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艾丽西娅。”

“啊,早安,艾尔哥哥。”

翌日早上,刚从外面晨跑回来的我撞见了正从房间出来的艾丽西娅。

“艾尔哥哥,等会也会一起用餐吗?”

“嗯。”

我点了点头,而后回房间拿着换洗衣服去浴室冲了个澡。

洗澡期间,包括刚刚晨跑的时候,我一直思考着昨晚发生的事,在现在看来就像是一场梦,唯一有痕迹的信封没了,所谓的“加护”我各种方法都尝试了也没试出个所以然,依然不能使用魔法。

至少调查的线索是有的,信件开头的内容“咱家十分中意现在的圣女”已经给出了,寄信人必然是在圣女身边的人,而且地位还不低。

虽然其他国家也有着圣女,但唯一与诺迪艾尔有关联的只有迎击帝国的圣女。

会是安东尼奥·圣伯多禄主教吗?

迎击帝国七神教的主教,在六年前将爱丽丝收为义女,而后爱丽丝的能力突飞猛进,仅过了两年便成迎击帝国唯一指定的圣女。

但是我记得主教并不会自称咱家啊,倒不如说教内没有人会这样自称吧。虽然我也不敢百分百确定就是了,目前唯一能做的只有尽快找个时间去问一下了。

唯一有点不知所措的就是该怎样面对爱丽丝,从信中可以推断出魔法消失的原因与爱丽丝有很大关系,而诺迪艾尔又深爱着爱丽丝,这份感情从昨天开始就一直影响着我。

不过话虽是这样说,但记忆里并没做出什么特别的举动,就连牵手的次数也只有一次而已。虽然时间是对上了,但我实在想不到魔力消失这件事会与爱丽丝有关系。

“诺迪艾尔,你还要占用浴室多久啊!快出来了!”

卡莉娜姐姐的声音阻止了我继续思考下去。

“知道了,马上就出来了。”

我赶紧收拾。

出了浴室,在卧室整理好仪容后,我坐到餐桌前。

虽然诺伊赞哥哥啧了一声,但我还是当没听见好了。

“人都到齐了,吃饭吧。”父亲环视了周围一圈,缓缓说道。

本来公爵家的早餐是很随意的,看来我昨天的宣言对父亲有所刺激。

在外界被称为帝国之虎的父亲是很重视家庭的人,诺迪艾尔堕落后父亲甚至放下工作花了很长的时间来开导诺迪艾尔,但诺迪艾尔只是一个人活在自己的世界根本没有理会父亲的开导。久而久之,就连顾家的父亲也不得不放弃诺迪艾尔。

不同于昨日的喧嚣,今日的餐桌上只有着沉默。

父亲在吃完早餐后,慢慢说道:“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能持续多久……”

“?”

我有些诧异的看着父亲,是在说我能否坚持下去吗?还是说……

“魔界的骚动很异常吗?”我试着询问道。

“是啊,我也不打算瞒着,公爵家的人有义务知道,不过不要再让你们之外的人知道了。”父亲顿了顿,继续说道,“昨天下午到今天早晨魔族进攻的数量骤增了起来,并且还在继续增长,按照这势头再过不久陛下应该会派遣我去前线了,不,御驾亲征也说不定。”

父亲凯伊姆诉说着前线状况。即使从文字中听明白了情况不太妙,但我依然没有什么实感。目前该做的事只有找到线索,除此之外别无所求。恐惧也好,悲伤也罢,我都感受不到,即使现在王城告破我恐怕也只是默默逃难。

“今年魔族进攻的势头比以往更甚,迎击帝国三百年来的历史从没有过如此。我老了,盖亚老了,陛下也老了,而这一届的勇者又……哎……”父亲没再说下去,而是叹了口气。

勇者的实力不行吗?看来情况比我想象中的还要严重许多。

“诺迪艾尔……如果勇者是你的话……是你的话,说不定迎击帝国就有救了……”父亲双手掩面,遮住自己有些扭曲的表情。

我无言以对。

“凯伊姆!”

母亲呼喊着父亲的名字。

“啊……抱歉,我有些失态了。”

父亲放下双手,神情低落到了极点。

父亲的压力过大了,毕竟已经能感受到这次的状况怕是稍有不慎就会是被灭国。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我感受不到任何焦躁的感情,来到这个世界唯一的感情只有兴奋。再说现在的我不能使用任何魔法,即使有心救国也无力。

虽然我是这么想的,不过还是得加快找到魔力消失的原因了。

“诺伊赞,卡莉娜,诺迪艾尔。其实我昨晚和你们父亲讨论过了,你们就此逃往其他国家我们也是不会怪你们的。”母亲认真的看着我们。

只有我们三人吗?

“艾丽西娅呢?”代替我问出疑问的是卡莉娜姐姐。

“艾丽西娅作为下一任公爵必须登上战场。”父亲的表情显得很痛苦。

“要走的话趁早,昨晚我已经派人连夜将通关文件办下来了。”

本来我以为会被迫上战场的,但现在看来父母对家族的爱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浓厚。虽然我也确实想过去往其它国家度过余生,但是很可惜,这个想法在昨晚已经被否决了。

“我会留下来的。”卡莉娜姐姐平淡的说道,“你们还需要我的才能,不是吗?”

“我也会留下来的。”诺伊赞哥哥附和道。

就算诺伊赞哥哥你如此表现,现在也不可能更改继承人了……不对,现在这时刻我还在想这些干嘛……

众人的目光注视着我,我说出了早已准备好的答案。

“我会留下来的。”

留下来并不意味着一定要上战场,起码在迎击帝国被攻破、我的魔力找回来前,我是不可能上战场的。

不过……幻想已久的异世界冒险,才过了一天就给我准备了这么大的舞台,还真是得感谢让我穿越的人啊……算是人吗,是神也说不定……

想起曾经世界的一部小说,感觉很有意思,就用同样的称呼吧。

——存在X!

如果有一天让我找到你了,可得用拳头好好感谢你呢。

“你们……”

看不出父亲的表情是在开心还是在悲伤。

“也罢也罢。”

父亲摇了摇头,起身回到了书房。

众人差不多都享用完早餐了,今天公爵家的早餐很严肃呢。

“艾尔哥哥,等会可以一起去上学吗?”

一直没有说话的艾丽西娅终于开口了。

“好啊。”

没有拒绝的理由,更何况看艾丽西娅的样子是有话想对我说。

在收拾好一切后,我和艾丽西娅走出了家门。

“那么,艾丽西娅想对我说什么呢。”我率先开口。

艾丽西娅没有回答,只是低下头沉默的走着。

“让我来猜猜吧……艾丽西娅也想让我逃离这个国家吧?”

“还真是……瞒不过艾尔哥哥呢。”艾丽西娅的回答很小声。

“不用担心我的啦,相反我更担心要上前线的你啊,艾丽西娅。”

艾丽西娅想说什么但我抢先一步继续说道。

“如果整个世界战力最强的迎击帝国都被攻破了,那么整个世界化为火海也只是时间的问题。”我凝视着艾丽西娅的双眼,“所以,我想和你们一起守护国家,只要这个国家不被魔族攻破,在哪里都有未来。”

“可是……”

“也许艾丽西娅还不知道吧,我在昨天的比试中胜过了盖亚团长,虽然团长限制了自己,但也确确实实是我的胜利,所以……艾丽西娅相信我吧,我是一定不会死的。”

好不容易才来到异世界我可不想早早去世呢。

“我知道了,艾尔哥哥。”

我确认着艾丽西娅的决心,同时艾丽西娅也确认着我的决心。

“如果……如果我们能挺过这次难关,艾尔哥哥能答应我一个请求吗?”

“哇!不要立这种死亡Flag啊!”一不小心说出了口。

“诶?”艾丽西娅一脸疑问。

“没什么没什么,我答应你。”

之后的上学路我和艾丽西娅聊了些开心的事,毕竟要是早晨一直聊这种沉重的话题这一天都会莫名沉重的。

公爵家离学院说远也不远说近也不近,我和艾丽西娅还是走了近二十分钟。

到了学院门口,一大群人在这里堵得水泄不通。

来了么……

能想到的原因只有一个。

人群的中心有一驾马车,在看见我,也许是我吧,里面的人打开了车门,由女仆开道,那个人向我走了过来。

“莉莉娅……”我喃喃道。

不过莉莉娅只是冷哼了一声,随即向我身边的艾丽西娅走了过去。

一开始的目标果然是艾丽西娅么……

“好久不见了,艾丽西娅。”

“好久不见,莉莉娅殿下。”

“说了多少次,不要加殿下。”

“这可不行,毕竟莉莉娅殿下可是我的敌人呢。”

“哈哈哈哈……再见到你太好了,艾丽西娅。”

“我也是,莉莉娅。”

没头没脑的对话,听不懂。

两人在起哄的学生中走进学院,独留我一人在学院门口。

真是的……能活得这么快活的也只有这些不了解前线状况的人了。

要是是一个和平的异世界,要是我也有着能力的话,我早就去探险世界尽头了,毕竟我也想活得快活啊。

现在的我光是解决一头羊魔人都很费劲,比起庞大的战争一触即发的背景,我的存在对于这个世界显得异常渺小。

“命运多舛啊……”

我哀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