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来看快来看,肥猪少爷对决阿勒斯塔团长,好戏来了!”

“瞧肥猪少爷灰头土脸的,真是笑话。”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肥猪少爷能对战阿勒斯塔团长没有一招倒下就足以让人惊讶了。”

“真正的好戏要来了,刚才双方都只是试探性的用力量比拼了几波,接下来应该就是剑术的较量了。”

“阿勒斯塔大人真的好帅啊!”

“肥猪少爷去死吧!”

“阿勒斯塔团长加油!”

……

围观的人吵吵闹闹,其中不乏有着语言攻击。

吵死啦!搞得我都不能专心应战了!

“怎么了诺迪艾尔,还有着余力去在意周围人的想法?先看看你自己吧!”

呵,也是,这种绝境下我竟然还在在意这些?

说罢,团长冲了过来。

根本不给我思考对策的时间,光是防御就已经拼尽全力了。

“噌!”

两剑再度交锋,发出刺耳的声音。

不过我无意继续比拼力量,在弹开团长剑锋的一瞬间我用力向后跳去。

在退到足够的距离后,我用袖口擦了擦汗水。

这时的团长没有再度追击,应该是有意给我喘息的机会。

时间已经过去一半了,别说碰到盔甲,如果不是盖亚团长主动出击我恐怕都近不了身。

不过光是这五分钟的时间就已经耗费我大半体力了,这具肥胖的身体想要高速移动确实太过吃力。但这不是根本原因,根本原因是我没有盖亚团长那样强大的实力。

现在抱怨这些也于事无补了,得趁着喘息的时间赶快想清楚对策。

有一个很简单的方式就是使用假动作,但我实在没信心在盖亚团长面前使用假动作,或许会在假动作的过程中就被击倒。

那么,方法只剩下一个了……虽然是一比不等价的交换,但若是这样就能达成胜利的条件的话,也未尝不可。

不过这个方法有一个前提条件,那就是盖亚团长会正面接下我的攻击。

我不清楚盖亚团长是否只是单纯的检验我的剑术,但要是还有着其它用意的话……

我深吸了一口气,这一分钟的喘息时间确实给了我太大机会,不仅让我恢复了点体力,更让我思考出了对策。拜这所赐,出现了些许机会。

接下来的4分钟,我会全力以赴的!

“哈!”

在大叫一声后,我全速冲向盖亚团长。

在即将到达盖亚团长身前时,盖亚团长举起了右手中的剑。

就在盖亚团长即将劈下的时候,我立即转向向盖亚团长左侧的空地跳去。在翻滚一圈后我强行停下,一把抓住土地上的沙土向盖亚团长抛去。

盖亚团长在意识到我的行动后,不假思索的用银翼披风挡住了沙土。

不过到这一步都跟预想的一样,我需要的只是一个先手的机会!

接下来的话,只剩下纯粹剑术的对拼!

在盖亚团长用披风挡住沙土的一刹那,我迅速站起身来向盖亚团长砍去。

“哐!”

虽然被防住了,但我的攻击还没结束呢!

继续下一击!

“哐!”

还是被防住了,不过没问题的,只要盯紧左右两侧不露出破绽给盖亚团长反击的机会,就一直会是我的攻势。

“哐!”

“噌!”

“咻!”

“漂亮!”

“阿卡迪亚少爷加油!”

刀剑在空中乱舞,摩擦的声音回旋于耳边,学生们沸腾的声音充斥了整个练习场。

此时此刻,我的眼里只有盖亚团长一个人。无需在意别的,现在这一刻我仿佛就是为了胜利而生。

所以,起舞吧,用你教给我的最强剑术——阿勒斯塔流剑术。

“哈!!!!!!”

我的挥击劈砍速度越来越快,同时因为被防御住而传来的反作用力也让我的右手愈发痛苦不堪。但是不要紧的,我还能再提速哦。你看好了,盖亚团长!

剑锋相拼的声音不绝于耳,甚至让人以为世界上只剩下了这一种声音。

每当我提速砍向盖亚团长都会被他防住,不仅如此还会对我的右手造成损伤。现在我右手的虎口已经裂开了,这人连表情都没有,好歹给我流点汗水啊!

“啊啊啊啊!!!!!!!”

我贯彻着阿勒斯塔流剑术,挥舞着手中的剑器。

我的目光仍然紧盯着盖亚团长的左右两侧,因为他要是想真正反击的话,那会是一件十分容易的事情。

“眼神太明显了!”

盖亚团长突然吼道,伴随着这声怒吼的还有一记沉重的头锤。

“什……么……”

来不及反应的我,硬是用脸接下了这沉重的一击。

“呜……”

这记突想不到的攻势让我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也因这次的攻击导致我的嘴唇破裂,血液的滋味在口中弥散开来。

“可恶!”

我借势用脚扬起了地上的沙土,然后用尽最大力气跳起来向盖亚团长砍出最后一击。

我知道的,在你面前再多的假动作都是徒劳无功的,所以在你面前我的每一个动作都是货真价实的。当然……包括在此之后的动作!

该结束了!

在剑锋与剑锋即将再度交锋的时候,我倾斜了剑身,不再是剑刃与剑刃的硬碰硬,而是剑刃与剑背之间的较量。

结果无需多想,自然是剑背的一方会被砍断。

但这正是我想要的!

因为预想到会发展至此的我,先一步扭头躲开了砍断我的剑后继续挥砍的盖亚团长的剑刃,而我的右手则是拿着断掉的剑继续往前劈。

最终,盖亚团长的剑划过了我的右肩,血液迸发而出,疼痛感瞬间袭来。而我的剑,尽管只是断掉的部分轻轻划过盔甲,但即使是这样也足够了!

从空中重重摔下的我,在地上翻滚了几圈后呈“大”字型的躺了下来。

我已经没有体力支持我做出任何动作了,仿佛现在呼吸都在极度透支着我的体力。

在确认完还有两分钟才比赛结束后,我闭上眼睛,忍受着仿佛全身都在喷涌的疼痛感,静听着最终结果的宣判。

“这场比试的胜利者是——诺迪艾尔·阿卡迪亚!”

代替卡卡奇诺老师宣判的是盖亚团长本人,我想卡卡奇诺老师现在应该处于震惊中吧。

“太……太精彩了!光……光属性,你们谁会光属性治愈系的魔法,赶快给阿卡迪亚少爷治疗!”听得出来卡卡奇诺老师确实处于震惊中。

“我来吧。”

熟悉的声音。

“是贫穷少爷么……”

“都这种地步了,阿卡迪亚少爷还开我玩笑呢。”

“只是没想到你会光属性的魔法。”

“不过也只有这一种属性的适应性就是了。”

在接受完应急处理后,我勉强坐起身来。即使伤口会因为魔法而治愈,但消耗掉的体力是没有办法恢复的。

“话说回来,阿卡迪亚少爷真的是厉害呢,竟然能在那个阿勒斯塔团长手上取得胜利。”

“也仅仅是利用规则和不成正比的代价换来的胜利了。要是真的战斗的话我恐怕一分钟不到就会阵亡吧。”

“即使那样,也的的确确是阿卡迪亚少爷的胜利。”贫穷少爷顿了顿,继续说道,“在这里我要向阿卡迪亚少爷说一声对不起,先前想跟您组队的确是有谄媚的意思在里面。但看了您的战斗,虽然肮脏不堪,虽然苦不堪言,却仍为了目标不懈努力。如果自己不去努力的话,是没有人能帮到自己的,一直期待天上掉馅饼这种事就是对自己努力的最大侮辱。我也受够贫穷少爷这称号了,与其等待着家计的改善,不如趁现在好好努力一番做到自己能做到的事。”

“老实说,被一个大男人如此倾诉,就算是我也会不好意思的。”

不过贫穷少爷并没有理会我的吐槽,而是继续说道。

“所以——倾听吧!阿卡迪亚少爷!在场的欢呼只为你一人拥有!”

断断续续,其他人的声音逐渐传入我的耳中。

“漂亮!”

“精彩的战斗!”

“阿卡迪亚少爷太厉害了!”

“什么啊……这真的是那个肥猪少爷么……”

“喂喂,你不了解阿卡迪亚少爷的过去吗?他可是曾经的全属性神童和勇者候补啊。”

“可是我听说他没有魔力啊……”

“可是那又怎样,他的剑术已经凌驾于我们中的任何人了,就算我们能使用魔法也未必能战胜他!”

“就算同样的规则,我使用魔法都没自信能在阿勒斯塔团长手下坚持一分钟,更别说是十分钟了。”

“无论如何,这都是阿卡迪亚少爷的胜利!”

……

怎么办呢,有些莫名其妙的感情。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明明我已经不会在意这些了,现在却是在意的不得了,是原本诺迪艾尔的心情影响了我吗?

我不知道,我不清楚,只是静静倾听着他们的欢呼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