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哈啊——!终于结束了~」

当天晚上七点,天语琴刚刚忙完手头上的工作伸着懒腰叹息了一声便趴在了办公桌上。

而办公桌上,两边堆放着几乎没过她头部的资料沓,不难理解她为何会显得如此疲倦。

「真是辛苦了呢,会长。」

「是啊……。总之圣诞节的所有规划都已经处理完毕了,哈啊……真是累死人了……」

「会长这副模样……小心又被希雅前辈碰到哦……」

「有什么关系嘛~反正她又不在……」

天语琴趴在桌子上嘟了嘟嘴说道。

「呵呵,真是没办法呢。既然如此,要不我们今晚叫上希雅前辈和宣前辈还有释前辈去庆祝一下?」

「嗯——」

天语琴用鼻音拉长了语气,似乎是在思考着,过了几秒之后便突然一拍桌子站起说道。

「嗯!就那样……」

话音未落,天语琴忽然感到头晕目眩有些站不住脚的扶着额头。

村上和见状立马露出了担心之色急忙问道。

「会长!您没事吧……!?」

「啊…没事的和君,我只是…只是坐得太久了又是这样突然站起来导致脑部短暂性供血不足的反应,所以…没事的,只是我一下子有些兴奋过头疏忽了这个问题……」

天语琴伸出手示意着村上和不用对自己过多操心。

而作势准备上去查看天语琴的情况的村上和听后也只能停留在原地作罢。

他心里深知天语琴是个怎样的女人所以他便不再过多展露出内心的担忧之情。

「虽然如此……,但还是去医务室看看吧会长……」

「不用了,真的没事,过一会儿就好了。」

天语琴态度之强硬,村上和只能作罢。

虽然如此,但他心里还是很担心天语琴此时的状况,只不过脑内的理智告诉他不能再透露出对她过多的情感而作罢。

「那……既然会长您都这么说了的话……」

「嗯,休息一下就好了。」

天语琴说完,两人都沉默了起来。

大概过了一分钟,天语琴似乎缓和了过来,随后说道。

「那就决定了!‘毕竟最近都在忙于策划圣诞节的活动都没怎么吃顿好的,而且我们也很久没聚一起吃饭了。’——和君,待会你就这样通知一下他们。不过今天大家也都累了一天,状态也都不是很好。所以今晚的聚会就推迟到明晚吧。」

「嗯,我赞同您的决定。之后我会通知他们的。」

天语琴笑着对村上和点了点头,随后说道。

「那和君就先回去吧,顺便再把这个资料交给菱儿,我稍后把这些资料和文案全部整理好就走。」

「嗯。我明白了。」

虽然心中还有些帮助天语琴的想法,但这算是她给自己的一个任务,村上和只好附从她的话从她手中的接过一小沓资料便离开了学生会。

天语琴目送村上和离开后的片刻,她叹息了一声随后又坐在了椅子上。

对于刻意将他支开一事来说,天语琴心里感到很过意不去。但是她也不想再麻烦村上和去做那件事。

就在前几分钟天语琴才忽然想起之前的决定,——那就是亲自去拜访那两名新来的转校生。于是她打算借此空闲的时间段去暗访。

她不允许任何对学院不利的事留存在学院之中,要是那两名转校生的荒唐之事又被那些不良的媒体曝光炒作,那将会是又一件棘手的事。

「虽然很对不起和君,但这件事我要亲自去做!」

停止了思考的天语琴而后自言自语的这么说了一句。

而同一时刻刚吃完晚饭的某两人还完全没意识到即将来临的麻烦。

8

两人晚餐过后回到了宿舍。

南阳明脱掉外套,从书架上拿过遥控打开空调随后正躺在了下铺的床上。与此同时于霜直奔阳台将窗帘拉上之后回到南阳明旁边坐了下去。

「明,有什么计划吗?」

沉默了片刻,于霜看着躺在床上的南阳明说道。

而后南阳明长舒了一口气回复道。

「啊嗯。从收集情报上来说,我跟霜对网络之类的又不是很懂。虽然简单的查询一些东西还是能够做到,但我们需要的是详细的情报。——所以,在boss遣派的那个人到来之前我们只能用实际行动来收集情报。」

「但是……我们还需要找到目标之后才能正式的开始行动……」

「是啊…,可是boss像是在隐瞒什么一样什么都不肯和我们说,所以,我对这次的行动抱有很大的怀疑和不满。」

在刚开始接到任务的时候南阳明就觉得不对劲。

一是boss没有提到任务的重点,二是似乎早就已经谋好了。再且到现在都没有透露出一丝情报给他们,这让南阳明很是焦虑。

「明说的我也有想过,但是…如果mr睦真的是在隐瞒着什么的话,我觉得应该是有什么原因才对……」

「嗯,我知道那家伙不会让我们去做那种不明不白的任务。只是…只是这次任务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如果仅仅只是为什么找出隐藏于此的TK组织成员也完全用不着派我们来才对。到底…是为什么吗?」

南阳明想着便陷入了沉思。

在他沉思之际,一旁的于霜忽然开口道。

「假如,主要任务并不是找出潜在的TK组织成员。mr睦又是特意亲自安排我们到那个班级。再者就是那个班级的邻班又有TK组织成员潜伏的可能。——也就是说,mr睦打着‘防患于未然’的幌子让我们伪装入此的目的其实是为了保护什么——」

听完于霜的推测,南阳明忽然恍然大悟一般坐起了身子,两人就那样相互对视着。

「或许目的是为了保护某个人也说不定?」

南阳明带着惊讶的面孔反问道。

「嗯。结合明所说的,再加上mr睦的奇怪指示来说。经考虑我觉得应该是那样没错。」

于霜点点头缓缓道来。

对于她的推测,南阳明瞬间就想明白了boss为什么会隐瞒又为什么不肯对他们多说什么。

除了是怕南阳明反对或是任务机密到连内部都不能够透露之外,南阳明想不到其他的原因。

至此, 南阳明心中的焦虑算是得到了释放。

「看来就是霜所推测的那样没错了。没想到啊,还是被他哄着来做这种任务了。」

这类的任务以前boss已经很多次曾想指派他去执行,但他都以「不乐意」为由而拒绝。

主要还是比起『守护』南阳明更加喜欢去执行剿灭TK组织的任务。

所以,他对这样的保镖任务很不满。

只要TK组织的人活在这个世界上一秒,之后就还会有许多像我这样失去家人的人增加,甚至家破人亡。

所以,他们凭什么就要得到我们的特殊保护?

——南阳明曾对某人这样说道。

于霜心里也知道南阳明很反感这样的任务,于是看着他那有些烦恼的样子对他说道。

「如果明实在很反感的话,这次任务就终止吧……换另一小组来……」

「不,没事的。虽然我对那样的事很反感,但我也想让霜好好享受一下真正的校园生活。所以,既然已经来了就继续下去吧。」

这是南阳明心里真实的想法。

一开始接受任务的初衷就是稍微想让于霜体验真实的校园生活。但他怎么也没想到的是,这次任务他似乎被boss蒙在了鼓里并将他忽悠至此。

不过即便是对此感到很是不爽的南阳明也觉得无所谓,为了于霜就算是再怎样使他不快和反感的事他都义无反顾的去做。

于霜听后甚是感动,随后将南阳明抱住就那样将脸埋在了他的胸怀里轻声道。

「谢谢你。明。喜欢,明。最喜欢。」

南阳明看到这般撒娇可爱的于霜自然也是心生怜爱,嘴角挂起了一丝微笑。

于是他一边摸着于霜的头部一边说道。

「嗯。我也是哦。」

「‘也是’——什么?不好好说出来我不不知道,难道明……不喜欢我吗……」

于霜仰着头望着南阳明,两人就那样四目相对。

于霜那楚楚可怜又惹人疼爱的样子使南阳明心中大起波澜。——这是何等可爱的生物啊喂!

按照专业角度上来说,两人仅仅只是一起执行任务的伙伴。

但南阳明一直将于霜视为家人妹妹一般看待,而他心中对于霜的情感也停留在了那一层面。

他害怕自己说那三个子之后会抑郁不住自己心中的感情从而违背他心中竖起的信念。

于霜对他来说已经成为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的人,所以,他非常珍重于霜。

「我……呃……」

就在南阳明陷入进退两难的局面的时候,走廊外边传来的敲门声打破了南阳明身处的窘境。

两人很快也进入了状态,双双都分离了彼此站了起来紧紧盯着门口,这时又传来第二次敲门声。

接着,南阳明不快也不慢地走了过去并拉开了门把手。

打开门的瞬间,只见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位身穿学生会制服,浅红渐变色的长发女子,凌厉的眼神与红褐色的瞳孔使人感到很有威严感,嘴角挂着一丝笑容。

入眼的人让南阳明很是陌生,不过南阳明从对方的气质与制服再加上走廊上稍微聚集过来的学生来推断出了她似乎有着不凡身份。

正当南阳明想要询问她之时,她便率先开了口,道。

「二位就是从靖华转过来的转校新生薛宁和乐柔柔同学吗?」

「啊,是的。不知道这位同学因何事而来到访我们呢?」

南阳明微微笑道。

「啊呵呵,也没什么事,只是身为会长的我本想早点来迎接二位但却因琐事而耽误了时间。所以就借此时间来拜访一下二位,不知道二位对我校是否满意呢?」

南阳明心里只猜得到对方或许是学生会的高层,但完全没想到学生会的会长竟然会亲自到来此地。他身后的于霜仍然保持着平静的脸色。

「啊!原来是会长啊!呵呵,毕竟近几年显赫有名的立江国际学院肯定不会差嘛。而满意与否这当然不重要。重要的是‘想’就够了不是吗?如果我们觉得不满意的话也就不会来立江了。」

「薛宁同学所言极是。看来国真不愧是靖华的学生啊,真是言辩思度,令人佩服。不过稍后我还有些事要和你们说说,如果二位不嫌弃的话就到二位的休息室中说如何?」

会长呵呵笑着恭维道。

对于她的提议,南阳明心里虽然很想拒绝。但由于对方的身份是学生会长他也不太好在众目睽睽之下拒绝,于是便答应道。

「怎么会嫌弃会长您呢,当然没问题,会长请进。」

南阳明笑着这么说着也示意着身后的于霜让路。

「啊,那就稍微打扰一下二位了。」

会长一边走了进来一边说道,随后南阳明也关上了门。

「没那回事。我们也才是刚刚吃完晚餐回来的。」

「那样啊……」

会长一边草草的回应着一边在中间停下了脚步打量着两人寝室的布局。

不过南阳明丝毫不担心会暴露些什么。因为两人的『东西』都放在了行李箱中。

而南阳明也有些期待这个身为会长的女子能玩出什么花样来,从刚进门南阳明就捕捉到了她四处乱瞟的眼神。

所以,南阳明察觉到了对方的目的似乎并不简单从而开始堤防了起来。

「不知会长您找我们是为了何事呢?」

南阳明问道,随后会长转过身盯了他们片刻开口道。

「虽然有些唐突,但还请你们能够尽量配合我的提问。」

顿时,南阳明一旁的于霜的脸色骤然变得严肃了起来。

而南阳明也是稍微一愣不过也立马排除掉了那个可能性。

「没问题。会长您请说。」

「你们……是兄妹关系没错吧?」

「当然,我们可是从小都一直生活在一起的堂兄妹,这个应该有人对您说过了才对。」

南阳明继续笑着说道,不过对方的脸色却是变了变。

「没错。是有人和我稍微说过了你们的情况。但是,我还是很不赞同——男女共处一室什么的。这是立江有史以来唯一且最为荒唐的案例。」

「我倒是不那么觉得,您应该也听说了,我妹妹很怕生也很不擅长与人交际,从刚刚开始会长您也看得出来的吧。」

「啊嗯。确实是如此。但那并不代表着会不会传出什么谣言,薛宁同学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吧?」

到这里南阳明也明白了对方目的是为了与他们协商。

「嗯,我觉得会长您说的对,毕竟如果闹出什么绯闻的确对贵院的打击很大。但是这一切都是学院安排的,既然学院都不担心亦或是有什么应对的办法,我觉得会长您也无需去过多的操心呢……」

南阳明用手抵着下巴点点头回应道。

「你说的对,我考虑的事学院自然也都考虑过。但是,我还是想要用自己的眼睛去查询事实。所以——二位能否出示一下身份证呢?可以的话户口也一同出示一下。」

对方接二连三的要求让南阳明心里感到不爽。

要换做是平时的话南阳明可不管什么怜香惜即使对方是个美人也都会把她给凶走。

无奈的是如今的身份特殊,他只好唯命是从。

好在关于他们身份的所有资料都已经全部伪造了出来,南阳明最不担心的就是身份问题。

「没问题。」

说完,南阳明便从行李箱中拿出两人的身份证和户口而后递给了会长。

会长伸出手拿过两张身份证与一本户口本神色严谨的看了起来。

过了半分钟,会长这才放下了严肃的面色将身份证与户口递回南阳明手中。

「好了,现在我已经确认到了。不过没想到的是薛宁同学也会随身背着户口本呢~」

南阳明知道对方是在试探自己,于是回应道。

「呵呵,怎么说呢……我算是一个比较谨慎的人吧。一般出门办事我都会拿上身份证、银行卡和户口本之类的,这不转学不是也要办理一些手续吗?所以也就带了过来。如果会长您还是信不过的话,我可以马上联系家人让他们把医院的验证表寄过来……」

「不,不用了,已经足够了……我相信你们的身份。事也至此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总之非常抱歉对二位提出这般无礼的要求。」

会长说罢便对着两人弯下了腰以示歉意。

「没事的会长,您先抬起头,我们非常理解您的处境,也才自然是非常乐意配合您刚刚的调查。所以,会长您无需这般内疚。」

南阳明这么说完,会长才缓缓抬起头带着有些羞愧的面色道。

「谢谢二位的理解。」

刚这么说完,而后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一样继续说道。

「啊,真是不好意思。说了这么多我似乎还没对二位进行过自我介绍呢——我叫天语琴。天是蓝天的天,语是语文的宇,琴是钢琴的琴。」

「呵呵,那以后我们就称您为天学姐了,您看如何?」

「嗯诶,当然可以。」

说完从兜里拿出一张名片递给了南阳明。

「这是我的名片,为了表示我的歉意,如果今后二位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可以联系我,能帮得上的我会尽量帮助你们。」

「这还真是受宠若惊啊,如果有的话我们一定会的。」

「嗯。那就到此为止了。我也该回去了。二位就好好休息吧,提前晚安咯~」

一边往门口走去将门打开一边说道,最后留给两人一个笑脸便离开了两人的视线。

「明,她真是个麻烦的人呢……」

片刻,两人仍还望着门口,于霜开口道。

「啊嗯,实话说刚刚我都有些烦躁了。不过也多了一条可以利用的便捷通道。」

「嗯。agree wi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