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发,看出来了吗?”

“看出来了。”

得到的是肯定的答复,既然如此话也就好说了。

“尽全力配合我!”

我丢掉了手上的长剑,拔出插在木柱上的大刀,果然对抗体型大的敌人还是这玩意儿有优势。

“我知道了。”

听罢,我向羊魔人冲了过去。

现在要做的事更简单了,只需要让蓝发配合我就行了。

一般来说,即使是魔兽也会优先攻击后排的魔法使,但这头羊魔人却不管倒地的拉菲拉亚,反而攻击状态良好的我。究其原因只能想到盖亚团长说过的话,即是说把羊魔人的目标限定到了我一人身上。

我一开始就陷入了经验上的先入为主,认为羊魔人会先突破我攻击拉菲拉亚和蓝发,现在明白羊魔人的目标只有我后,蓝发和拉菲拉亚可以安心的使用魔法了,这也就是盖亚团长所说的降低难度了。

所以,此时此刻我会将羊魔人打倒!

“复苏之木——希尔法利亚!”

蓝发的藤蔓快速缠绕住羊魔人的右手右脚。

“哈!”

我冲到羊魔人身前,配合着蓝发的魔法,起身一撩。

只要这一刀砍中,就结束了。

不过却没有预想中砍中的实感。

什……么……

被挡住了?

意识到不妙的我迅速松开大刀拉开了距离。

退到足够远后我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羊魔人的膝盖和手肘夹住了大刀。

“喂喂喂,我可不记得羊魔人会这些招式啊……”

必胜的心发生了些许动摇。

面前的羊魔人扯断藤蔓,将大刀重新拿回手上,顺便扭动了下身躯。

有点难办了啊……

最坏的情况是这头羊魔人不仅大刀技术熟练,可能还会格斗术。

我看向盖亚团长,他显然是知道内情的,不过依然是一幅冷漠的面庞。

看来是准备进行到底了。

我转头看向拉菲拉亚,她已经缓缓的站了起来。如果拉菲拉亚还能够继续使用魔法的话,那还是必然的胜利。

“拉菲拉亚,还能使用魔法吗?”

我等待着答案。

“可以……不过威力可能会降低不少。”

够了。

“拉菲拉亚等会你配合蓝毛,安心在后面施放魔法就行了。”

“是。”

得到确切的答复后,我捡起方才丢在地上的长剑。

“结果还是要这玩意儿来终结吗……”我喃喃着。

重新摆好了架势,这次我能专心应战了。

不过这一次是羊魔人攻了过来。

顺序倒了过来,现在就是我在防守的同时找羊魔人的破绽了。

羊魔人已经近在眼前,举起大刀即将砍下。

纯力量的对决我当然不如羊魔人,但我却有着足以颠覆这份差距的技巧,虽然有些生疏了,不过只是防御个羊魔人绰绰有余了。

嘛,话虽如此,但到底诺迪艾尔才是这份技巧的真正拥有者,倒不如说只是第一天我就能将这份记忆中的技巧化为己用已经很了不起了!

我向后跳去。

如果是真正的诺迪艾尔的话,说不定方才会以极限距离避开而后反击,现在的我和这头羊魔人打成五五开已经超出我的预料了,不过假以时日待我熟悉以后,恐怕再来十个羊魔人也不会是我的对手。

所以,在没有必要强撑在前方时该怂的时候还是要怂的。

虽然我向后跳了,但我的距离把控一直是在两人的魔法范围以内的。

短时间内二次魔法的释放是不需要太多时间的,他们两人也该差不多了。

“敦厚之水——斯麦尔!”

“复苏之木——希尔法利亚!”

两人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

我看着追击过来的羊魔人,双手被藤蔓与木柱卡住限制了行动,头颅被水团团团包围限制了呼吸扭曲了视线。

唯一的一发机会!

造成这种现状,只要把握住,即使是我也可以轻取其性命。

跑起来!跑起来!

我还可以更快!

转瞬之间我已逼近羊魔人的胸前。

不过我却犹豫了,不论是在动漫、小说或者是游戏中我都无数次地听到“犹豫就会败北”,但实际到了这一刻还是略显犹豫。

我是该刺向胸膛呢,还是砍下头颅亦或者只是砍断双手呢?

我不知道。

像这种敌人在战场上基本就是火箭火石等远程武器的炮灰,不过是因为有魔法抗性的缘故才能让它现在坚持这么久。

在战场上被屠戮,被抓捕了还要进行实验,甚至成为学生们的教学素材。

真是可悲啊。

——这是我唯一知晓的。

最后,我选择刺向胸膛。

原因有三,第一是盖亚团长说的制服,但是因为拉菲拉亚魔力的原因已经偏离了原定的计划,第二是我认为这头羊魔人是被做了实验才会听懂人类的语言和使用格斗术这些技术的,留着它继续实验对帝国有益,第三则是为了不让羊魔人当场死亡或者丧失双手以后失去战斗能力,再加上同时不被它反击,只有刺向胸膛最为合适,毕竟我可没有足够的力量让羊魔人当场昏迷。

“嘶!”

剑尖刺破胸口,贯穿而出,而后我双脚踏在羊魔人胸膛上,拔出长剑的同时向后跳回。

“结束了。”落地后我甩尽剑身上的血迹。

“咩……”

后方传来羊魔人的哀嚎

真是可悲啊。

在此之后恐怕还会有无尽的实验等待着这头羊魔人。

就当我这么想着的同时,盖亚团长走到了我的面前。

“在能下杀手时犹豫,这可不像我熟知的诺迪艾尔。”

“我杀了它真的好么?”我注视着盖亚团长,“能把羊魔人培养成这样花费了你们不少心力吧。虽然我杀伐果断,也要看场合啊。”

“哼,没想到从房间出来后能说会道了不少。”盖亚团长凝视着我,眼神似乎要把我贯穿。

啧,完全没注意到,太过在意外物反而忽略了原本的诺迪艾尔是个不善言辞的人。

不过好在这个世界记录的魔法没有替换灵魂的,不然真的可能被怀疑了。

“我只是把事实说出来而已。”

姑且圆一手,就看盖亚团长信不信了。

盖亚团长闻言移开了视线,重新看向了倒地的羊魔人。

松了一口气。

“那么你觉得今天我把羊魔人带来的理由是什么?”

“不是为了教学么?”我反问道。

“我换个问法吧,你觉得这头羊魔人的归宿是什么?”

“死亡?”

乱七八糟的问题。

“用你的眼睛见证吧。”

盖亚团长走到羊魔人身前,让身边的护卫治疗羊魔人。

不是吧……

只是片刻,羊魔人就重新站了起来。

“你最后的选择,杀了我就能重获自由。”盖亚团长如此对羊魔人说道。

但是羊魔人却没有行动,而是在颤抖着。

“你不行动的话,我不客气了。”盖亚团长缓缓拔出佩戴的长剑,“完成你最后的使命吧!”

下一秒,盖亚团长出现在了羊魔人的身后,拔出的长剑也已经收回剑鞘。

“咚咚……”

羊魔人的头颅落地,随后身躯也倒下。

原来如此,是实验已经完成物尽其用了么。至于是什么实验结合记忆我也已经能猜到个大概了。

大概就是为了探索魔族的一种能进化到何种地步而进行的实验吧,并非用于歪门邪道,只是单纯地了解敌人,防患于未然。

就结果而言,虽然羊魔人身体的能力与战斗的方式是上去了,人类的语言也能理解了,但似乎智力还停在原来的水准,不然那一下掷来的大刀的目标就不是我而是拉菲拉亚了。

所以这种敌人即使进化个几百年也不足为惧,一旦搞清楚这个也就没有继续实验的必要了。

但魔族的种类繁多,盖亚团长他们究竟搞明白了多少呢,这些就不是我所能推测的了。

那么,最后以那样的方式完成使命的羊魔人,盖亚团长的用意已经很明显了。

“诸位真的觉得魔法是万能的么?”

“看过方才的场面,诸位有信心战胜魔族吗?”

“魔族种类繁多,大多种族的加护不一样,例如羊魔人的魔法抗性,米诺陶诺斯的物理抗性,三头犬的疾速,影魔的潜入影子,甚至还有让一定范围内魔法失效的女巫等等。”

“诸位真的有信心战胜魔族吗?”

“如果你们遇上不能使用魔法的情况怎么办?”

……

……

盖亚团长质问着众人。

不过诺迪艾尔早就经历过这种桥段啦,我本人也没什么实感,所以也不是很在意。

反正大意就是你们光顾着魔法不行,得赶紧把身体的素质练起来。不论哪个世界,一句话就能说清楚的事,领导们总是喜欢长篇大论一番呢。

“哈……”

好像有点太累了。

我打着哈欠。

结果关于我们三人的评判如何不了了之了,最后除了当事人三人也没有谁去在意,不,准确的应该说是两人,这种事不了了之对于我来说正好。

之后盖亚团长再也没找过我,我在思考着找一个合适的时间请拉菲拉亚吃个饭陪个不是的同时,就这样迎来了放学。

“阿卡迪亚少爷你看,学院门口站了好多人。”贫穷少爷说道。

虽然我不知道贫穷少爷为什么会跟我一起走在放学路上啦,但并没碍着我就不多提了。

“应该是之前盖亚团长说的告示吧。”我回应着,关于这份告示的内容我已经猜到了。

“我先去看看写的什么,阿卡迪亚少爷等一下。”

我是想制止他的,但他说话的同时就跑过去了,一点都不给机会。

“阿卡迪亚少爷,是,是……”

过了一会儿贫穷少爷气喘吁吁地跑回来。

“是皇女殿下要来学院是吧。”

“阿卡迪亚少爷你怎么知道……”贫穷少爷有些诧异,不过随即就恢复了神态,“但还有一件事不知道阿卡迪亚少爷知道吗?”

哦?还有着什么事?在那个女儿控皇帝的眼里还有比唯一皇女更重要的事吗?

“不知道。”我如实回答。

“勇者祭会在下周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