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所周知,魔力来源于人体的血液,而血液中所蕴含的魔力浓度则会因人而异,这是先天决定的。有些人的血液可能一点没有魔力浓度都没有,而有些人的魔力浓度甚至超过50%。不过不管有没有魔力浓度,人们都会在释放魔法的过程中稀释掉魔力浓度,也就是说一个人不管他的魔力浓度有多高,他这一生所能释放的魔法也是有限的。”

我,诺迪艾尔,现在正一个人坐在教室的第一排听课,要问为什么,那当然是因为没人愿意坐我旁边啦!

我无精打采的胡乱翻着课本,无论是现在老师讲的还是课本上每一页写的内容,都是小时候在公爵家就已经习完的内容。

我所拥有的诺迪艾尔的记忆就是这样,就像是看了一场永远也不会忘记的电影,只要去回想就能清晰的记起每一个场景。

也许正因为是电影吧,我无法体会到当时诺迪艾尔经历时的感情波动。

不,这么说有些不准确,我知道诺迪艾尔当时的心情,是愤怒或者是开心亦或是其它的什么感情,但也仅止于此了,愤怒的程度、开心的程度完全不知道,能描述的也就只有愤怒或者开心这些最原始的最简单的词语。

唯一的例外只有圣女爱丽丝,所以我判断斩断诺迪艾尔与圣女的情缘很重要。

当然,这些都是题外话了,倒不如说感受不到原本诺迪艾尔的感情正合我意,要是被原本诺迪艾尔的感情限制了行动或者是冒险我才是追悔莫及。

我继续量子波动式的翻着课本,有些无聊。

顺带一提,刚刚老师讲的不够详细,如果一个拥有15%这个平均水准魔力浓度的人只释放C级魔法的话,就是例如用火魔法烧柴用风魔法吹干衣服这种服务于大众的便捷魔法,那么他的魔力浓度是一生也稀释不完的。

就算经常使用B级魔法这种具有个体杀伤力的魔法,也会用个十多年才会枯竭。

但要是A级魔法,或者是在这之上的传说级魔法的话,就算是魔力浓度超过50%的人也使用不了多少次,所以通常这种级别的魔法都是几人十几人或者几十上百人协力完成的。

虽然这样听起来像是只要有魔力浓度每个人的魔法才能都是一样的,不过……

“接下来就是重点了,趴在桌上的麻烦旁边的人帮忙叫醒一下。”在确认所有人都醒着后,老师继续讲了下去,“这个世界的魔法分为七大属性:光暗水火木风土。就之前讲的而言也许会让人误以为只要有魔力浓度每个人的魔法才能都是一样的,但这种想法是极其荒谬的,这也正是魔法的不公平之处。每一个属性的魔法都有着特殊的适应性,而每个人的适应性是不一样的,有些人光属性适应性就比较高其它属性则低的惨不忍睹,通常来说大多数人都只有一两种属性的适应性比较高,有些天赋比较好的会有三种或以上的属性适应性。我国建国以来大多拥有三种以上属性适应性都成了名留青史的人物,就拿最为著名的开国皇帝迎击王一世赛肯·弗拉多尔来说吧,他是一位拥有着全属性适应性的稀世之才,就算放眼世界史拥有全属性适应性的人也屈指可数。”

讲到这里老师盯了我一眼,表情有些微妙,而后继续讲到:“我知道这里有不少人都只有一两种属性的适应性,不过不要灰心,适应性与魔力浓度不一样,是可以通过后天的努力提升的。一开始迎击王一世也只是五种属性的适应性,但他却靠着自己的努力成为全属性的魔法使,然后与勇者并肩作战讨伐魔王,最终建立了这个繁华的国家。”

教室一阵哗然,原因可想而知。因为平时听说的迎击王一世都是全属性魔法使,现在知道了迎击王一世最开始也只是五种属性的魔法使,一个强而有力的证据证明了适应性是完全可以靠后天的努力的,自然会有人为之动容。

但是啊,大多数人都忽略了最重要的一开始啊,一开始迎击王一世也只是五种属性的适应性,这已经不是普通人能到达的地步了吧。虽然这句话由我这个曾经的全属性神童来说有些微妙,但现在毕竟不是了所以没问题的。

再说,能靠后天努力拥有另一种属性适应性的人本身也是稀少的存在,更不要说是多出两种以上了。

总之,在这个世界出生的那一刻开始,就充满了不公平。

“当然也不是说只有一种或两种属性的适应性不行,古书有记载当某一属性的适应性到达一定高度时甚至能看见这一属性的神,如果运气好的话还可以得到点拨,从此在这一属性的领域突飞猛进也不是不可能……”在讲着的时候,下课铃声的响起预示了课程的结束,“就这样吧,今天的课就讲到这里,明天开始讲与魔族实战的理论。另外今天下午你们的教官就会来了,到时他们应该会让你们提前体验到不少吧。”

“诶!!!”

就在老师走出门的同时,教室的学生发出了哀嚎。

今天上午的课已经结束了,我已经没有必要继续留在教室了。虽然这些都是我早已耳熟能详的内容,要一如既往地旷课也是可以的,但为了改变周围的氛围我决定还是应该来上课。

我起身走出教室,就在教室门口准备转身时,撞到了人。

“哎哟!”

因为我的体型原因没受多大影响,倒是被我撞到的那个人已经四脚朝天。

“对不起,没事吧?”我向被撞倒的那个男生伸出右手。

“你丫的……小心一点。”

男生抓住我递来的手,准备起身,待看清我的面庞后猛地甩开了我的手。

“哎哟!”

然后……顺势的,继续摔在了地上。

这人有病吧。我心想。

但还是勉强挤出笑容伸出手,说道:“你没事吧?”

“滚。死肥猪诺迪艾尔,离我远点。”男生轻蔑的看着我。

是我不认识的人,看来是他单方面认识我。真是的,所以说这些陷入氛围的人啊。

我挠了挠头,虽然撞倒了他是我不好,不过要采取善意显然是不行了。所以,虽然有些无耻了,但公爵家的名号还是先借我用一下吧。

“怎么?你对我有什么不满吗?”

“死肥猪,你还敢反抗我……”

没等他继续说下去,我一巴掌扇在了他的脸上。

“你敢把我的名字完整的念出来吗?”

我清楚的知道,即使我不能使用魔法了,也不是他能得罪的人,要是原本的诺迪艾尔早早认清这一点也就不会有这些找事的了。

“诺迪艾尔……阿卡迪亚……公爵家的次男……明明听说是任人欺负啊……这可和听说的不一样啊……”

男生坐在地上失神般的喃喃自语。

现在周围已经聚集了不少人了,也能依稀听到“不会吧,他是真的是那个诺迪艾尔?”、“简直像变了个人一样……”、“我可没听说他是这样一个人。”之类的交谈声,索性就在这里再次宣告吧。

我站直了身体,环视了周围围观的学生一圈后,说出了与今晨稍有不同的宣言——

“我——诺迪艾尔·阿卡迪亚,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