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觉醒来,觉得浑身有些不自在,从未体验过的过于柔软的床铺与从未闻过的香水味。

我家有这些东西吗?这是我的第一感觉。

愈发感觉不对劲的我连忙从床上跳下来。

“大概……这就是那啥吧……穿越到了异世界之类的展开?” 说着的同时前往置放在卧室角落的镜子面前。

昏暗的镜面上浮出影像,在那里的是一个有着黑发红瞳的稍胖一点的少年。

我看着镜子中陌生的面庞,确信了这一点。

接下来的话……

“YES!!!!!!穿越到异世界了!!!!!”

我在卧室高兴的跳起舞来。

不需要过多的思考,还有比穿越到异世界更让人兴奋的事吗?

没有了吧!

我曾在前世无数次的幻想过穿越到异世界,没想到真的会有梦想成真的一天。

所以,前世的写作生涯见鬼去吧,现在我要在我梦想的异世界开始全新的人生了!

唯一值得注意的是我似乎还拥有着这副身体主人出生以来的所有记忆,但现在起码是以穿越后的我的意识为主导进行思考的,所以应该不会有问题的。

“少爷,发生什么事了吗?”突然,一位老者推门而入,单膝跪倒在地。

额,淡定淡定,好像有些失态了,即使是一个人也是不能失态的,我如此告诫自己。

“咳咳,”我干咳了两声调整心态,面前的这个老者是我家的管家,名字叫做赛巴斯来着,“是赛巴斯啊,没事,我准备用餐了。”

“是。”赛巴斯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而后离开了房间。

我努力按捺住兴奋的心情,但说到底遇到这种事怎么可能完全压得下去。嘴角一直止不住的往上扬,喉咙发出断断续续的笑声。

说实话,自我感觉都有点恶心了,但实在是太兴奋了,以至于对局势的思考都放弃了。

要是在平时,我一定会观察局势观察身边人的各种细微表情,可今天不一样了,就记忆而言我是阿卡迪亚公爵家的次男,虽然现在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变成废材了,但公爵家的人的这个名号就足以让我享用终生。

在花掉几分钟彻底平复心情后我走出房间,来到大厅,正巧撞见了推着餐车的有些疑惑的赛巴斯。

对哦,平时我都是在房间一个人用餐的,因为想极力避免与家族的人有过多的接触,倒是赛巴斯一直待我如初。

“赛巴斯,今天我要和大家一起用餐。”

没等赛巴斯的疑问问出口,我已经先说出了答案。

“少爷……不用勉强……”

赛巴斯真的是很好的一个管家呢,不过现在的我已经不一样了。正因为我有着这副身体的记忆,所以要在这个全新的世界踏出的第一步的话,改变自己尴尬的境地是非常必要的。

“赛巴斯不用担心,我已经想明白了。”

“是……少爷。”

望着赛巴斯把我的早餐端到餐桌上的同时,家族的人也陆陆续续坐到了自己的位子上。

在家族的人有些诧异的眼神中,我若无其事的坐到了自己位子上。

公爵家的子女共有四人,长男诺伊赞,长女卡莉娜,我次男诺迪艾尔以及次女艾丽西娅。父亲凯伊姆与母亲尤斯蒂娅就坐于长桌两头,一侧是我和哥哥就坐,另一侧则是姐姐和妹妹。

“嚯,没想到诺迪艾尔也有在餐桌上就餐的一天啊,我还以为你除了上厕所就不会离开房间半步呢。”

坐在我左侧的诺伊赞兄长率先发话了,还真是与记忆中无差别的阴阳怪气啊。想想也是,毕竟曾经差点夺了他的公爵继承权,只要我不离开这家,他就不会有安心的一天。

“就是啊,上一次我在家里看见艾尔都不知道是多久以前了,去敲房间门也经常不理我。”卡莉娜姐姐随声附和。光是听内容的话会觉得与哥哥是一类人,但我,不,全家族的人都很清楚她的性格,说白了就是读不懂氛围,不知道他人所表达的内在含义,因此常常显得格格不入。就算父亲与兄长多次提醒她注意氛围,换来的也只是卡莉娜姐姐的一句:“我又不是他们,我怎么知道他们在想什么啊。”

至于妹妹艾丽西娅则是一副想说些什么的样子,但终究是把到口的话咽了回去。

“肥猪诺迪艾尔,快快收拾起你的早餐回卧室吧,有你在我旁边我浑身都不舒服。”诺伊赞哥哥见我没有理会他,开始变本加厉。

本来公爵家的关系在父亲的视线下是不允许出现这种情况的,造成这种状况的根本原因就是原本的诺迪艾尔变成废材后对所有的恶意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然后渐渐地就形成了一种氛围,只要走进这个氛围的人,不管有没有关系,总会冷眼嘲笑几声,严重的还会有暴力行为。

现在想想,当有着恶意的氛围成为众人的共识,成为众人的习惯的话,的确是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

而现在,我所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改变这氛围,不然我会没办法享受新人生的。

“诺伊赞兄长,还是一如既往地阴阳怪气呢,阿卡迪亚公爵家未来幸好没有交到这种人手上,不然真是令人不安啊。”

虽然有着诺伊赞作为我兄长的记忆,但是我并不是真正的诺迪艾尔,对诺伊赞没有一丝感情,所以用不着留他面子。

大概是没想到我会反击他,诺伊赞兄长的表情先是惊讶然后等反应过来后猛地变成愤怒:“诺迪艾尔,阿卡迪亚家的耻辱,你给我放尊重点,不然等我当上家主后你就别想要阿卡迪亚这个家族名了!”

“哦?还在想着当上家主的事?”

“你……”

“够了!”一直作壁上观的父亲终于发话了, “难得诺迪艾尔一起用餐,大家和气一点。”

父亲凯伊姆是被称作帝国之虎的男人,年轻时讨伐过不少入侵的魔族大将立下赫赫功劳,对待部下异常严厉且分明,但对待却异常优柔寡断。

“父亲,你还帮着诺迪艾尔说话呢。醒醒吧,他已经不是六年前的那个全属性神童与勇者候补了,他现在只是一头肥猪啊。你正眼看看我啊!就算我的魔法天赋并不出众,但无论是家计还是与其他贵族的关系亦或是在领地颁布的各项政策我都做得足够完美了,你也该正眼看看我了吧!”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诺伊赞兄长如此生气,一瞬间大概明白了诺伊赞针对诺迪艾尔的主要原因,大概是父亲过于轻视他了,不过这些都与我无关。

“诺伊赞,过分了。”

父亲的眼神变得有些犀利,不过诺伊赞丝毫不打算退缩。

公爵家的名号对我来说不是必要的,只能说是有不小的用处,要是成天在贵族圈里享受新人生的话我可不要。对于我来说,在这拥有魔法的异世界,冒险才是唯一的享受方法。

索性现在就说出来了吧,关于我的想法。

“在十八岁学业完成后我自己会外出冒险的,所以不用过多关照我,诺伊赞哥哥。”

我现在十七岁,冒险者公会有规定十八岁成人后才能成为冒险者,还差一年。至于学院那边,虽然诺迪艾尔经常旷课,不过因为有着公爵家的名号倒也没什么大问题。

“算你识相。”

“诺迪艾尔,这样好么?你不是……”一旁的父亲表情五味杂陈。

“没问题的,我还有着小时候你教给我的剑术。”

我的记忆中并不清楚不能使用魔法的原因,虽然已经过去六年了,但只要探索到原因的话,未来可期。

我如此坚信着。

“嚯,肥猪也能使用剑术?怕不是靶子。”诺伊赞兄长继续阴阳怪气。

不过他说的并没有错,这副身体的确是有些肥胖了,所以接下来的计划是在改变学院师生对我的印象的同时减肥。

再接下来的话,爱丽丝……

胸口传来莫名的悸动,光是念想到这个名字就会心跳加速……应该是原本诺迪艾尔喜欢的人,即使身体换了主人对她的念想依然充满了整个心间。

爱丽丝,那是六年前在教堂遇见的少女,现在已经成为这个国家的尊贵的圣女了,和诺迪艾尔这个满是负面评价的人完全是两个极端。诺迪艾尔和爱丽丝也有五年没见面交谈过了吧,虽然偶尔会在远处偷偷望着她。

喜欢她的声音充斥心间,但这副身躯实在是不好意思去见她,也已经过去五年了不知道她是否还记得诺迪艾尔这个人,更何况每天上门提亲的人络绎不绝,说不定也早就有了婚约者。

所以,诺迪艾尔,再等等吧,会有那么一天的,再一次见到爱丽丝。

就我而言,肯定是不会对圣女有任何念想的,而且我所期待的冒险展开绝对是与志同道合的伙伴一起冒险,而不是陪圣女在王城进行一辈子的祈祷。

那么,要做的事已经很明了了,一是减肥,二是在完成一的基础上去见圣女斩断情缘,三则是在进行一和二的同时找到魔力消失的线索。

我闭上双眼停止继续思考下去,而后睁开双眼,以最坚定的语气向众人宣布道:“从今天开始,我——诺迪艾尔·阿卡迪亚,从新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