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真的……,不再考虑一下吗?」

「啊,能够收到来自学生会的邀请鄙人自然是非常荣幸,但鄙人已经决定好了要度过一个平凡的校园生活。所以……」

「那好吧……」

那之后,双方闲聊没多久。由于还有事在身宣珊菱在离开之前尝试着挽劝南阳明再三思虑。

不过就结果而言已经非常明确。南阳明的态度很坚决,不如说早在刚刚就已经很决然委婉的谢绝了宣珊菱的邀请。

只不过在离开之前的宣珊菱仍还没有死心的再次问出了口。

「我就不多陪两位了,告辞——。」

「啊嗯。」

宣珊菱起身对南阳明微微弯了弯腰以示道别,紧接着之后走向收银台结了账便走出了咖啡厅。

南阳明眼望着宣珊菱离去的身影也深知了她此行的意图是想要将他们收入学生会的旗下。

虽然学生会能够使用的权利与掌握的资料对于他们非常有利,但相对来说他们的行动力也将受到极大的限制。

想到这样最有效率而又可靠的方法行不通,南阳明叹了叹气将杯中的热牛奶一饮而尽。

「怎么了吗?明。」

看到了南阳明一副似乎很无奈的样子,于霜摆着一副疑惑的表情问道。

「没有,只是觉得……果然还是要从零开始呢……」

于霜仍不解的「嗯——?」了一声。

「话说,霜,已经可以了吗?」

「yes.‘禁止的20分钟’之后,消化系统已经运转得差不多了。」

于霜一副没有任何表情的面目微动着粉红嘴唇说道。

「好。那么行动——开始。」

紧接着,在南阳明的发话之后,两人一同戴上了无线电微型耳麦便起身走出了咖啡厅。

两人在咖啡厅门口笑着说了些什么随后各往一边走去。

南阳明的计划与测算从现在来说无疑是很成功,一路跟踪他们的神秘人继续跟在了于霜后边不远处且在不久之后被她发现。

南阳明在没有发现情况之后也立马知道了跟踪者在于霜那边。

「小柔,怎么样了?」

南阳明保持平静的脸走在过道上轻声这样说了一句。

虽然他很想用专业术语,但南阳明是个谨慎的人。在这样概率暴露身份的环境之下,哪怕是概率低于0.01%他也不想去冒那个没必要的风险。

毕竟——在这样的社区使用专业术语也完全没有那个必要,更别说已经被人跟踪的现在。

而这样发言就算是已经被TK组织的人所怀疑,就算与那些人刚好擦肩而过听到了对话,也多少会减少一些怀疑之心。

「我在这边。」

听了南阳明的呼叫,对于他为什么没叫自己的名字来说于霜略显困惑的愣了半秒,不过在瞬时间立马明白了他的用意随后附和着他。

「好,我马上过来。」

「了解。」

挂断了通讯,南阳明立马往于霜那边走去。而与此同时,于霜正慢慢引导着身后的跟踪者前往隐蔽的地方。

不过前几秒还这样打算的她在前往下一个楼层的阶梯口处改变了主意。

她突然转身往回走去,而她这样突然的举动使得身后的跟踪者有些猝不及防的惊讶发愣的盯着她看了几秒随后装作无视发生的样子混入了一旁正在排队的队伍之中。

他还没发现的是,此时于霜已经盯上了她。

就在于霜经过跟踪者旁边之时忽然叫了一声。

「呀!色狼!!」

虽说是叫喊了一声,但于霜仍还是与常相同的面色,就连台词也跟棒读一样的缓缓说出口。

因为,她根本不知道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该作用怎样的表情去应对。

不仅是此时这样的突然情况,就算是日常生活上也亦是如此。

不过唯一的例外是在两年前执行任务时南阳明受了伤,于霜因那而愤怒的面孔。

「不、不……我不是……」

「那为什么说话这么没底气?那就是说明你心里有鬼。」

于霜的叫声顿时吸引了周围人的注意力,当人们把视线移往声源处时,看到的是于霜紧抓住跟踪者左手的画面。

那家伙是个戴着眼镜的男生,个子比于霜要高上一些,但乍一看又比南阳明稍挨一点,蓬松的黑长发几乎遮住了双眼,再加上无神的眼睛完全给人一种邋遢不爱运动一类的男生。

感受了周围的目光,他顿时有些慌张了起来。

周围的人都在议论纷纷。有些看到于霜长相的男生甚至在人群之中开始询问起事发原因并为她打抱着不平。

从众效应在不到半分钟之内就已经完全起效,周围的人纷纷把矛头指向了眼镜男。

「我、我没有!!」

眼镜男有些激动的说道。

很明显,对于被群众质疑的自己他有些慌乱了起来。然而他这样的再三反驳在群众眼里只是无力的狡辩。

「既然如此,去监控室,看回放录像就一清二楚了。」

于霜继续将他逼向绝路。

听到了「回放录像」四字他更是后怕的缩了缩双肩。面对着这样的窘境,他似乎没有了证明自己的办法便作势打算逃离此地。

然而,他的左手却像是被钳住一样根本挣不脱。

由于好似不爱做运动的白皙皮肤上顿时也出现了几滴尴尬的冷汗。

就在他束手无策之际,一个人的出现打破了这僵持的局面。

「好了——到此为止。」

一名身穿灰大衣的男子忽然出现在了人群之中,他自然不用说,正是赶来的南阳明。

看到了赶来的南阳明,于霜松开了紧抓住的右手与他对上了一眼。

「各位,这只是我们的一个恶作剧而已,其实,我们都是认识的朋友,对吧?」

南阳明自顾自的一边说着一边贴近眼镜男随后揽着他的肩膀,像是关系非常好的朋友一样。

对于唐突出现的南阳明,眼镜男显得有些茫然,不过也在霎时间明白了他的用意随后怯生生的回应道。

「啊、呃……是、是的……」

「真是抱歉啦各位。」

听到了南阳明的宣言,围观的人纷纷嘘声散去。

4

「你是来帮我的吧?」

「你要带我去哪?」

「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被南阳明按住肩膀强行带着走,眼镜男显得有些惊慌。

「没什么,毕竟咱很久没见面了就去上面聊聊。」

稍微加重了语气,南阳明显得不耐烦的说道。

听了南阳明似乎是在『警告』自己的语气,他顿时安静了下来。

直到楼顶的门口,南阳明给于霜使了个眼色。南阳明的意思她再清楚不过便微微点了点头面向楼梯口站着。

「走。」

「诶、呃……」

一直被南阳明按住肩膀的眼镜男的视线停留在了于霜身上而后被南阳明强行带到了天台上。

「所以说你跟踪我们目的是什么?不对,确切的来说你的目标似乎是我的妹妹?」

南阳明双手插在大衣兜里背对着眼镜男问着。

虽然南阳明很想来一个将对方按在墙上的扣押式拷问,但这之前他就对这人稍微观察了一番。

步伐毫无节奏且不稳当,再加没有肌肉的肩部与稍微驼下去的上身这并非是有过锻炼或学过体术的人。

对此,南阳明便断定了对方的威程度为最低,甚至连威胁都算不上。

所以,南阳明丝毫不会担心他会做出什么。

「我…不太明白…你在说什么……」

「如果你再不说的话,我想你会知道后果的吧?」

南阳明说着便稍偏过头,用余光看着身后的眼镜男。

此时的南阳明的背影在眼镜男看来似乎散发出某种威慑力。他知道,自己不能再继续装下去了。

「你们……是从什么时候发现我的?」

南阳明摆正视线,没有一丝犹豫的说。

「从一开始就已经暴露了。那样毫无反侦察意识的‘跟踪’根本就不能称得上是跟踪。」

「看来……,果真不愧是‘那个机构’的人吗……」

「那个机构」几字在南阳明耳边回荡,顿时间他惊讶着这样一个学生怎会知道机构的事而又心起防备。

紧接着他带着凌厉的眼神猛然转身抓住将眼镜男的衣领按在了墙上问道。

「你都知道些什么,给我说出来!」

「……我倒是希望你能够……温柔一些呢……」

被抵在墙上的眼镜男这样说道。

「你现在没有抗议权利,看着我的眼睛,回答我的问题,你——到底是不是这里的学生?」

「我…当然是……,我只是个普通的大学生……」

虽然对方眼透露出一丝惊慌畏惧之意,不过并没有说谎的慌张之色。

四目相对,结果而言南阳明的测试得到了理想的答案,随后松开了对方。

「…咳…咳~」

「虽然做法比较粗暴,但还请你理解我们的处境。」

放下了堤防的心理,南阳明又变回了之前的语气,不再是那个深沉的音色。

「所以,你是从哪里知道‘那个机构’的存在的?」

片刻后,南阳明继续发出了提问。而眼镜男稍微整理了一下身上的着装随后缓缓开口说。

「两年前,C市黔明镇的那次恐怖袭击你们还记得吗?我想以你们的记忆力应该不会忘得那么快吧。」

听后南阳明迅速运转着大脑开始回想,不到几秒便想到了什么。

「两年前的确有去过C市执行任务,如果和你说的时间相吻合的话,应该就是了。」

两年前那个的行动,南阳明可以说算是记忆深刻。他仍还记得那次行动的代号为『以守代攻』。

那次行动是去C市的一个镇上严防TK组织极有可能的突袭,因请报上出现差错导致TK组织突袭的时候机构人员猝不及防与棘手的应对,而南阳明也正是因为那次任务受了伤。

「我想,以我的直觉来说的话应该错不了。因为我当时就在现场,也可以说是受害者。」

对于眼镜男的话,南阳明惊讶之际也开始打量起他来。

在脑海中,南阳明将他与那次行动救出的人质当中对比,但完全没有一丝的印象。

所以,南阳明断定了自己没有见过眼前这位戴眼镜的男生。

「不好意思。我没有关于你的印象。」

既然没有关于对方的印象与记忆,南阳明又开始好奇对方究竟是怎么认识自己的。

不过,很快他的疑惑就得到了解答。

「你没有我的印象是理所当然的,但你的背影我可是依稀记得。那次的恐怖袭击,我正是被一个名为‘霜’的人所救。」

听了眼镜男的讲述之后,这时南阳明才终于知道对方为什么会认识他们了。

一般执行任务之时,他们都会带上面具防止被认出。但那次行动南阳明还清楚的记得于霜的面具被斜劈掉了一半,险些劈到脸上,正因为那样,于霜在紧急时刻也顾不上遮掩面部。

恐怕是那个时候与南阳明分开行动的于霜救了他,并且也在那个时候他看到了于霜的面容。

虽然那次行动比较棘手,但还是顺利抓捕与斩杀了所有参与突袭的TK组织成员。

——南阳明回想了起来。

虽然是两年前的事也不算是很久,但那霎时间看到了面容竟也能够记到现在。

对此,南阳明还是挺好奇的。

「所以,你该不会说跟踪我们就是为了确认我们的身份并对我们道谢吧?」

南阳明稍微想了想,抛开了之前所有的可能性就只这样一个可能了。

「没错。这样敏锐的思维果真不愧是‘那个机构’的人员呢。」

「如果你找我们只是为拍马屁的话,我倒是不介意帮你选择性失忆。」

「弱弱的问一句,是物理上的还是药物上的?」

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眼镜男眯着眼脸颊上流下了一滴冷汗。

随后南阳明稍微动了动手臂,发出了咔吱咔吱的声音边说。

「你说呢?」

「不,我当然没有在谄媚你们的意思……仅仅只是觉得你们在年龄上没比我们这样的普通学生大多数来说真的很厉害而已……」

「是吗,那还真是多谢夸奖了啊。」

南阳明有些没好气的说道。

「啊不不,哪里哪里……」

眼镜男摸着后脑勺赔笑着。

「所以,你似乎还没回答主语的问题吧?你为什么跟着她?」

「那、那是……」

望着似乎没有底气满脸怯色的眼镜男,南阳明脑海中将某件事联系到了一起得到了某种答案。

「你……该不会是对她有意思或者是把她当成自己的‘女神’之类的吧……?」

「你、你怎么知道?!」

眼镜男有些震惊的反问道。

「这你别管。是前者,还是后者?」

这样问着,南阳明的神色又变得严厉起来。

被问住的眼镜男随后稍微移开了视线别过头有些羞涩的说。

「后……者……」

结果而言,南阳明刚刚的猜测已经猜对了。

从对方不小心留在了裤兜外的手机卡通挂饰与浅蓝色的布鞋鞋头部印着蓝色双马尾的动漫人物剪影与『01』的数字,再加上对方的身型体格从而推断出了对方平时的习性。

那就是——

「搞半天……原来你就单纯的只是个宅男啊……」

「虽然是那样我并不否认……,但由别人对自己这样说还是有些难为情……」

眼镜男扶着额头有些害羞的说着。而望着这样举动的眼镜男,南阳明更是颇为无语了起来。

「所以,我还是很好奇你到底是怎么发现我是个宅男的?」

「猜的。」

「喂!这也太敷衍了吧……」

「吧」字没说完就被南阳明截断了话语。

「总之那些无关紧要的事你不需要去过多的了解。」

南阳明并不想和对方解释。

毕竟,向某人解释自己是怎样看穿对方隐秘之事来说,这无疑才是最让人感到尴尬的事。

「也是,毕竟是‘那个机构’的人,能看出来也是理所当然。」

「行了,少拍点马屁吧。」

「啊呵、呵呵……」

对于这次事件的结果,南阳明有些差强人意。

浪费了这么多时间来解决的事到头来跟踪者仅仅只是个宅男,这是南阳明迄今为止遇到过最为滑稽的事。

不过,也不是不可以利用一下这个人。

——某人这样想着。

「行了,事情就谈到这了。你该回去就回去上……」

「明,时间上已经到达危急时刻。——已经1点55分了。」

这时于霜推开了门出现在了门口对南阳明这样说道。

而眼镜男看到了于霜之后,相比之前自己还没暴露出去的私事,现在两眼放光的看著出现的于霜。

内心仿佛在呐喊着「女神!!!」的样子。

南阳明注意到眼镜男的眼神而后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随后他立马收回了视线。

「那、那我……就先走了……大、大哥大姐再见……」

眼镜男说着便作势想要离去。同时南阳明心里郁闷着『大哥』与『大姐』这样的称呼的同时叫住了他。

「慢着,你叫什么名字?」

眼镜男停下了脚步,稍顿了顿接着说。

「我叫柏洋。」

「具体是哪两个字?」

「柏树的柏,海洋的洋。」

「柏…洋……是吧?」

「没错。」

「你知道——把我们的事说出去的后果吧?」

「我当然明白大哥你说的意思。不过您大不可以放心,我今天什么都不知道。」

「很好。」

这之后,南阳明从衣服都里拿出一张纸条稍微柔做一坨仍给了柏洋,他也很灵巧的在半空中接到了手上。

「这是我的联系方式,有空之后就给我打个电话,也好知道你的号码。」

「好的。那大哥大姐,我就先走了。」

柏洋说完就头也不回走了下去。

「这样,真的好吗?明。」

于霜望着柏洋离去的背影收回了视线,看着南阳明说道。

「没事。我会把这样的特殊情况向boss进行说明,让他派个人在观察和调查柏洋的动向与资料。况且,以那人的性格来说根本就达不到TK组织的标准。所以,就放心吧。」

「明说的这些,我都知道。我指的是……一旦他和我们的接触被TK组织的人盯上的话……」

「所以,我才特意给他留了联系方式。在他和我们接触上的那一刻起,他生命的安危就已经完全不由自己来掌控了。正因为如此,我才需要利用他。而这,也正是给他提供了安全的庇护。所以,虽说算得上是单方面的见解,但这也算是互赢互利的关系。」

「sure.我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