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的长发刚好及臀,碧绿的双眼如翡翠般通透,姣好可爱的面庞以及娇小的身躯无一不惹人怜爱,就连胸前也是娇小的一马平川……

“我说……皇女殿下为什么会在这里啊?”

本来我是想坐第一排的,但在看见莉莉娅进入教室后我赶紧坐到了偏僻的最后一排。原想着尽量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的,但莉莉娅莫名其妙直接径直走过来坐下,在同班的人的骚动中成为我的同桌。

皇家的人有私教早就习完了课程,如果只是在学院待几天的话按理来说这样就可以任意选择班级,没有必要来毕业班。而且莉莉娅和艾丽西娅一样小我三岁,她们之间的关系相当好,没有选择这个班级的必要,因此选择艾丽西娅的班级才是最佳的选择。

“我不可以在这里吗?”莉莉娅反问道。

“不是那个意思啦皇女殿下,我的意思是选择艾丽西娅的班级应该会更好吧。”我挠了挠头。

“选什么班级是我的自由诶,肥猪少爷。”

哇,为什么深居宫中的莉莉娅也会知道这个外号!

“不过皇女殿下为什么会在这个关键时期来学院?”

要是去在意外号的话就会没完没了,我决定忽略这件事。

我说出的时候着重加重了关键两字的读音,想知道莉莉娅来学院的原因,再加上魔界的异动,应该不会只是告示上想来学院读几天的这么简单的理由。

“你真的不知道吗?”莉莉娅对视着我,顿了顿继续说道,“来找人的咯。还有……你以前不是这样叫我的吧。”

唔……

一瞬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突然想到了艾丽西娅说过的话,不好好说出来的话是不会有新的开始的。

“莉莉娅殿下,那都是小时候的无知罢了,过去的就过去吧,现在长大明白了就要好好地重视起来。”

这样做的话,会有新的开始吗?

我个人当然是对莉莉娅没有感情的,倒不如说一开始的诺迪艾尔就对莉莉娅没有感情,就算有恐怕也只是青梅竹马的感情罢了。

“你!”莉莉娅愤怒的看着我。

有些意外的发展,不过我现在可没有多余的时间陪皇女瞎掺和,找到魔力消失的原因才是我现在应该干的事。

把过去与现在两清,该斩断的都斩断,这样一来莉莉娅也能彻底明白我的意思吧。

我认真的对视着莉莉娅的双眼,但莉莉娅的双眼就像快要哭出来一样。

“风……”

“风?”

“风刃!”

等,等等!一个身位的距离可不是说躲过就能躲过的,而且我根本没想到会变成这样。

虽然名为风刃,但并不会割裂物体,击打在身体上也是完全可以承受,毕竟只是一个C级魔法,但我目前所能做的反应也只有用右手挡在眼前。

过了好一会儿也没有传来想象中的疼痛,反而是莉莉娅安静了下来。

“诶?”

我睁开眼,重新看着眼前的莉莉娅。

莉莉娅也傻傻的盯着我。

“怎么回事?”我有些讶异。

“怎么回事……这是我想问的吧!”

就算你反过来问我,我也不知道到啦。

“要不……莉莉娅殿下再来一发试试?威力很小的那种。”

头绪是有的,不过因为刚刚闭着眼睛没有注意,这一次会好好的用双眼确认的。

“求,求之不得呢!”

“不,还是先等一下。”我打断了莉莉娅,环视着周围,认为还是要保险起见换个没有其他人的地方为好。

“哎?”

“先跟我换个地方吧。”

我拉着莉莉娅的手在学生惊疑的眼光中向教室外跑去,当然也不能跑太远了,此时无人的楼梯间是一个很好的场所。

“莉莉娅殿下再来一次吧。”

我拜托道。

话音刚落,猝不及防,莉莉娅使用了魔法。

“风刃!”

等等,莉莉娅你的表情很奇怪呢,话说为什么威力比之前更大了啊!

风属性的魔法一般来说不融合其他属性的魔法是很难被发现的,特别是C级魔法,就算认真的去观察,也只是一股扭曲且快速移动的气流,要实时捕捉太难了。

但要是知道方向的话,做好防御还是绰绰有余的,毕竟风魔法比起其他魔法的威力要小上不少。

我快速伸出右手挡在自己的身前,能感觉到风刃已经近在咫尺了。

但下一秒,在风刃触碰到我右手指尖的时候。

“咻!”

风刃切成了两半,是的,被切成了两半。

而后被切断成了两道的风刃从我耳边掠过,在身后的墙壁上留下两道轻轻的撞击声。

喂喂喂,虽然形式有些不一样,但这不就是幻想X手吗!

我总算知道为什么昨晚试不出来是什么加护了,原来是要对着魔法才能使用,不能使用魔法的我自然试不出来。

有些激动,但我很快便冷静了下来。

虽然第一感觉这加护的确厉害,但信上也有说过这加护历代勇者没用过,往深处想就是这加护并不是表面这么厉害,是有着什么限制吗还是对敌人释放的魔法有限制,不搞清楚这个的话我可不敢随意的去切断魔法。

“能跟我解释一下吗?”

莉莉娅泛红的眼眶稍微有些退却了。

我松了口气,还好没有真的哭出来,不然我真的会被迎击王杀死的,以后得注意一下自己的言语了,起码也得说的委婉一点了。

“这个我目前也不清楚,不过等到我查明一切后会第一个告诉莉莉娅殿下的。”我稍微抬头,认真的对视着莉莉娅,“这样可以吗?”

虽然有所保留,但我说的是实话。要是现在在众目睽睽下说出勇者的某个加护在我身上不知道会引起多大轰动,而且最后要是勇者实力不济归罪于我的话也是让我难以接受的。

所以先把这个问题放下,再把回答的人限定于莉莉娅一个,显然是目前最好的办法了。

当然,如果到时有隐藏真相的必要,我是会毫不犹豫撒谎的。

莉莉娅沉默了一会儿,在思考着什么。

“既然有着这样的能力的话,再加上本身就有的基础,说不定父王会同意的……”莉莉娅喃喃着。

“莉莉娅殿下您说的太小声啦,能再说一遍吗?”

“我说——诺迪艾尔·阿卡迪亚,成为我的守护骑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