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且问一下有选择的余地吗?”

“你觉得呢?”

看来是没有啊……

“只有我们三人有点勉强吧。”

“我确实已经降低难度了。”

不仅给予羊魔人武器,还指示杀了我,这怎么想都不是降低难度吧,这就是想杀了我吧。盖亚团长还是一如既往地按自己的想法来指示他人啊。

见无力改变现状,我转身面对两人。

“你们的魔法属性是什么?”

我看着身旁的拉菲拉亚和蓝发少年。

“诺迪艾尔大人,我的魔法适应性有水和暗,比较擅长水魔法,暗魔法的话目前只会索敌。”

也就是说,拉菲拉亚只有水魔法可以用啊。

“那你呢?”

“木,木,木……属性。”

“喂,别发抖啊。”

“我我我我才没有发抖。”

水与木,比较有利的属性,如果按照之前拉菲拉亚的方法,说不定可以轻松制服。但是当羊魔人手持大刀时就有了变数,一定要格外小心。

“再问一句,你们……”我看了一眼蓝发少年,而后目光转向了拉菲拉亚,“拉菲拉亚你对近身战斗有自信吗?”

“说实话我没有信心,如果只是格挡一两招的话还是可以的,变成持久战的话毫无疑问会落败呢。”

直白的回答。

“为什么你不问我!”

“没什么好问的吧!”我白了一眼蓝发少年。

“也是呢!”

……

短暂的沉默。

“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讲。”

“我能退出吗?”

“喂喂喂,你要是退出了我们就没机会了。”我疯狂摇晃着蓝发少年的肩膀。

“等等,你不会认为我们真有机会吧?”蓝发少年推开我,“如果是曾经的你的话说不定很容易就办到了,但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是天才。”

“自信一点啊。”

“这不是自信不自信的问题,这只是单纯的办得到与办不到的区别。我问你,你有自信在我们施放魔法的时候拦住羊魔人不让他打断吗?”

有点困难。

“我会尽力的。”

“你自己都没信心,我们能怎么办,能拦住羊魔人的只有你,如果拦不住羊魔人任其肆意干扰我们施放魔法,就会形成一个死循环,最终我们会因筋疲力尽而落败。”

“……”

蓝发说的道理大概没错,虽然羊魔人有着魔法抗性,但终归只是个C级魔兽啊,如果连区区C级魔兽都制服不了的话,那以后还如何寻找冒险的尽头。

啧,真麻烦,反倒是我为什么要苦口婆心的劝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人。

也罢,放弃了,大不了到时直接投降。

目光余角瞟到了盖亚团长,那眼神……说不定没有放弃这个选项呢,搞不好就是单纯的生与死的问题。

有点可怕……

最后再劝一次吧。

“按你之前说的方法不是挺有自信的吗?”

“在阿勒斯塔团长面前我肯定是抬高了自己啊,但我怎么会知道要亲自上场嘛。而且很明显的我的魔法达不到这个实力,要问为什么,因为我是脑力派。”蓝发推了推眼镜。

还有这样一边贬低自己一边抬高自己的人么……

算了,就算不是事实也先按照他的话接下去吧。

“你是很聪明,但同样也很愚蠢。”

“什么意思?”

“因为你只判断了你自己和我的实力,你现在并不清楚拉菲拉亚的实力对吧。”

“区区平民,有什么好判断的。”

所以说抱有偏见的人啊……

“我可以保证拉菲拉亚是你口中的中等偏上的人,这样也不行吗?”

毕竟我都差点栽在拉菲拉亚手上……

“……”

蓝发沉默了。

这时候需要再踢他……不对,是推他一把。

“你站在左边队伍,自身魔法天赋却不够,而且自称脑力派,想来以后的发展方向是军师……参谋的位子吧。”

“呜……”

看来是说中了。

“并不是质疑你的目标,只是单纯的给你一个建议。”

“建议?”

“是的。你也清楚自己是被盖亚团长选中参加的吧,临阵脱逃可不是什么好评价哦。这样吧,我换个思路来说,只要成功制服了羊魔人就会让人另眼相看吧,盖亚团长会记住你,学院的人也会记住你,光是这一点就能为以后的道路埋下铺垫。”

盖亚团长才不会这样想,他只会认为成功制服羊魔人是理所当然,失败则是自己活该。想要让盖亚团长另眼相看,除非是天塌下来吧。

蓝发沉默了片刻,给出了回答。

“好吧,就信你一次。”

能把你坑到,一次足够了。

“指挥就交给你了。”我转身看向盖亚团长,继续道,“我们交流完毕了,可以开始了。”

盖亚团长瞪了我一眼,而后道:“不想受伤的人去马上去观众席。”

在确认到场的所有学生都就位后,开始吧——盖亚团长冷淡的宣布道。

随着壮汉打开牢笼,羊魔人如重获新生般跳出牢笼,而后走到插在地上的大刀前面。

“咩……”

在拔出大刀后羊魔人吼叫了一番,随后挥了几下,准备就绪。

我们与羊魔人都知道的,战斗一触即发。

不过幸运的是羊魔人并不清楚我们的底细,而我们制服它的方法早就印在脑海里了。

为了让羊魔人保持与我方后排的距离,由我先攻显然是最好的选择。

“呼……”

我深吸了一口气,向羊魔人冲去。

同一时间我身后也响起了两人吟唱咒语的声音。

B级魔法与C级魔法不同,不仅是威力的不同,更重要的是施放时间的不同。C级魔法如果要使用的话只需要一句话或者是一个词,再甚点的只需要一个字就可以了。而B级魔法的吟唱则是需要一个段落,短则几十字,长则上百字。虽然上千年来人类为了缩短魔法的吟唱时间而做出了许多努力,但大多都以失败告终,即是说几十字已经是一个B级魔法的极限了。

而我现在必须争取的就是这几十秒的时间。

“噌!”

刀剑相击。

一瞬间因为体型的优势,羊魔人的力量让我倍感沉重,不过……

“这可比盖亚团长的剑轻了不少呢。”

虽然脑海里并没有诺迪艾尔和羊魔人战斗过的记忆,但是比羊魔人厉害不知道多少倍的人正站在那里呢,没有理由会后退。

“哈!”

以攻为守,我不断向羊魔人劈砍。

不断的交锋,明显是我的技术更胜一筹,因此在羊魔人身上留下了不少剑痕。

但是太浅了,大多地方连血色都看不见。

这几个小时虽然力量恢复了不少,但果然肌肉还是疲劳的,使不出全力。

唯一的违和感只有羊魔人仿佛眼里只有我,这和预想的进攻后排有些不一样。

高强度的对拼让我的体力极速流失,在格挡掉羊魔人一招斜砍后,我暂时拉开距离。

“蓝发,还没好么?”我催促道。

“马上!拉菲拉亚应该准备就绪了。”蓝发回答道,“她的极限施法距离是二十米,请控制好距离。”

我匆忙间向后面看了一眼,把握好距离后,弹开羊魔人的攻击,向后跳了两个身位。

在我示意ok后,拉菲拉亚释放了水魔法。

“……敦厚之水——斯麦尔!”

水流擦身而过,与之前拉菲拉亚袭击我的水流完全不一样,是更为温柔更为细腻的感觉,倒不如说这才是水魔法的本质。

水流缠绕上羊魔人缓缓包围,但并没有想象中的悬浮在空中,相反羊魔人仍可以缓缓前进。

“体型太大了,以我的能力还不能将它悬空!”拉菲拉亚喊道。

“蓝发快点!”我催促道。

“我知道了!还差一点!”

就在我以为得手时,意外发生了。

“咕……”拉菲拉亚突然瘫坐在地,不好意思的说道,“抱歉啊诺迪艾尔大人,有些没力气了……”

一瞬间我就想明白原因了,终归是没有吃午饭,究其原因也在于我。

又是自作自受吗……

我有些无语。

“咩!”

包裹着羊魔人的水团爆散开来,羊魔人吼叫了一声,愤怒的注视着我们,同时把右手的大刀举到身后。

不好!

意识到羊魔人下一个动作后,我急忙向拉菲拉亚跑去,现如今只有她一个人不便移动,所以羊魔人的攻击目标也可想而知了。

拉菲拉亚的距离离我较远,我的速度是绝对没有大刀的投掷速度快的。

可恶!

我目光瞟向盖亚团长,那个人仍然冷冷的盯着我们不为所动。

我尽全力向拉菲拉亚跑去。

同一时间羊魔人已经掷出了大刀。

不对……这个投掷轨迹……是冲着我来的!

意料之外的攻击,使我的反应慢了半拍。

“咻!”

破空声瞬间袭来,大刀已经近在眼前了。

来不及了,是强行格挡还是强行闪避?

电光火石间任何一个犹豫的判断都是极为致命的。

“好了!”

“复苏之木——希尔法利亚!”

千钧一发之际,蓝发生成的木墙挡在了我的面前,羊魔人掷来的大刀刚好插在上面。

“谢了,蓝发。”

原来如此,我已经明白了,盖亚团长所说的降低难度是这么一回事啊。

这样一来对局说不定会变得很轻松。

我赢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