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结果还是把莉莉娅弄哭了啊。”

我叹了口气。

为了躲避皇家骑士团和骚动人群的追寻,我逃课来到了拉菲拉亚的练习房,毕竟这里作为躲避地点再适合不过了。

我用手挤了挤鼻梁,回想起刚才发生的事就觉得心累 。

不就是拒绝了当守护骑士而已嘛,用得着哭吗……还命令皇家骑士团来逮捕我……

一般来说,迎击帝国只会有一位守护骑士的,是货真价实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象征。但还是奈何迎击王19世女儿控的属性,而且也不能总让盖亚团长来回奔波守护两个人,因此迎击王为莉莉娅举办了一个守护骑士的试炼。

但那个试炼早已结束,最终结果是成了一场闹剧,究其原因是找不到莉莉娅认可的人。

在现在这个时间点说出守护骑士这种话,只有一种可能性。迎击王在为莉莉娅做好万全的准备,即使前线被攻破王城告急也会有着颇具实力的人来守护莉莉娅。

莉莉娅势必也知道了前线的状况,所以才来到学院。

但为何是我。

我不记得小时候的诺迪艾尔有做过什么事讨得过莉莉娅的欢心,甚至连牵手也没有过,有的只是莉莉娅一直跟在诺迪艾尔身后。但也只有这一种可能性才能解释莉莉娅的种种怪异举动。

“哎……”

又叹了一口气。

果然今天不该来学院,被艾丽西娅拉着聊天去了忘记了思考。这种时候就应该直接去教堂找线索的,还来学院挽回诺迪艾尔的风评干嘛啊……

不过也误打误撞得知了加护的效果,算是因祸得福吧。

我躲在门后,观察着外面人流涌动。

“要想要从学院逃出去有点麻烦呢……”我自言自语道。

“为什么会想从学院逃出去呢?”

“!”

在看清来的人后,我松了一口气。

“不要吓我啊,拉菲拉亚。”

“果然,我就知道诺迪艾尔大人在这里。”

“还有我也在,艾尔哥哥。”

艾丽西娅从拉菲拉亚的身后蹿了出来。两人进到房间内,在确认了屋外走廊没人后关上了门。

虽然我知道我闹出的骚动很大,也知道她们知道我有很大可能会来这里,但没想到在上课期间就直接来了。

也许是看出了我的疑惑,艾丽西娅直接说道:“艾尔哥哥躲在这里可能不知道,莉莉娅已经煽动全校的学生来找你了,甚至给出了发现者和线索者不菲的报酬。”

有些无话可说,看来想要从学院逃出去比我想象中要难上许多。

我看着眼前的两人,虽然也有想过被卖的可能性,但应该不会吧……

我摇了摇头,现在就应该好好依靠才是。

“艾丽西娅,拉菲拉亚,现在有办法帮助我逃离学院吗?”

“倒不如说我们正是为了这个才来的。不过这个有些难呢,要艾尔哥哥配合一下才行。”

据说拉菲拉亚和艾丽西娅是在楼梯出碰见的,在充分交换意见后才来这找我的。

你们能明白我现在的处境真是太感谢了!

但是……

“为什么是女式校服?”

看见艾丽西娅从口袋里拿出的东西后,我有些不知所措。

“因为艾尔哥哥现在穿的是男式校服吧。”

“才不是问这个!”

“学院里可没有第二个有艾尔哥哥这么壮硕的男生了。”

壮硕这个词用得很好,就在心里表演一下艾丽西娅吧,但一码归一码。

“女生里更不会有这么壮硕的人存在好吧!”

“这些都是小事啦,就设定成刚刚减肥成功回学院上学的深闺大小姐好了。”

谁会问你这个敷衍的设定啊!还有减肥成功会是这样子么!

我满脑黑线,但我别无他法,只能配合着艾丽西娅和拉菲拉亚。

看这小妮子笑的,绝对故意的。

“将将!完成了!”

在被艾丽西娅和拉菲拉亚捣鼓一阵后,终于结束了。

“哦哦哦!还不错嘛!这样的话肯定能逃出去的!”

我看着手镜中的自己,经过化妆后我连自己都快认不出自己了。

“那是自然的,可得好好感谢拉菲拉亚啊。”

“僭……僭越了,诺迪艾尔大人。”

“真的太感谢你了拉菲拉亚。”

“真要高兴的话等出去再说吧。”

是的,艾丽西娅说的没错,不能过于乐观了,一切都得真能逃出去再说。在缓和了一些紧张感和刺激感之后,我跟随艾丽西娅和拉菲拉亚出了房间。

“感觉下体有些凉飕飕的呢。”我感叹道。

“不要有一些莫名其妙的发言,会被人发现的。”

啊,被艾丽西娅警告了。

“的,的确是这样,不过夏天的话会很凉快呢。”

拉菲拉亚倒是会认真的回答呢。

三人走过中庭,虽然也有着不少人回头,但终究是没有人上来询问。

看来是安全了……

正当我这么想着的时候。

“啊,艾丽西娅,这里这里!”

呜哇,现在最不想碰见的人出现啦!

我有些放慢了脚步,察觉到这个举动的艾丽西娅先一步说出:“到这里就可以了,你们先离开吧,我去和莉莉娅聊聊天。”

“那,艾丽西娅大人,我们先行一步了。”拉菲拉亚微微鞠躬。

“等等,那边的两人,是艾丽西娅的朋友吧,正好我也想见见艾丽西娅在学院里的朋友呢。”

魔鬼的发言!

“皇女殿下,我们这些平民就不打扰你们的雅兴了,就此告辞了。”

身旁的拉菲拉亚显得极为犹豫,毕竟一个平民要拒绝皇女的邀请还是需要不少勇气的,因此我只好扯着嗓子,发出有些尖锐的声音。

虽然现在想到了一个办法,但有些冒险了。如果莉莉娅不继续邀请的话,我是不打算使用的。

“别这么说嘛,艾丽西娅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

“因为确实有事,所以现在非常抱歉不能回应皇女殿下的邀请。但作为补偿,我会告诉皇女殿下关于诺迪艾尔大人的行踪——他现在已经逃到学院外了。”

虽然我是对着莉莉娅在说话,但我的左手却一直在给艾丽西娅打手势。

“这一点艾丽西娅大人可以作证。”我继续说道。

“嗯,艾尔哥哥的确逃往了学院外。”

“是这样的么……”莉莉娅若有所思,“但有些奇怪,为什么是由你说出来而不是艾丽西娅说出来呢?不过我相信艾丽西娅就是了。”

冷汗直流,幸好结果是好的。虽然这个办法能照顾到各个方面,但果然还是太冒险了。

“抱歉叫住了你艾丽西娅,本来只是想向你问问诺迪艾尔的行踪的,现在知道了,然后你的朋友们也有着事情,我就此告辞了。”

“没关系的。”

“等我找到诺迪艾尔后,会狠狠给他一拳的。”

“嗯,届时请代表我再给他一拳。”

“哈哈哈,会的。那就这样,我先走了。”

真是个不可爱的妹妹呢。

“等一下莉莉娅,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嗯。怎么了?”

“为什么非艾尔哥哥不可呢?”

莉莉娅面容有些泛红,目光看向地面,用鞋尖轻轻踢了踢地上的小石子,而后抬头有些抱歉的笑了笑:“怎么说呢……其实艾丽西娅也明白的吧,有些事我不像艾丽西娅能好好说出来,所以只有做这种事。”

我明白的,这个问题是艾丽西娅代我问的。或许一开始艾丽西娅就是知道答案的,但为了让我明白才做出了这个举动。

虽然并没有体会到言语中的深意,但太犯规了啊,那个表情。

一时间,我竟有些于心不忍。

在望着莉莉娅离开后,我们三人来到了学院东侧。

“从这里跳出去应该是最好了的吧。”艾丽西娅说道。

虽然已经告知了莉莉娅我离开了学院,但不见得此时校门口就不会有人看守了。比起大摇大摆的走出去,还是找个隐蔽的小路更安全。

同时我也把身上的女式校服换成了便服,脸上的妆也藉由旁边的河流清洗掉了。

“差不多再过一会儿学院就能正常上课了吧,等会儿你们都回去上课吧。谢谢你们的帮助,艾丽西娅 ,拉菲拉亚。”

“没有的事,艾尔哥哥。”

“您太客气了,诺迪艾尔大人。”

艾丽西娅暂且不说,关于拉菲拉亚,今天真的承蒙她的照顾了,说好指导她魔法的,结果到现在也没指导过一次,而且照这样下去说不定根本没时间指导她,一这么想着我就有些愧疚,至少也得好好找个时间感谢她一下。

我看了看眼前的墙壁,差不多有两个人的高度,虽然我现在有些肥胖,但这种高度还是轻轻松松的,前提是有当踏板的地方。

“艾尔哥哥,我还有些话想说。”

就在我寻找着可以当做踏板的地方时,艾丽西娅跟了过来。

我嗯了一声后,艾丽西娅继续说了下去。

“艾尔哥哥其实也是知道的吧,就算现在能逃走也不代表能永远逃走,而且也不是什么血海深仇,终究是会回到重视莉莉娅的局面。”

艾丽西娅说的并没有错,我终究会再次面对莉莉娅,而到那时也不得不再拒绝她一次,说到底逃出来是为了不被皇家骑士团抓住的顺势而为。

但现在嘛……

“我会重新考虑莉莉娅的事的。”

只能这么说了。等找到魔力消失的线索后,我会和莉莉娅好好谈谈的。

“这样就好。我无法出于私心左右艾尔哥哥和莉莉娅的选择,我希望有人可以保护莉莉娅,但同时也希望艾尔哥哥能够自由的生活,但当这两件事重合在一起的时候,总让人感叹事实无法如愿呢。”

不知道该接什么话语的我只能沉默的站着。

我知道的,艾丽西娅毫无疑问是做好了上战场的准备,说不定赴死的觉悟也已经有了,我无法多说什么,现在的我即使去往前线也没有作用,魔法的战场远比想象中的残酷。

只是……靠着妹妹上战场来安稳生活什么的,实在太讽刺了。

我不知道这份感情是我的还是原本诺迪艾尔的,我对于一个相识一天多的妹妹是不会有这么多感情的,有时候我会想到底是诺迪艾尔多出了我的记忆,还是我多出了诺迪艾尔的记忆。

但无论如何,这是一份仅有的感情。

我走到艾丽西娅的面前,温柔的揉了揉她的秀发。

“放心,我是绝对不会死的。所以,艾丽西娅加油吧。”

我能做的只有鼓励,而不是去质疑她的决心。

“那,就此告别了。”

我借着歪曲的树干,跳上了墙壁。

“嗯,我最喜欢自信的艾尔哥哥了。所以……再见了。”

有些奇怪的道别,直到夜晚回到公爵家我才明白艾丽西娅的那句“再见了”所代表的含义。

我越过了墙壁,靠着记忆中大致的方位迅速奔跑着。虽然学院与教堂都属于王城的中心区域,但位置却是两个极端。

在躲躲藏藏赶路躲躲藏藏赶路的反复过程中,我终于来到了教堂前。

虽然不知道爱丽丝在不在里面,但姑且还是整理下仪容吧。我用手捋了捋凌乱的头发,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而后打开了教堂的大门。

教堂内部结构与地球上的几乎没有区别,唯一不同的是人形雕像有七座,想来就是七神教供奉的七个属性之神吧。

与想象中别无二致的庄严感。

“请问今天圣女不在吗?”我向身旁的修士询问。

“圣女大人今天有事外出了。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没,我就是随便问问。”

感觉有些安心了,老实说我现在并不想在这里碰见爱丽丝,光是念想着就让诺迪艾尔的心悸动如雷了,实际见到还得了。

“问你个奇怪的问题,教堂内有谁喜欢自称——咱家吗?”

说出了此行的意义。

“没有人会用那种自称吧,起码就我所知教堂里的人几乎都没有。”

“也是啊,哈哈哈……”

优雅而不失礼貌的笑着。

那是……

我看见了在七大雕像其中一座雕像的肩膀上,有一只白猫在打着呵欠。在与我对上视线后,走到了雕像的背面,而后再也没有出现。

不知道为什么非常在意。

“我说小哥,教堂里允许小猫在雕像上歇息吗?”

“这一带可没有小猫哦,不过即使有的话大概也是允许的吧,毕竟圣女大人非常喜欢猫咪呢。”

是么……

看来是我多虑了。

那好吧,现在线索断了,要重新思考信封的事情了,暂时没法前进了。如果后退的话还有莉莉娅,皇家骑士团和迎击王在等着,现在似乎是到了抉择的时刻了。

我瘫坐在教堂的长椅上,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

“咱家等你很久了,诺迪艾尔,不,异世界的来客哟。”

耳旁响起不像是人类所能发出的美妙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