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嚏!”

身体因寒颤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喷嚏,背对着背的拉菲拉亚闻声不断的道歉。

“诺迪艾尔大人真的十分抱歉。”

“没事的没事的。”

这样的对话已经持续几分钟了,每当我打一个喷嚏拉菲拉亚就会疯狂道歉,至少在很大程度上是我的过错,拉菲拉亚却一直道歉,搞得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现在房间内孤男寡女,只穿着内衣背对着背坐在地上,着实是一幅令人沉思的画面。

要问为什么?

那当然是因为我的衣服全都湿透了。

“要是我有火魔法或者风魔法的适应性就好了,这样就能把诺迪艾尔大人的衣服烘干了。”拉菲拉亚抱膝埋头。

“应该先烘干你的啊,这样就不用维持着这尴尬的气氛了。”这话我没说出去,而是在心里疯狂吐槽着。

看得见旁边墙壁上悬挂着湿透的女式制服,原因也可想而知。就是不知道拉菲拉亚一个人在这里练习多久了。

“咕……”

一阵不合时宜的声音突然响起。我先声明绝对不是我发出的声音,就算午餐吃得不够,但现在才过了不到半小时啊!

那么……

“对不起,诺迪艾尔大人让您见笑了,我现在就收拾东西离开。”

“等等,你这样子准备去哪里,再说这地方现在是属于你的,要离开也是我离开。”

我叫住了准备起身的拉菲拉亚。

“怎么能让诺迪艾尔大人离开……”

“啊啊……够了,你就在这里等着,我去就是了。”我不耐烦的挠了挠头。

然后起身拿着湿透的衣服重新穿上,走到门口,说道:“我会去帮你买午饭的,能使用火属性魔法的人我也会带过来。”

“可是……”

“没有可是,你要是再多说一句我是会问罪的。就这样,我先走了。”

没等拉菲拉亚说完,我用半威胁的语气打断了她,然后径直走出门去。

离去之时,有听到轻微的“谢谢”声,我微微一笑。

我当然是不可能平白无故帮助别人的,这么做自然是有理由的。

那么,先赶在食堂关闭前把午餐买了吧。

“哦呀,阿卡迪亚小少爷,真是稀奇呢,没想到竟然能在一个小时内见到您两次。咦,你这衣服怎么湿透了?”

“没什么,就是差点溺死在水里。”

“哦呀,好像若无其事的说出了很恐怖的事,我就不再多问了,只是希望阿卡迪亚小少爷能照顾好自己。不过可惜的是现在只剩下面包了。”

“谢谢你的关心,面包也无妨”,我看着剩下的面包个数,差不多有三人份,“剩下的面包我都要了。”

在付过钱拿到面包以后,我迅速穿过中庭。

国立魔法学院虽是直升制,但还是分为小学部六年,初中部三年,高中部三年进行教育。在这个学院内只要拥有着魔法,安分守己不做出伤天害理的事情,几乎是不会被退学的。

当然,要是拥有着足够显赫的家世,即使没有魔法也是可以入学的。

至于我的话比较特殊,从古至今从来没有人的魔法凭空消失过,所有消失的魔法都是因为魔力浓度被稀释完了。但我在9岁时发现了庞大的魔力浓度,是不可能仅仅两年就消耗殆尽的,特别是没有使用过A级及传说级魔法的情况下。

所以,学院至今都是持留校察看意见。

嘛,虽然只有一年了,不过要是真有一天想开除我的话,也会顾及阿卡迪亚家的面子。

中庭一侧是初中部,另一侧就是我所在的高中部。而我现在要前往的就是初中部三年级A班所在地。

因为那里有着会使用火魔法的人——诺迪艾尔的妹妹艾丽西娅·阿卡迪亚。

到了艾丽西娅的班级前,我才想起我并不了解平时在学院里的艾丽西娅。即是说,我根本不清楚艾丽西娅在午休时大概率会干什么。但我除了她的班级也确实不知道其它去处了,只能祈祷艾丽西娅就在里面了。

“要是这个世界有手机就完美了。”我在心里吐槽着。

其实这个世界是有着通讯魔法的,属于暗属性的类别。比起手机来说除了必要的魔力之外,还兼具距离短,要使用者两人同时具备暗属性适应性否则就是单向通话的独具异世界特色的缺点。总之,就是十分不方便。

“快走快走,真是晦气,肥猪诺迪艾尔怎么来初中部了。”

“别啊,谁敢上去试试欺负肥猪诺迪艾尔。”

“还是算了吧,再怎么说他也是高中部的人啊。”

“你要是不去我去,我早就想试试欺负肥猪诺迪艾尔了。”

…………

此类的交谈声在我到这里后就绵绵不绝,但这些人终究只是些小屁孩,在被我死死瞪了一眼后立马就怂了。心想着要是高中部的人也能这样就太好了,那是真的会活着轻松不少。

我望着班级内的人员,扫视了一圈并没有发现艾丽西娅。

就在我低头绝望准备回去时,熟悉的声音叫住了我。

“艾尔哥哥?你怎么会在这里,还有……你这身衣服怎么回事?”

是艾丽西娅的声音!

“这个啊……这也是我来找你的原因之一,毕竟我也不认识其他的火属性魔法使了嘛。”我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真是的,艾尔哥哥只有在这种时候才会想起我。”

不得不说,艾丽西娅鼓起脸蛋的表情真是可爱极了。

“抱歉啦!是我不好啦!艾丽西娅现在能跟我走一趟吗?”

“可以是可以啦,不过……”说着,艾丽西娅操控着火魔法将空气加热,再使用风魔法控制住热空气缓缓贴近我的衣服,足够细腻的控制使得我没有脱下衣服就能慢慢烘干。

没想到这小丫头,不仅将火魔法用的出神入化,现在连风魔法也这么厉害了。看来在诺迪艾尔颓废的几年间,艾丽西娅已经有了十足的进步了,想当初她也只是个跟在诺迪艾尔身后的爱哭鬼,没想到竟然也有这么一天。

顺带一提,家里的子女每一个都要比诺伊赞哥哥的魔法才能高出一大截,卡莉娜姐姐拥有着光与木的魔法适应性,自身魔力浓度也达到了40%,艾丽西娅虽然魔力浓度不足40%,却是拥有着暗火风土四种属性的适应性,比起卡莉娜姐姐的天赋有过之无不及,而身为老大的诺伊赞哥哥却只有着木属性的适应性,魔力浓度也只是一般水平的15%。当然要把现在的我除外。

温暖的感觉遍布全身,大脑也沉浸在回忆的海洋,我端详的看着艾丽西娅,才意识到她现在已经长成一个货真价实的美少女了。

黑色的长发刚好及背,扎着的短双马尾刚好及肩,红色的双瞳炯炯有神,清纯的面庞与略显娇小的身躯无一不惹人怜爱。在异世界能有这样的妹妹真的是太幸……

“嗷!……”

突然而然的热度烫伤了不可言明的部位,迫使我停止思考发出破音的惨叫声。

“对不起艾尔哥哥,是我没控制好,因为艾尔哥哥刚刚看我的样子感觉很恶心嘛,还有嘛……就是多出的那个部位,嗯……”

我理解艾丽西娅纯洁的内心,但你这么说哥哥还是会伤心的……嗷……

“没……没事……”

我赶紧用双手捂住那不可言明的部位,不想让它受到第二次伤害。

“这次我一定会控制好的!”

艾丽西娅莫名燃起了战意,但要再失误一次,恐怕我的兄弟就会不保了。现在衣物只剩下那一部分有水渍了,但要完全烘干的风险太大不是我所能承受住的,相比于只是看起来像尿裤子就能保住兄弟简直太轻松了。

“算了,还是不用了。”

现在就要果断的回绝。

“诶……”

艾丽西娅发出不满的声音。但是我真的不能让她有继续下去的想法了。

“快走吧,还有人再等着呢。”

我拉住艾丽西娅的手就想离开,但艾丽西娅似乎没有离开半步的意思。

“艾尔哥哥在学院有认识的人吗?”

“大概吧……就在几十分钟前,有着过命的交情……”

“?”

艾丽西娅一脸疑问的看着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就害怕她突然说一句“那个人是女生吗?”这样的话,感觉会变得很麻烦。

“那个人是女生吗?”

哦豁!

该说是意料之中,还是说意料之外,但不管怎么说,结果都只会导向一处。

“算……算是吧。”我别开视线。

“艾尔哥哥竟然背着我在外面有女人了……”

艾丽西娅你不要自顾自地失望啊,还有那会引起别人误会的发言是怎么回事啊!

围观的人都开始纷纷议论起来了,这样我的风评又会下降了。

我的大脑疯狂活动着,感觉头都大了。

全新人生的第一步,却是接二连三的奇怪展开。

即使如此,我还是强行拉着失望的艾丽西娅走向那个魔法练习房。

尽管一路上碰见我的人几乎都在嘲笑我尿裤子了,但我根本不会在意,因为我选择的是绝对正确的道路,要是兄弟没了才是真的欲哭无泪。

在到达拉菲拉亚的练习房,打开门扉之后,拉菲拉亚依然只穿着内衣坐在地上,对于此情此景我已经没什么好意外的了,所以表现的相当淡定。

但是……

已经绝望的艾丽西娅现在的眼神好像已经完全死过去了。

“艾尔哥哥,人渣,处男,太差劲了!”

声音响彻了整个练习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