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2月寒冬的深夜,G市的北郊居民住宅区很是安静。

时不时吹来凛冽的冷风使极少数正在大街上行走的路人都耸着肩膀。

然而这样使路人畏寒的冷风却让那些正在路边摊吃夜宵喝着啤酒谈笑风生的高龄青年添上了一缕刺激性的爽kuai感。

这样和平而又安逸的宁静小区在不久之后的一声枪响所打破。

某处居民住宅错综复杂暗巷中,一名身穿黑大衣的男子正迅速的穿梭于此中,背上似乎还背着一把武器,不知是剑还是刀。

他身影犹如黑夜中的魅影一般,轻巧飞快的越过一道又一道障碍物。

这似乎是一场追逐战,男子前方还有另一名身穿连衣兜帽的男子正在疯狂逃窜,时不时的回头朝后边放几枪。

不过,这样的举动只是他只能够做的垂死挣扎的反抗罢了。

面对着那朝着自己飞过来的子弹,黑大衣男子显得很镇定。

因为那似乎根本就没有在瞄准的弹道,他并不需要刻意的进行躲闪。

「别再做无谓的抵抗了,你这样愚蠢的行为只会让你走投无路,如果你现在缴械投降的话或许还有机会活着出去。」

黑大衣男子缓缓说出口,从低沉冰冷的语气与势在必得把握中就能感觉得到他似乎根本没有把前方的男子放在眼里。

说完,他更加加快了追逐的速度。

而意识自己快要被追上的兜帽男子觉得事情不妙,随后咬咬牙便停下了脚步立马转身持着枪手枪对准了正在后方追赶的黑大衣男子想来个鱼死网破。

「哈哈哈哈,反正你们也害怕暴露不是吗?」

一边开枪一边有些疯狂的笑着说道。

他那沙哑的声音已经充分的说明了他对黑大衣男子的畏惧与怨恨。

在他停下转身的瞬间,黑大衣男子就意识到他接下来要做出的举动随即单手拿起身旁的铁制垃圾桶向前一扔挡下了射过来的子弹。

「真是垂死挣扎。」

也在这几乎瞬间,黑大衣男子的身影便移动到了兜帽男子的面前。

那冰冷凌厉的面孔使得他竟第一时间不由得心生起了畏惧,不过也在1秒钟之内恢复了神智。

兜帽男子紧咬着牙关,他根本就没想到黑衣男子竟会如此迅猛。而当他反应过来之时已然来不及了。

对付这般角色,黑大衣男子似乎不削于使用武器,紧接着便一把牢牢抓住兜帽男子拿着手枪的右手并向他自己稍下方拉扯。

强大的力道使得兜帽男子整个上半身躯都弯了下去,而随即右臂肘关节受到黑大衣男子狠狠的从反方向打击发出了沉闷的「咔」一声。

在兜帽男子惨烈的叫声手中,手枪也随之「啪」的一声掉落在下地。

动作很迅速,黑大衣男子再一记膝击击中了兜帽男子的腹部随后再一记过肩摔使得兜帽男子重重的砸在了地上近乎动弹不得。

一套流畅而又有力且迅猛的以色列近身格斗术充分的说明了黑大衣男子的娴熟程度。

从停下脚步的那一刻起,兜帽男子不到4秒就被放倒在了地上苦苦的哀嚎着。

而期间的连天的惨叫声成为了这片居民区的路人臆测不断的祸事。

没有一丝的停滞,黑衣大男子迅速拿出手铐将兜帽男子的双手铐住。

「逮捕。」

望着地上被自己制服的兜帽男子,黑大衣男子冷冷的说道。

而后他发现兜帽男子似乎失去了意识不省人事。

紧接着从他身上传来轻微的「滴滴」的声响,黑衣大男子稍愣了半秒就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随即立马迅速的躲到了旁边的岔道接着……

「嘣!!!」

巨大的爆炸声无疑是将在睡梦中的居民吵醒,周围房居纷纷亮起了灯光。

而黑大衣男子望着炸得稀烂的爆炸中心回想起了刚刚兜帽男子停下脚步时左手伸向后背的情景。

「是那个时候吗……」

淡漠的说了一句之后他收回视线,随即戴上了耳麦似乎准备与某人进行通话。

「你那边怎么样?」

几秒钟之后,伴随着一声惨叫之后传来一个女性的声音。

「——Obliterate。你呢?」

同样冰冷的声音从麦克风那边传来,与黑衣男子不同的是这声音更像是从一个毫无感情般的机器说出来一样,丝毫没有附带任何情感的语气。

而与此同时,某处一座废弃的民宅,一名身穿黑色紧身衣的长发女子手持匕首站在窗户旁。

微微的月光下凸显出了她那凹凸有致的身材。

而她所在的这杂乱无章的房间里地上还躺着几个人,不过就在前几秒他们就已经断绝了生命的气息。

除此之外,角落破烂的床上还有一名被绑的少女,此时她因为嘴巴被胶带堵住无法出声。

对于前半分钟发生的事的惊恐只能「唔唔唔」的挣扎着。

与黑衣男子通话的人正是这名女子。

「出了点小意外,现在准备撤离。」

「好,回见。」

结束了通话,远处就传来警车的鸣笛声。

原本打算活捉目标的计划失败,黑大衣男子如今不得不撤离此地。

紧接着,他从左手的袖子中甩出了一条绳索般的细线就那样跃上了房居顶,随后继续飞跃到另一座房顶就那样渐渐的消失在了寒冷的黑夜之中。

2

一处民宅内,只见一家四口都面带着笑颜,唱着生日歌在为带着生日帽的男孩庆生。

男孩脸上也挂着幸福的笑容。

随着生日伴歌的结束,男孩立马吹灭了蛋糕上的蜡烛紧接着双手合十便开始许愿。

『长大后我想和爸爸一起赚钱养家!』

男孩的愿望很朴实而又单纯。

之后,姐姐送上了礼物。男孩高兴的收下了礼物说着「谢谢姐姐」。

屋子里充满了欢快的气息,然而这幸福的时光还没持续多久,屋子里突然变暗了下来。

似乎是停电事故,不过不然,隔壁的令居的家里仍还亮着灯光。

然而这时,画面突变。

除了男孩以外,前几秒还欢笑着的家人突然都倒在了血泊之中,男孩的神情也从刚刚的幸福的笑颜变成了现在的惊愕之色。

血泊前站着一名手持短刀的男子,他回过头望着因震惊而动弹不得的男孩,嘴角随即露出了一丝冰冷的笑容。

男孩开始崩溃的惨叫着,男子的身影逐渐扭曲,男孩的惨叫声也开始渐弱直至消失。

画面转到某处复试住宅的一个房间里,南阳明忽然从睡梦中惊醒,眼神中带着些许惊慌之色。

他怔怔望着天花板,似乎仍还沉浸在刚刚的梦境之中。

片刻之后,南阳明坐起身子。因为噩梦的缘故此时他的额头还残留着些许冷汗。

直至今日,执行过各种任务的南阳明,如今早已有穿着衣服裤子睡觉的习惯。

他的房间的装修很随意,除了壁面上的瓷砖风格。

其他的就只剩一张书桌和一个小书架与一个小衣柜。

「又是那个梦吗……」

南阳明背靠在床头板上扶着额头叹着气说道。

语气中充满了无奈的同时还掺杂了些许的哀伤。

稍微平缓下了心情之后,南阳明拿过床头柜上的遥控板关掉了仍还开着的暖气。

之后他放回遥控板转过头看着睡在自己右边的女子。

南阳明很郁闷,因为这个睡在自己旁边的女子经常他不经意间就出现在自己的床上。

随后南阳明边说着「你怎么又来了」边掀开了被子,然而那瞬间女子只穿内衣裤的样子显现在了他的眼前。

对于这样的情景,南阳明早已司空见惯,内心甚至毫无波动。

同一时间,由于南阳明的举动女子似乎也从睡梦中醒了过来。

她仍然闭着眼睛稍微扭捏了一番之后蜷缩着身子随即蚊声打了个喷嚏「啾~」。

这时候她才意识到了自己的身上没了被子,接着软软的撑起身子揉着眼睛迷迷糊糊的对南阳明说道。

「明,怎么了……?」

女子名叫于霜,是与南阳明一同执行任务的搭档。

「和我睡可以,但能不能穿上睡衣呢?」

「嗯——?……有什么问题吗……?」

于霜继续那样朦胧的反问着。

南阳明脸不红心不跳望着眼前那样的于霜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因为即便是南阳明进行怎样的警告她都会出现在他醒来时的床上,所以南阳明所幸就懒得说了。

「算了。不过你是怎么进来的?我记得昨天把门锁上了的才对。」

南阳明边说着边把拉过来的被子盖在了于霜的身上。

同时,他开始回想起昨晚睡前自己的举动。

『昨天的确是把门上锁了。』

抛开了这个可能性,于是他开始回想着昨天有没有漏掉的地方。

随后,他忽然想到了什么便略带惊讶的说。

「难道说……你该不会是从阳台外边……」

南阳明这么说着,于霜面无表情乖巧点点头说了声「yes……」。

这之后过了几秒,南阳明眼神忽变,凌厉的盯着于霜说道。

「傻瓜。」

于霜听后很是疑惑,她不太理解南阳明为何如此说这么她。

「不解,为什么要这么骂我。」

「因为你做了危险的事。」

「那样的高度我还是没……」

「即便如此我也不希望你做那样危险的事。」

虽然那样的高度对于他们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但凡事总会有几率出现意外。

所以,南阳明才这样生气。但更多的是担心。

而于霜察觉到了南阳明的态度,随后说道。

「我的行为让明感到不快了吗……如果是那样的话……我向明道歉……」

望着像是在认错的于霜,南阳明有些心疼了起来。

接着他舒了一口,轻声说。

「我没有不高兴的地方,只是觉得你不要再做那样危险的事了。」

「我只是想和明一起睡觉而已……」

于霜不紧不慢的这样说着,而正是如此南阳明的内心更加过意不去了起来。

「即便不惜如此?」

于霜点点头「嗯」了一声。

「mr睦说过我们需要加强对‘羞耻心’的免疫力。经考虑我也赞同mr睦的提议。所以,这也算是特训任务之内。」

听后,南阳明叹了叹气。

虽然他对于那个人对于霜下达的命令感到不爽,但那也是于霜经过思考后的行动,所以他也不好再说什么。

「难道明……不想让我来吗……」

于霜注意到了南阳明的脸色,随即露出了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没有。如果是那样的话,那今后就随你怎么做吧。」

于是,南阳明颓然的妥协于那样的提议。

「嗯。了解。」

虽然于霜正色这样说着,但内心却异常的兴奋。

甚至都表现在了脸上,嘴角露出了不易察觉的微笑。

「明。」

「嗯?」

「今天早上你那里没有‘搭帐篷’呢……」

「…呃…」

于霜就那样一脸天真歪着头的望着南阳明的裆部说道。

南阳明稍一愣,随后反应了过来。

面对这样的事,他早已习惯的没有了羞耻之心。

对于男性的生理现象南阳明也对于霜有过解释,虽然如今刚好到了成年的年纪。

但于霜并没有过多的了解和触及那种男女方面的领域。

南阳明也并不会刻意的提起那种事。所以,他也才早已学会了如今的坚定。

且每当于霜问起或是涉及到那样的擦边球他都会很刻意的直接避开话题。

「梦到了那个事,怎么可能还搭得起帐篷。」

「……又做那个梦了吗……」

过了几秒,南阳明缓缓点头「嗯」了一声。

那个梦是南阳明曾经的过去,是他曾发誓要将梦之根源斩除的梦。

望着有些失落的南阳明,于霜觉得现在的他需要安慰。随即轻轻把他揽在了怀中,没有说话。

南阳明躺在于霜的胸怀,脸上还残留着惊讶之色。

尽管此时近在眼前的景色与于霜身上的香味在刺激着他的大脑,但南阳明却并没有被意识中的欲望所牵引。

「总是被你这样安慰呢……」

南阳明细声说道,而于霜此时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柔声说。

「因为——明是我的Hamlet。」

南阳明听后欣慰的笑了笑。

「已经可以了。谢谢你,霜。」

南阳明起身离开了于霜的怀抱温柔的对她笑了笑。而于霜则是摇摇头示意没有关系。

「话说霜你什么时候这么有文采了啊,还哈姆雷特的……」

「嗯。有看过莎士比亚的文集,所以,就引用借代了里面《王子复仇记》中的主角的名字。」

「是…吗…」

回想起第一次遇到她的时候,完全就只是个活在命令中的『傀儡』般的存在。

而现在于霜开始接触了除了『那』之外的世间情感,这是个值得为她高兴的事。——南阳明心里是这么觉得的。

「好了。赶紧穿上衣服吧,别着凉了。还有等会boss似乎有任务传达给我们。所以,抓紧时间打理。」

「了解。」

坐在床上的于霜于是便下了床穿上拖鞋就走进了浴室。

不久后,放在床头柜的通讯器响了起来。而正在做热身运动的南阳明便走了过去拿起黑色环状通讯器。

看着手上的通讯器,南阳明很清楚是谁打过来的,但却没想到这么快就打来了。

随即南阳明按下接通按钮,片刻之后他才缓缓开口说道。

「究竟是什么任务能劳烦你亲自向我们传达呢……」

南阳明手上拿的通讯器名为『盾』,别名『艾莉克斯之盾』。

『艾莉克斯之盾』之由北欧神话的黑精灵所打造的盾,坚不可摧。

而『盾』是由南阳明和于霜两人所处的机构特别研制的通讯器,它能够防御任何信号劫持和病毒程序。

不仅如此,它还提供了信号屏蔽的功能。

所以研究机构的人员称之为『艾莉克斯之盾』,简称为『盾』。

「的确是一件比较特别的任务。」

通讯器那边传来浑厚且很有威慑的中年男性声音的,光是听声音就能让人浮想到他那或许威严的样貌。

「具体内容呢?」

「据内线人员渗透消息,‘他们’近期正在准备一场行动。目标地点是‘立江国际学院’,具体行动的目的以目前为止的情报还不足以下定论。」

立江国际学院是G市的一所知名大学,他们两人也曾去到那里执行过一次任务。

那次的任务南阳明仍还记忆犹新,因为那是他迄今为止第一次失败的任务。

「消息可靠吗?」

这样不太确定的情报让南阳明不禁怀疑起了情报的准确性。

「以目前可用的情报来说,消息的确算不上可靠。但这无关紧要,只要他们有那样的打算,我们就必须要防患于未然。」

虽然南阳明心里疑惑重重,但听中年男子所言的态度似乎已经定了下来。南阳明也就没有继续再追问下去。

「需要我们做什么?」

「目前需要你们以转校生的身份入学,我们会把你们调配到‘那些人’最有可能潜伏的班级的邻班。」

「等等,这样做……万一‘他们’的人潜伏在那里的话会让他们警惕的吧…?」

「的确如此,但这你不用担心。只要你们不让‘他们’产生怀疑就行。」

「什么意思?」

「就是说,这次的任务你们需要扮演与迄今为止不同的自己。」

「你指的是从性格上或是行动上吗…?」

「没错。你们只要高调一点的话,‘那些人’也会放下警惕吧。」

想要避开敌人的怀疑,那就让敌人认为自己不是敌人。还真是个糊弄玄虚扰乱对手分寸的计划。

——对此,南阳明心里暗赞了这个计划。

不过要扮演与迄今为止不同的自己,这对南阳明来说还是有些难度。

所以南阳明有些苦恼。但相比他来说,于霜更加难以行动。

考虑了片刻之后,南阳明说道。

「好。我明白了。」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第一次进行这样的任务想必你也比较困惑吧,09号也……」

「别那样叫她……!」

似乎触碰到了南阳明的底线,他沉下声音厉声说道。

「小子,我知道你很珍惜她。但认清事实才是对她最大的尊重。这点你还不明白吗?」

中年男子也没生气,不紧不慢的反驳了南阳明,顿时他哑口无言。沉着脸张着嘴巴说不出话来。

对于男子的说教,南阳明很明白。但对于于霜的过去只要是想起来就让他感到气愤。

南阳明沉下气平稳了心态,这之后他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开口说道。

「我知道了。我为自己失态反省,要惩罚的话……」

没等南阳明说完,中年男子轻笑了一声说道。

「呵呵,我可没时间给你下那种任务。这次的行动很重要,总之一定要谨慎行事,别让他们对你们产生怀疑。」

「我明白了。但我想要说的是——这次的行动不就是让我们去当学生吗……」

虽然行动的目的是找出潜在的『那些人』,但南阳明更加在意的是另一方面的问题——上课。

虽然南阳明自小学以后就没有上过学,但早已在『那个』机构接受了高等的培育。

对于这次的特别任务。南阳明不禁有些不太乐意。因为教学对他们来说已经完全没有必要了。

所以,对于只是去那坐着睡觉或是发呆南阳明就感到头疼。

比起那些,他更加乐意去做『上头』给下来的特训。

但是,对于于霜来说,这是一次尝试。虽然于霜也有接受过机构的高等培育,但却从没在市面的学校里上过学。

所以,南阳明有点担心于霜的情况。

「这没什么不好的,反正你也很久没体验过了吧?所以,不妨借此机会去回味一下青春的味道。况且你的搭档也需要进行一次这样的训练。」

听着对方的态度似乎很坚硬,南阳明只好无奈道。

「明白了。」

「嗯。所有手续都已经办好了,你们只需过去面试就行了。两天后就过去。好了,事情就说到这里。祝你们行动顺利成功。」

『好家伙,原来早就那样打算了啊……』

南阳明心里抱怨着。他觉得自己深深的被算计了一番。

可又有什么办法呢?谁让对方是他自己的上司呢……

南阳明摇摇头叹着气,随即把通讯器扔在床上的一旁双手敞开躺在了床上。

「明。怎么了?」

这时,已经出浴的于霜裹着浴巾俯视着南阳明这样说道。

「任务来了。」

「诶?不是说晚点吗……?」

「是啊,特殊任务。boss亲自传达的。」

「任务内容是什么?」

于霜一边说着一边坐在了床沿。

接着,南阳明向于霜进行了说明。

「怎么样?如果霜不想去的话我可以和他说说把亚……」

「不,没事。经考虑我觉得我也需要进行那样的尝试,况且我想跟着明。」

没有受过『正规』教学的于霜难免会对陌生的事拿不定手。

这次可以说是毫无准备的即兴发挥了。

南阳明担心的是于霜的问题。

不过既然于霜也已经决定,所以南阳明也打算尽所能的帮助她。

「好吧,既然霜你都这么说了的话,我也会尽力而为的。」

「嗯。谢谢你。明。」

对于接纳了自己的任性的南阳明于霜很是感激。于是便一把抱住了南阳明,嘴角露出幸福般的微笑。

「刚刚我听到……明好像生气了,怎么了?」

刚刚还正为这事松了口气的南阳明如今被这样忽然询问感到了莫名的紧张。

因为他生怕刚刚和中年男子通话的时候的声音被她听见,所以他担心。

不过南阳明看着于霜那疑惑的表情觉得她应该是没听见之后心里又舒了一口气。

「没什么。那家伙说要把你调到另一个地方执行任务,而我不同意就和他稍微吵了起来之后他就妥协了。」

「谢谢明为我说话。」

于霜说罢便又一把抱住了南阳明。似乎比刚刚更加有力,于霜的胸部因为挤压变了形。

「好了好了。赶快去穿上衣服吧。」

南阳明轻轻推开于霜这样说道,而于霜乖巧的点头「嗯」了一声便起身走出了房间。

良久,南阳明倒在床上做了道深呼吸。之后苦笑着摇摇头。

「真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即便是坚定自若的南阳明,面对着于霜那样美妙身躯也难免会产生动摇的欲望。

平复了内心之后,南阳明这才起身走向了卫生间进行打理。