我睡沙发!”

正如玛耶说的那样,她的脾气来得快去的也快。

糊了杜兰一顿,她散发出来的那种不爽呈几何效率的降了下去。

当然,她的脸色还是有点不太和善:“坏的你都给我修好了!不然我还跟你撒泼!”

本来杜兰就已经订购好了砖头水泥沙土等一系列修补材料,甚至已经找好了新的暂居地点,但从这个破坏程度来看,能确定在未激活的惰性状态下,那些结晶石的爆发能力远不如激活后的杀伤。

这种感觉和自由高达被捅炸的状况差不多,明明是核动力击坠爆炸却没有真正核弹引爆那么恐怖。

差不多就是那么个意思,领会精神就行。

毕竟自己确实做了错事儿,为了让玛耶彻底消火,杜兰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饭:四菜一汤三荤一素的那种,还不算凉菜。

结果这个行为又引来了玛耶的瞪眼:“做这么多谁吃的完啊!?”

今天连续的发火让杜兰感觉她可能来了亲戚,作为不算特别钢铁的直男,他尽可能委婉的问了一句。

“用不用喝点热红糖水?”

结果问题换来的是玛耶是在憋不住演出形象的笑脸。

“没看出来你的脾气居然这么好啊,”玛耶不再故意找事,“没来,下周才来呢,我就是突然想看看你的抗压线在哪儿。”

抬起头看向杜兰,玛耶那表情是贼欠弹。

“话说你不觉得突然来这么一下特别有意思么!”

啪!

“……那还是特好玩!”

啪!

连续两下的脑瓜崩让玛耶彻底的老实了下来,她把碗里的米饭当成了杜兰使劲用筷子戳了好几下。

吃完饭玛耶把不列颠那边的信息转述给了杜兰,且不说最后的对话怎么听都有点像在插旗,至少有了这种现状,他之前的铺垫总算能重新派上用场了。

眉头一挑,玛耶问道。

“维克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