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对于最近的繁琐之事,天语琴感到很是头疼。

一是关于学院绯闻的外解,二是关于圣诞节的企划。这让本就作息时间不多的她显得额外的憔悴。

虽然如此,但身为学生会长,这是她的职责。

此时已是午时接近一点。

她仍还坐着望着在办公桌上那一堆令她头疼的资料。

细看还能够看得出她眼睛上不是很明显的黑眼圈。

「啧,嘶…哈……」

扶着额头有些无奈的叹息着。

本来就应该没这么多事,就因为前阵子的那些国外留学生向学校提议要办圣诞夜晚会的缘故。

而最讽刺的是上头的领导竟然允许通过了报告审核。

而操办这一事的负责人也就落到了她的头上。

立江在圣诞节那天本来就举办了诸多活动,但那些米国佬竟也还厚着脸皮说要举办晚会。

这让天语琴感到很是苦恼。

「会长,要不您休息一下如何?其他事由我来做吧。」

虽然副会长村上和也在忙于鉴定社团活动的上报申请名单。

但这都不比忙得焦头烂额的会长来得累。毕竟鉴定完所有名单还要经过她的签字才能够实施。

正如所见。

从名字上来看副会长毫无疑问是一名日本人。

虽然如此,但中文说的算是很标准。

两年前,天语琴看中了他执事能力的资质而将其任为副会长。

「不,不用。和君你继续就是,我只是……觉得有些烦躁……。没想到身为学生会长的我竟然也会有厌倦这样的琐事的时候……」

放下钢笔,天语琴双手由下往上抹着脸颊。

两年来,她从未有过像今天这般的心情。

因为最近的事情很多,她已经快要忙不过来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才促进了她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压力。

「只要是人都会有那样的感受,所以会长您无需对自己的心境变化而自责。」

继续保持刚刚那样的姿态沉默了片刻。

天语琴做了道深呼吸之后放下遮挡脸颊的双手说。

「谢谢你和君,我已经没事了。大概是因为我睡眠不足的缘故吧……」

愁闷的脸色现在已经比刚刚要好上许多。

「会长您无需要有过多心理负担,毕竟还有我们在就是了。」

「嗯。谢谢你和君。」

天语琴深深的知道上村和在安慰自己,所以很温雅的对他笑了笑。

也因上村和的安慰,此时她心里多少也稍微放松了一些。

但她还没有察觉到的是——

上村和在很早以前就已经对她产生了特殊的好感,也就是说在感情方面上。

天语琴是个很有责任心的人,她的事从不会做半而弃。

对待所有人都一视同仁,也对待违反校规的学生从不手软,一律从严处理,从不会带有偏见。

虽然平常处事很严格,但待人之时却是和蔼可亲的好会长。

当初没有任何人支持的她,如今单靠着自己的能力当上了会长一职,可以说算是个女强人了。

而上村和正是了解了天语琴那坚强不懈的一面从而喜欢上了她。

他想为了她多分担一些重任,但又为了不暴露自己对她的心意而在斟酌慎重的为她而行动。

结束对话的片刻,学生会的大门被人推开。

走进来的是名银白色中长碎发女子,身穿学生会的特质服装。

此人名叫希雅,是学生会的书记。此时手中还正抱着一沓资料。

艳丽银色秀发的背后隐藏的事实并不光彩。

因为基因突变导致的家族遗传的缘故,如今遗传到了希雅的身上。

当看到了归来的希雅,天语琴整个人瞬间就清醒了许多。

她兴奋的从座位上站起身子对着还没来得及开口的希雅问道。

「希雅,结果怎么样了!?」

绯闻一事最终的环节就是天语琴交托给了希雅去交谈解决。

而如今希雅回归的时间要比她所预想之中要快上许多,所以她很是期待接下来希雅所带来的消息。

内心的兴奋已然是完全表现在了脸上。

不光是她,就连西村的脸上也充满了期待。

时间过去一秒又一秒,而希雅严肃的脸上忽然变为了微笑。

「已经,谈妥了。」

听后,天语琴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舒了一口气畅快的坐了下去。

「啊——,这事终于结束了……」

伸直着双手无力的趴在办公桌上,桌上的几张资料也因此从桌上掉落下去。

「真是太好了呢,会长。」

「是啊,最麻烦的事终于就此结束了……。真是的,就一件破事就被那些三流记者拿起到处宣张摸黑,真是以为我们为了这件事耗费了多少精力啊!」

心存已久的抱怨,如今在事件解决之后得到了发泄。

对于额头上的重担已经解决一个天语琴感到很是轻松。

而对于耗时许久而又拼尽全力的去应对一件事得到了一个满意的结果来说,天语琴也收获了一份自信心。

「会长就不要再抱怨了,毕竟已经解决了,不是吗?」

面对天语琴,上村和都始终保持着温文笑颜。

希雅也不再停留在门口,关上大门便向天语琴那边走去。

「话说那样说啦……我抱怨一下子也没什么嘛……」

天语琴脸颊贴着桌面嘟了嘟嘴,很快又恢复原样。

「是,是。」

上村和宠溺的笑了笑也便坐了下去,继续着自己手头上的事。

而天语琴则抬起头把问题丢向了希雅。

「呐,希雅~你说,我抱怨一下就不可以吗?」

「可以。只是抱怨会产生负面情绪,从而进入消极状态。而消极状态会对身心造成一定程度上的影响。也就是说,换而言之。如会长经常像这样抱怨的话就促使皮肤加快老化。您,一定不想那样吧?」

希雅眯着眼睛面带着微笑,如同恶魔般的低语。

天语琴顿时就有些后怕的耸了耸肩。

她心里很明白自己保持这样的心态会影响办事的效率。

正因为如此,她也意识到了希雅散发出的恐怖气场自己则再继续保持那样消极的心态绝对会少不了希雅『紧箍咒』式的惩罚。

而她正是最为惧怕那样的事情发生,因为有过一次体会的她再也不敢犯错了。

不,应该是在希雅眼前犯错才对。

「是、是……」

『真、真可怕……』

天语琴尴尬的笑了笑。

「这一切还都要归功于会长您的决策之妙呢,那些小人会长您就别再在意了。」

叹了一口气,天语琴恢复刚刚的神色。

「好吧。不过这都是大家共同努力下才得出的结果,不然光靠我一个人的话现在已经让那些记者得手了。」

「会长还真是谦虚呢~」

被说的有些害羞,天语琴面色微红偏过头回应。

「行、行了……就别跟我说那些客套话了……。对了,那两个转校生安排得怎样了?」

最近事务繁忙的缘故,本应由天语琴去接待转校生的事情也就只能推脱给了外联部的宣珊菱。

现摆脱了一个重担她忽然想起这件事。

「珊菱已经全部交代好了,还说两人似乎都挺不错的。怎样?要不要考虑一下?」

宣珊菱看人的眼光如今在场的所有人都心知肚明。

只要是宣珊菱看中的人,他们都言听计从。

「考虑什么的先放一边。我只是不太明白校方为什么同意那样荒唐的事,男女共处一事什么的……。万一又出个什么‘某大学竟允许异性同住一室,女方怀孕!’这之类标题的丑闻,累的可是我们学生会啊……!」

说着,天语琴突然就有些激动了起来。

毕竟刚解决完了那一类的事,如今她可不想再在同一个地方失足两次。

同时她也对那样的事产生了怀疑之心。

「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只是院书记说两人为兄妹关系,而为妹妹的性格似乎很不擅长交流,也就是说怕生。所以哥哥放不下心就提出了那样的要求。」

「谁知道会不会……」

天语琴一副鄙夷的样子说着,没说完便遭到了打断。

「有身份证明的哦,会长。所以你就别再胡乱猜想了。」

对于被看穿的心思,天语琴显得有些尴尬。

而后她有些骄纵的说道。

「什么嘛……难、难道你们就不担心再一次出现那样的事吗??」

「会长,冷静点。校方当然会考虑那方面的事,会长可以考虑一下校方为何这般从容。」

得到了上村和的提示的天语琴开始了思考,没过5秒便稍微有了点头绪。

「也就是说……校方是出于被动状态亦或是……那两个人通过贿赂的手段取得了那些领导的认同——对吗……」

天语琴显得很是惊讶。

她不敢想象自己全心全意所卖力的学院之中会存在那样低下的人。

如果是真的,那将会是对她来说的一个硕大的打击。

「这就要看会长您是怎么想的了,所以我才会问你。」

虽是这么说。

但天语琴如今找不到任何关于那两个转校的情报与头绪。

不过此时她已经决定要着手调查那两人的相关资料。

天语琴托着脸颊,转着手中的钢笔。

理清思路之后她说道。

「希雅,等你忙完手头上的事之后就去嘱咐一下珊菱替我多多留意那两个转校生。等我处理完那些麻烦事之后就亲自去见见他们。」

「好,我明白了。」

这之后,希雅说了一句「那么我就告辞了」之后便走出了学生会。

良久,天语琴的心思回到转校生两人一事上。继续托着脸颊。

相比起另一件还没解决的麻烦事她更加愿意将心思投入到那两个转校生当中。

因为那些米国佬的事对她来说算是轻而易举的小事。

而她觉得这两人的事将会牵扯到学院的未来有可能会发生她之前所提到过的事。

所以,防患于未然。

她打算提前做出对策。

「会长,您对那两人的看法如何?」

「啊,我现在正在整理思绪。再怎么说现在这个时期还会转校的确就有些奇怪了。总之先调查一番再做论断。」

「嗯。我也那样认为。既然如此,会长,调查的事能否交给我去做呢?」

「欸?活动报告名单的事……已经没问题了吗……?」

「是的,大概明天就能完成。」

考虑了片刻,天语琴点点头说道。

「嗯。那好吧。调查的事就麻烦和君你了。」

「没事。处理这些事不正是我们学生会的职责吗?呵呵。」

两人都相视笑了笑。

「那就拜托和君了。」

「没问题。」

天语琴越发想知道校方从容态度的背后究竟是存在着怎样不为人知链锁。

「事不宜迟,我们还是先把今天的事忙完吧。」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